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战凭什么能成为娱乐圈的“顶流
陈学冬透露在娱乐圈人缘好秘诀
【娱乐24小时】艺术家钱浩梁去世
王思聪手撕整个娱乐圈
一副“烂”牌却打了一个漂亮翻身

陈学冬透露在娱乐圈人缘好秘诀

2020-09-04 09:42 主页 来源:未知
陈学冬透露在娱乐圈人缘好秘诀



综艺节目《元气满满的哥哥》目前正在湖南卫视热播。9月3日,节目嘉宾陈学冬接受了媒体的采访,畅聊参加节目的感受。
 
陈学冬表示,参加这个节目,最大的感受就是大家可以团队协作,“我其实很少跟别的人去打配合,去做团队协助,这次有这样的一个机会,可以跟大家有团队的协作,有默契啊,还跟一些长辈去做游戏互动,这是我觉得我之前没有体验过的。”
 
他还透露,在节目中,跟蔡国庆最为“来电”。“我跟这个节目中其实跟蔡老师一直是比较你来我往的一个这样的感觉,因为蔡老师一直是停赛哥哥,我也一直是停赛哥哥,我们俩其实在竞争,谁停赛停得多,所以跟蔡老师,我们俩也是他抓我,我抓他抓我,我抓他,所以在后面的节目里面会有很多的惊喜。”
 
人缘好一直是陈学冬的一个标签,发专辑有122个圈内好友为他打call,而且总能结识一些打破次元壁的朋友。谈及此事,陈学冬表示:“我认为这个世界上是好人比坏人多的,大部分都是好人。所以我跟很多人去交流的时候,跟很多人去说话的时候,我就抱着一个真诚的态度和一个不设防的(状态),我觉得预设所有人都是好人的这样的方式去跟大家聊,跟别人去相处去做朋友的时候都是将心比心的,你对别人好别人也会对你好,所以我相处下来身边所有的人跟我的关系都是保持一个很好的状态,我觉得你在别人需要你的时候关心别人,在别人好的时候你不要去打扰别人,这就是我自己做人的一个原则吧。”
 
 
 
对话陈学冬
 
Q:很多观众看了综艺认为你颠覆了影视作品中的暖男形象,在综艺表现中非常有梗,包括自黑,目前最记忆犹新的一个梗是什么?
 
陈学冬:我觉得很多人对我的形象的颠覆是因为我基于我以前的作品里面的形象,但是我本人其实在这么多年里面跟我们现在的元气满满哥哥的这个团队已经合作了有六七年的时间了。从一年级到我家那小子,再到元气满满的哥哥,其实我在所有的综艺里面表现出来很多的都是我真实的自己,所以才会让大家觉得可能真实中的我会更接近,他们所喜欢的那种真实的人的存在的样子,所以可能有一个这样的颠覆。
 
Q:《元气满满的哥哥》这个综艺给你带来最大的收获是什么?目前为止最喜欢的游戏是哪个?会通过节目设置的游戏会想起童年趣事吗?
 
陈学冬:这个综艺其实给我带来最大的感受是,因为我以前所参加的节目、或者说我拍的戏、或者说我在工作的过程当中,我其实很少跟别的人去打配合去做团队协助,这次有这样的一个机会,可以跟大家有团队的协作,有默契啊,还跟一些长辈去做游戏互动,这是我觉得我之前没有体验过的。
 
到目前为止,我觉得捉迷藏是我们整个节目最大的核心,捉迷藏是非常好玩儿的。如果是小游戏的话,我上次在节目里玩立水瓶,我是完全不知道怎么能立的起来,我在开始玩儿之前试了一下,但是没有成功过,但是后来我是把把都成功,只要在玩儿的时候就能成功。
 
我当时也觉得挺纳闷儿的,就是我为什么能够把把都成功。有运气,有手感。通过这个节目,我其实有想起很多小时候的游戏,比如说玩弹珠,弹弓,比如说七步跳,一些很多的类似的这种小游戏都会让我想到小时候,脱离了这个网络时代,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电视,所以就没有这种(网络及电子)用品和环境去环绕你的时候,跟小伙伴儿们玩儿这些游戏的这种感觉就一下子全回来了。
 
Q:在节目过程中最难忘的环节是?最怕过招哪位哥哥?
 
