乡村教师从教30年荣誉制度
田园综合体建设何去何从?
新泰连片打造乡村振兴示范区
打好乡村振兴第一场硬仗
民勤“厕所革命”让乡村更加文明

田园综合体建设何去何从?

2019-04-28 13:32 主页 来源:未知
田园综合体建设何去何从? 

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全面实施,田园综合体该如何建设引人关注和深思。近日,记者就此问题专访了四川省农业农村厅二级巡视员董进智。

人民网:田园综合体作为一个新生事物,以四川为例谈谈现状?

董进智: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全面实施,过去在新农村建设、美丽乡村建设实践中的一些探索,有必要重新审视,该坚持的坚持,该完善的完善,该调整的调整,该终止的终止。田园综合体建设,正是这样一个亟待重新审视的新生事物。

2017年一经中央一号文件提出,便成为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突出亮点,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财政部迅速通过比选,在18个省市自治区启动了试点工作;不少省市自治区同步组织试点,比如四川当年启动3个点,次年又增加了1个;部分市甚至一些县、市、区,也开展了田园综合体建设试点;有的虽然没有搞试点,但是在参照试点单位的做法做规划或项目;有的地方,比如山东省还进行了田园综合体的标准化研究,2018年6月就出台了田园综合体建设标准。

党的十九大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后,人们对田园综合体进行了重新认识,但有两极:一极是,不少地方和企业认为田园综合体建设的时机来了,要大干快上,想方设法争取项目,一些规划咨询机构趁热助推;另一极是,把田园综合体建设同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对立起来,认为田园综合体建设试点停止了,不干了。现象表明,目前田园综合体建设试点正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不少相关人士观望着它到底是进还是退。

人民网: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角度,田园综合体和各地的试点存在哪些问题?

董进智:我认为,是当前不少地方面临的一个不可回避的实际问题。这就要求我们按照中央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部署和要求,对田园综合体建设试点进行具体的分析,做出实事求是的回答。

先从发展方向上看,按照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精神解读:田园综合体是循环农业、创意农业、农事体验和田园社区四位一体。体现城乡融合发展要求,具备农业生产、文明生活、休闲旅游和综合服务等多种功能,宜居宜业宜游的美丽乡村新形态,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有效载体。

四位一体中,循环农业是基础,创意农业是关键,农事体验是活力,田园社区是目的。进一步看,田园综合体有着鲜明的特征。与普通美丽乡村相比,在于一个“融”字,体现在农村一二三产业的融合发展、城乡的融合发展等多方面,使田园综合体成为美丽乡村的高级形态;与城市综合体相比,在于一个“农”字,它以农业为产业基础、农民为建设主体、农村为广阔天地。值得注意的是,田园综合体的提出,当然来源于实践探索,但它是多方面实践经验的升华,绝不是简单把个别“田园综合体”项目写进文件。

毋庸置疑,田园综合体建设完全符合中央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要求,并且能够得到城乡融合论、农业多功能论、乡村价值论等相关理论的支撑。可以肯定,在今后乡村振兴的伟大实践中,特别是在大中城市的郊区,田园综合体越往后走将越有用武之地。

再从试点情况看,以四川的都江堰国家级田园综合体建设试点和新津县、绵阳市涪城区、武胜县、开江县四个省级田园综合体建设试点为例,我们看到,各级、各方面对试点工作高度重视,支持力度大,建设进度快,在促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城乡融合发展方面积累了新的经验,大方向是正确的。而且,还应看到,过去四川在幸福美丽新村建设中涌现的一些典型,比如成都市温江区的幸福田园、眉山市丹棱县的梅湾村、雅安市汉源县的花海果乡等等,同不少地方的试点相比,更符合中央关于田园综合体建设的原则和要求。

同时,探索中也存在不少值得注意的问题,有些问题还比较严重。从全国各地的试点看,带倾向性且比较突出的问题,我认为有三个方面:一是盲目追求高大上。通常一个田园综合体,动辄两三个乡镇、一二十个行政村、三五十平方公里的面积、预算投入数十亿甚至近百亿元。二是产业发展非粮化。一般都是大规模发展水果、花卉等观赏性、体验性较强的经济作物,大搞乡村文化旅游,以民宿的名义上乡村酒店,有的还搞小产权房甚至商品房等房地产开发,较少看到种植粮食作物的。正在专项清理整治的“大棚房”,在田园综合体中就不是个别现象。三是当地农民边缘化。绝大多数地方热衷于引进工商资本,特别是搞房地产开发和文化旅游产业的大老板,当地农村居民往往在“公司+”“企业+”等名义下被挤压出局,没有话语权,合法权益难以保障。这些试点中的问题和现象,显然违背了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有的已经形成了难以改正的格局,任其下去,后果是严重的。

基于以上分析,我认为田园综合体建设在探索中确实存在不少值得注意的问题,有些问题还非常严重;但是,必须看到它是乡村振兴的有效载体,方向是正确的。因此,既不能过急过热、遍地开花,又不能因噎废食、简单叫停;应继续推进已经开展的试点工作,在试点中完善政策,在完善中规范各地的做法,使之健康有效的进行,并在乡村振兴中发挥积极的引领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