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修缘,与影视上的形象几乎如出
春节档电影“疯狂盗版”后续
王家卫电影票房惨淡首日仅139万
复联4不只是一部电影,更是一场
吴京新电影《攀登者》剧照曝光

《新白娘子传奇》涉嫌音乐侵权?

2019-04-07 15:38 主页 来源:未知
《新白娘子传奇》涉嫌音乐侵权?

几经波折,《新白娘子传奇》虽然躲过了“限古令”的政策,但还未开播,就遭遇了一场音乐侵权风波。

新版《新白娘子传奇》“取材自1992年经典版本的《新白娘子传奇》,是内地唯一获得该剧全版权授权的剧集”,可是这个“全版权”,似乎并不包括原作品中的音乐版权。

4月1日,乾缘影业(东阳)有限公司发表声明,称其拥有1992年电视剧《新白娘子传奇》中的全部音乐作品在影视剧(含网络剧)中的独家使用权,而《新白娘子传奇》未经许可,频繁在预告片、片花、花絮中使用《千年等一回》等数首音乐作品,并进行虚假宣称,已构成侵权。

《新白娘子传奇》涉嫌音乐侵权

猫影文娱注意到,不管是《新白娘子传奇》电视剧官方微博,还是播出平台爱奇艺中关于《新白娘子传奇》的片段,都可以轻易地发现《新白娘子传奇》的MV或者预告片,确实使用了“千年等一回”的歌曲或者旋律。按照乾缘影业的《声明》,乾缘影业不仅拿到了1992版《新白娘子传奇》的全部音乐版权在影视剧中的独家使用权,而且还拿到了独家改编成影视剧(含网络剧)的权利,并且已经在筹备电视剧《千年等一回》,而《新白娘子传奇》对“千年等一回”音乐的侵权,已经严重影响到了该剧的正常筹备。

 

猫影文娱电话联系了乾缘影业负责人、《千年等一回》制片人杜涵阳,但截至发稿前,尚未得到回应。

广电总局官方网站显示,电视剧《千年等一回》分上下两部,每部45集,共90集,于2016年4月在广电总局进行项目备案。杜涵阳曾公开表示,老版音乐如《千年等一回》、《渡情》、《神仙歌》等贯穿了整部电视剧,是整体故事的骨架和灵魂,这是老版的成功与独特处之一,“《千年等一回》将保留原版经典的音乐、唱段、背景音乐,甚至音效,戏曲上我们将采用越剧的形态及表演风格融合现代表演方式展现。”

但事实上,在广电系统备案后,《千年等一回》就一直处于筹备状态,并未真正开机。

即便这样,如果《新白娘子传奇》音乐侵权属实,确实会对《千年等一回》电视剧造成影响,甚至让本来就遥遥无期的项目,直接流产。

猫影文娱就此事咨询了北京国咨律师事务所主任朱林律师,朱林律师认为,《新白娘子传奇》片花、预告片中使用未经授权的音乐作品,侵犯了权利人的著作权。属于我国《著作权法》第47、48条规定的“未经著作权人许可,以展览、摄制电影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使用作品……;使用他人作品,应当支付报酬而未支付的;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发行、表演、放映、广播、汇编、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其作品的;……”等侵权行为。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似乎是一起并不复杂的版权纠纷,但如果《新白娘子传奇》正片中也大量使用老版相关音乐的话,那事情就变得复杂了许多,具体还需要双方协商解决。

版权意识淡薄,影视剧音乐侵权屡见不鲜

近年来,影视剧因为音乐侵权产生纠纷的事件,早已屡见不鲜。

早在2018年10月,网络大电影《西游之女儿国篇》就因为未经许可在配乐中使用86版《西游记》中的经典音乐《云宫迅音》(西游记序曲)和《女儿情》,涉嫌侵犯原作者许镜清的署名权、信息网络传播权,出品方腾讯和麦田映画被起诉至法院,被索赔65.25万,《西游之女儿国篇》也被腾讯视频下架。

 

电视剧《激情燃烧的岁月》也曾因未经许可在剧中完整使用歌曲《保卫黄河》作为背景音乐,构成侵权,赔偿《保卫黄河》的管理机构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2万元。