陈学冬:在这个游戏过程当中最难忘的其实还是捉迷藏。我在这个捉迷藏的过程当中,运气非常的背,因为我其实是属于一个玩游戏挺厉害的一个人,小游戏其实我都很厉害,但是一到这个捉迷藏的大游戏的时候我就运气这么差 ,就总是被路人、被工作人员,不小心就碰到了我那个气瓶,自己就炸了,所以就觉得就没有参与到这个游戏当中,这真的是运气太背了,也怨不得别人。所以可能在玩游戏的时候都会有一点儿运气的成分。我没有怕哪位哥哥,因为我觉得哥们都很厉害,但是我也不差,我最怕的其实是路人。
 
 
 
Q:这次节目中受了不少委屈!但也有观众说看大哥哥玩游戏看的是谋略,看小哥哥玩捉迷藏看得是趣味和勇气,你怎么看两个队的捉迷藏能力,已经播出的5期节目中,大哥哥队胜出的几率比你们高,你从大哥哥队的战略中获得了什么经验吗?
 
陈学冬:在这个节目当中,我不是说受了多少委屈吧,就是不像我想象的玩游戏那么顺利,因为我一直是属于一个玩游戏还挺强的一个人,但是遇到哥哥之后,他们是打的团队配合。弟弟队一开始总会有一些自己的想法,我们就没办法配合得那么默契,所以我们在这个过程当中可能会输给哥哥的谋略。他们会有一些战术,但这毕竟是一个阅历的问题,我觉得我们俩队其实捉藏的能力都是相当的,只是说哥哥们在布局上面会比我们有优势,大哥哥们对比我们胜出的几率本来就高。
 
我在游戏过程当中跟哥哥队有相互换过队,也跟他们交流过,他们会奉献自己完成整个团队的事情,我们弟弟队在后面的几期也学到了哥哥的精髓,其实越来越团结,这个游戏也不断在升级,加高它的难度,所以后面的比赛也会非常的精彩。
 
Q:在种种游戏设计中,观众觉得传统的游戏方式会多一些,也有观众觉得这样对于小哥哥来说不公平,应该让大哥哥也去尝试一下小哥哥玩的游戏。现在你们这个年龄段的小哥哥们都玩什么呢?记得拍洋画环节的游戏,你在演播厅里都非常投入,玩大哥哥的游戏是不是让你重新感受到这些不需要花钱的游戏的快乐感?
 
陈学冬:在游戏的过程当中,涉及的很多的游戏观众可能会觉得对小哥哥队不公平,大哥哥也应该去尝试一下小哥哥的游戏。我觉得可能得把任天堂、pst摆上来。如果这个游戏需要身体活动和肢体的话可能确实,小哥哥队的童年里面可能慢慢的我们都在玩儿网络游戏、玩儿这种掌上机、对观众的观影来说没有那么好。那第二呢,有一些可能专业的,哥哥队小贾是可以做冲浪的,我是可以做潜水的,有一些专业性的东西,我们也没办法变成一个小的游戏去做体验。那当然哥哥队玩儿的那些小游戏,比如说丢沙包、格子跳、毽子、跳绳,我们小时候也都玩过拍洋画儿,其实我们小时候玩过的是那种赢他们的那种纸牌,形式不太一样,就是变得可能观众说可能年代比较久远,如果换成我们当时对战的纸牌的话(学校门口买的纸牌)也可能是差不多,但是规矩可能有一些不一样,所以在这个过程。
 
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也其实体验了一把。我们童年的时候被网络世界迁移出来,让我们失去了对真实的事物的这种游戏的体验的感觉,让我们再次投入到这个当中去的时候,我觉得感觉还是不太一样的,大家还是玩的蛮开心的,当你脱离手机,脱离网络,脱离这种游戏机的时候,去玩这种游戏的时候,反而会让我们有更真实的童年的感觉,更真实的这种游戏的体验。
 
