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鸥混迹娱乐圈多年,依旧不懂示
一半人假装在直播,一半人认真在
胡歌,是娱乐圈的黄金单身汉
《浪姐》吴昕四公淘汰、五公复活
她是娱乐圈唯一考入清华大学的童

一半人假装在直播,一半人认真在算命

2020-07-24 11:23 主页 来源:未知
一半人假装在直播,一半人认真在算命

清晨,你从睡梦中醒来,刷刷朋友圈,忽然发现,你曾经最重要的甲方、甲方们,纷纷变成了你的竞争对手,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风水玄学行业的从业者们,正在集体经受这样的冲击。

他们曾经最重要的客户源头——影视圈,这个算命重度依赖行业的从业者们,正在努力变成玄学大师。

翻看他们过去的朋友圈,都是美美的自拍、与明星的合影、超一百字的文艺片影评、全国五星酒店的地址定位……

但现在,他们的朋友圈里,全在讨论星盘八字,九宫飞星,奇门遁甲,本月运势。

2

这是杨超越第二次站在这个舞台上哭。

两年前,她哭时,我关注的一个娱乐号,写下了洋洋洒洒的文字,从资本和造星的角度抨击杨超越现象。

两年后,当杨超越边哭边整出“干啥啥不行,和老板吵架第一名”的名场面,这个娱乐号的文案已经变成了“妹妹星盘里带六芒星的,你们洗洗睡吧”。

我在微博上分析了杨超越的两次哭。我的一个导演朋友在下面评论:“杨超越和王菊属于八字里印多的,还分析什么啊,躺赢。”

3

这位用八字分析杨超越的朋友,在成为玄学大师之前,曾经是个导演,在成为导演之前,曾经是个主持人。

他曾经有一位非常信赖的大师,预言过他人生中许多重要时刻。

这位大师不仅精通奇门遁甲,还会电疗治病。

当这位朋友决定终结主持人的职业生涯,开始当导演,并要自己写剧本时,他周遭的朋友是一致反对的。

但却独独得了大师的支持。于是,他处女作的开机日期、杀青日期、上映日期都是找大师算过的。

电影我看过,非常一言难尽。

不过大师发话了,说如果十二月初上映,“那整个十二月的票房都是你的”。

除了大师一直说好打气,整个项目进展得可谓非常不顺利,这位朋友在里面搭了很多钱,还气出了胃病,也是在大师那电疗治的。

后来我在猫眼上查了一下这部电影的票房,总共有46万。

我们安慰过他,说大师可能对娱乐行业并不是真的了解,有误差纯属正常。

导演朋友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没人知道他干嘛去了。

突然有一天开始在朋友圈更新每月运势,这些运势预测带给了身在影视圈的我们很多参考价值,毕竟他才是影视圈的从业者,更懂我们的诉求,也更能直击我们的痛点。

也许大师真的带他悟出了影视行业的真谛,流水的作品,铁打的大师。

4

成为大师,首先是一种自救。

作为一个末流编剧,我去年被一个网剧折腾到怀疑人生,刚好有个去北电编剧班充电的机会。

上班还是上学,这是一个问题。问题无法解决,我要去问大师。

我求助的那位大师无比笃定地告诉我,一定要去念书,他会助力我在2020年发大财。

于是,我在过年前辞掉了工作。

2020,疫情来了,编剧班黄了。只能坐吃山空的我,再次去求问大师,大师说“反正从命理上看,是没什么问题的,如果你遇到了问题,那就是你个人修行的问题”。

那一刻,我真的很羡慕大师的这份工作,发了大财,都靠他的助力;穷困潦倒,要从自己身上找原因。

于是,我也拿起了星盘的书。

我有个朋友是娱乐公众号作者,手上运营着几个腰部的娱乐营销号。

尽管行业寒冬来了,他依旧勤勤恳恳地保持着每天更新的频率,2020年已经过去半年了,他一单广告都没有接到。

他焦虑到睡不着觉,又在朋友圈分享各种励志歌曲。

几个月前,他朋友圈画风突变,一直在吐槽奇葩客户。我以为他终于接到了广告,结果点开看,发现那是他在闲鱼上卖东西时遇到的客户。

没过多久,他在和我的聊天中,也会开始聊到命盘和流年了。

我的另一个制片人朋友,年前两个大项目宣告开启,预计年后开机。年后也如期开机,但因为疫情反复,政策随时都在变化,他的制片每天在解决剧组本身的突发状况之余,还需要面对大环境带来的随机变化。

这位我们公认办法永远比问题多的天才型制片人,他这次的解决办法是每天早上念心经,晚上念地藏经。

我们都渴望为当下的遭遇找一个合理的解释,为未来找一个出口,我们七沟八绕地做了各自的努力和挣扎,最终在同一个答案前会面——命运。

5

成为大师,还可以是一种社交。

没人比影视行业的从业者们,更了解身在其中的人对命运的笃信,对大师的刚需。

《时尚先生》最近的一篇对腰部演员的报道中,出演过《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与《长安十二时辰》的王鹤润,为了接戏,每天早上醒来先看星座运势,还特意回到沈阳第一峰喊过山。

在《隐秘的角落》里饰演朱朝阳爸爸的张颂文,说自己其实已经影视寒冬20年了,他要求记者,一定要大胆地把自己的这句话录音录下来,“一个演员成不成,命第一位”。

这个行业,没有人没算过命盘和星盘,更没有人会放过下一个大师给看看的机会。

万一新的大师,带来了新的命运的指引呢。

正是这种无上限的刚需,让这个圈子,诞生一个大师,也只需要三天。

我在系统性学习了一段时间占星后,在一个饭局上,我帮全桌的人看了星盘。

此后的几天,我接连收到了几个朋友的微信,他们从各种渠道听说我看盘特别准,要我帮忙看看。

还有一个朋友拉了个群,给我介绍了一个想找我看星盘的艺人。

之后的一个月,我接到了两个写剧本的工作,都是找我看星盘的朋友介绍的。

大师这个身份,变成了一种社交货币,在行业里面流通了起来。

我的那个写腰部公众号的朋友,半个月前也接到了一个视频平台的广告,在他给对方的市场负责人算了八字之后。

那个视频平台应该会成为持续投放他的金主,因为之后的两周,每当有重要选择要做的时候,对方就会过来请教他的意见。

那个人最近一次请教他,是前天,问他“今天适不适合买花”。

影视行业的人做大师,可能格外有天赋,毕竟我们影视圈和玄学圈一样,都是服务行业,都需要给客户生产喜闻乐见的内容,并提供积极向上的情绪价值。

6

在这个持久的寒冬中,这个圈里,还能接到活儿的艺人们,假装他们直播很带货;那些被和这个行业一起按下了暂停键的人,在认真地给自己和这个行业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