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东方影都誓做影视工业重镇
积压电影多数难逃炮灰命运?
《骡子》正在全国艺联专线上映中
电影《濒海交锋》在京发布
第76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今日开幕

青岛东方影都誓做影视工业重镇

2019-08-29 11:27 主页 来源:未知


青岛东方影都誓做影视工业重镇

8月28日,东方影都未来发展高峰论坛在青岛圆满落幕。

作为2019青岛国际影视博览会的重要活动之一,本次论坛邀请了官员、专家、学者和行业杰出代表,以“青岛东方影都未来发展趋势”为主题,共同描绘中国影视产业的美好蓝图。

在签约仪式之后,围绕中国影视行业的“工业化”,各位专家、学者、业内人士纷纷献计献策。两场主题沙龙——“东方影都影视工业化支撑体系构建”“东方影都影视产业融合与创新发展”更是干货满满。

以下是影艺独舌整理的各位嘉宾的精彩发言。

尹鸿(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

工业化对中国影视行业来说是当务之急,一个是提高整体电影的水准,另一个是让头部产品达到跟世界竞争的格局。其实这两方面都对工业化有要求的,但是工业化,过去我们老理解成有个摄影棚、有世界上最先进的设备、有使用别人已经研发出的技术……就是工业化。我不赞同这个观点,我认为,可以从几个方面的标准来判断是不是工业化。

尹鸿

 

第一,是有没有专业化的企业。如果一个企业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一个企业是朝三暮四,今天做这类产品,明天做那类产品,不是专业企业;第二,当然也是工业基础,还是需要基地、摄影棚,需要影视装备;第三,要有非常好的企业分工。

目前中国的影视业是什么状态呢?我把它叫做工业基础条件初具规模,但是整个流程控制、行业标准、市场规范都没有完全形成。未来中国影视工业体系的形成,我们现在从作坊式要走向分工化。分工要以基地为基础,基地可以说是这些分工的组装平台。

美国的分工化企业,包括我们现在在新西兰、澳大利亚的分工企业,是靠全球生产来支撑的。所以最终我们的分工,如果要走向高品质,一定要走全球化,别人要在这儿加工,要在这儿生产,使用我们的专业化企业才可以。

孙恒勤(东方影都融创影视产业园总裁):

从2017年开始,东方影都还在建设过程中,就有剧组开始拍摄。目前已有《长城》《环太平洋2》《流浪地球》《疯狂外星人》《一出好戏》《特警队》《封神》三部曲、《解放了》《冰糖炖雪梨》《创造营2019》等30余部影视节目和综艺节目拍摄制作。

孙恒勤

 

东方影都的目标不仅要成为拥有全球设施最先进、配套最齐全的影视产业园,还要能够为影视拍摄,提供国际标准一体化的专业服务,从而成为全球影视资源的集聚地。

今年3月1日,在东方影都拍摄的《流浪地球》等四部影片,获得制作成本补贴共达到3600余万元。目前青岛市优秀影视制作成本的补贴政策正在做进一步修改,各方面有意将过去的成本补贴改为投资+补贴,目的是在影视作品的前期就进行资金上的支持。

 

 

周建东(中国电影制片人协会副理事长):

好莱坞的工业化从来都不是重工业,六大片场没有垂直化,今天垂直化全套制作的团队,一半多都是专业化的小企业。每一家企业用自己的专利,用自己的传承,有很多公司只做一种道具,或者只做一种电影技术的东西,需要拍摄马上可以找到几百家公司,大家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达成一套体系。

最关键的问题就是知识产权的保护,除了在资金上、招商引资方面的政策,实际上有一个隐含的东西是知识产权的保护。这些小企业的生命线,其实不是自己,而是知识产权。这个其实我觉得可能也是地方政府需要注意的问题。

张丽娜(优酷视频总编辑):

也许最后工业化的落地不仅仅是个乐园、模型或者手办,而是跟整个城市的结合。《长安十二时辰》播放期间,西安的旅游,包括《长安十二时辰》这本书重新变得非常火热,水晶柿子、水盆羊肉都变成新的热销产品。这种产品的IP化,到最后的衍生,其实我们复盘时,也用工业化定义这个作品的全链路。

未来开发类似这样的影视作品时,真的可以用工业化流程去设计。包括IP的选择、演艺人员的选择,播放模式是用网剧模式、电影模式还是同期动画片的模式,可以工业化制作出来。同时在线下落地时,不仅仅局限于乐园的产生,线上线下结合可以全产业链打造。