Q: 有一期节目中,为了复活你加入大哥哥队,还被王彦霖误会是对方的人,有网友评论说陈学冬为了镜头拼了,你同意这个说法吗?看到在节目中你背着蔡国庆还能踩指压板,你是真的不疼吗?从这点是否可以得出结论,你是一个很养生的年轻人。
 
陈学冬:有网友说,我为了拼镜头加入了大哥哥,这个那天是我淘汰后被复活,你们其实如果看全部的节目,会发现我们其实私下已经做了一个决定,就是所有的人必须会参与到这个游戏当中去,就是捉迷藏的这个环节,所有停赛的人都会重新回到捉迷藏的这个环节,只是小游戏不参加。所以这个说法我不知道从哪儿来,只是哥哥队想出了另一种方法,不让我回到我的队伍,再去参加这个游戏,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体验,而且我比较难办的是,我在这个过程当中怎么不让哥哥发现的同时还要帮助弟弟。另外在这个节目当中,我被蔡老师走指压板的这个事情,我是真的不疼,因为那个指压板可能不是我的疼点吧,因为我是一个不太喜欢按摩,也不喜欢脚底按摩,也不喜欢这种事情的人,但是我会做艾灸啊,针灸啊,也会吃中药调理,所以我的养生其实还是偏向年长的人的方式对,但是我不喝茶。
 
Q:最近有影视剧安排的计划吗?还是说你会偏向综艺节目,对于接下来的工作规划请分享一下给大家。
 
陈学冬:其实最近这几年我一直在拍影视作品,但是影视作品它有一个比较长的这个后期,然后比较长的一个播出的这个过程,但是综艺是现录现播的,所以最近可能这一两年观众会看到我很多的综艺作品。那我这两年其实也拍了三部影视影视剧,然后其实有四五部的作品还压着在后续会播出。那我现在也在湖南台拍一部新的影视作品就是应该很快会会官宣,然后跟大家见面。其实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其实蛮辛苦的,就是因为我同时要拍戏,又要拍拍综艺,其实我这两年的时候,已经慢慢把这个综艺的部分希望能够少去做,但是因为很多的节目方,然后很多的这些制片人我们也合作了很久,合作得非常的有默契,所以我还是觉得有好的项目,像我们《元气满满的哥哥》这样的这个好项目我还是愿意参加进来的。
 
Q:第一期信心满满的变装很快就被找到,有没有为之后的录制积攒什么经验教训?
 
陈学冬:其实第一期的这个变装很快被找到,是我在预料之外的,因为我觉得可能那时候是败给了太自信,然后大家的默契,大家的这个配合度还没有提上来。那后面的时候,我们是会有很大的进步,我觉得希望看到大家能够看到我们对自己的一些任性啊,对自己的一些自信啊,对自己的一些狂妄啊然后有收敛,然后有加一些我们自己的沉下来的一些东西在里边。
 
Q:这几年参加的很多综艺节目,也练就了一身本事,感觉你学什么就能学好,开飞机、潜水等,作为一名能力者,你还有哪些方面是想去挑战的呢?
 
陈学冬:我自我的感觉啊,综艺让我看到了我自己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让我更加了解我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可能我在生活中或者在拍戏的时候我一直在演别人,我有时候会忘记说,我到底喜欢什么事情,我的人生要做什么事情是让我开心的,所以包括之前的这个我家那小子是很自然的让你去做你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让我更加的知道我的生活,我需要一个什么什么方式去活着,所以我自己本身是一个喜欢挑战,喜欢做很多的事情的人。其实我自己最有成就感的是,我这在疫情过后我去考了这个很多的自由潜水的证,在得到了很多官方的这种专业级别的认可的时候,我觉得那才是我真正学到的东西,而且我也可以授人与渔,就是我可以教别人,让别人也能够更好的保护自己,在做运动的时候不要受伤,其实一步一步都是这么过来的,做很多的极限运动,我们一股脑儿地去做的时候肯定会受伤,但是我们知道了专业的知识之后,我们不但可以保护自己,还可以保护别人。
 
Q:很多观众都觉得你的娱乐圈人缘特别好,还有很多惊喜的友谊,你觉得这是你自己的个性使然还是娱乐圈生存方式,你觉得娱乐圈有真正的友谊吗?
 
