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5位背景大姐大:赵薇景甜
万茜到底凭啥人见人爱?
蓝盈莹选吴昕只跟白冰道歉
林丹退役后综艺首秀成预言帝
娱乐圈中隐藏的“手模”,蔡徐坤

万茜到底凭啥人见人爱?

2020-07-12 13:54 主页 来源:未知
万茜到底凭啥人见人爱?

——歌手许飞
作者 | 芝士咸鱼
《乘风破浪的姐姐》中,蓝盈莹努力,张雨绮娇憨,宁静直爽,30+的“姐姐”们似乎各有各的性格特征。
在节目统计的最受观众喜爱度排行榜里,登顶的是向来低调的万茜。
和其他存在感更强的“姐姐”相比,万茜的气质太淡了,这样的她竟牢牢占据人们的目光。
“我很喜欢万茜。”
“你身上有种很性感的气质,我被你迷住了。”
“我应该看过你的戏,我说这个演员,长得跟别人不一样。”
为什么镜头不多的万茜这么讨人喜欢,成了今年夏天的未解谜题之一。
都说观众缘是门玄学,今儿就来分析分析,万茜身上到底有啥魔力?
 
充满理性的演员:
只有小演员,没有小角色
万茜讨人喜欢,最重要的一点得归为人美、戏好。
38岁的万茜是名资深演员,或许你刚认识她没几天,但今年是她出道的第18年。
节目里,对万茜示好的姐姐们常称:“我看过你的戏。”还有人兴奋地加上一句:“你演得真好!”
实力派这词形容万茜,圈内应该无人反对。
万茜算是大器晚成,直到30岁,她才有了第一部电影代表作《柳如是》。
作为不红的演员,此前她拿到的角色要么是小配角,要么是名不见经传的影视剧。
“柳如是”这个角色来之不易,为了演好戏,她研读陈寅恪写的《柳如是别传》,又花了大半年苦练古琴与和昆曲。
 
▲ 《柳如是》剧照
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呈现在镜头前的“柳如是”傲骨和风韵皆在,一颦一笑充满古典韵味。
万茜的好运似乎也由此展开。2014年,电影《军中乐园》中,她饰演特约茶室侍应生妮妮,梳着风情的短卷发,手持香烟,身姿半暗半明。
所谓军中乐园或特约茶室,指“国军慰安妇”的故事。
选角时,万茜不在导演钮承泽的考虑范围内,她顶着一头新潮的亚麻绿发色去试戏,和片中清冷沉默的妮妮沾不上边。
真正试戏后,导演的目光才停留在她身上。
 
▲ 《军中乐园》剧照
无望的婚姻中,妮妮杀了自己的丈夫,背着耻辱的骂名。她有悲凉的命运和不光彩的过去,依然爱上了男主小宝。
万茜很能体会妮妮的感情,“妮妮是很苦的女孩子,会将这个男孩子作为浮木。在这样的大雾中看到光亮,哪怕光亮很可能不属于自己。”
对角色的深刻理解为她夺得了金马奖最佳女配。
万茜不属于体验派演员,她会用高度理性分析角色,“任何人变成剧中的状态,都必然有原因,逻辑对了,一切就对了。”
理性让她的表演保持稳定状态,编剧马伯庸推崇她的这股劲儿,《三国机密之潜龙在渊》播出期间,作为原作者,马伯庸挑出不少毛病,唯独“皇后”万茜让他赞叹:“她的演技收发自如,一下子把观众拽进戏里。”
圈内气质清冷的女演员不止万茜,可惜的是,多数演员会为自己设限,选择和自己气质相符的角色,万茜却很少重复角色类型。
她演过野蛮女友,演过妖娆的电影女星,也演过英姿飒爽的情报处处长。作品的评分均在5-7分,最低的甚至只有4分。
未曾成名的日子里,留给她的选择不多。
在万茜看来,只有小演员,没有小角色。无论她拿到什么戏,也要尽力做到最好。在“品质略低”的电影里出彩,才能真正考验演员功底。
豆瓣评分6.8分的电影《你好,疯子》里,她饰演一个精神分裂患者。
其中有场5分钟的长镜头,这是电影里最难的一场戏。心理医生鼓励主人格安茜克服其他七种人格,万茜需要在5分钟里从愤怒的记者转换成妩媚的女公关、老兽医、上了年纪的中学老师……
 
▲ 《你好,疯子》剧照
得知自己可能即将消失,其他人格情绪激烈:
你凭什么判定我们不存在?凭什么?(记者)
我没有我没有……(主人格安茜)
你们说我不存在没问题,可我女儿不行啊,我女儿不是假的……(兽医)
你是女人,我也是女人,怎么你是真的我就得是假的?(项目公关)
……
这个长镜头,万茜拍了32遍,导演都已经满意,万茜始终觉得“太平了”。
看着监视器的画面,无从释放的情绪和压力击中她。很少哭的万茜开始流泪,导演见情形,正想安慰她几句。此时,万茜抬头:
导演,再来一遍。
“她是一个会在表演上和自己较劲的演员。”导演饶晓志总结。
 
