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简阳:农村公路托起乡村振兴
乡村里,那些灯光从未熄灭
乡村共同体让“沉睡”的资源活起
“葛家军”艺术振兴乡村西行记
助力乡村休闲旅游高质量发展

乡村里,那些灯光从未熄灭

2020-10-14 19:05 主页 来源:未知
乡村里,那些灯光从未熄灭

乡村里,那些灯光从未熄灭

吴健在给孩子们上课。光明图片

编者按

“用真挚的情感真实记录乡村教师无私奉献、甘为人梯的精神品格。”2011年6月17日,由光明日报社、北京广播电视台联合举办的大型系列公益活动“寻找最美乡村教师”启动,以农村中小学教师为特定对象,通过深入寻找、发掘、宣传有代表性的、高素质的乡村教师,在全社会弘扬尊师重教的良好风尚。当年教师节来临之际,石兰松、张桂梅、任影等10位老师入选。第二年,活动由中央电视台和光明日报社联合主办,在100多天的时间里,参与寻找的记者多达数百人,足迹遍布22个省、市、自治区。此后,光明日报各地记者和央视等媒体的同仁们一起深入各地寻访,一批又一批“最美乡村教师”的事迹被广泛传播。

这些年过去了,那些“最美乡村教师”都还好吗?他们所在乡村的教学状况有了哪些改变?近日,本报多个记者站联动,对部分“最美乡村教师”荣誉称号获得者进行了回访。

初心未变:教书育人理念深植乡土

9月22日,在安徽省临泉县城关希望小学一棵结满了果实的柿子树下,任影坐在轮椅上,深情地说:“感谢‘寻找最美乡村教师’活动,让乡村教育和乡村教师得到了更多的关注和关爱。”作为首届“最美乡村教师”荣誉获得者,任影至今还记得当时活动的情景。

1986年,正读高二的任影患上有“不死的癌症”之称的类风湿性关节炎,后来病情恶化,导致全身瘫痪。她先后两次参加高考,都因为身体原因未能跨进大学之门。理想破灭和身体瘫痪的双重打击,将任影推向人生的谷底。为了不拖累家人,她两度自杀,又被家人从死神面前拉了回来。

渐渐地,家人和社会的关心唤醒了任影对生活的希望,让她重新发现了生命的价值。任影开始自学,并坚持义务为村里的孩子们补课。1998年,家里人以最快的速度盖起了两间茅草房,并用长木板搭起课桌。任影还用树枝配上废注射器的外壳自制了一枝“加长粉笔”,艰难地练习板书。22年来,她就是这样为孩子们上课的。

任影把学校起名为“希望小学”。她说:“之所以取名‘希望’,因为我热爱教育,这是我人生的希望,同时也期盼农村教育大有希望,期盼更多的孩子成才。”从1998年的1个学前班24名学生,到目前的覆盖小学6个年级300多名学生,22年来,上千名学生从这里走出。

随着城市建设的扩张,20年过去,任影办学的地方由城关镇任庄变成了城南街道。任影也通过自学考试拿到了二级心理咨询师证书,并担任了临泉县青年创业联合会副会长。

现在,任影又面临着一次人生的选择。从2016年开始,学校因为城市建设即将拆迁。“哪怕有一个学生,我也要把学校办下去。这是我的初心,不会改变。”任影笑着说道。

同是9月22日,广西南宁市上林县西燕镇大龙洞村刁望教学点传来一阵琅琅读书声,教学点唯一的教师、首届“最美乡村教师”荣誉获得者石兰松正通过多媒体教学设备给二年级的4名学生上语文课。放学后,他还要开船护送学生们回家。

距离刁望教学点直线距离不足10米的地方,停靠着几艘铁皮机动船,其中红色铁棚的船特别显眼。石兰松穿上救生衣,在红色铁棚船旁停下脚步,迎接学生上船。

“石老师,我们来啦!”“石老师,我的救生衣还没穿好”……学生们结伴走到湖边,石兰松一一招呼上船,检查他们救生衣的穿戴方式,一一安排坐稳扶好。随着一阵“哒哒哒”的机械声响起,轮船缓缓启动,向彼岸驶去。

1985年,因为上级领导一句“山里孩子不能没有老师,你回村当代课老师吧”的嘱托,正值青年的石兰松来到刁望教学点,默默将教书育人的根扎下。

大龙洞村地处石山库区,刁望、内泽庄、石盘几个屯附近的孩子都在刁望教学点上学,村庄与教学点之间是陡峭悬崖和深不见底的湖水,孩子绕道上学费时费力,乘私家竹排上学险象环生。

为了让更多孩子方便上学,石兰松砍下自家门口的椿树,找人建造了一艘小木船,每天划船接送孩子上下学。石兰松就这样坚持着,先后撑坏了8艘木船,但从没有发生过学生落水事件。

石兰松的事迹逐渐被外界知晓,爱心人士筹钱为学校购置了一艘铁皮机动船,石兰松为这艘机动船取名“希望之船”。“这艘‘希望之船’,不仅仅是孩子们上下学的交通工具,更是他们通向外界、走向未来的希望之舟。”石兰松说。

如果说石兰松用希望之船载着大山里的学生奔赴美好,那么,在淮北平原上,任影则用病弱之躯为学生们打造起托举希望的学校。

此生有幸:见证并参与乡村教育的蝶变

“木棉喜暖在南方,桦树耐寒守北疆……”9月22日,海南省澄迈县永发镇儒林小学二年级学生齐声朗读课文《树之歌》。拄着双拐讲课的曾维奋仍旧笔直地站在讲台前,就像记者2014年第一次见到他时那样。

1995年曾维奋以“优秀毕业生”的身份毕业,被分配到澄迈中学工作。上班前一个月,他却意外摔断了腰椎骨,导致下半身瘫痪。靠着自学按摩和坚持康复训练,2001年,曾维奋终于拄起双拐站上讲台,成为一名乡村教师。

19年过去了,曾维奋仍拄着双拐坚守乡村讲台,不仅撑起了乡村孩子的梦想和希望,也因自强自立的人生经历成为学生的榜样,培养出了一批批优秀毕业生。只有他的爱人梁兰花知道,曾维奋至今都会因瘫痪引起的并发症痛到失眠。

让曾维奋无比欣慰的是,学校的办学条件明显改善了。现在的儒林小学教室里贴了瓷砖、装了空调,图书角里整齐地码放着各类图书。政府还建了新的教师公寓,每个教师都分到了一个40平方米的套间作为休息室。而曾维奋以家离学校近的理由,将自己的休息室腾给了暂时没住处的驻村扶贫干部。

让我们再把目光从南国转向大西北。

16年前,那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大学生吴健,如今已年届不惑,但她仍是一脸阳光、朴素利落,充满激情地站在宁夏回族自治区吴忠市利通区裕民小学的讲台上。

2004年,吴健大学毕业后离开家乡,只身来到宁夏吴忠市利通区偏僻的扁担沟中心学校支教。本来,支教期只有一年,吴健却将这短期的志愿行动变成了一生的选择。

2013年9月,在光明日报发起的“寻找最美乡村教师”中,吴健获“特别关注教师”称号。近年来,吴健以扁担沟为样本,见证了乡村教育的蝶变,也以此为窗口看到了一个巨变中的中国。

在扁担沟中心学校上学的孩子,大部分来自从西海固搬迁移民过来的家庭,很多孩子周一背来一布袋干粮馍,就着开水一直吃到周五。吴健说:“后来,学校有了营养午餐,顿顿都有肉,孩子们营养跟上了,明显有精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