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美丽庭院”扮靓“美丽乡村
要以人为核心的乡村振兴之路
乡村振兴 需要怎样的“上山下乡
吉林省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成果巡礼
美国农村已“沦陷” 疫情严冬将

要以人为核心的乡村振兴之路

2020-10-26 11:09 主页 来源:未知
要以人为核心的乡村振兴之路

到“十四五”期间,乡村振兴将是经济社会发展重点课题,乡村振兴有哪些机会,能带来或者改变些什么?是广大乡亲们十分关切的事。
过去,因为土地资源匮乏、立地条件差,安康大部分乡村甚至无法做到小农社会的自给自足,必须依靠劳务输出、外出打工增加收入来源。从改革开放后兴起“打工潮”开始算起,打工现象已持续三十年左右时间了,时至今日,依然有数十万劳动力常年外出务工或者创业。三十年,整整一代人的时间,他们有些已经在工作地成家定居,若干年后,后代说起家乡,这里只是祖辈出生的地方;但更多的人还是故土难离,时刻关注家乡的变化和发展,期盼着早日“衣锦还乡”。
乡村振兴能带来什么改变,返乡青年或中年人群又能做些什么?个体和企业在寻觅商机,政府也在探寻发展路径。
广泛来说,一个地方的经济发展无非有三层境界。
第一层是文化品牌输出。如好莱坞电影,曾经一些年,好莱坞电影是美国出口创汇最大的行业之一;如10多年前兴起的“韩流”,“韩流”现象带动下的韩国影视、明星、化妆品、还有韩版服装等;文化品牌输出成就了风靡一时的经济现象。
第二层是科学技术输出。多少年来我们以市场换技术的发展模式大家耳熟能详,这个逻辑反过来,就是别人的以技术换市场,当年日、德等国家的汽车、家电等产品都是这些发达工业化国家的技术输出。
第三层是商品输出。这个商品是普通商品,起码是从普通商品开始。当我们的文化软实力不够,科技硬实力也不够,能做的就是输出商品,弘扬工匠精神,精细化生产,让商品源源不断流出,获得良好口碑,换回财富。
上面的三层境界是梯次递进的,无法跨越走捷径,试想,一个地方连最基础的商品都没有做好,是不可能积累出应有的技术,沉淀出强势文化品牌的。纵观所有发达国家和经济体,他们都经历过“低端制造”阶段,然后做好商品,逐渐积累技术并创新,一步一步获得市场的认可和敬重,最后形成强势文化品牌。
打工经济算是输出劳动力,或者输出以劳动力为支撑的服务(如修脚师),之所以没有把输出劳动力也列为经济发展形式的一种,是因为打工经济是不可持续的,它不是以人为核心的,带来的“三留守”等系列社会问题,使人们付出沉重的代价。
以人为核心的乡村振兴,首要解决的就是人的生存、就业和发展问题,当人们不再依赖贫瘠的自然资源和脆弱的生态资源而生存发展时,保护便是自然而然的事,只要人类不去进攻自然,绿水青山和生态很快就会恢复。20年前,付家河两岸很多山头连茅草都被割光了,如今植被茂盛、野猪也有出没,这是最直观的例证,保护建立在以人为本发展的基础上。
结合实际条件,输出文化品牌、输出科技对欠发达地区来说还太遥远,从第一层起步,输出商品是必须的,这也是很多人说的,我们终究绕不开完成工业化这个坎。要想中止持续了近一代人的打工经济,就必须有一个转型的节点,安心做好自己的商品,成就几个产业,牢牢抓在手里,把人力资源进步以及人员技术作为核心发展要素,还要把生产场景转移到自己的家乡。
山还是那座山,水还是那河水,几十年的打工经济已证明山区的产出极其有限,无法满足人们的生活和发展;如今交通条件比当年好多了,但因为有路就能致富的前提是本地拥有优势核心资源且因为交通受阻而得不到释放。生态环境受重点保护的秦巴山区显然也欠缺可以输出的核心优势资源,家里没矿,人依然是最核心的要素。
即使是做好商品这最低要求,很多地区也是很难办到的,因为没有抓手。如今,不管是毛绒玩具、电子产品,还是富硒食品,起码有了跟进的方向。做好商品起初也很难,技术储备和积累不足、交付能力有限、市场认可和接受程度低、因而工资低,所以优质劳动力和技术人员更不愿意参与生产,后发优势也伴随着后发劣势。
可如果不下定决心改变,打工经济将持续到下一代,直到家乡慢慢凋零,努力改变这一现状,可能要承受短期的痛苦,这叫阵痛。没有骨开十指的阵痛,就不会有新生命的孕育。正如温州人当年秉承的观念:宁愿睡地板,也要当老板。他们最早输出的也不是资本,而是商品,还是小商品,主要靠人们,坚持不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