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结婚竟登上娱乐榜热搜第一?
顶级“女流氓”,到底有多可怕?
温峥嵘:曾经我非大女主不演
娱乐圈的风气不好,“郭敬明们”
李小璐送闺蜜1599朵玫瑰,半退娱

顶级“女流氓”,到底有多可怕?

2020-10-28 12:22 主页 来源:未知
顶级“女流氓”,到底有多可怕?




新一期《导演请站队》《演员请撕逼》《演员请就位》又有新话题了。
 
这次吵架的是陈凯歌和李诚儒。
 
谈到《无极》,老实人李诚儒表示没看过,不喜欢形式大于内容的作品。陈凯歌呢,坐不住了,发表了一段长演讲,用上了各种高深的词汇以及鲁迅的作品,明褒暗贬挤兑李诚儒是不愿进步的“夕阳老人”。
 
 
别人不喜欢你的作品就开始阴阳怪气人身攻击。
 
引经据典,陈导是个文化人没有错,但自恋到有些小肚鸡肠接受不了批评的样子,实在不大气。
 
说到当年的大烂片《无极》,陈凯歌讽刺李诚儒已经不算什么,当年刚刚入行当主持人的柳岩采访问了他一句“假如票房不如预期会不会伤到你自尊?”,他直接现场发飙,把对方骂到连做一个月的噩梦。
 
 
陈凯歌怼李诚儒上热搜之后,有网友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直言想把他前妻洪晃找来上节目。
 
 
 
洪晃是谁?
 
犹记得,2005年,陈凯歌的《无极》被业内喷成狗,某个博主出了个恶搞视频《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全网风靡,陈凯歌气到把人家给告了。
 
对这位没人敢惹的大导演,洪晃却敢在文章里写:
 
“咱中国人有句俗话:宰相肚子里能撑船。连个馒头都装不下,不就明显变成小肚鸡肠了嘛。何况这馒头明显是把一顿粗粮变成富强粉了,这不是好事?要是我的话,看看家里还有什么陈糠烂菜,干脆都拿出来让高人变成好吃的细粮,即挣了面子,说不定还能挣钱,名利双收。自嘲是每个聪明人必备的武器,特别是遇到困境的时候,能够自己点拨自己一下,就可以解围了。最后,必须向当事人道歉,但是我再憋着会得癌的。”
 
 
虽然大家熟知她是陈凯歌的前妻,但仔细了解一下,此女可不简单。
 
京圈里的女痞子,不上综艺,但江湖总是有她的传说。
 
书香名门的女流氓,到底有多可怕?
 
别的不说,陈凯歌选美女的审美绝对是过硬的,喜欢的都是端庄大气的国字脸美人。
 
现任妻子陈红,大美人不需要解释。
 
 
相恋多年的女朋友倪萍,年轻时是美绝了的“央视王祖贤”。
 
 
还有一位,就是颜值和上面两个相差蛮多的洪晃。
 
 
长相普通的洪晃,究竟是怎么和陈大才子火花四溅的?
 
先随蝉主来了解一下这个明明可以当个闺秀名媛,却偏偏当了个名门痞女的洪晃。
 
洪晃的家境相当优越,出生在故宫外大名鼎鼎的史家胡同。
 
外祖父是鲁迅的上司、民国的教育局部长章士钊,母亲是外交官章含之,父亲是北大教授,继父是前中国外交部长乔冠华。一家三代都名留史册,真正的名门。
 
她自己,是新中国第一批赴美的小留学生,在盛产文学艺术家的美国纽约州瓦瑟学院里求学。
 
 
留学归来,洪晃领着日进斗金的外企首席代表的薪水。
 
在中国城市居民的平均月收入不过70元人民币的年代,她的月薪达到了7000美元,到1996年辞职时,年薪已经高达18万美元。
 
她早在21岁还没毕业的时候就和一个外企工程师结了婚。
 
本可以跟随名门家族的脚步过上流生活,但洪晃这女人太叛逆了,工作“作”,婚姻也“作”。
 
离过三次婚的豪横情史,“渣女”的人生注定不会走得太平常。
 
结婚5年后,她看了电影《黄土地》,一直迷恋文艺的她,恋上了陈凯歌。
 
 
那会儿,陈凯歌和张艺谋合作的电影《黄土地》在影坛崭露头角,三十出头的陈凯歌还是个籍籍无名的大院才子。
 
一个是大才子,一个是从小热爱写作和文艺的外企白领,火花四溅。为了帮陈凯歌拿绿卡,两个人在纽约登记结婚。
 
1993年,陈凯歌以一部《霸王别姬》大红大紫,在戛纳斩获金棕榈,迅速登上华语导演之巅的宝座。
 
 
对于两个个性极强的人来说,恋爱是火花四溅的,可结婚就要命了。
 
洪晃说:“嫁了陈凯歌对我来说是个锻炼,他是个性格极强的男人,他锻炼我怎么保持我的性格。”
 
