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告诉你酒的4个真相
专访阚清子:从没放弃过追求婚姻
张艺兴能训练出更多的“张艺兴们
大孝子的标杆,国庆带父母游山玩
“红楼梦”第1美人的香消玉殒史

专访阚清子:从没放弃过追求婚姻

2020-10-07 15:09 主页 来源:未知
专访阚清子:从没放弃过追求婚姻



正在湖南卫视、芒果TV热播的电视剧《亲爱的自己》中,由阚清子扮演的张芝芝一角引起网友舆论。剧中,她是一个兢兢业业的上班族,也是一个爱女儿的好母亲,却因生活的种种变故备受委屈。网络上,不少网友高呼“心疼张芝芝”。
 
 
不过在接受腾讯新闻《一线》专访时,阚清子直言,比起心疼自己更对张芝芝生气。“我一开始非常抗拒她,她有很多行为我很不理解。太压抑了,她和我本人生活相差特别远。”对于外界质疑的“慕强”,她也称一度不认同,“我不会没钱还去做一些不值得的事。”但后来和自己的朋友了解到,很多母亲确实是这样。她还称,自己是单亲家庭长大,妈妈也像张芝芝一样,可以为了她不顾一切。
 
剧中,阚清子的哭戏获得不少网友称赞,她坦言,这是生活所赋予的,“经历越来越多,发现生活中的苦远比戏里更苦,就很容易哭了。”
 
如果说唯一和张芝芝相似的地方,阚清子认为是生活的疲惫感,“人活着很多时候都不尽如人意。可能原本期望很多东西都很好很高,但结果未必有我们想象那么好,我也不是天生运气最好的人。”并透露,自己经历过最大的苦难是“穷”,所以特别能理解张芝芝这样为生活奔波、精打细算过日子。
 
虽然张芝芝在婚姻的苦海中挣扎,但阚清子称自己并不会因此就恐婚,在她看来婚姻依然是非常重要的归宿,“人活到老,不可能一辈子只看自己工作如何、拍了什么戏,然后自己活得特别孤独。我不想自己活得那么孤独,还是要有自己的生活。”
 
 
比起心疼更对“张芝芝”生气,她活得太压抑
 
《一线》:“张芝芝”被不少网友认为“卑微”,最开始拿到剧本你怎么看?
 
阚清子:我非常抗拒,这个人物有很多行为我都不理解。这个人物太压抑,她和我本人生活相差特别远。我也没有步入这种生活,不知该怎么去诠释她。但导演很信任我,后来我觉得,戏里有很多我想在这个阶段表达的东西,就决定不辜负导演希望,好好把这个角色演好。
 
《一线》:具体哪些地方比较不认同?
 
阚清子:比如她一定要去最好的幼儿园,混不属于自己的圈子。这是我一开始最抗拒的,因为我不会让自己这样,不会没钱还去做一些不值得的事。不过后来,我和我已婚的朋友去了解了一下,她们也是妈妈,会把身上所有的钱、不吃不穿都给孩子最好的。我就理解不了为什么会这样。
 
《一线》:除了“打肿脸充胖子”、试图融入精英圈,还有什么是你排斥的?
 
阚清子:挺多的。再比如她很不自信,每天不给自己打扮,一条裤子一个包拍一部戏。她从不打扮,最开始拍这戏基本都素颜,只是打了一点点粉底,头发也不变,衣服就那一个造型。
 
一开始我还想给张芝芝打扮一下,带了点自己的衣服去剧组。导演说不要,他就要这角色的衣服,后来我就理解了,一心扑在孩子身上的孩子就是这样的。
 
那我为什么一定要想去改变呢?我的想法是,改变像张芝芝这样的我们周围人的生活状态,活出自己。
 
《一线》:你会觉得她把自己置入窘境是因为“慕强”吗?
 
阚清子:其实刘洋也不是她选择最强的,毕业没多久就已经放弃自己工作。她一直追求家庭生活,觉得自己各方面不是特别优秀,工作上可能也没办法找到更好的,就选择安逸。觉得有个人我还挺爱的,彼此挺相爱,就直接步入婚姻了。
 
她觉得可能完全依靠一个男人可以过得很好。我认为这一点上,她也是不自信,不信自己有实力可以让自己过得很好。
 
《一线》:在你看来,她最终成长了吗?
 
