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北大回娱乐圈打酱油无人知
关于革命性与娱乐性的统一
整个娱乐圈都在为何炅庆生
抖音娱乐DOULive成“娱圈标配”
杨迪评论王源“人气高”惹争议

关于革命性与娱乐性的统一

2020-04-29 11:44 主页 来源:未知
关于革命性与娱乐性的统一

苏区戏剧是中共在创建革命根据地的长期斗争中,领导广大人民群众和革命文艺工作者共同创造的新型艺术。它除具有艺术表演的娱乐功能外,同时还蕴含着革命意识形态的教育功能。

苏联十月革命胜利后,在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指导下,创作了大批反映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的戏剧,开创了世界无产阶级的戏剧事业。瞿秋白、李伯钊等人从苏联学习回国后,主张借鉴苏联革命戏剧的成功经验,使苏区戏剧发挥宣传教化的功能,成为动员民众进行革命的工具。为此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机关报———《红色中华》阐述了党的苏区文艺政策: 为了工农大众用艺术这一阶级斗争武器粉碎反革命的进攻,应该努力发展苏维埃文化艺术。

苏区早期的宣传形式只有传单、标语与小报等,这种形式偏重文字宣传,效果并不理想。苏区民众的文化程度普遍不高,并不能完全理解传单、标语的含义,所以打破传统宣传鼓动工作的藩篱, 采取、创造新的宣传方式是非常必要的。相较文字宣传,口头宣传更有效用,特别是中国人喜闻乐见的戏剧, 因其通俗和富有趣味,更易被文化落后的苏区民众欢迎和接受。在这种情况下,苏区俱乐部便应运而生。

戏剧是一门历史悠久的文艺,全国每个地区都有当地民众喜闻乐见的戏剧形式,因此在中国民间社会有深厚的根基和广泛的影响力。同时,戏剧又具有思想传播和社会教化功能,它的传播和教化功能不是通过抽象枯燥的理论说教,而是立足于视觉和听觉,通过生动形象的直观表现来发挥作用。戏剧最有启发意义的地方在于,可以将戏剧当着一种生活理论的引导。

赴苏学习归国的同志们把一些苏联的剧本带进根据地,这些作品的"外为中用",推动了苏区文艺的发展。留学苏联归来的李伯钊第一个将流行于苏联红军部队的"活报剧"这一艺术形式引入苏区。活报剧较戏剧简单,带有新闻性质,是人的活动代替图画和代替文字的描写。它表演时有点类似哑剧,但很形象,群众一看就懂。活报剧与苏区实际斗争生活一拍即合,立刻流传开来,启发了人们的阶级觉悟,极大地丰富了苏区舞台。

苏区的中央宣传部也看到了"化装表演、新戏、活报等娱乐方式,是最易引起群众兴趣的"这一现象,要求 各级宣传部门在宣传工作中高度重视。当时苏区的传统戏剧一般带有浓厚的封建思想,内容以"情哥、情妹"之类平庸低下的陈词滥调为主,必须要加以革新。

中央宣传部门对苏区俱乐部的定位是:它是苏区农村中最有力量的文化团体,向民众输入无产阶级意识的同时,又猛烈地打破民众中一切非无产阶级的意识。就戏剧而言,尽量利用最通俗的形式,革新旧戏剧的内容,就地取材,表现工农民众的日常生活,提倡妇女解放,揭破封建宗教迷信等。

随着各大小市镇和乡村俱乐部的建立和发展,每逢节日和重大日期,俱乐部便发动群众和民间艺人,进行新戏演出活动。俱乐部运用地花鼓、三棒鼓、渔鼓、敲碟子、道情、莲花闹、打莲厢、高跷、采莲船、竹马灯等群众喜闻乐见的民间艺术形式,配以新唱词,热情颂扬共产党、苏维埃、红军以及群众中涌现出的先进人物,歌唱革命斗争的胜利,讴歌工农翻身的幸福。

许多俱乐部利用传统的金钱竿、快板、顺口溜等曲艺形式,将传统的地方小调《苏武牧羊》、《绣荷包》、《五更调》等,填上了新词,编演了大量反映苏区革命斗争的新节目。由红军女宣传队员扮演的《童养媳好命苦》等一批戏剧,用童养媳"毅然冲出牢笼",投身革命的行为,震动了广大妇女,许多女性在观看之后"被震动了",纷纷要求参加红军,投身革命。

