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你版戛纳”希望为电影业输氧
轰动全港的争产案,大闹灵堂、母
赵薇也真的是太没个性了吧
《怪你过分美丽》可以搞个“原型
体操女神,退役后前往娱乐圈发展

轰动全港的争产案,大闹灵堂、母子决裂

2020-10-29 14:59 主页 来源:未知
轰动全港的争产案,大闹灵堂、母子决裂



自古豪门多狗血。香港的霍家、李家、许家,澳门的何家等等豪门故事想必大家已经听腻了,我们这就来说说相较起来不那么“壕”,却因争产闹得母子决裂、夫妻反目的邓家。
 
说到邓家的恩怨情仇,就必须先讲一讲邓家的 “创一代”祥哥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哥的女人”祥嫂。
 
 
祥哥本名邓永祥,艺名新马师曾,是香港粤剧名伶,邵逸夫和赌王都敬他三分。
 
新马师曾9岁入行学艺,10岁就登台表演,17岁出师。自他登台以来,就场场爆满,香港太平戏院也因此扭亏为盈。可以说,他就是流量担当本当。
 
 
也许有人会问,粤剧的地位如此之高?光凭唱粤剧就能唱出个新钱家族来?
 
还真别说,在粤地,乃至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华人居住的地区,粤剧是最深入人心的剧种。早些年,粤剧伶人就承包了大半个娱乐圈。
 
祥叔的代表作《万恶淫为首》、《刁婵》、《客途秋恨》在粤地知名度很高,影响也非常深远。
 
粤港两地人形容天气冷,会说“冷得我腾腾震”,这句话就出自《万恶淫为首》。周星驰版《鹿鼎记》里韦小宝听建宁公主说怀了他的骨肉,说的那句“吓得我腾腾震”,灵感正是 “冷得我腾腾震”。
 
 
《客途秋恨》也流传颇广,除了关锦鹏的《胭脂扣》里唱过:“凉风有信,秋月无边,睇我思娇情绪好比度日如年,”张卫健版《小宝与康熙》更是把“凉风有信,秋月无边”当成了口头禅。
 
 
光唱戏不够,祥哥还做各种投资买卖,比如入股、买地皮、开设楚留香酒楼,设立永祥唱片公司,靠自己的演艺实力把江山一步步打拼出来。
 
祥叔本身是个极具传奇色彩的人物,但这里我们暂且按下不表。
 
人称祥嫂的洪金梅,是他的第四任太太。祥哥的第一任妻子早年因性格不合离了婚,第二任妻子红颜薄命,29岁死于肺结核,第三任妻子赛珍珠,为他生下三个孩子,后来离婚,带着孩子长居英国。
 
祥哥与洪金梅初相识时,洪只有17岁,流落风尘,在北角丽宫夜总会做舞女,出落得甚美,祥哥对她一见钟情。
 
 
至于有多美呢?据祥嫂自称,当年邵逸夫三番四次邀她拍电影,她身边更是追求者无数,其中还包括谢霆锋的爸爸谢贤。但她嫌谢贤太帅,女伴太多,权衡之下,选择了比她大29岁的祥哥。
 
1965年,两人开始同居,从此洪金梅就以祥嫂自称。
 
同居前,她以自己是完璧之身嫁与祥哥为傲,同居后,祥嫂唯夫是从,万大事以祥哥为先,煮参茶炖燕窝,跟随祥哥到处演出, 24小时不眠不休体贴服侍祥哥的起居饮食,就连怀第一胎羊水破了,还坚持留在片场。
 
 
不知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还是祥哥有所打算,两人同居数十年之后,终于在1992年正式注册结婚。
 
婚礼盛大无比,由TVB全程直播。不过大家都知道,由TVB直播的婚礼都不会有好结果,比如周润发余安安、钟镇涛章小蕙。
 
 
祥嫂自己也不会想到,5年之后,这样的好光景会走向满天狗血的结局。
 
作为妻子,祥嫂着实没得挑,但作为母亲,她却处处被人诟病。祥哥和祥嫂同居两年后,先后诞下四个孩子,邓兆尊、邓兆荣、邓小艾、邓碧玉,但四个孩子都和她不亲,因为祥嫂对孩子一直采用高压政策,做事独断专行,但这还不是最要命的,要命在于祥嫂从没有在孩子身上贡献过心力。
 
 
 