阚清子:有,虽说不一定有多么成功,但对她已经是成功。她有转变,意识到婚姻不是唯一获得快乐的途径。
 
《一线》:有网友认为她有点像顾佳,就是不再只专注于婚姻,多发展自己事业。
 
阚清子:顾佳和张芝芝这两个人物是没办法做比较的 ,因为她们表现的是不同阶层。张芝芝表现的是工薪阶层。我们都希望可以是顾佳,但其实很多人都活成了张芝芝。
 
我也不是张芝芝,我会觉得她更接地气。我自己也是,希望各方面都很强,但往往没办法,在某一刻某一方面也会活成张芝芝的样子。
 
生活中谁能背得起很贵很贵的包?毕竟是少数。大众的生活现状都是拿着几千块工资。所以为什么说《亲爱的自己》是现实主义题材,因为它太过现实。张芝芝算账时每一笔钱,家电费什么的都算得很清楚,现实就是这样。我们开工资,肯定要数数自己的钱,找个小本本记一下。
 
导演很有心,他希望能拍这样一部作品去表达很多,让大家不仅从角色身上看到共鸣,还能去反思生活。这也是我当时接演,一定要和导演合作的原因。
 
 
经历过最大的苦难是“穷” 生活中的苦远比戏里大得多
 
《一线》:拍摄期间感觉压抑吗?
 
阚清子:非常压抑,没什么让她特别快乐的事。好像每天都为了钱算账,都是因为没钱惹的祸,说白了都是没钱,因为穷惹的祸。拍戏期间,我现场都不怎么太和别人交流,可能和我本人性格也不太像,差的太远,我就很怕自己出戏,一直沉浸在角色里。
 
周围的工作人员都吓到了,来探班说,“你怎么了?怎么那么不像你。”还有所有来探班的朋友都说:“啊,你怎么穿这么丑!”你知道这对我打击对打吗?天呐,你们都开始说我丑了。
 
《一线》:定妆后照镜子,有觉得自己丑吗?
 
阚清子:当然觉得自己好丑,天呐,我定了两次妆。最开始觉得还是有点漂亮,但导演说,什么妆都不要。拍得挺没自信。我说:天呐,怎么办?后来觉得,这个人物真的是我完全抛开身上所有的影子,去诠释另一个人物。和我本人很不一样,在表演上有很大突破。
 
《一线》:完全素颜上阵吗?
 
阚清子:脸上没有妆,只打了一层淡淡粉底,完全没有妆状态,发型也不变。
 
《一线》:大家都在“心疼张芝芝”,你会心疼吗?
 
阚清子:我生气。就是觉得,怎么可以这样?什么都得忍,永远都在忍,太让人窒息了。所有行为都很让人难受。
 
《一线》:这一点是不是和你反差很大,你平时隐忍吗?
 
阚清子:我会直接说出来。可能我们唯一的相似点是,很多时候自己对于生活的迷茫。过去的自己很多时刻也是张芝芝,不知该怎么办,找不到生活的支撑点。可能共通点最多的就是对生活的疲惫感,虽然没有来自家庭的疲惫,但在工作上也会有那种疲惫感。
 
《一线》:那是怎样一种感觉?
 
阚清子:人活着很多时候都不尽如人意吧。可能原本期望很多东西都很好很高,但我们都是普通人,都是一样的。结果未必有我们想象那么好,很多时候,可能因为我也不是天生运气最好的人,不是能力各方面都很优越的人,需要靠努力去获得。
 
《一线》:有网友称赞你每场哭戏都不一样,有的委屈,有的爆发力十足。拍哭戏有什么诀窍?
 
阚清子:我是拍哭戏完全没诀窍的。前几年的刚当当演员,拍哭戏很费劲,因为没有任何生活阅历。可当后来,经历越来越多,发现生活中的苦远比戏里更苦,就很容易了。只要进入到规定情境中就会流泪。并且我认为,眼泪不是唯一表达难过的方式。
 
《一线》:经历过最大的苦难是什么?
 
阚清子:穷。刚步入社会时,拍戏是我的工作,要维持生计。当时是真的穷,所以特别理解张芝芝的状态。都说钱不重要,但相对来说,你经济达到某个高度后你可以这么说,生活在底层的人当然要为生计奔波。最开始我也是这样的。
 
 
从没放弃过对美好婚姻的追求,人不能活得特别孤独
 
《一线》:你刚说,希望鼓励妈妈们都活出自己,不要太为别人而活。
 
阚清子:倒不是说,不为孩子为别人而活。我认为生活中首先要善待自己,之后才是善待他人。这些是同时的,不能说,你为了讨好别人就完全失去自己。张芝芝非常不自信,毕业没多久就结婚,然后放弃自己事业。
 
《一线》:怎么看她的口头禅“为了雨薇”?你佩服她这样事事为孩子吗?
 
