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乔恩直言跟谢娜的友情出现问题
《怪你过分美丽》真实到能搞个“
《快本》最受宠的嘉宾,被谢娜照
他是海清的老师,当年把谢娜骂哭
肖战全年热搜出炉,超过200个

《怪你过分美丽》真实到能搞个“原型”

2020-06-12 14:21 主页 来源:未知
《怪你过分美丽》真实到能搞个“原型”


1923年,鲁迅曾在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文艺会上提出著名的“娜拉走后怎样”之问。时至今日,女性题材剧集依然在尝试给出答案。并且,经常性失败。
 
每一位“暴走”的娜拉,如《我的前半生》的罗子君、《欢乐颂》的樊胜美、甚至是古代的甄嬛,都有可能激起女性观众强烈的共鸣。
 
但很快她们又会发现,无论是登上权力宝座的“甄嬛们”,还是重新获得男性认可的“罗子君们”,始终没有真正摆脱对男性的依附。男性,始终是女性重建自我的重要标尺和唯一裁判。相比这种乌托邦想象,《怪你过分美丽》里的莫向晚就硬核多了。
 
 
《怪你过分美丽》是在爱奇艺播出的,由秦岚、高以翔、王子异、王耀庆、惠英红、郭晓婷等主演的国娱职业女性感悟剧。一口气刷完十集的硬糖君,现在只想高喊:莫向晚太飒了!
 
工作里,她是金牌经纪,管理艺人智斗对手。生活里,她是坚强长姐,照顾弟弟撑起重担。爱情里,她是幽香玉兰,外表克制内心隐忍。扎扎实实的撑起自我空间,强大到可以忽略任何困难。这样的女性,或许才是鲁迅之问的标准答案。
 
技能满点,她是“女魔头”
 
当红小花正在发脾气,经纪人一盆冷水迎面泼来。小花蒙了,观众也蒙了,经纪人这工作还想不想干啦?
 
这是《怪你过分美丽》首集情节,当红小花是因青春剧爆红的林湘,经纪人则是奇丽文化的莫向晚。
 
面对为情所困的林湘,莫向晚选择了最激进也最管用的方式。“可以哭,可以闹,也可以骂,但是不可以做傻事。任何时候你都要记住自己的身份,我知道时刻保持理智很难,但这就是做明星的代价。”
 
一边让助理安排退出娱乐圈的发布会“吓她”,一边用大姐姐的口吻“哄她”。金牌经纪人莫向晚“怀慈悲心肠,行霹雳手段”。她以理服人,同时以情动人,更站在艺人利益的角度思考问题,火再大也要被她“降服”吧。
 
 
多少人以为经纪人是明星身边没有话语权的“管家”?看了《怪你过分美丽》恐怕应该抛弃这种“外行”印象了。剧集从莫向晚的工作日常切入,让观众看到了经纪人“天使”与“恶魔”的两面。
 
莫向晚一方面要呵护艺人,扭转舆论。比如要在保证林湘生命安全的情况下,把她轻生的消息封锁。同时发动舆论攻势,把林湘宣泄情绪的微博往热爱演艺事业的方向上引导,为“星言之夜”造势。
 
另一方面又要为他们争取最大利益,即便被误解为冷酷无情(多少粉丝撕过爱豆的经纪公司“周扒皮”“吸血鬼”“血汗工厂”啊)。莫向晚同时为林湘接了《云襄传》和《拥抱我》,让艺人在高强度的工作里疲于奔波。“宁愿所有人都觉得我是吸血鬼,也要把我的艺人做到价值最大化。”
 
 
作为经纪人,莫向晚具有“狼性”的一面,她逼迫艺人们远离舒适区。即使未来不红了,也不后悔当初没有尽全力;作为大姐姐,她也有“羊性”的脆弱。当林湘吊威亚出意外,她在电梯红着眼爆发:“我带了林湘五年,我没有感情吗?我不知道什么叫心疼吗?”
 
在徐徐展开的娱乐行业图鉴中,《怪你过分美丽》呈现出干货满满的职业技能,也传递出正向的职业精神。经纪人作为娱乐圈纽带,需要平衡剧组需求,影视公司经济利益,视频平台的广告收益,哪一个环节出错都有可能导致系统性崩盘。
 
 
《怪你过分美丽》对莫向晚的角色塑造,真正展现了女性重建自我的主体精神。所有行为逻辑符合职业规范,并体现女性特有的思维方式。过去女性题材剧,女性角色不是期待着理想“他者”的拯救,就是幻想在拯救“他者”的过程中“重建”自我。两种塑造模式的差异,在于女性主体性的有无。
 
生态构建,这里“有群像”
 
片场被导演骂了一通,回到公司又被老总训了一顿。看着莫向晚在各色人等周璇,硬糖君都替她心累!在《怪你过分美丽》还原的娱乐圈职业群像中,强烈的代入感,让观众太容易“撕”进去了。
 
 
剧集人物,涵盖了娱乐圈上游到下游的所有产业核心。大到影视公司总监、经纪公司老板、视频网站负责人,指点江山,划定格局;中到顶流艺人、小生小花、演技派戏骨、知名经纪人,争夺资源,抢占先机;小到应援粉头、资深娱记、私生饭,穿行其中,百态尽现。不瞒你说,硬糖君已经给大半角色都找到现实原型了。
 
