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车站》:选胡歌不是看中流
娱乐圈中“最懒”的四位大明星
朴有天退出jyj是真的吗 为什么退
【谢依霖】虽然胖,但我可爱
偶像不能恋爱是职业道德?

《南方车站》:选胡歌不是看中流量

2019-05-26 14:13 主页 来源:未知
《南方车站》:选胡歌不是看中流量

今年戛纳国际电影节,和力辰光出品的《南方车站的聚会》入围了主竞赛单元,该片是《白日焰火》导演刁亦男的新作,请到了胡歌主演,不仅保证了品质,也增加了曝光度。不过,对于导演刁亦男和出品人李力来说,请胡歌并不是为了流量的刻意为之,而是觉得他适合这个角色。对于电影将来的市场表现,刁亦男期待的是能超过《白日焰火》的成绩。李力更有信心,他希望能超过和力辰光自己的纪录。

记者:听说你和刁亦男是多年的好朋友,这部戏是因为什么样的机缘合作的?

李力:《白日焰火》我看到了导演对于类型片突破的这种力量。我们平时也在一块儿聚,就在想是不是让商业和艺术能有机地结合,能不能做一个尝试性的、突破性的、创新性的这么一部影片。当时导演并没有跟我说要拍一个什么样的,他觉得有意思,他也有想法,想好了我们再沟通,直到他后来看到了一个新闻,和他最初想象的是非常一致的。

我们之间来讲最核心的是彼此的信任,这点非常重要。不仅是我们生活中的这种关系,而且是对于影片。包括他对我们制作层面上,营销层面上,发行层面上,也看到了我们以前的一些成绩,可能也更加坚定了我们共同合作这部影片的信心。

所以说这个影片我们俩的合作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记者:对于文艺片或者文艺气质的类型片,有些人觉得应该尽量把投资压缩,因为考虑到回收的风险,也有人觉得应该用足够的钱把品质做到最好。你们在权衡投资上是什么样的考虑?

李力:我们是后者。根据不同的题材,不同的故事,我们还是希望我们制作上面可以量体裁衣,做得适当,做得恰如其分,我们觉得这是最核心的。

记者:这部电影在投资上是什么样的体量?在回收上你定了什么样的目标?

李力:我觉得是分了几个维度的,第一个维度就是我刚才说的量体裁衣。第二个维度上,我是觉得作为电影公司,对于这部电影最终市场表现的时候也是在考量我们,我们也希望能够有所突破,有所创新,甚至是有所超越。

刚才导演非常谦虚地说他希望票房上面能够超越他以前的作品,对我们提出了最低的要求,但是我们可能要超过我们自己的记录。他在创作上深耕细作,我在发行上深耕细作。

《南方车站的聚会》主创亮相戛纳

记者:在商业和艺术如何平衡这方面你是什么样的想法和意见?

李力:刁导他《白日焰火》成功的时候,大家都能看到,他对于类型化的这些追求的突破。在拍这部电影的时候,他实际上是突破自己、超越自己的这么一个创作过程。我发自内心对于中国市场的信心还是非常强的。我们认为这里面有很多跟我们的普通观众,在情感上面,在方方面面的各个点,我是觉得是可以解析,甚至可以到达的。

记者:你觉得《南方车站》可能会比《白日焰火》更挑观众吗?

李力:我不是这么看,我觉得现在中国的观众对电影的欣赏的水平越来越高,这是我非常感到有信心的地方。导演所呈现出来的这些无论是人物也好,事件也好,它的真实性反而是更容易传播,更容易让观众理解甚至是跟观众产生共鸣。但是确确实实是需要我们这些做发行做营销的团队能够去进行有效的基础的到达和转换。

胡歌出席《南方车站的聚会》戛纳首映

记者:选胡歌演是纯粹因为这个角色很适合他,还是有考虑到他的流量和票房号召力?

李力:选择胡歌的时候我记得导演拿了胡歌的一组照片,看了以后让我也很吃惊,那个照片我记得是非常的男性化,就是他另外的一面,而不是剧或者说他以前给我们固有的那一面,不是他偶像的那面,让我们确实感到非常惊艳。

后来导演又把剧本给到他,他也对这个角色非常的认可,也非常喜欢。导演又跟他进行了几次交流之后,最终确认是让他来出演这个角色。确实当时还没有想流量的问题,反而第一维度还是觉得他符合这个角色。

后来他来参演,包括他的努力,我们看到的这个表现,我们全剧组还是非常欣慰的,也觉得他的完成度还是比较高的。

记者:电影首映后你有关注口碑吗?

李力:在戛纳更关注的是国际的这些声音。来的时候我们就已经考虑到这个问题了,因为在戛纳是没有中文字幕的,我们这个电影又用的是武汉的方言,这块儿上面来说,我相信一定不是非常立体的,也不是非常客观的。每个人的英文水平,包括翻译的问题,可能会客观存在一些问题,我倒不担忧。反而我非常欣慰的是国际的声音,对我们国际发行这块儿是非常乐观的。

记者:对于现在国内市场环境的变化,你是怎么来判断的?

李力:我觉得现在是两极分化,一极是现在我们观众的水平越来越高,有时候也在想,现在的一部分观众的水平可能高过我们制作公司的水平。因为现在互联网很发达,全世界各种好看的大片他们都能看到。还有一层观众,尤其是近两年,他们的情绪化很强,这就对我们提出了很高的挑战,我们如何把一个品质比较高的电影破圈层,或者说打通对于影迷对于普通观众之间的桥梁是靠什么,给它贯通下来。

我也希望《南方车站》在这件事情上来集结我们的团队,能够给市场,甚至是给导演和我们的主创一个满意的答卷,我充满信心。

《南方车站的聚会》戛纳首映

记者:这两年大家都在谈影视行业的资本寒冬,你觉得这个对于整个行业,包括对一个公司会有哪些影响?

李力:站在我的角度我觉得是好事情。在2015年的时候我就说过,我说到2017年中旬以后,中国的影视企业可能50%以上的不复存在,当时很多人也在问我为什么,我说因为它不太健康,就是说所有的内容生产,包括创作等等,每一个环节都太快了,而且这种快是没有质量的快。因为我是从传统行业进到这个行业里来的,所以出现这种现象的时候我能感受到。现在应该中了,甚至是超过了50%,甚至是60%,实际上真的是不复存在了。

为什么我说是好事情呢?让我们这些真正做内容的人会冷静下来,甚至让我们更加地做到很多事情的前置和准确。前置我也说了,内容的前置,营销的前置,场景消费的前置,为什么要做这些前置?就是为了准确的表达。

我们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反而我会觉得越来越多优秀的内容公司和制作公司一定会长足的发展。毕竟影视还是我们的刚需,我们也相信健康的企业健康的资本会拥抱我们的影视行业。包括国家的层面的一些政策也会向我们这边倾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