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以人为核心的乡村振兴之路
乡村振兴 需要怎样的“上山下乡
吉林省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成果巡礼
美国农村已“沦陷” 疫情严冬将
从乡村田舍到重大创新载体的蝶变

乡村振兴 需要怎样的“上山下乡”?

2020-10-26 10:23 主页 来源:未知
乡村振兴 需要怎样的“上山下乡”?

        农业农村部10月11日发布消息称:今年中央财政共支出45亿元,在29个省区市开展农业生产托管项目,农业生产托管加速发展。这对于当下农村普遍存在的“无人种地”、“少人种地”的现象可谓是及时雨。
  毋庸讳言的是:随着城镇化不断推进,每年有3亿多农村青壮年劳动力进城务工,许多地方出现了“无人种地”的现象。
  农业生产托管,这样的专业化大规模生产服务机构,对于保障农村最基本的粮食生产可谓意义重大。但农村的意义不仅仅是保障粮食安全,还要构建起现代农业经济体系,并以此提升农民收入,改善农民生活。
  而改善农民生活,也不仅仅是提高农民的经济收入,还要改善乡村生态环境,打造便利的教育、文化、医疗、养老等公共服务设施。按照“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路子,建设美丽乡村,实现生态美和百姓富的统一。这就要求更多的群体参加现代农业产业体系和美丽乡村的建设。
  但当前现状是:一边是农业社会化服务成趋势,大量的农村人口从土地上解放出来;一边则是乡村振兴,往往脱离了农民的主导和参与,与此同时,社会力量的参与也还不够。
  农民为什么宁愿去城市打工,也不愿留在乡村发展?
  原因就在于:传统的农业生产效率低下,现代农业和乡村产业发展又缺乏有能力、有热情的带头人,农民难以成为新型经营主体的主力军。
  事实上,只有农民参与和主导的乡村振兴才是真正的乡村振兴。那么,如何让农民成为乡村振兴的主要参与者?首先就要调动农民参与乡村振兴的积极性。探索更多的形式,比如通过组织上的变革,使农民成为乡村振兴的建设主体、受益主体和治理主体地位,不断增强广大农民群众推进乡村振兴的责任感。
  在引导原著农民参与乡村振兴建设的同时,一个比较直接有效的办法就是通过引进工商资本、科技和人才的“上山下乡”,形成乡村振兴的新生力量——“产业新农民”群体。
  据农业农村部的统计数据,截至去年10月,全国返乡入乡创业创新人员已达850万人。与此同时,社会资本下乡主体超过15万家,累计投资超过2万亿元。人才资源回乡、社会资本下乡,正成为促进乡村振兴的重要力量。
  需要指出的是:一些地方在引导社会力量“上山下乡”时难免有失偏颇,那就是重工商资本而轻科技与人才。
  比如,一些乡村的振兴规划方案,动辄数亿、数十亿、甚至上百亿。而其招商引资的希望则寄托在少数头部的工商企业。
  工商资本的“上山下乡”,也的确是撬动乡村振兴的活水。但资本的逐利性,往往使得工商资本对于投资长、回报慢的乡村经济不屑一顾。有的即使是投入,也往往呈现出浮躁冒进的弊端。比如,有的“下乡资本”以各种名义跑马圈地、圈而不种,变相搞房地产;有的挖空心思钻营如何申领国家各种涉农补助和项目扶持资金;有的缺乏种地的经验,对价格波动风险抵御能力差,遇到农产品价格下降,收不抵支时,毁约弃耕的现象时有发生。
  这样说,并非否定工商资本在乡村振兴中的作用。事实上,大型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等还得依靠工商资本的投入和支持。只是希望地方政府在招商引资时,不要“唯大”、“唯名”。比如在新农村和美丽乡村建设中,既可以将大项目交给一两个大企业来做,也可以在统一规划下,把大项目化整为零,广揽天下投资客。一句话,工商资本下乡,应该是带动老乡,不能“农业现代化,农民边缘化”。工商资本下乡,一是要多办农民“办不了、办不好、办了不合算”的产业,把收益更多留在乡村;二要多办链条长、农民参与度高、受益面广的产业,把就业岗位更多留给农民;三要多办扶贫带贫、帮农带农的产业,带动农村同步发展、农民同步进步。
  有报道称一些地方积极推动实施以市民下乡、能人回乡、企业兴乡为主要内容的“三乡工程”,为乡村振兴积聚了人才和产业基础。窃以为这是抓到了本质。
  赞成“市民下乡”。事实上,在大量农民工涌向城市的城镇化进程中,也有许多城市的“中产”、“小中产”向往陶渊明式的田园生活。如果能够降低乡村振兴的投资门槛,甚至允许城乡户口的双向流动,以及进一步深化农村土地和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相信会有更多的“市民下乡”。
  赞成“能人回乡”,尤其是乡贤回乡。相较于工商资本的逐利性,具有一定资金基础和人脉资源的乡贤阶层,更乐意投身到乡村振兴当中。这就需要地方政府对吸纳乡贤回归出台更多更优的政策。
  有报道称,今年以来,浙江省常山县共落地乡贤回归项目42个,总投资约46.56亿元,分别占今年全县项目总数和总投资额的58%和52%。同时,在建的乡贤项目总投资近120亿元。目前该县共有各领域乡贤3100余人,近千名乡贤带着项目、资金、人才、信息,回馈家乡回馈乡村,活跃在现代农业、数字经济、健康养老等新兴产业领域,有效助力当地农民增收。“交给乡贤干,支持乡贤干,跟着乡贤干”成为常山县的口号。乡贤,也真正成为为常山县域发展的新动力。
  赞成“能人回乡”中的青年大学生回乡创业。有调查显示:现阶段青年返乡从事一、二、三产业的占比分别为27.12%、22.78%、50.09%。第三产业是产业融合发展的有机载体,以第三产业为重要载体的青年返乡创业,是推动乡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关键抓手。因而。青年返乡创业的意义不仅仅在于留住农村人才,还在于形成乡村产业集聚的效益,为乡村经济注入活水。比如许多乡村,正是由于创业青年的回归,引入了电子商务、农产品深加工、乡村文创等产业,进而形成农村现代产业的集聚力量。
  而为了吸引青年回乡创业,地方可以通过融资、用地、税收等政策礼包,让返乡创业人员回得来、留得住、干得好;另一方面,也需要形成良好的制度环境,使返乡创业能够融入城市的大市场。与此相配套的,笔者还希望风投、产业基金、保险等金融工具也能来一场轰轰烈烈的“上山下乡”。
  总而言之,就是希望更多的资金、技术、人才、土地等资源向乡村汇聚,推动乡村经济的振兴和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