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修缘,与影视上的形象几乎如出
春节档电影“疯狂盗版”后续
王家卫电影票房惨淡首日仅139万
复联4不只是一部电影,更是一场
吴京新电影《攀登者》剧照曝光

刘德凯:把费云帆当成偶像

2019-04-02 20:25 主页 来源:未知


刘德凯:把费云帆当成偶像


  2018年《悍城》

在央视8套前晚收官的电视剧《让我听懂你的语言》中,刘德凯饰演了邱泽的父亲,一名生活在上海的老知青。作为曾经的“琼瑶剧”男主角,最让人难忘的莫过于刘德凯出演的《一帘幽梦》,虽然这部琼瑶剧几经翻拍,但他扮演的费云帆仍然是很多人心中的经典,一度成为少女们心中的梦中情人。

尽管在琼瑶剧之后,刘德凯演绎过众多类型不同的角色,被提及最多的依然是“费云帆”,刘德凯说,这没什么好避讳的,毕竟事实如此。但说着那些飘浮在空中的琼瑶剧爱情台词,对刘德凯而言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说那样的台词,还要演到让大家认同很难,要把这个角色塑造得像现实人物一样,简直是难上加难。只有你自己相信,才能演得出来。”所以,刘德凯相信,虽然他自己生活中说不出琼瑶剧的台词,但这是费云帆能说出来的话,“我经常告诉自己,费云帆是我的偶像。费云帆这个人是存在的,他综合了陆小曼、徐志摩、张爱玲、平鑫涛、琼瑶这一群爱情至上的人的特质。”

因为角色太过深入人心,外界对于刘德凯的定位也带着琼瑶剧男主角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儿气,“大家看到我就觉得,我是专情、深情、痴情的,但那并不是我。”

入 行

从记者到演员,就像南极到北极

用刘德凯自己的话说,他的从艺经历是极具颠覆性的。

他出生于中国台湾高雄市的一个影视世家。儿时,最大的愿望就是当一名记者。他看过一部记者到非洲探访土著人的纪录片,觉得好酷。上大学时,刘德凯顺利考入了新闻专业,毕业后成为报社的一名摄影记者。

那时刘德凯的目标是到电视台当主播,播报新闻,“把人间所有的真相挖掘出来是我学新闻的本意。”但当时的台湾不是新闻人最理想的年代,刘德凯对现实感到失望,从而转向了虚拟的戏剧世界,“在别人看来,学新闻的人去当演员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但对我来说却极具颠覆性,一下从极端的现实世界跳到虚构的戏剧世界,就像南极到北极。”他做过摄影、拍过剧照、干过场记,1980年,刘德凯与萧芳芳合作出演了电视连续剧《秋水长天》正式出道。

1994年,刘德凯出演了成名作《新月格格》,随后主演了《一帘幽梦》《苍天有泪》等多部琼瑶剧。无论是《新月格格》中的努达海,还是《一帘幽梦》中的费云帆,都成为观众心里挥之不去的男主角形象。

缘 分

结识琼瑶源于买版权,意外获邀做演员

琼瑶是刘德凯演艺生涯中一位重要的朋友。他们相识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当时刘德凯开了自己的电影公司,想翻拍《几度夕阳红》,希望能向琼瑶买到版权,最后却因为某些原因没实现。虽然版权没谈成,琼瑶却向刘德凯发出了演戏的邀请,随后刘德凯出演了琼瑶的电影《彩霞满天》,也正是因为这部戏让两人成为好友。

1995年拍摄电视剧《一帘幽梦》时,琼瑶和刘德凯已经是相识十多年的老友了。此前《一帘幽梦》拍过一次电影版,琼瑶想换一种方式拍电视剧,就拿着剧本来跟刘德凯聊。但看完剧本后的刘德凯却非常纠结和疑惑,他不明白为什么喜欢一个女人要用这么别扭的语言去表达,为什么不能好好说话。“世上真的有这么完美的男人吗?”

在剧本的探讨过程中,琼瑶的丈夫平鑫涛和刘德凯讲了几个他和琼瑶之间的小故事:有一次,平鑫涛开着车带琼瑶经过巷子口的时候,看到有很多打电动玩具的街机,当时琼瑶只是多看了一眼,第二天平鑫涛就在家里摆了一台;因为琼瑶总是在写剧本,说自己都没时间出去运动,结果家里的地下室多出了一条保龄球道;还有一次,琼瑶跟平鑫涛闹别扭说要出去散心,但没说去哪。等琼瑶飞到日本后,就看到平鑫涛站在机场门口,手里拿着一束花,含着眼泪在那儿等她;每次当琼瑶写完剧本,第一个陪她看,陪她笑,陪她哭的永远是平鑫涛,就这样生活了几十年,从没变过。

