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博赛车遭绊倒,有人为此欢呼
《火神山》主演:陈数希望演出凡
《我,喜欢你》热播中,林雨申又
那么多明星是在单亲家庭中长大的
刘恺威想带小糯米上亲子节目?

《火神山》主演:陈数希望演出凡人英雄

2020-10-08 11:22 主页 来源:未知
《火神山》主演:陈数希望演出凡人英雄

正在热播的《在一起》之《火神山》篇章,再现军人医生们在抗疫中的精神力量。湖北籍演员陈数饰演临危受命的军医。其原型是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火神山医院重症医学一科护士长陈静。她带领团队三天之内在火神山医院建立一个可以收治重症病人的ICU病房。

陈数十分感慨陈静身上钢铁般的军人气质,认为对方非常“飒”。不过在采访中她透露,希望能呈现出英雄也是凡人、凡人也是英雄的人物特质,“她不止是大管家,也具备女性的特质。”表演上她希望能展现出真实感,“难道她就是一个铁人吗?我很希望通过表演,呈现更多护士长真实面对的东西给观众朋友。”

除了陈如,《火神山》单元还有许晨曦这样不惧危险的抗疫“新兵”。这个角色由阚清子饰演,她主动请战到临床参与到危险系数极高的插管救治中,还鼓励了一个感染患病老兵。

谈及这次拍摄中的最大挑战,阚清子称是穿四层防护服拍戏,“穿上防护服,我整个人就崩塌了。没办法呼吸,感觉马上要窒息,连走路都走不了。真的能理解医务工作者非常不易。”

陈数:挖掘英雄作为人的质感,她也是女性不是铁人

《一线》:这次扮演临危受命的军医“陈如”,造型塑造上与以往有什么不同?

陈数:因为是时代报告剧,我想不太能有过多创作空间,特别是在造型的创作上。我们更多遵循人物应有的造型呈现。特别我扮演的这个角色,是来自于海军一个部队的医疗工作者。不仅要完成医护人员造型所有专业的呈现。更要符合军人应出现的仪容仪表,以及适当场合应出现的装束。我们请教过很多专家,一直严格把握这一部分。

《一线》:据说你与原型陈静也护士长有过交流。

陈数:开拍前,我们和故事的原型人物陈静护士长面对面交流了一个下午。陈护士长非常热情、诚恳地分享了许多当时的心路历程。

比如,刚到武汉的时候不仅仅人手不够,很多重要的物资也不能一下到位,甚至连拆箱子的剪刀都找不到。也因为防护服的缘故,体能消耗特别大,所有的护士常规是八小时一轮班,但在疫情中,大家只能坚持四个小时左右,就必须换班,换班就得换防护服,那人员不够怎么办?防护服不够怎么办?

这些都是摆在她面前的问题,她全部要解决,情急之下她也难过得想哭。她和我们讲述的时候依然激动,我们被她讲述的细节所感染,也陪她一起流泪。

《一线》:她展现出钢铁般的军人特质,你在扮演过程中最关注什么?

陈数:塑造角色的过程中,我在想如何呈现出英雄也是凡人、凡人亦是英雄的人物特征,尽可能挖掘他们作为人的质感,尽可能立体化,而不仅是文本层面的英雄质感。

新闻中看到各个岗位有那么多的医疗工作者也好,平凡的社会人也好,他们为抗疫做出卓越的贡献,但回归到每个个体,他们所承受的压力是什么,他们每天具体过着怎样的日子?我们并不熟悉。

《一线》:会去寻找她的一些心理动机。

陈数:是。拍摄过程中,我和导演、责编不断探讨。看能不能找到哪怕很小的细节空隙。能展现出她不止是大管家,带领团队、医院工作者的团队,还具备作为女性的属性。

我会添加适当的台词来丰富角色。在大家面前陈如是大姐姐、大管家,照顾所有人,私下里她所承受的压力是什么?碍于条件限制,很多事她想做却做不了,那怎么克服,怎么面对,难道她就是一个铁人吗?她难道没有疲劳吗?在抗疫物资短缺的时候,她怎么解决这些问题?我很希望通过表演,展现出一部分这样的细节,呈现更多护士长真实面对的东西给观众。

《一线》:穿防护服拍戏对你而言有困难吗?

陈数:穿防护服拍戏很难。但相比护士长她们,我们已经比较幸福。我们可以定时喊停,定时摘一下口罩。

真正的医护工作者进入火神山后要穿三层防护服,层层密不透风,我试过用扇子扇风,可一点儿都进不来。戴两层手套触摸任何东西都很不方便,带上两层口罩后,会发现怎么说不清楚话了,面部肌肉都被这个很严密的口罩勒得很紧,说话会瓢嘴;更不要说在这种状态下产生的巨大的体能消耗,还要去救助病人,内心更要承受着来自未知病毒的压力。

阚清子:穿四层防护服拍戏,拍一场戏就湿透

《一线》:参演这一单元后,对于“火神山”有更深刻的了解吗?

阚清子:亲身出演之后,才意识到所有医务工作者多么不易。开拍前我曾去实践,穿上防护服,我整个人就崩塌了。我知道很闷,却没想到穿上之后没办法呼吸,感觉马上就要窒息一样。当时我就在想,天呢,接下去十几天我该怎么去诠释好这个角色?我连走路都走不了,我该怎么办?所以真的理解了他们是非常不容易的。

《一线》:后来怎么克服这一困难?

阚清子: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试穿过那种防护服,里里外外有四层。我们还原最真实的东西,防护服正常就是要这么多层才能防御。手套戴三层,口罩是两层口罩加一层护目镜,最外面还有个透明面罩。

最开始,我完全走不动路,只能努力适应。每天拍戏,基本要带四五身衣服内搭去,因为我们经常整个人都湿透,拍一场戏就湿透。护目镜里全是雾气,就要一直换。

《一线》:拍这部戏还有哪些地方挑战比较大?

阚清子:很怕演不好医务工作者,很怕失真。整个拍摄过程,一直有医生给我们指导,我们也提前去实践。这是很重要的。

《一线》:拍摄过程中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阚清子:感触的地方挺多,包括最后一场戏,我们所有医护人员站在大门槛护送痊愈的病人离开,真的很感动。当时就觉得,我们所有的付出、努力,汗水都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