阚清子:我挺佩服她的。我母亲也是这样,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我是单亲,母亲为了我也可以什么都不要,母亲都是伟大的。
 
《一线》:怎么理解剧名“亲爱的自己”?
 
阚清子:善待自己,然后善待他人。从张芝芝身上我看到很多小时候母亲对我的影子,她真的为了孩子不顾一切、从早工作到晚,还要带孩子,特别艰辛。我们周围很多这样的人,我很多朋友20多岁结婚生子。只是我本人还没步入婚姻。
 
《一线》:剧中的人物争议性都挺大的,会觉得很写实吗?
 
阚清子:真的很写实,而且站在每个人物角度我都能理解,他们为什么这么做。都说没有人设特别完美,我们就是现实主义题材剧,现实中也没有特别完美的人吧?可能有,但很少吧。不完美才是最现实的。张芝芝也是,我没说我要去演很完美的人,演员就是要演各种不同人物,这才是演员。
 
《一线》:演了“张芝芝”之后会恐婚吗?
 
阚清子:因为因为我是单亲家庭,从小对此会有一些看法。但我从没放弃过追求美好爱情、美好婚姻。人活到老,不可能一辈子只看自己工作如何、拍了什么戏,然后自己活得特别孤独。人是群居动物,不想自己活得那么孤独,还是要有自己的生活。但还是要为了爱情去结婚,不能为了结婚而结婚。
 
《一线》:怎么评价这次在张芝芝这个人物上表演的突破?
 
阚清子:完全忘我的一种表演,是一种突破吧。我周围朋友看完剧,天天对我说:“天呢,你在里面太丑了,完全没有你任何身上的影子。”
 
《一线》:现阶段还迷茫吗?
 
阚清子:希望可以演一些好角色,接到更好的剧本。我希望可以有所突破。
 
彭冠英很爱逗我,曾说“你若成功有我功劳”
 
《一线》:你怎么看“刘洋”这个人物?
 
阚清子:其实站在不同角度是可以理解的。张芝芝有她的理,站在刘洋角度也是。但我认为很多时候也是逃避,比如逃避婆媳关系,他一直在逃避,没有面对。这挺让人生气,比如一直逼张芝芝喝药、生二胎,整一些乱七八糟的,却没有去解决这个事。他觉得,家庭生活困难他没办法解决,家庭就让他不快乐。其实我觉得,刘洋你遇到困难就好了,为什么一定要逃避?
 
《一线》:如果你是她,遭遇同样的困境,刘洋病了你还要养家,会和她做出不一样的选择吗?
 
阚清子:如果是我,也还是会照顾他。出于人性,不管怎么说也那么多年了,虽然没感情,爱里还掺杂着许多恨。但毕竟还有亲情在,不能放着他不管,我还是要照顾他的。
 
《一线》:有网友质疑,为什么生个病就能洗白,被原谅。
 
阚清子:应该不会原谅。如果是我,不会因为生病就原谅。她也没有原谅,有些伤伤过之后并不会再愈合,她不会原谅的。她只是太累,真的只是累了。
 
《一线》:谈谈和两位师哥彭冠英、朱一龙的合作。
 
阚清子:说实话和他们都认识很久了,起码有十年。我一入学就认识他们,我们学校都是很尊重师哥、师姐,见面都会叫“师哥好”的。戏里,我和彭冠英演一对,交流会比较多。最开始我对这个角色非常不自信,那个形象已经让我很不自信了。师哥一直就此疏导我,说我演得好,带给我很多信心。
 
《一线》:你俩片场相处日常是怎样的?
 
阚清子:和戏里完全不同。师哥特别逗,我俩天天互怼,什么都怼。有段时间,刚开拍我就觉得,可能因为他戏里对我不太好,戏外一定对我特别好,经常给我点麻辣烫什么的、乱七八糟吃的。但他自己从来不吃。后来有一天,我发现他吃的都是剧组减肥餐。我就说,“师哥你太有心机了,你把我微胖,自己却在这减肥。”他说:“这才叫生活,天天为家庭忙碌的人不可能让自己那么瘦。”找各种借口。
 
《一线》:所以戏里很压抑,戏外你俩很欢乐。
 
阚清子:他会没事逗逗你,什么“师妹演得真好”。还说,“你说这个戏出来以后,我得被骂得多惨啊。我现在演这戏就开始担心了。你的角色要成功一定有我一份功劳啊。”他总拿这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