人淡如菊的背后:
从好强到平和,要走多久?
能在《乘风破浪》里人气爆发,离不开万茜身上另一种特质——“人淡如菊”。
一个厚积薄发的演员,出现在充满竞争意味的综艺节目,多少有些特立独行。
万茜的长相游离在清冷和柔媚之间。眼神迷离捉摸不透,眼角下垂时又显得内敛温顺。这种长相没有侵略性,也不至于清汤寡水。
节目给万茜的镜头不多。初舞台时,其他姐姐准备充分,穿“战袍”、憋大招。她只穿简单的连体工装,背上把吉他。
 
很少有人提到她选的歌《敬你》,这是一首温柔安静的歌,不适合竞争性舞台,却是许飞为了纪念疫情中付出心血的人们而写。
这样的选歌契合万茜的性格,虽然她的话不多,不代表她冷漠。
相反,你能轻易感受到她疏离外表下的温情。
第一期节目,候场的张雨绮有些紧张,四处张望着问“谁能给我一个拥抱?”一旁的万茜很快作出反应,抱住张雨绮,又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像是安抚。
 
同样作为候场嘉宾,万茜的紧张不会比张雨绮少。但她选择先安抚队友,互相打气。
另一次公演,海陆因伤感的歌词流泪,又担心自己给组里擅长唱歌的队员拖后腿。不怎么说话的万茜走过来,温柔地安慰她:
我们都是女人,我们是站在一起的,女人是可以帮助女人的。
 
场面和谐时,万茜往后退,被人笑称像“误入女生堆的直男”。别人有需要,她又会立马挺身而出。
节目播出后,万茜也被称为娱乐圈第一金瓜。
金瓜金花是饭圈用语,跟组cp相似,都是配对之意。金瓜攻气十足,和看上去酷酷的万茜相符;金花更甜美,比如金莎和海陆。
万茜的性格有些像男孩,同班女生爱看言情小说的年纪,她爱看漫画《圣斗士星矢》。恰好,她又继承了父亲“闷”的一面。
从小到大,无论对眼前事物喜不喜欢,她都不会明确表达出来。童年时,她明明很抗拒写作业,却从不抱怨,拖拖拉拉一整晚,行动足以显示不满。
到了上大学的年龄,为了逃离严厉的家庭教育,她又一声不吭地报了距离湖南老家1100公里外的上海戏剧学院,原因是“想离家远一点。”
上海戏剧学院的招生老师李芊澎对她印象深刻:
“那年招生考试,万茜一上来,我就盯住了。这孩子特别锐气,像一杆枪似的站在那儿,她无所畏惧,一点儿不扭捏,一点儿都不在乎。”
这种无所畏惧源于万茜优异的成绩,大二那年,她担当古希腊悲剧《安提戈涅》的女一号,不久后,又在国家话剧院表演话剧《怀疑》,获得当年戏剧界最高奖项——托尼奖。
人生的前22年,路途走得太顺畅,让外界甚至自己对未来的期待值无限拉高。在她的设想里,踏踏实实干活,未来要往老艺术家路子上靠。
话剧舞台薪酬微薄,“因为穷”,她又逐渐从老艺术家的目光转到普通影视剧。没钱的日子,她去接过影视剧,又去签约唱片公司,最后都失败了。
“走在路上完全是路人的状态。”
毕业后多年,优等生万茜饱尝失意的滋味。猛地一下,从高处被拉下,窘迫的物质环境算不了什么,更多的是精神和自信被摧毁。
早年访谈节目《最佳现场》中,万茜透露,某一天,自己走在郊区的河边,突然生出跳下去的念头。
后来万茜很少再讲那段经历,对于过去,她显得云淡风轻,“每个人都是在当时遇见事的时候不见得会那么理智,这很正常,回头看觉得其实也就那么回事。”
早年的好强和如今的平和成了对比。最近的访谈《定义》播出后,万茜不再是一派好评,终于出现了争议声。
 
▲ 访谈节目《定义》截图
诸如“刚参加综艺节目,还说‘我不想红’,太做作了。”“想红就直说,不想也直说,装什么?”此类争议不绝于耳。
前面还在强调自己好强,后面又显得云淡风轻啥都不在乎。他们将访谈里万茜的表现视为人设“翻车”的证明。
我们心知肚明如今的互联网爱玩“造神杀神”那一套,但单凭这点就咬定万茜人设“翻车”甚至否定她之前的一切,真的有点站不住脚。
所谓的万茜言语前后不一致,更像是她自洽的过程。
人的生理成熟会在十八岁左右完成,精神塑造却是无形而漫长的过程。每个人在20岁,30岁,40岁,心态和选择都有所不同。
20岁时好强的万茜,在社会上经历一系列摸爬滚打,再多拧巴和傲气或许也被18年的时光磨平了。
 
