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纲和德云社都做了啥?
林依晨首携夫参加文艺活动
娱乐圈“吃软饭”的五位男星
娱乐圈的歌手都找林夕写词
你认同这场电影吗?时间超长

郭德纲和德云社都做了啥?

2019-04-28 18:05 主页 来源:未知



郭德纲和德云社都做了啥?


郭德纲、于谦

郭德纲、于谦

近日,德云社基本确定落户济南的消息传出,让山东的观众们感到十分振奋。如果济南剧场落成,届时德云社在国内拥有的剧场数目将增加至10家。9支演出队、400多号演员、一年4000多场演出、满坑满谷的观众,填充起了这些剧场的台上和台下。除了相声的主业,上综艺、拍电影、做网剧,也都处处可见德云社的身影。
郭德纲曾经拒绝将德云社称作相声界的半壁江山,他自言德云社只是大海上漂着的一艘船,而如今,这艘船也差不多是泰坦尼克号级别的巨舰了。
本报记者 刘雨涵
“钮钴禄·德云社”相声版图伸向海外
“德云社落户济南现在已经基本定了。”济南文旅发展集团董事长修春海23日对外界发布的这一消息,激起了许多山东相声迷的热烈反响,“终于能够在家门口听德云社的相声了!”如果济南剧场落成,届时德云社在国内拥有的剧场数目将增加至10家,包括此前的6个北京剧场、黑龙江剧场、吉林剧场以及南京剧场。此外,德云社还在海外开设了墨尔本分社。从当年盘踞北京天桥乐茶园一隅演出,到如今剧场扩散全国、伸向海外,德云社的相声版图越摊越大,已经成为“钮钴禄·德云社”。
国内的相声团体并非只有德云社一家,在北京,有高晓攀带领的嘻哈包袱铺;在西安,有苗阜、王声所在的青曲社,衡小珍创立的珍友社。但是他们的体量与德云社相比,仅仅相当于德云社旗下的一个演出队。如今德云社拥有演出一队到八队,外加一支青年队,400多位相声演员,一年的演出场次在4000场以上。
郭德纲在2018戊戌年德云社封箱演出返场时说,“我觉得今年是德云社最好的一年。”这应该是他的肺腑之言。从初露头角时被扣上“三俗”的帽子,到2010年经历了何云伟、李菁的退社风波后停业整顿,德云社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好过。
“看相声还要花钱买票,这还有王法吗?”这是郭德纲20岁之前,国内相声的生存状态,而现在德云社的演出一票难求,堪比巨星演唱会。尤其是跨年、封箱、开箱这三场盛大演出,门票更是秒空,票价可以高至1500元一张,而黄牛更是可以炒到票价的10倍。德云社培养起了人们的相声消费理念,改变了人们的相声欣赏方式,德云社的相声专场甚至开到了澳大利亚、纽约、伦敦。这与当年郭德纲到北京琉璃厂的茶馆恳求人家让他说相声,到老年活动站去唱评戏,拿一场十块钱劳务费的情形相比,已是天壤之别。
相声天团收割“德云女孩”
郭德纲坚定不移地相信商演才是检验相声是否成功的标准,“观众觉得你连五毛钱的票钱都不值,你还跟他探讨什么艺术啊?”他认为好的相声演员就应该迎合观众,让观众觉得值回票价。而最能够带动商演的非流量明星莫属,这也许解释了为什么现在德云社涌现出了越来越多的流量型相声演员。
相声界从来不缺“角儿”,但在张云雷之前,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能把相声场子变成演唱会的“角儿”。台下的观众们挥舞着荧光棒,举着LED灯牌,集体大合唱《探清水河》,为相声界开启了饭圈追星模式。当吃瓜群众还在讽刺这是“妖风邪气”时,来自饭圈的“德云女孩”却用简单粗暴的购买力,让圈内人看清了谁才是真正的衣食父母。有数据显示,现在德云社买票人群的女性比例已经高达43%,年龄分布一年比一年低,而且她们愿意抢最贵的门票,花最多的时间。
德云社天然具有男团属性,捧哏逗哏之间又天生具有CP感,难怪会成为饭圈女孩的心头好。张云雷和杨九郎的九辫CP应援色是绿色,孟鹤堂和周九良的堂良CP应援色是蓝色,张九龄和王九龙的龄龙CP应援色是黄色,于是,在他们的相声专场上,就会看到对应颜色的荧光棒海洋。再加上走红较早的岳云鹏和孙越的岳越CP、朱云峰和曹鹤阳的饼四CP、张鹤伦和郎鹤炎的小白和大黄CP,德云社无愧为顶级流量男团。
 
