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电影值得每年刷一次
影视公司突然比拼商誉减值 原因
致敬一线医护 真英雄为爱负重前
张国荣冷门高分电影推荐
当年拍摄香港电影有多节俭?

影视公司突然比拼商誉减值 原因是什么

2020-02-06 19:19 主页 来源:未知
影视公司突然比拼商誉减值 原因是什么




截至目前,近20家影视行业上市公司已发布2019年度业绩预告,超半数影视公司预告了大幅亏损,华谊兄弟(300027.SZ)、万达电影(002739.SZ)的净利预亏更是接近40亿。在亏损原因中,华谊兄弟、万达电影、捷成股份(300182.SZ)、北京文化(000802.SZ)等多家公司提及计提商誉减值准备,且数额巨大。

高额的商誉减值引发了相关证券交易所的关注,部分公司在以前年度和2019年半年报问询函中称,并未发现存在减值迹象。

昨日晚间,华谊兄弟收到创业板关注函,提请公司对商誉减值进行说明。连日来,华策影视(300133.SZ)、捷成股份、金科文化(300459.SZ)、万达电影、新文化(300336.SZ)、北京文化等上市公司悉数收到关注函,均要求公司对商誉减值的具体情况做详细说明。

其中,华策影视、捷成股份和万达电影已对关注函做出回应,行业环境变化和公司战略调整成为公司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的主要原因。

华策影视预计2019年度亏损12.95亿元-12.9亿元,其中计提商誉减值准备8.4亿元,约占65%。华策影视在回复中表示,由于2019年影视行业持续深度调整,全年备案、开机和上线项目出现大幅下滑。

在华策旗下公司中,克顿传媒受行业调整影响,预计实现净利润较2018年下降超过50%;佳韵社作为影视节目资源的提供商,由于2019年全年备案电视剧部数和上线部数均同比下滑20%以上,预计净利润下滑,且未来业务发展受制于行业环境;海宁华凡公司主营艺人经纪业务,2019年受艺人片酬限价影响,签约及管理的艺人数量减少近80%,经营利润明显低于预期。

对此,华策影视目前的市场策略为清理存量项目、保障现金汇款、控制研发风险,以稳健的业绩表现为重点。

捷成股份预计2019年度亏损23.62亿元-23.67亿元,其中计提商誉减值准备16.56亿元,占比超过70%。在回复2018年年报和2019年半年报问询函时,捷成股份均表示旗下公司瑞吉祥、星纪元不存在减值迹象。

在本次问询函回复中,捷成股份称,瑞吉祥和星纪元由于受到影视行业环境影响,2019年全年投拍播出的影视剧较少,原本预计制作或播出上映的多部影视作品未达预期,本期业绩呈现亏损趋势。

其中,瑞吉祥已上映电影《常在你左右》《西谎极落》预期会形成亏损,已播出电视剧《面具背后》未达到投资预期形成亏损,电影《棟笃特攻》未能如期在中国内地上映。星纪元的播映状况同样欠佳,2019年播出的《最强狂兵》、《特种兵归来》三部曲、《七月与安生》,收入均未达预期,新项目受疫情影响暂时中断,预计将大幅延长制作周期,公司成本很难快速收回。

此外,捷成股份旗下冠华荣信在广播电视音视频技术更新换代较快的背景下,也出现传统业务应用受限,全年业绩呈现亏损的趋势。

捷成股份称,已进一步将公司的战略重点聚焦版权运营业务,在内容制作投资方面则持谨慎态度,压缩项目数量,收缩影视制作业务。

万达电影预计2019年度亏损33亿元-45亿元,其中计提商誉减值准备45亿元-55亿元,扣除该影响,则公司实现盈利。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的实体包括并购影城、广告业务资产组和时光网资产组。

受2019年前三季度观影人次与总票房的同比下降,万达电影并购影城的观影人次、票房收入、非票房收入均出现大幅下降,即便在第四季度票房拉升的帮助下,全年的经营业绩也未能达到预期。同时,广告市场的下滑和在线选座业务的竞争加剧,也使得其广告业务资产组首次出现经营亏损,时光网的市场份额降至不足0.5%,实际收入仅为预期收入的50%。

对于影视公司的商誉减值计提行为,某传媒行业分析师对记者表示,影视剧龙头公司通过计提商誉减值,释放了资产负债表风险,通过一次性大幅减值也将对市场情绪的影响减到最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