就连吃瓜群众也没落下,围观CP拆分和资源大战的“震惊脸”就是我本人了。开播收割全网30余个热搜,《怪你过分美丽》完全可以承包整个夏天的“吃瓜需求”嘛。
 
除了题材优势,《怪你过分美丽》以事件为主题的单元化叙事,巧妙勾连各色人物和利益纠纷,环环相扣引人入胜。
 
星言之夜,罗风意外落败徐陵,让向晚的公司成为最大赢家;《云襄传》和《拥抱我》档期冲撞,向晚多方斡旋,更以时尚资源作为交换,让经纪人郝迈同意在陈导面前推荐林湘;林湘意外受伤,向晚不惜向曾经害过自己的范美求情。是敌是友,只在于情势的转换。瞬息万变,这是弱肉强食的职场世界。
 
 
以角色为重点的个性化刻画,更让猜“某角色是不是能在现实中找到原型”成了网友的重要追剧方式。
 
对流量明星职业焦虑的反映,也让娱乐题材剧前所未有的“与时俱进”。林湘是话题女王,却有一个把她当成捞钱工具的父亲;罗风是人气小生,却在过多的应酬中失去了打磨演技的机会;徐陵(王子异饰)是好评新人,不想被阳光男孩的人设束缚,渴望突破转型。私生饭无所不用其极的跟踪,也在剧集中以影视化手段予以批判。向晚还梦到被她们围堵,这个阴影太真实了!
 
 
更有于总的商人远虑,时刻把公司的利益作为首要目标。冷酷背后,却是他妻子对公司的暗中操纵,稍有不满即用开大会刷存在感。《怪你过分美丽》用典型人物的典型塑造法,让角色具有极强的记忆点。千人千面绝不混同,展现的国娱行业复杂的职场脉络繁而不乱。
 
高以翔饰演的莫北,是开播前后备受关注的人物。他心有公义,帮农民工讨薪只象征性收费,为受害幼儿辩护不惜得罪律师所金主,以公益性的“司法援助”切入事业线,更突出人物的赤子之心,刻画出层次丰富的内心世界。
 
 
但在感情中,他却古板内敛,怀抱着歉意再次走进向晚的生活。办公室收藏了一盒子明信片,写满了对不起;下雨天想给向晚送伞,走到电梯口又开始犹豫;电脑密码是向晚的生日,住在楼上楼下却选择不打扰,温情总在不言中。
 
怪你过分儒雅,硬糖君又是看剧落泪的一天。
 
价值升级,关怀“有温度”
 
李银河在《女性主义》中说:“男人就像拥有土地和财产一样,也拥有妻子的性、生育能力以及她子宫的产品。”所以,女性题材剧集的突围,表面上是对爱情、婚姻、生育、工作的平权争取,内核却是对生活选择自由的追求。
 
女性的突围,首先是经济的独立。莫向晚从阮荔华的助手,做到奇丽的经纪总监,本身就是一部职业女性的独立传奇。能力强大之后,不是她需要工作,而是工作需要她。她自己定义了自己的价值。
 
在此基础上,爱奇艺通过女性视角的加入,赋予了《怪你过分美丽》更多的人文关怀,这是更深层次的精神突围。观众以上帝视角,缓缓走入向晚的内心,感受她所思所想:不做攀援的凌霄花,而是片头那披荆斩棘盛放的玫瑰。
 
 
更有意思的是,过去束缚在原生家庭里的女性角色,被《怪你过分美丽》给“释放”到职场中去了。婆媳大战、育儿纷争、鸡毛蒜皮的剧情成为过去式,取而代之的是莫向晚在工作里的杀伐果断。从厨房到办公室,从斗婆婆到怼对手,从哺育儿女到栽培艺人,女性角色跨出了整整一大步。
 
莫向晚与莫北,因为往事陌路,又因为命运而再次走近。这段爱情,女性不再是男性的依附者。向晚通过自身的强大,获得了更自由的选择权。她不必像罗子君那样扭扭捏捏赢得“他者”关注,也不必像甄嬛那样通过征服男性来确证自身地位。
 
 
无论是工作还是爱情,向晚都传递出女性独立人格的魅力。安慰失恋的林湘,她说:“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是靠不住的,尤其是感情。所以要让自己变强大,只有自己变强大了才能解决一切事情。”
 
越强大,选择权越大,那些奋进向上的女性角色便是明证。而长期深耕女性垂直细分市场的爱奇艺,此前就以《延禧攻略》完成了女性独立与传统题材的融合。魏璎珞的霸气飒爽,完全可视为与莫向晚“一古一今”的镜像。
 
今年的《危险的她》和《谁说我结不了婚》则分别填补了不同风格女性题材的受众诉求。前者以女性悬疑为主打,讲述不同境遇的女性相互救赎的故事;后者瞄准都市女性,真实传达她们情感生活的焦虑。
 
镜像即生活,爱奇艺女性题材剧集通过金句和情节呈现出的女性观,折射的无疑是当代女性的切实困境。陈数用《谁说我结不了婚》的台词表达女性价值不是生儿育女,莫向晚在《怪你过分美丽》中的台词也是独立女性的心声。
 
 
 
以经纪人职业切入的《怪你过分美丽》,正是对女性题材深化探索的品质之作。新颖的话题,女性向内核,有温度的关怀,成为它的爆款三要素。
 
“只想看女主认真搞事业”,是近年越来越强烈的观众呼声。未来的市场,新型职业的女性向剧集或将引领潮流。而经得起检验的,必定还是那些有温度的作品,期待爱奇艺在《怪你过分美丽》之后,能带来更多有思考性、批判性的现实题材剧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