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遥“撞档”釜山:电影节的资本
内地演艺圈综艺影视百花齐放
《奔腾年代》10月22日正式宣布定
世界10大电影排行榜,每部都精彩
平遥国际电影展第三年

平遥“撞档”釜山:电影节的资本江湖

2019-10-23 14:29 主页 来源:未知
平遥“撞档”釜山:电影节的资本江湖 

面对记者抛来“平遥和FIRST有什么区别?”时,贾樟柯尽管没有正面回应,但却极具“攻击性”。尤其是谈到电影教育方面,贾樟柯顺带着“讨厌”了一把釜山和金马的学院。

不过“不喜欢”归不喜欢,由于整个时间上和釜山“撞档”,平遥和釜山必然会成为“竞争对手”。其实对于国内民营电影展来说,都聚焦在了青年导演的身上,只是各有各的不同。釜山国际电影节尚且不论电影节期间学院成功与否,单论电影节对于青年导演的吸引力和扶持,在整个亚洲地区都有着十足的影响力。

刚刚起步的平遥,起码在这一领域依然需要“偷师”釜山。尤其是在脱离政府扶持,准备独立运营的平遥国际电影展除了在自身定位上的明确外,如何嫁接资金和青年之间,依然是一个很重要的命题。

资金扶持需扩张

多多益善。

说到对项目、导演的资金扶持,釜山电影节“五花八门”的奖项便占了极大的优势,吸引了诸多亚洲新片、新导演的关注。

主竞赛单元“新浪潮”对新导演处女作或第二部作品进行评审,为两部获奖影片分别表彰3万美金作为下一个项目的资金扶持。而华语影片一直将“新浪潮”视为极好的发展跳板,纷纷积极呈报作品,今年便又有三部华语电影入围该单元。

而作为亚洲电影人追寻发展机遇的平台,“亚洲项目市场”板块在今年共促进了有29个项目成立,其中有3个中国项目。同时,该板块还评选出8个奖项,分别给予1-2万美元的奖金资助电影项目发展,成项的大陆项目《胡不归》便获得了2万美金。

除此之外,与CJ娱乐、乐天世界、各大银行等各行各业有着密切商业合作的釜山电影节,其他的品牌扶持奖项也十分丰富,各国电影色彩纷呈。

相对而言,平遥的“小体量”决定了每届只能给予少数项目、导演资金扶持。只有竞争单元罗伯托·罗西里尼、费穆荣誉给予资金扶持,分别为两部获奖影片表彰最高2万美金的奖励。

而除了主竞争单元外,其他资金扶持均来自于“发展中电影计划”创投项目,由相应影视公司进行赞助支持,分量略逊一筹。

再加上,即将开展的海南岛电影节今年增加了大量的现金奖励,对平遥也有着不小的冲击。

因此在这样背景下,为了吸引更多的影片、电影人,并保证自身的竞争力和影响力,平遥可能需要在奖项、奖金的设置上多加分量和数量。

产业创投的现在时

发展的“重中之重”。

无论是24岁成熟的釜山电影节,还是3岁稚嫩的平遥电影节,它们前进的路上都有着毫无疑问的方向——继续发展产业创投。

经过了几年黑暗期,终于在2017年重新迎来希望的釜山电影节虽然前方有光,但相当于站到了全新的起跑线上,要恢复盛况并非朝夕之事。

而由于认识到国内电影市场的发展潜力以及雄厚资本,重重压力之下的釜山电影节为了保证其资金流入、人才和电影输出,对中国市场的侧重自然不在话下。

比如,从2015年开始,釜山电影节展开了E-IP的创投项目,并在今年进行了第一次市场公开展示。为了吸引中国买家,进入这一环节的诸多韩国网络漫画IP作品,甚至专门针对中国市场的情况进行具体展示。

但事实上,对中国资本依赖性较强的釜山电影节,其产业创投的未来并不乐观。

近年来,中韩合拍片由于“水土不服”,口碑和票房不尽如人意,渐渐失去了中国资本的青睐。

而尽管今年韩国本土大火的《EXIT》收到了多家邀约会议,受到更多关注的翻拍片以及“一本两拍”也未能在国内电影市场有极好表现,距离达到盛行还有一段距离。

再加上,国内电影市场、产业体系日趋成熟,将减少对“外来内容”的依赖。想要在这样的背景下分一杯羹,釜山电影节需要进一步商讨如何长久维持中韩合作。

而对于平遥电影节,尽管贾樟柯本人并不希望影展产业向内容占比太多,但明年开始将失去政府扶持独立运营、与陌陌等密切的商业合作也无法长期支撑影展的现实,使得发展产业创投板块势在必行。

接受采访时,贾樟柯介绍到今年的产业人士活跃度很高,“可以说国内外一线的、活跃的电影投资公司、发行公司、宣传公司全部派了代表来参加”。有了影响力、知名度的平遥电影节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平衡好各方关系,将产业创投规模化。

此外,伴随着贾樟柯以及平遥电影节的影响力,影展为平遥古城的文旅产业起到了一定的提振作用。但当地的文旅产业并不及其他电影节举办城市的发达,极少能对影展进行反哺。因此,与当地文旅产业相关的创投也应提上日程。

扶持新导演的产业链

注重“售后服务”。

无论是釜山电影节“亚洲片、新片、新导演”的定位,还是平遥电影节以注重挖掘华语新导演为出发点,两者在本质上都是殊途同归的——帮助新人导演发声,也为更多新作品提供展示的平台,这也正是两大电影节最大的意义所在。

因此,釜山电影节和平遥电影节都在新青年导演扶持的各个环节下足了功夫。

发展了24年的釜山电影节,已逐渐成为韩国甚至亚洲新导演、新项目的孵化器,以其背后从立项资助、拍摄支持到后期补助、联合发行等韩国电影全产业链为基础,致力于为新导演、新项目提供更多扶持的惠利条件。

“亚洲电影基金”板块以资助、帮忙联络韩国电影公司等形式,直接帮助新导演进行电影前期开发、后期制作。在今年FIRST电影节上获得最长纪录片奖的《长风镇》在今年釜山电影节进行了国际首映,这部影片便是2016年该板块的受益者;釜山电影节闭幕片《致允熙》也是该板块专项拍摄资金资助下的作品。

而“亚洲电影市场”板块则帮助亚洲电影公司与新导演进行更多电影项目销售和开发,肩负着“售后服务”的重任。像是促成新导演进行一系列国际合作,比如贾樟柯与北野武公司的合作。

据官方统计,10天影展期间,亚洲电影市场共有来自56个国家的983个公司、2188名参与者参加,其中200个公司设立了86个展位,37个公司放映了72场面向电影市场的电影。

相比之下,平遥电影节还是很稚嫩,要走的路还有很多。但不可否认的是,平遥对于华语片产业化的侧重是值得肯定的。

实际上,今年平遥电影节展映的华语片100%都是有龙标的。这意味着,其扶持的新导演不再是地下的独立创作和流通,而是正式进入到中国电影产业体系中,为产业体系提供新生力量。

此外,像是贾樟柯以影展创始人角度所说的,平遥影展只提供平台,不“经营”导演。平遥电影节对于新影片、新导演背后的推手作用功不可没。

 

去年的《过春天》、今年的《六欲天》都曾在国际电影节奖项入围,来到平遥好比进行了更贴近大众的点映,为之后的发行做铺垫;而去年获奖的《过春天》《过韶关》的两位年轻导演今年分别担任了罗西里尼荣誉和费穆荣誉的评审,身份的上升转变也是平遥提供的一种“售后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