平鑫涛和琼瑶的爱情故事说服了刘德凯,平鑫涛也成了刘德凯塑造费云帆的主心骨。“爱情对他们来说就是这么唯美的事,对我来说,费云帆就是陆小曼、徐志摩、张爱玲、平鑫涛、琼瑶的综合体,我一直告诉自己他是我偶像,也是真实存在的,只有自己相信才演得出来。”

在《新月格格》里,刘德凯饰演的努达海也有真实人物原型,确实是爱上了他兄弟的女儿,那一刻刘德凯才明白,原来爱情是没有边际的。“年龄只是外人看到的一件事,爱这件事是没有逻辑的。”

家 庭

没能成为好父亲,是人生最大遗憾

虽然已经过了琼瑶剧顶峰期“永远的小生”年代,但刘德凯依然保持着每年几部戏的产量。先后拍了《孝庄秘史》《皇太子秘史》《梧桐相思雨》等多部影视作品。

刘德凯把自己的重心完全放在拍戏上,一拍就是三十年。但作为一个父亲,他却在孩子最需要陪伴的时候缺席了。谈及家庭时,原本神色从容的刘德凯露出了片刻黯然。你问他对于家庭遗憾吗?他低垂着眼帘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停顿几秒,用微乎其微的声音说了一句,“很多遗憾”。

早年在台湾拍戏的刘德凯常常面临疯狂赶戏的状态,天不亮就要出外景,中午回到摄影棚继续拍摄,晚上还要拍通宵,最夸张的时候一天只能睡两小时,这样的生活每天都在循环、重复,几乎没有时间跟孩子在一起。他没有假期和周末,永远处在随时待命的阶段。甚至到女儿一岁多都还不认识这个爸爸,“有一次拍古装剧,因为第二天要赶场,晚上回家头套都没脱,结果把女儿吓哭了。可拍戏就是这样,一赶起来就没有自己的时间。”

对刘德凯来说,演员这份职业太被动,他记得那时候两个儿子最渴望的事,就是周末爸爸可以开车带他们去海边玩。但是与儿子们的约定,一约就是三四年。后来他们长大了,学会安慰自己,“没办法,爸爸要拍戏,他没时间。”

别说是节假日,孩子平时想见他一面都很难。那时候刘德凯只能从片场偷溜出来两个小时,悄悄地给他们打电话说,“‘老爸现在在学校边上的小卖部里,赶快出来。’只能趁着课间带他们去吃一个冰淇淋。”说到这些,刘德凯笑得有些苦涩。对于孩子,他既心疼又自责,“他们只是希望我能陪在身边,当一个好爸爸,我却没有做到。等他们长大了也理解了,却对我不再有诉求。”

刘德凯对家庭生活感到愧疚,甚至有时觉得自己不应该生小孩。他曾以为年轻安定的家庭生活是自己渴望的状态。但他没想过,自己做不到,也尽不到父亲的责任。刘德凯认为这是演员带来的“职业伤害”,除非改行,要不然很难会有一个固定的时间能陪伴孩子和家庭。

生 活

曾尝试靠跳水,脱离角色

如今,年过六旬的刘德凯不再演爱情戏,更多演起了长辈的角色。转型是顺其自然的,“我今年都66岁了,演一个老者很正常。与其停留在琼瑶剧的状态,没法适应新角色,为何不欣然面对呢?”

每个人都会随着年龄增长看到不同的风景,在不同年纪遇到的爱情,也会有不同态度,主要取决于你看待爱情的心境如何。

从演员的职业角度来看,刘德凯觉得一定要学会把自己和角色区分开。反之,你的现实生活就会变得像爱情剧一样充斥着生死离别和覆水难收。早年在台湾时,刘德凯演过很多黑社会题材的影视剧,演完之后他会迅速找办法脱离角色再回家,不能在家人和朋友面前还是黑社会老大。“如果你连续工作14个小时演一位杀人犯,回到家还会绷在杀人的情绪里,所以回家以后要特别注意自己的眼神,需要不断提醒自己回归现实。”

刚开始演戏时,刘德凯很难脱离角色,就会去尝试做一些极限运动,比如开卡丁车或者跳水,后来慢慢习惯了,演完戏后洗个澡就能丢掉角色,“演费云帆那三四个月里你就是他,而不是刘德凯,是随着费云帆在剧本里所呈现出的喜怒哀乐活着,但你收工回家后就要把费云帆忘掉,做回自己。回家去照顾自己的孩子,带他们去海边玩,或者陪父母吃顿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