陈学冬:我认为这个世界上是好人比坏人多的,大部分都是好人。所以我跟很多人去交流的时候,跟很多人去说话的时候,我就抱着一个真诚的态度和一个不设防的(状态),我觉得预设所有人都是好人的这样的方式去跟大家聊,跟别人去相处去做朋友的时候都是将心比心的,你对别人好别人也会对你好,所以我相处下来身边所有的人跟我的关系都是保持一个很好的状态,我觉得你在别人需要你的时候关心别人,在别人好的时候你不要去打扰别人,这就是我自己做人的一个原则吧。
 
Q:观众说你是小哥哥队的智商担当,你自己是怎么看待在队伍中的定位?同样有智多星称号的维嘉,你觉得在智谋方面,谁更有优势呢?
 
陈学冬:我其实在这个队伍中也不是什么智慧担当吧,我的小点子比较多,然后呢,我会提前知道对方的想法或者对方设计的一些计谋,但是我觉得我因为在这个队伍里面有被局限的时候,可能会大方向可能没办法那么的好,那如果跟维嘉哥比的话,那肯定嘉哥这个做了这么多年的节目,他的经验肯定是比我强很多的。我承认我是一个智商挺高的人,但是在经验上面,不管是说你智商高,情商高,或者说你聪明什么东西还是要基于一个你真实的经历和你的经验,去判断你这个人是否是一个能够做很多这样的优秀的人,所以还是得慢慢磨练吧。
 
 
 
Q:参加这个节目,你觉得自己有哪些成长和感悟呢?跟哪个哥哥最来电?
 
陈学冬:参加这个节目我觉得最大的成长和感悟是,我知道要抱团,要大家一块儿团队协作,这样才能让一个本来就是属于团队游戏的一个游戏能够获得胜利。我跟这个节目中其实跟蔡老师一直是比较你来我往的一个这样的感觉,因为蔡老师一直是停赛哥哥,我也一直是停赛哥哥,我们俩其实在竞争,谁停赛停得多,所以跟蔡老师,我们俩也是他抓我,我抓他抓我,我抓他,所以在后面的节目里面会有很多的惊喜。
 
Q:这一期节目中胡军和杨洋互换身份,对于新队长胡军 ,你的评价是怎样的?对于在大哥哥队玩的不亦乐乎的杨洋,你又有什么话想对他说?
 
陈学冬:其实我们觉得特别的好,是因为杨洋在哥哥队里面其实能学到他们很多的这种战术啊,这种方式。军哥在我们这队的时候,其实也特别的帮助我们,也给了我们很多的启发,让我们怎么去玩儿这个游戏,也告诉我们对方的哥哥,每一个人的心态,我觉得这个过程当中,因为这期要播出,我其实还是有很有一些遗憾的。杨洋在大哥队玩儿得不亦乐乎,是我觉得特别好的一件事儿,因为大哥队他们愿意把他们所有的这个经验和所有的玩儿游戏的这种体验感给到杨洋,是一个我们觉得特别值得开心的一件事情。
 
Q:参加《元气满满的哥哥》最大的收获在哪里呀?多说你“冤”,你觉得自己冤吗?之后的游戏会不会想办法扭转局势?
 
陈学冬:我觉得自己非常的“冤”,在抓捉迷藏的捉的这一方的时候,我非常的远,我真的很生气,但是又觉得要遵守游戏的规则,但是这个游戏的过程,其实我们更多的是希望能够得到游戏的体验感,不是说输赢对我们来说不重要,但是这个游戏的过程当中,我们希望希望能多玩儿,能够玩儿的出彩,能够玩儿的尽兴,我觉得这是我们对的所有人的想法,以后的游戏当中会有扭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