粉丝们以为自己是在自发捧角,其实这些演员的走红与郭德纲这位大班主的幕后助推不无关系。《扒马褂》这一相声段子被业内视为郭德纲捧人的风向标。去年跨年演出与郭德纲合作《扒马褂》的是张九龄和王九龙,因此外界认为二人将是德云社接下来要力捧的对象。这两位九字科的小先生一个出生于1994年,一个出生于1996年,而且颜值都不低,是目前德云社上升最快的两颗新星,想必又能够收割一批“德云女孩”。
在岳云鹏走红之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郭德纲都说他不需要再捧人了,“谁家有面也不能都蒸成馒头啊。”可现在德云社广开剧场,演出量增大,又恰好遇到粉丝风暴刮到了相声圈,因此郭德纲又到了重新出手捏馒头的时候了。
《老师·好》为德云系电影正名
2018年的综艺《相声有新人》中,德云社的孟鹤堂与周九良夺得总冠军,而德云社参赛的其他选手也都一路挺进八强,《相声有新人》也被视为是为德云社量身定制的节目。如今德云社里崭露头角的这些“角儿”们,大多是通过喜剧综艺才提升了国民度。烧饼、曹鹤阳拿到了《笑傲江湖》第二季的季军,岳云鹏在《欢乐喜剧人》第二季获得总冠军后迎来了爆点,张云雷、郭麒麟、张鹤伦等也都在这些节目中混成了熟脸。当年电视相声把郭德纲的剧场相声逼到无立锥之地,时至今日,德云社还是要通过电视的放大效应来反哺相声。
参加过《了不起的挑战》,主持《周六夜现场》,又在最新的《极限挑战》第五季中担任固定嘉宾,岳云鹏的身份正从相声人转变为综艺人。张云雷去年也跑到《国风美少年》里当起导师,在综艺圈里小试牛刀。
如果说从相声到综艺还有着起承转合的关系,那么,从相声跨界到影视,几乎就是另起炉灶了。早在2010年,郭德纲就开始在影视领域试水,自导自演了电影《三笑之才子佳人》。姚笛扮演的秋香固然可以称得上佳人,但郭德纲扮演的唐伯虎却让观众十分拒绝,只有于谦反串的华夫人成了唯一的亮点。2017年的《欢乐喜剧人》大电影以及被称为德云社全家福的《相声大电影之我要幸福》,也都全军覆没。去年贺岁档的《祖宗十九代》,郭德纲再次亲自挂帅导演,除了德云社成员外,还请来了吴京、井柏然、林志玲、王宝强等30多位明星助演,成为一部“数星星”电影。而这除了彰显出郭德纲的强大人脉外,并无他益。观众称德云社是靠相声圈粉,靠电影赶粉。
今年3月份刚刚上映的由于谦主演、张鹤栾导演的电影《老师·好》,斩获3.5亿元的票房,猫眼评分9.3,豆瓣评分为6.8,算是给德云系电影挽回了尊严,终于打破了“德云出品,必属烂片”的铁律。郭麒麟、张云雷、孟鹤堂等一批流量型相声小生则集体进军网剧,拍摄了《林子大了》《能耐大了》。
综艺、电影、网剧全线开花,当有人问郭德纲,德云社是否初心已变,他回应说:“相声也是娱乐圈的一部分,我们利用娱乐圈的其他艺术形式,把相声救活到今天。”
家族式作坊的烙印依然明显
如果说相声、综艺、影视还能够自成一体,那么,卖小熊、做面膜、开饭馆等,就让德云社看起来像个杂货铺了。2013年,一众明星突然都在微博上贴出自己与一款薰衣草小熊的合照,这背后便是郭德纲大手笔收购澳洲维州的薰衣草庄园,借助明星效应推销澳洲薰衣草小熊。此后郭德纲又在网上卖起了面膜,不但他本人贴着面膜自拍推销,徒弟们也纷纷助阵卖力吆喝。此外,德云社还做起服装生意,众筹德云红酒。郭德纲声称,“台上做艺术家,台下做企业家。”
郭德纲还曾和办学机构合作办过德云传习社,培养相声人才,但由于和自己带徒弟产生冲突,不久便停办。郭家菜饭馆也曾承担着德云社相声餐饮一体化的理想,不过开张不久后便草草关门。德云社的这一系列动作让人联想到本山传媒,同样是从传统曲艺出发,横跨舞台演出、影视、培训、餐饮等多产业。不过,本山传媒早已实现了公司集团化运营,而德云社怎么看都还像是以郭德纲为中心的家族式作坊。老婆王惠是大管家,儿子郭麒麟被视为少班主,王惠表弟张云雷是流量担当,小舅子王俣钦在公司占股。已经成为娱乐巨舰的德云社,带着这些盘根错节的家庭关系,未来会继续驶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