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妖倾城——这电视剧真的创意满
是什么让电影无“险”可走
首届中国影视后期产业“金海鸥奖
佛山影视梦工场建特色产业园区
青岛东方影都誓做影视工业重镇

是什么让电影无“险”可走

2019-08-29 18:55 主页 来源:未知
是什么让电影无“险”可走 


新人导演对复杂叙事结构的挑战,虽然为《铤而走险》营造了一个看似颇有意思的犯罪故事,但实则电影的起承转合既没有能让人震撼的惊艳之笔,导演也没能塑造出多么让人记忆深刻的人物,其本质不过是只是一场乏善可陈,满是套路的类型片。

罪案中衍生的人性温情,是《铤而走险》预想构建的内核,而在表现上电影用两条线索为展开,其一是大鹏饰演的修车老板刘小俊倒卖黑车,其二是小女孩奇奇的绑架案,两个本无交集的罪案阴差阳错的被衔接在一起,由此电影的故事以及被卷入的人物变的复杂了起来,这一叙事方式的采用虽然使电影在伊始上有着较强的戏剧张力,但其也更为苛求导演对电影本身的掌控。

从整体来看,作为新人导演的甘剑宇尚没有能娴熟驾驭复杂叙事的能力,在电影中刘小俊与欧豪饰演的杀手夏西,两人处境虽然每一次都在随着电影的反转发生变化,但其实电影所制造的悬念早已泻底,再面对这种既不高智,也无从让人拍案,纯粹只是用巧合来推进剧情的你方唱罢我登场,其所让人感受到的俨然以不是什么高潮迭起,只有索然无味的冗长。

在演技上,作为主演的大鹏也不契合自己的角色,电影中的刘小俊其实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人物,他既在年幼失去了警察父亲,甘于堕落,却又在关键时刻能为了保护女孩挺身而出,这一人物可谓是这一故事的灵魂,但大鹏演出了什么呢?在他的身上我只看到了用力过猛的浮夸,而同样的不论是小女孩的成人向表现,还是欧豪的杀手形象,在节奏剧情的失利下,都没能成为力挽狂澜的所在。

除开节奏掌控的失利,作为一部犯罪片来说,《铤而走险》也并没有缜密的剧情,甚至可以说在某些时候为了剧情能推进下去是牺牲逻辑的,这就例如一个年幼的孩子在遭到数次绑架后不但不会害怕,还有着如成人般的言谈举止,两个匪徒居然能持枪毫无忌惮的杀人,以及被刻意边缘化的警察,这一切都使电影人物的行为动机经不起推敲,也使电影本身失去了真实的基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