女明星的反差萌:
戏里的疯子,自己喜欢的自己
我欣赏万茜,也因为她身上的“反差萌”。
原以为这种演技好又不张扬的女明星,或多或少都有些冷淡,但直到翻到她的社交网站才发现,我们的茜茜子,一点都没把自己当明星。
2016年,为了配合电影《捉迷藏》宣传,万茜在知乎上写了一篇文章,让我等吃瓜网友感受“作为一名不红的演员是种怎样的体验?”
“随意素颜逛街吃脏串,抠脚剔牙也不会被偷拍,在家可以不用拉窗帘,吃饭可以不用抢买单,坐地铁敢跟人抢座位。”
 
▲ 万茜在知乎上的回答
可以看出,那些年万茜的生活跟普通人没两样。但她比普通人强的是,哪怕再失意的日子,人家也活蹦乱跳,拒绝颓丧。
她曾在配音软件中自我调侃,借华妃寻死那场戏诉苦:刚大学毕业,没戏拍,天天在家打游戏,打到了公会会长,从天黑打到天亮。
你以为这是自暴自弃,玩物丧志?
不不不。
那时,她化名“ns诺神”在网络游戏《魔兽世界》里征战四方,随便玩个游戏也能玩成大佬级别,你就说服不服。
她的万有引力公会,被传作《魔兽世界》五大公会之一。这件事广为流传,茜茜子听到风声非但不炒作自己,反倒立马站出来否认,“不敢当不敢当“。
五大公会会长的名号已经被正主否认,关于ns诺神的传说依然在各大论坛为人津津乐道。
与此同时,万茜培养了射箭、跳舞、开摩托、拼图等多项技能,老友眼里,她特别能和自己独处。
为了打发时间,她曾用半年时间拼好一副长达八米的《清明上河图》。不夸张,全长8.4米,共用了6650块小拼图……
 
▲ 源自万茜在知乎上的回答
关于丰富的个人生活,万茜解释:“我没有办法闲在家里,我就想,与其躺着,不如去做一点能让我丰满起来的事情。”
万茜的微博也是个藏宝地,微博的内容或许平平无奇,但是上方客户端来源总能玩出点新花样:
剥龙虾时,显示的是“摆摊拔虾”;拍无价之姐小视频,后缀会加上有些羞涩的“溜了溜了”,得知偶像倪萍为她打气时,后缀变成“手舞足蹈”。
哪怕看不到万茜的表情,也能猜到那些小心思。对上了这些隐秘的表情似乎能跟上她的心情。
你以为这就了解了万茜的全部?昨天《浪姐》的第二次公演,她穿着黑色亮片长裙,化着魅惑的烟熏妆,我差点没认出来。
 
这次表演,让我看到了万茜的另一种反差:原来一直走气质路线的万茜,做起妩媚的动作一点不比女团妹妹们逊色。
2017年,和陈坤共同饰演的电视剧《脱身》播出后,万茜好不容易被更多人看到,同年11月,她悄咪咪地发了条微博,“杀青了,是个姑娘”。
有粉丝在评论下佯装哭天喊地:怎么就有老公了,太伤心了!
万茜看到,笑眯眯地回了一句:我还有小孩了呢。
没有绯闻,没有官宣,直接宣布——我孩子都有了。这又是万茜与众不同的地方,但仔细想想,确实很符合她的性格。
 
END
红还是不红,想必困扰不了如今的万茜,她正做着喜欢的工作,过着还不错的生活。
正如万茜所言,未来的日子里,她想做个戏里的疯子,和自己喜欢的自己,“清醒地自个儿成全自个儿”。
喜欢万茜的理由很多,喜欢其他“姐姐”的理由也很多。
无论是万茜,或是其他“姐姐”,《浪姐》热播背后,投射了传统审美的颠覆,这像是预兆,人们的审美逐渐从“白幼瘦”过渡到更丰富的“姐学”审美。
相比经历单薄的年轻女孩,“姐姐们”有更丰富的经历、更从容的生活态度来武装自己,从而面对前方如迷雾般的未知人生。
当你不自信时,可以想想万茜说过的那句:
“每个年龄的女生,都有各自的魅力,我为什么要否定自己呢?”
欣赏温柔沉稳的万茜,倒不如说,我们欣赏的是历经世事的笃定,和对生活永远兴致勃勃的热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