陈凯歌拍完《霸王别姬》大红大紫,喜欢他的女人也越发数不清,洪晃为了避免自己成为怨妇,主动提出了离婚。
 
后来的洪晃,辞掉了光鲜的外企工作,投身出版行业,做传媒、搞时尚。
 
 
办了杂志《i look 世界都市》,号称是“给有头脑的女人看的杂志”。
 
因为不仅教女人怎么买衣服护肤,还标新立异,在里边掺杂着一些社会议题。
 
比如2009年,破天荒出了“Gay China”这样的同性恋相关的正面专题,算是中国杂志第一次大篇幅直面男同性恋。
 
 
除此之外,她还写书、写专栏、拍电影,赚不赚钱没关系,玩得不亦乐乎。
 
2006年,诗人艾青的儿子艾未未接受《i LOOK世界都市》的采访,大骂奢侈品牌。夹在广告主和采访者之间,编辑求助于老板洪晃,洪晃放心大胆地很:“怎么说的就怎么写呗。”
 
洪晃就是这样,口无遮拦,不怕得罪人。
 
对于很多文人来说,不跟傻瓜论短长是一种清高的修养,但优越的出身给了洪晃一种不可一世的底气和痞气。
 
2018年,她在微博直怼俞敏洪的“中国女人堕落论”。
 
“这种白痴也不想想自己的逻辑,如果真的中国男人是被中国女人带坏了,只能说明中国男人的脑子在他们裤裆里。”
 
 
也不怕在一众口水之中被cue前夫的时候谈自己的前夫。
 
在《无极》的风口评论陈凯歌,洪晃被问到是否合适时说道:
 
“我也是玩玩的,为什么人家可以玩,我不可以玩。我本来就不规矩,我干嘛这时候装得这么规矩?”
 
前不久上海拼单名媛被热议,很多人又找出了洪晃对名媛的看法:
 
“中国没有名媛,只有自以为是名媛的二百五,给自己混社会贴的标签而已。”
 
 
对于光鲜的上流社会,她说:“上流社会可能是在任何一个国家里头最虚伪的一个人群”。
 
快人快语,她不怕说,也说得令人信服。
 
她说过的流氓话,还在上热搜
 
除了名媛论,洪晃的很多快人快语,在网络上都被疯传。
 
“mind fuck”论流传至今。
 
2006年,在描述几个40岁女人的电影《无穷动》里,洪晃饰演的妞妞聊中国文青男睡女孩的套路,被很多人认为是在影射陈凯歌。
 
行风月之事前,中国文艺男得先谈上半夜五小时的东西方哲学艺术,然后快到天亮,才勉为其难地睡了。
 
“他想睡你,还非得跟你唠”
 
“到那时候困得跟孙子似的,侃也侃晕了,到这份上才说到如果留下来咱俩会不会有那种关系。”
 
“先把你脑子给彻底搞没了,然后再说上床的事,因为你脑子没了,带了床上怎么摆弄都可以。”
 
“第二天说要带我熟悉一下祖国的环境,早晨6点到了景山……后来我才知道,差不多所有人干完第一回他都带着去遛公园。”
 
 
 
 
《无穷动》是洪晃编剧和主演的电影,即使洪晃出来回应说“台词而已,不必过度联想”,还是顶不住吃瓜群众的脑补热情。
 
关于两性,洪晃女士贡献过相当多的金句,毫不避讳地谈“性”,撕开表面谈问题,非常大胆。
 
洪晃在《三联生活周刊》有一篇著名的文章,谈男人分两截,上半截和下半截,鼓励女孩们要重视男人的下半截。
 
上半截是修养,下半截是本质,本质就是本色和素质。但是大部分女人对男人的下半截有一种恐惧感,她们只是求上半截体面就可以了……女人还是应该多多注意一下男人的下半截,如果下半截没戏,上半截也肯定好不到哪儿去。
 
2014年全网出过一篇爆火的文章《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洪晃切中要害地评论:中国男人不是配的问题,是太脆弱。
 
男人脆弱,没什么太大成就也喜欢往自己身上加title,以满足自尊心。
 
而对于女性,她说的是,女性地位的提高,体现在不女人找对象不好钱财地位而好色上。
 
女人经济地位提高了,不好男人钱财地位好男色,是时代的进步。《欲望都市》高收入的时髦女性,能找一个餐厅男服务员做男朋友,只为他帅。这一幕能在中国大陆上演,而且无人觉得惊讶,那一天,中国的男人女人才算活得像个人样了。
 
 
听起来非常女权对不对?
 
