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因歌曲《大中国》一炮而红
《雏菊》一遍看真心、两遍看谎言
马伊琍私人豪宅曝光!装修超豪华
五部“徒弟爱上师父”的影视
陈绮贞从女神变“小三”,男方妻

《雏菊》一遍看真心、两遍看谎言

2019-12-27 16:12 主页 来源:未知
《雏菊》一遍看真心、两遍看谎言

这部电影在2006年上映,很多人都以为这是一部韩国电影,实际上它是中韩合作完成的。导演是中国香港刘伟强,编剧和主要演员则是韩国人。虽然是距今十多年的老电影,但是它依然是悲剧中的经典。

第一次看是在懵懂的年纪,很多含义没有看明白,只遗憾男女主最后的结局悲惨。如今重刷一遍慢慢品味才明白其中的道理。

《雏菊》一遍看真心、两遍看谎言,女主爱的到底是警察还是杀手?

女主惠瑛

一盆雏菊引起的误会

惠瑛是一个画家,那年为了开画展在乡下小村庄待了整整一个夏天。她一直没有发现有人在偷偷观察她,直到有一天她发现在她画画的地方出现了一座新建的小桥,并且上面还挂着她曾被河水冲走的笔袋。

惠瑛有种预感,这座小桥是有人特意为她修建的。她很开心,并且画了一幅雏菊油画放在桥上送给那个人。回到城市后,惠瑛开始不断收到神秘人送的雏菊花。

收花的日子惠瑛很快乐,被人暗恋的滋味让她觉得很温暖。她想送花和修桥的应该是同一个人。

《雏菊》一遍看真心、两遍看谎言,女主爱的到底是警察还是杀手?

杀手朴义

没错,这个人就是朴义,一个职业杀手。

朴义跟着惠瑛来到城市,在惠瑛做街头画家的广场租了一套房子。每个周末他从窗户偷偷看她,因为他的身份不允许他靠近她。

惠瑛其实已经喜欢上了那个神秘人,她一直在等他出现。

某个周六,警察郑宇为了查案偶然坐到了惠瑛的画架前,手里拿着一盆为了掩护身份随手买的小雏菊。一个偶然的巧合,惠瑛却误以为那个她期待已久的送花人出现了。而郑宇知道惠瑛认错了人,却又不忍心告诉她真相,因为他爱上了她。

《雏菊》一遍看真心、两遍看谎言,女主爱的到底是警察还是杀手?

警察郑宇

这就是一盆雏菊引起的误会,心疼朴义却又觉得好像郑宇更适合惠瑛。一个警察一个杀手,天生的敌对关系,朴义打开了惠瑛的心扉,却只能眼睁睁看着郑宇把惠瑛抱在怀里。

一个杀手的幼稚与疯狂

杀手开始研究绘画,莫奈和梵高对他来说已不陌生,他只希望有一天和她谈起画的时候不会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傻瓜。

《雏菊》一遍看真心、两遍看谎言,女主爱的到底是警察还是杀手?

 

她在广场画画,他也画;她伸懒腰,他也伸懒腰;她和旁人碰杯,他也举起一杯说“cheers”;她收工回家跟人告别,他也对她摆手说“再见”。

这个时候的朴义最幼稚也最开心,直到郑宇出现,他开始紧张不安。甚至出现在郑宇面前,向他卖弄刚学到的绘画印象主义流派。

这就是朴义,一个疯狂的杀手,在一个真枪实弹的警察面前炫耀他比他更懂画,跟惠瑛更有共同话题。

《雏菊》一遍看真心、两遍看谎言,女主爱的到底是警察还是杀手?

朴义在向郑宇炫耀如何品画

可是有什么意义呢,他的身份注定这份爱见不得光。惠瑛是他人生中仅有的亮光,如今连偷偷守护她的资格也没有了。

朴义说:“我是一个保守的人,所以我能活这么久。做杀手这行不要跟任何人接触,因为当说了第一个谎言,你就无法停止”。 郑宇出现后,朴义不再偷偷给惠瑛送花,他觉得应该是时候远离惠瑛的生活了。这样他还是一个没有软肋也不会露出破绽的杀手,他会活很久,可是他却感到痛彻心扉的绝望。

惠瑛爱谁?是警察郑宇,还是杀手朴义?

就在朴义准备离开的时候,剧情发生了转折。一场枪战,郑宇负伤回韩国,而惠瑛受伤变成了哑女。惠瑛在这个时候才知道,郑宇接近她是为了破案,并不是那个修桥送花的人,可是她却已经爱上了他。

《雏菊》一遍看真心、两遍看谎言,女主爱的到底是警察还是杀手?

 

有人说,惠瑛不爱郑宇,她只是认错了人,把郑宇当成送花人而已。我并不这么认为,一开始惠瑛确实是把郑宇当成送花人,才很快跟他在一起。

但是在不知不觉中她其实已经爱上他,所以她出院后每天那么期待电话留言,失望至极会啜泣流泪。

郑宇突然出现在门外那一刻,她没有一丝一毫的埋怨和怨恨,手忙脚乱拿出的第一张字卡竟是“你还好吗”,在他离开时会拼命拍门,想让他回来。在郑宇死的时候会哭的那么伤心,甚至在她知道朴义可能是杀人凶手后,为了替郑宇报仇而向朴义开了枪。

《雏菊》一遍看真心、两遍看谎言,女主爱的到底是警察还是杀手?

 

郑宇死后的一年内,朴义一直陪在惠瑛身边。惠瑛虽然知道他是个好男人,但是却不懂如何接受他。

每当对朴义感到抱歉的时候,她就给他画一幅肖像。正是画画出卖了她的真心,她不用看朴义的样子就能轻松画出他的模样,正如当初她对郑宇说过的一样“我现在不看你,也能画出你的样子”。

她先爱上了郑宇,后来又爱上了朴义,而且爱得更深。

《雏菊》一遍看真心、两遍看谎言,女主爱的到底是警察还是杀手?

 

所以她在那么短的距离,却开枪打偏,只因为下不去手。

所以她在知道了朴义就是暗恋她的人后,不顾一切跑去当初的桥边。

所以她在最后举着当初的那幅雏菊画用唇语对朴义说:“你让我如此快乐过,对不起,我认不出是你。但现在我知道了,你就是我一直等待的人”。

所以她在最后一刻毫不犹豫地扑到他身上替他挡子弹。

惠瑛一生爱过两个男人中过两次枪,为一个失去了声音、为另一个失去了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