戏剧在苏区的特殊历史语境中起到了不可忽略的作用,它不再是一种单纯的技艺,而是成为一种拥有娱乐和教育双重属性的特殊文艺形式。在中国革命现实的需求和苏区的特殊情境的共同制约之下,再加上戏剧本身特有的社会教 化功能和在当时革命根据地的广泛影响力,戏剧成为苏区时期党的工作者开展教育宣传的重要工具。

苏区戏剧的类型以话剧最为常见,因为当时认为话剧是进步的,京剧、评剧、越剧、昆剧是封建落后的。话剧对道具、幕布、舞台、乐队没有特别的要求,露天就可以演,也不用古装,现代的军装、百姓的衣服和地主的长袍马褂皆能派上用场。当时演出的话剧差不多都是现代剧,历史剧很少。剧本紧密结合当时的政治斗争,例如扩大红军、动员运粮、锄奸反特等,都有着很强的现实意义。

与传统舞台剧、戏曲不同,话剧是以对话方式为主的戏剧形式,叙述手段为虽然是演员在台上无伴奏的对白或独白,但话剧毕竟是一门综合性艺术,不是谁都能表演,也不是随便表演一种剧情便算是戏剧。戏剧必须取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剧情必然有波折,不能平铺直叙。苏区各级俱乐部在苏维埃政府和文化、宣传部门的指导下,结合斗争形势和当地实际,吸收本地的民间艺人,组织他们编唱革命内容的曲目,调动他们的艺术技能,使这些民间艺人成为革命的宣传员。同时对一些传统旧戏加以改良,博得了观众的喝彩,获得了很大的成功。

从1930年9月第一个苏区剧社成立开始,到1931年底,苏区的新剧团、俱乐部遍地开花。1932年初,以红军学校俱乐部为基础,经过统一整合,在瑞金成立了第一个专业文艺团体红军学校———工农剧社总社,并在各地建立分社和支社。那些曾在苏俄学习和生活过的文艺工作者们来到苏区后,把他们在苏俄的文艺体验与苏区实际情况结合起来,大大提高了苏区戏剧的组织管理水平。

以危拱之、李伯钊为代表的留苏归国文艺骨干, 进入中央苏区后先后担负起了苏区戏剧运动的组织者与管理者的重任。危拱之曾担任红军学校俱乐部主任,之后创建了"八一剧团",成为红军历史上第一个正式的文艺团体。他担任过苏区人民委员部的部长,主持苏区文化教育工作,加强了各俱乐部、剧团、戏剧学校的正规化建设,主抓剧本创作,并培养了大量苏区文艺骨干。在文艺组织与管理体制上,他大胆借鉴苏联经验,并与苏区实际相结合,或将苏联戏剧进行改编以适应苏区军民实际情况,或在创作中加入苏俄元素,使苏区戏剧走向正规化的发展道路的同时,也带上了浓重的苏联色彩。

为提升戏剧表演的革命性、宣传的时效性和艺术的审美性,苏维埃各级党组织对戏剧的演出内容进行审查,逐步扭转了群众对旧戏的审美依赖,让革命戏剧成为群众喜闻乐见的文艺形式。苏区剧团对旧戏进行了大量的改编,或者用旧戏中家喻户晓的唱段、妇孺皆知的情节去创造新的革命话剧。《扩大红军》、《打土豪》、《婚姻自主》、《不识字的痛苦》都是苏区极受欢迎的剧目。

在戏剧革命化标准的规范下,苏区范围内一切以宣传封建道德、封建迷信为主要内容的旧戏剧 必都被取缔。1931年2月,中央苏维埃政府发布通告: "禁演旧戏,提倡演新戏"。对于擅演旧戏的戏班,苏区政府对他们进行积极的改造,带领他们排练革命戏剧,消除旧戏的"余毒"。

随着第三次反"围剿"战争的胜利,中央苏区发展进入鼎盛时期,苏区的戏剧艺术也在革命的洪流中得到锻造,获得了新生,形成了很多军民喜闻乐见的戏剧表演剧目。虽然这些剧目形式还比较简单,服装道具也很简陋,但是其发挥着团结、教育人民,打击、消灭敌人的作用,彰显了苏区戏剧的人民情怀。在当时的苏区经常会看到这种情况:刚表演了欢送新兵入伍的新剧,当场就有青年报名参军。因此,苏区戏剧不是文人墨客茶余饭后的消遣品,而是融入群众生活、伴随革命发展的战斗剧,有着极强的革命特质。