左起:孙俨斌、马平、张丽娜、周建东、叶禾卿、李星文

叶禾卿(美国电影金融公司中国区总裁):

电影是一个艺术产品,生产时有很多不确定性。它的创作过程不是导演一个人,是以导演为首的创意团队加上前期后期所有的工作人员,几千人,几个月、半年、一年里面把它做成完整的产品。大家也经常听说电影投资超支了、烂尾了,“完片担保”是什么呢?是作为独立公正的第三方,帮助投资人作为第三方评估和监管制作。

如果能把政府的返税跟完片担保以及跟金融联合在一块,我相信会吸引更多的人。如果你去澳洲拍一个戏,你只要带60%去就行,另外40%由银行贷给你。因为最终由完片担保公司确认,银行贷的钱会在这里全部用掉,合理地按照计划把戏拍完。所以如果投资方跟制作方再加上完片担保加在一块,会形成非常好的链条。这也是我希望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面慢慢在中国这边开拓的方法。

李星文(《影视独舌》创办人):

目前来说,叫“影视寒冬”也罢,深度调整也罢,算是给我们全面打造一个工业体系提供了非常好的契机。游资撤出,热钱退出,意味着很多不专业的人,急功近利赚快钱的人走了,热爱这个行业的人还在。不专业的人、不规范的操作方法退去了,而专业人士,有志于做好东西的人留下来了,一定有利于工业体系的进步。

影视作品,有艺术属性也有商品属性,但首先是大工业品,还是需要一个基本的总的投资额度,保证产业正常运行。如果说失血过于严重,大家信心纷纷失去,纷纷逃离的话,肯定不利于电影行业的健康发展和电影工业体系的早日建成。从这个角度来说,还是希望社会资本,对影视行业建立起更多的信心。

 

 

李学政(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金盾影视中心主任):

真正的现实主义题材,绝对不能回避矛盾。但是,我们要激扬社会正能量,我们呼唤美好。老百姓的怨气很多、干部的无奈很多,怎么办?我们希望通过影视剧艺术地再现,让干部有所思考,让执政党有所警惕,让老百姓痛斥黑暗、反对邪恶的同时,呼唤正义的早日到来。

一个好的电视剧,不仅仅带来经济、行业上的发展,更主要的是给人民带来期待和期望,让所有生活不顺利的、不如意的人感觉到顺利就在明天,让所有正在顺利的道路上走的人,提醒自己要注意,特别是我们的官员。

如果一说这个话题敏感,不敢说,可是老百姓底下到处看得到。一说哪个行业有两个腐败分子,马上这个行业就跳出来说这个影响我的形象,不让我们做,那大家想想,我们的现实主义作品,难道只能对准卖包子、卖胡辣汤的人吗?稍微有点位置、稍微有点影响的人就回避,这样的“现实主义”不是真正的现实主义。

郜寿智(艺恩咨询创始人、CEO):

艺恩的核心是围绕着电影的票房、舆情,还有各类视频的播放量,包括背后用户的行为洞察,甚至有一些移动的内容,大数据,简单说就是把这些数据如果比喻成矿产,我们做深度加工、题材,给大家用到自己的宣发环节,做各类的报表工具,帮助它们更高效决策,降低风险,提高效率。

另一方面,我们也在帮助企业做“采矿”的工具,具体有大数据平台的工具,帮助终端用户获取客户,大的领头公司获得品牌关注,这些在5G时代可以做出更多改变和变化。

张熠(微影资本董事总经理):

影视行业真正实现产业化之后,能够产生的一些比较大的商业价值机会,我有三个维度的思考。

第一个是跟“新空间”跨界的融合。这个新空间不仅仅包含文旅,还包含未来新的社区的打造,社区里面依然有新的跟文化相融合的新空间的再造,这些都是新空间跟文化结合的趋势。

第二个是跟新的消费、新零售的跨界融合。由于代际的真实转换,每一个传统的消费品行业都有一次再造新品牌的机会。新品牌再造的机会,离不开文化的赋能。新的品牌要解决两件事才能称其为品牌,一个是情感的链接,一个是能够真正跟大家讲好的故事。在这一点上,文化会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第三点是跟新的技术的融合。5G可能还稍微有些远,它更多是解决基础设施的问题。微影资本已经投入一些全息投影和新的体验式、沉浸式的技术,其实本来是成熟的技术,应用在跟文化、新场景的结合上,还有很大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