2018年4月,电影《九层妖塔》未经授权使用知名音乐人陈彼得的歌曲《迟到》,被判赔偿原告经济损失30万元。

电视剧《好久不见》未经授权使用了卢庚戌创作的歌曲《一生有你》,且持续时间近1分钟,作为原作者的卢庚戌不得不在微博喊话。

根据以往案例,一般情况下,影视剧仅使用几个小节、几句歌词,而没有实质性的再现作品的完整表达方式、作者表达出的思想内容及作者在乐曲方面的独特表达的情况下,法院往往会认为被告对音乐的使用没有对音乐作品的市场价值造成不利影响,也不会对音乐作品的发行传播构成威胁,即未对著作权人的利益构成实质损害,则可能被认定为构成合理使用。

2004年,《命运的承诺》未经许可使用《一无所有》7秒钟,且只演唱了一句歌词并弹奏相应曲子,被认为“该使用行为对作品的正常使用不产生任何实质不利影响,也未实质损害该作品的权利人的合法权益,行为情节显著轻微,不构成侵权”。

除此之外,不论以何种形式使用音乐作品,若未经音乐作品著作权人许可,都可能侵犯权利人的署名权、表演权、复制权以及发行权。

“先上车,后补票”,就等你来打官司

猫影文娱了解到,获得一首歌曲的授权,基本步骤为:1、确认歌曲所属权,找到权利人;2、明确使用细节,如在什么影视剧或节目中使用,什么样的形式,使用几次,播放渠道有哪些等;3、权利人同意后与影视剧制作方协商好报价;4、最后签订授权协议。

但实际状况是,现在音乐人版权意识增强,在音乐版权价格有时候在价格沟通中会要个天价,因为侵权成本实在太低,很少有节目会主动去取得歌曲授权,几乎都是“先上车,后补票”,歌曲随便用,版权方找过来再说。

如果版权方没找来,那歌曲不用白不用,用了还想用;万一版权方找来呢,也没啥大不了的。

遇到好一点的制作方,还会主动沟通侵权和赔偿问题,一般的程序是——声明、调查责任人、致歉、付费赔偿。

比如,高晓松的音乐作品《默》,曾被浙江卫视某综艺节目侵权,在高晓松委婉警告之后,浙江卫视立刻就联系高晓松本人致歉,并积极处理。

 

邓超执导的喜剧电影《恶棍天使》在未上映前抢先曝光插曲《字母歌》,也被指抄袭日本女团Perfume的《Handy Man》。电影出品方态度良好,立刻发表官方声明,“我司决定,即日起立刻停止使用宣传歌曲《字母歌》。若经查证确有抄袭,我司将会委托律师依法处理。”

但像浙江卫视和《恶棍天使》出品方这样承认问题并且积极解决的情况并不多见,遇到流氓片方,就一句话:有本事你去起诉啊!

音乐版权费用不断走高,打官司不再倒贴

对簿公堂一般是因为双方沟通不畅,而沟通不畅一般存在两种情况,要么是片方不承认侵权压根不愿意赔偿,要么是片方愿意适当赔偿,但音乐权利人索要的赔偿金额太高。

对于大多数侵权的影视剧或者节目组来说,即便是侵权也依然底气十足,因为诉讼过程需要消耗大量的精力和财力,但最终获得的赔偿却少得可怜。

当年李志起诉酷狗,官司打了整整2年,耗费了大量的精力。但是按照李志在微博晒出的“维权经济账”显示,最后胜诉的李志只获得了28200元赔偿,李志还倒贴了1616元。

 

有理反倒吃亏,被侵权者打一场官司却需要倒贴,这就是以往国内音乐维权面临的尴尬。

但是,随着版权意识的增强,音乐版权的索赔费用也在不断走高,2018年《九层妖塔》侵权《迟到》,就被判赔偿原告经济损失30万。

《西游之女儿国篇》只是一部网络大电影,也被索赔65.25万,注意,只是“索赔”,最终赔偿金额法院还未判定。

朱林律师告诉猫影文娱,确定赔偿数额以音乐知名度为主要因素,时长、次数也作参考。赔偿数额应以权利人的实际损失为准,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还应赔偿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也就是说,在《新白娘子传奇》音乐侵权事件中,一旦双方对簿公堂,赔偿金额需要参考《千年等一回》的知名度,以及被违法使用的时长、播放次数,还得考虑对《千年等一回》这首歌以及由此改编的这部剧造成的损失,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损失很难衡量,最终可能需要按照《新白娘子传奇》的违法所得来衡量了,如果最终判定《新白娘子传奇》出品方违法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