关于女权,洪晃也有一段语出惊人的演讲。
 
中国男人或许才最需要女权主义。
 
谈女权,先不谈女人,她首先站在男性的角度去对话,去谈什么是“真正的女权主义”。真正的女权主义,是女性在社会上得到承认感和价值,不用再向男人索取财富。
 
等真正的女权普及,男人也是红利得益者。
 
 
 
作为真正的“话题女王”,洪晃的书也被摘录为小短句,流通甚广。
 
她讨厌假正经,不避讳欣赏男色和欲望。
 
床上用品应该选用品质好的优等货,包括男人。
 
我从不依赖男人,但我需要男人。
 
不建议女孩们学习ayawawa,强迫自己外形保持年轻。
 
明智的人不会花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去保留青春,服老是好的心态,而强迫自己年轻是很窘迫的事情。
 
直率爽快又特不正经,这跟她本人展示在世人面前的形象一以贯之。
 
她和陈凯歌离婚之后又结了两次婚,最后一任丈夫,是个高中毕业的设计师,外人都觉得不般配,她自己结婚生子,不顾外人怎么看,自己过得乐乎:“我跟他在一块儿就是舒服,说别的没用。”
 
 
生活里,不刻意保持身材,笑脸盈盈,胖胖的身材,一头银发偶尔会染成紫色、绿色。
 
拿起笔可以写小黄文,拿起手机又可以跟网友吵架、贫嘴,乐得见人夸,也不怕被人骂。
 
很像一个“为老不尊”的女流氓。
 
中国社会,缺少女流氓
 
今年大家对于“女流氓”这个词并不陌生。
 
《脱口秀大会》就火了“女流氓”杨笠,一副痞里痞气,面对炮火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先是在节目里讽刺某些“普通又自信的男人”,然后和《奇葩说》的储殷教授直接微博在线开怼。
 
不怕说,不怕事儿,甚至还敢开黄腔。
 
决赛当场,她在台上说黄段子,聊和男神的那一夜,打了好一手荷尔蒙擦边球。
 
 
 
她讲的这个谈恋爱段子,影响力稍小于“普通且自信”,但也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被当成微博热门评论。
 
我一定要主动追求别人
 
因为我只想和我配不上的人谈恋爱
 
不想听什么男才女貌
 
就想要听别人说:这女的,有点东西
 
就连杨天真要给她介绍对象,她也是一脸不正经。
 
杨天真:你想要什么样的?
 
杨笠扯了扯自己的裤子,漫不经心回了一句:那你有什么样的?
 
像个流氓选压寨夫人一样的劲儿,特别招人喜欢。
 
杨笠是脱口秀里的“女流氓”,最近火起来的,还有诗人里的“女流氓”——余秀华。
 
写“性”,没人比她更浪漫和坦荡。
 
来,封我为荡妇吧,不然对不起这春风浩荡里的遇见。
 
走吧,我们去后山大干一场,把一个春天的花朵都羞掉
 
她在微博表白“李健”,调戏池子,回骂键盘侠。
 
 
她的小黄诗火遍大江南北备受争议,她坦荡地说:“我许许多多的好诗他们不读,但你们只关注我的小黄诗,说明你们和我一样想搞,又没有胆气搞!”
 
 
杨笠、余秀华、洪晃之类的女性,观众都乐于称她们为笠姐、秀华姐、晃姐。
 
这些敢说敢讲、敢爱敢恨的“女流氓”,称得上是当今“姐学”的另类代表。
 
她们的语录迅速出圈,正是这股有文化的流氓气太吸引人了。
 
有学识而不端着,有不满不忍着,抽着烟歪着脸,冷笑一声,对这个习惯“荡妇羞辱”、“男强女弱”的男权社会说一声“去他x的”。
 
 
记得洪晃在《无目的美好生活》里写过:
 
“好女孩会寂寞地等待真爱;而坏女孩会兴高采烈地跟不中意的男人打情骂俏,该玩就玩,该吃就吃,该睡就睡。真爱来了好好过,真爱不来也过得不错。你是好女孩还是坏女孩呢?”
 
好女孩们,习惯端着。
 
怕自己拍照不好看,怕过了30岁就会老,就连做个妇科手术都担心会不会破坏“处女膜”以后没人要。
 
中国其实一直都不缺好女孩,缺的是甩开一切道德束缚,酣畅淋漓活一次的女流氓。
 
把外界强加给女性身上的一切特质标签都撕掉,可以胖,可以不好看,但一定活得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