苏区的戏剧具有剧情易懂、寓意鲜明、风格简洁、直抒胸臆的特征。为动员广大工农积极应对反动军阀对根据地的首次"围剿",话剧《空室清野》突出地表现出敌人的狼狈窘境,以闹剧的表现手法,淋漓尽致地刻画了白军在根据地里搜不到粮食而丑态百出,陷入四面楚歌的狼狈境地。当演到一个白匪士兵从水缸里拎出一个臭马桶时,全场笑语不绝。

中央苏区建立之初,不识字的群众占到百分之九十以上,文化教育普及成为根据地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为加强军民对接受文化教育的认识,苏维埃各级党组织不仅大办各种识字班,而且还进行形象化的戏剧宣传。《不识字的害处》就讲述了一个农民因为不识字,急忙找人给家里写信,结果信中错将"忙"写成"亡",将"帐"写成"葬",害得家人悲伤至极,准备给他办葬礼。这一啼笑皆非的闹剧有力地揭示了识字学习的重要性,深刻地教育了人民群众。

苏区的戏剧与根据地的生活也是紧密结合的。为应对敌人更大规模的军事"围剿"和经济封锁,广泛深入地进行政治动员,1933年,中央苏区开展了春耕运动。随后,《春耕战线》和《春耕突击队》等反映和宣传苏区群众努力春耕、 发展苏区经济、改善工农生活的戏剧就不断上演,动员宣传效果显著。

1933年 7 月,中央发表《关于帝国主义国民党第五次"围剿"与我们党的任务的决议》,号召全苏人民积极参加革命战争,保卫苏维埃政权,提出了"不让敌人蹂躏一寸苏区土地,争取苏维埃在全中国的胜利"的口号。为了配合反围剿斗争,《战斗的夏天》应运而生。这部剧作描写了在查田运动中混进革命队伍内部的地、富分子造谣生事,毒害耕牛,企图谋杀乡苏维埃主席,结果被革命群众发现,并揭破了敌人的阴谋,巩固 了苏维埃政权。《战斗的夏天》在熟悉的情景演练中宣传了革命主题,对于推动查田工作,保卫苏维埃政权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苏区红色戏剧剧本以火热的革命现实为题材,反映大众的日常生活。演出的主题和内容,是根据当时的方针政策和主要任务而创作,剧情来自生活,走到哪里演到哪里,汲取从生活中涌现出来的真人真事,自编自排自演,很受群众的欢迎。

苏区条件艰苦,剧团演出时只能以木炭代墨,以红纸泡水代胭脂进行化妆,用"松油灯"代替汽灯,用被单代替幕布,很多时候都是在露天草台上演出,但即便如此,仍然深受群众喜爱。每次演出时,附近十里八村"老的、小的、男的、女的,晚上都打着火把, 小的替老的搬凳子,成群结队的来看,最远的有路隔十五里或二十里的。"这充分说明文艺只有深入到群众实际斗争生活中去,才能赢得老百姓的喜爱。

苏区戏剧通过实现革命意识形态与现实生活中具体的人和事的有机融合,借助通俗化与大众化的方式,受到了群众的欢迎。一旦听说中央苏维埃剧团要演戏,就一传十,十传百,大家举着火把,成群结队地来看。苏区戏剧受到了广大人民的喜欢,以革命的核心价值为主要内容的宣传也得以深入到苏区的每一个角落,让群众感觉到只有共产党是为劳苦大众谋利益的,使他们从心底里接受并认同党的政,并自觉参与到苏维埃运动中。

苏区戏剧是一种在特殊的历史语境中产生并发展的戏剧形式。它使戏剧脱离单纯的娱乐功能,转向宣传教化,成为为斗争服务的工具。这种方针促进了戏剧艺术的 "大众化",有效地对革命根据地的民众宣传了党的思想理念和革命主张,达到了"化大众"的目的。从戏剧发展的历史来看,苏区戏剧作为教育工具的这种倾向,不仅对党的发展壮大产生了不小影响,甚至一定程度上还影响到了现在的戏剧创作和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