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记录一代人的集体回忆
玄幻动作电影《伏龙诀》定档
《歌声的翅膀》展现新疆多地民俗
影视圈“封杀”郭德纲《祖宗十九
从电影大国迈向电影强国

电影记录一代人的集体回忆

2019-10-30 18:02 主页 来源:未知
电影记录一代人的集体回忆

建构一个文学地图是许多作家努力的方向,就像莫言的高密、苏童的香椿街……而蛋镇是作家朱山坡近年来开拓的文学版图,作为一个文学地名,蛋镇首次出现在他的长篇小说《风暴预警期》,近日,《蛋镇电影院》又破“壳”而出。10月29日,朱山坡在郑州再掀“蛋镇旋风”,在读者见面会前,他给记者分享了儿时电影院的记忆,并讲述了电影对他文学生涯的影响。

儿时电影院:一代人的集体回忆

写《蛋镇电影院》时,朱山坡正在北京读书,所以有整块的时间将灵感变成小说,把模糊的人物变得清晰,“我憋了一口气,连续写下了十几篇与电影院有关的小说。每写一篇,都有莫名的亢奋感,有种灵感从天而降的感觉。”

主题小说集《蛋镇电影院》由17个相互关联的故事构成,均是以南方小镇——蛋镇——的电影院为背景和载体。可以说是一部结构松散的长篇小说,但是每篇拿出来又是一个独立的短篇。

至于为什么要写这部小说,朱山坡说,这是无法忘却的童年记忆,是非写不可的地方。他笔下的蛋镇是以家乡为蓝本虚构的地方,封闭狭小,但是充满希望,有无限可能。那时那日,因为没电视,村民接收文化的渠道很少,电影是村民唯一的文艺消遣:电影院很小,有很多功能,既是政府会堂,又是学校礼堂,逢年过节会放电影。只要放电影,就是爆满,走廊、过道、窗外到处都是人;15岁的他为了5毛钱的票钱会上山砍柴去集市上卖……

“当然,以前的电影和现在的电影院很不一样,经常停电断片儿,根本无法安心看完整部电影,有时候会修一个小时的设备……我们为了看一部电影可谓煞费周折,跋山涉水。”

15岁那年,一部根据川端康成小说改编的、由山口百惠主演的《伊豆的舞女》对朱山坡的影响可谓是毕生的,“这部电影是我的文学启蒙,从电影院出来我就觉得我要当作家,要编故事,直到现在,我每年都要再看一遍

朱山坡的名字就是以家乡朱山坡村命名的,因为距离香港近,所以一般放的电影都是港片,“我们有时上的片子甚至比上海北京还要早。那时的70后,随便抓一个都能聊很久的电影,大家对理想和艺术的追求很热烈、很奔放,越是文化贫瘠的年代人们对艺术的渴望就越强烈,电影成了那一代人的集体记忆。”

这本《蛋镇电影院》写的就是那时发生在电影院里的人和事,“电影院是舞台,主要写人,写村民的善良美好,写爱情的珍贵,写人的悲悯之心,写人们洋溢着理想主义的光芒。我想通过对底层人物、弱势群体的悲悯之情的描写反映时代的孤独感、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理想的追求,以及对平淡无奇生活的反抗。”

小说改编成电影可让更多人受到艺术熏陶

家乡是很多作家创作的源泉和最终的归处,朱山坡也不例外。“一提起南方,很多人的印象就是江浙一带,但是在南方以南,还有一大片广袤、潮湿、神秘的土地。因为靠近那时候发达的香港,又濒临越南,受粤港文化、东南亚文化的影响很深。虽然‘南方’已经作为一种审美元素进入文学创作,有着观照当代社会普遍性精神议题的能力,与人类的精神世界进行对话。”朱山坡说。

据朱山坡介绍,后来改革开放后,不少陕西人、河南人去他的家乡从商,讲普通话、吃面条,中原人的思维方式和生活习惯也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们。

从电影中来,到电影中去,朱山坡的小说慢慢地被搬上荧幕,根据他的小说《美差》《灵魂课》改编的电影《八只鸡》《花花世界灵魂课》深获好评,获奖无数。

对于小说改编成影视剧,朱山坡是持支持态度的,他说:“这是二次创作,因为文学受众不多,而通过电视、电影就能让更多的观众受到文学熏陶,这种感觉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