邓家争产,早在1996年就出现端倪。其他豪门争产,动辄出动几房。但邓家不同,是亲生母亲带着八舅和几个子女争产,而当爸的则在背后做操盘手。
 
1996年8月,祥哥和子女发现祥嫂在偷偷变卖他名下资产,并把资金调往外国。于是祥哥在祥嫂不知情之下把永祥大厦业权转到四名子女名下。
 
 
祥嫂对此十分不满,一度扬言要离婚。
 
但10月份,祥嫂又若无其事陪着祥叔在永祥大厦录制慈善节目《欢乐满东华》了。不过这头看似风平浪静,那头却风波再起:女儿邓小艾和儿子邓兆荣联同十一姨及九舅父,带着记者上门要求八舅父还钱,又是踹门又是辱骂,最后九舅父还因摔杯子被玻璃划伤而流血,惊动警方到场调停。
 
 
 
这次冲突的原因是八舅父欠债上百万,要邓家的子女作担保,却借钱不还。洪金梅向来最疼自己的八弟,在八弟欠下一屁股债后还让几个孩子帮他还钱,四兄妹与祥嫂及八舅积怨已久。
 
 
因此,争产大队早在那时就分成两大阵营,一方为四兄妹及十一姨和九舅父,另一方为祥嫂和八舅父。
 
1997年1月,祥哥因病住院。
 
为了抢占舆论,这一住院,祥嫂八舅父阵营就开始搞事。祥嫂的好姐妹白韵琴在新城电台主持节目时力挺祥嫂,八舅父则在电台节目中大爆邓小艾和祥哥有不寻常父女关系,十一姨也和祥哥有染,内容相当惊人。
 
结果却是杀敌不成自损三千:白韵琴和八舅父被控告诽谤,白韵琴还被电台炒掉。
 
你方唱罢我登场。子女们那边则爆料祥嫂“为老不尊”,勾搭男人,导致父母决裂。
 
 
4月21日,祥哥离世,留下了超过4亿的遗产。但祥哥遗言写道:祥嫂不会得到任何遗产,如果她闹,就付她一元钱。
 
本以为死者为大能带来短暂的和平,没想到祥哥尸骨未寒,双方就把丧礼当成了另一个主战场。
 
四兄妹守着父亲的灵堂,联手阻止母亲进入祭拜。
 
 
祥嫂站在门口破口大骂,威胁要“抢尸”另设灵堂,她自称祥哥去世后没有家人通知她,她是在电视上得知此事的。
 
 
丧礼结束后,祥嫂对记者说,儿子邓兆尊要她准备好4000万港元的本票,才让她进入灵堂。
 
四兄妹则解释说,祥哥病重时,祥嫂只去探望过一次,1500万的医疗费用全是子女支付,祥嫂分文未出。且祥哥的现金很多被祥嫂转移了,子女没钱,不得不变卖物业。
 
大闹灵堂一事才刚完,双方就对簿公堂了。前面提到,祥哥留下了超过四亿的遗产,祥嫂最多只能拿到一个子儿。虽然这些钱跟真正的首富比起来算不上什么,但也叫人难以割舍。
 
 
祥嫂对财产的分配自然是不服的,于是将四个子女告上法庭,意在争夺永祥大厦、价值亿元的西贡地皮、楚留香酒楼等产业,随后还搬走了永祥大厦的家具及古董。
 
 
99年,祥嫂称自己遭子女排挤,申请将楚留香酒楼清盘;02年,邓小艾邓兆荣向祥嫂追讨楚留香酒楼350万元股份,祥嫂反向他们追讨690万租金……这一出闹剧一直持续到06年,法院宣布祥嫂全面败诉,这才消停了下来。
 
这一年也是祥嫂60大寿,四兄妹都到场了,祥嫂与邓兆尊还“一吻泯恩仇”,看起来关系有所缓和。
 
 
但在2012年和2015年,祥嫂和孩子们又双叒叕决裂了——祥嫂方说邓兆尊多年来没有找祥嫂,还有八千万遗产税没交。
 
邓兆尊那边回应:遗产税已经交了,兄弟姐妹得知母亲生病后上门探望她,她却不肯开门。
 
反正除了白纸黑字,所有与财产挂钩的事情在这一家都成了“罗生门”。
 
双方达到和解,还是祥嫂离世前住院的那几年,子女一直在床前照顾,陪她走完最后一程,而生前与她闹得最僵的邓兆尊,获得祥嫂最多的财产。
 
 
比起真正的豪门,邓氏家族让人更真实地看到,亲情在金钱利益面前一文不值,血浓于水的母子因为“钱”字活成了仇人。
 
争来抢去这大半辈子,值得吗?
 
也许祥嫂也明白,不值得,才会在弥留之际说出“名利带不走,万般皆是缘”这样的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