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电影小井喷后依旧任重道远
盘点最经典的五部爱情电影
电影《蓝月》3月18日腾讯视频首播
昆明电影院已停业50天
《守望黎明的曙光》南通开机

中国电影遭遇疫情冲击

2020-02-07 15:27 主页 来源:未知
中国电影遭遇疫情冲击

近日,权威杂志《好莱坞报道者》(The Hollywood Reporter)发文称,中国电影产业受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巨大冲击。由此推测,2020年全球票房或损失超过1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69亿元)。而去年,全球票房高达425亿美元,创历史纪录。这其中就有中国市场贡献的92亿美元的票房。与此同时,在中国拥有680块银幕的IMAX中国12天内股价应声下滑17.5%。

春节档对中国电影票房影响巨大,从过去几年的情况来看,仅春节档就可以贡献全年15%左右的票房。受到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除夕前一天,一度被看好的《唐人街探案3》《囧妈》《夺冠》等七部春节档主要影片宣布撤档,择日再映。紧接着,各大院线和票务平台也公布了退票细则,一些电影院宣布暂停营业,至于何时恢复则要看疫情的情况。

除夕上午,在大家已经做好今年过年不去电影院看电影的心理准备后,《囧妈》突然宣布改为线上免费向公众播出,一度成为当日的话题。一些心急的网友,在消息一经发布之时,就在社交媒体上感谢该片的主创和资方有情怀和担当。

但很快消息传来,《囧妈》背后的欢喜传媒全资附属公司欢欢喜喜与字节跳动签订了不少于6.3亿元协议,双方将开展包括影视内容播放、宣发推广在内的合作。此次字节跳动和欢喜传媒的合作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的期限为6个月,字节跳动以6.3亿的费用独揽《囧妈》为期半年的播放权限;在字节跳动盈利超过6亿后,欢喜传媒将会得到相应比例的分红。

在这个期间内,字节跳动将会在旗下的今日头条、抖音、西瓜视频等APP设置相应的入口来引流,扩大《囧妈》电影的流量。除此之外,欢喜传媒将会在《囧妈》电影的前后设立相应的广告植入以及其他的合作,来保证自己的盈利。第二阶段合作,将会从半年后延续到2022年年底。第二阶段的合作主要有两个方面:共同打造“首映”视频门户;合二为一共同制作相应的视频版权资源。

《囧妈》独辟蹊径网络首映,商业成功却遭争议

原本在市场低迷的情况下,《囧妈》可能无法达成此前与横店影视协议的24亿保底票房,现在却多了更多的盈利可能性,不少人于是转而称赞该片的导演也是制片人之一徐峥的商业头脑。当日,欢喜传媒股价报收1.97港元,上涨43.8%,市值突破61.8亿元。

毫无疑问,《囧妈》的商业行为被认为打破了中国院线的运营规则。目前,全国有23家院线署名向国家电影局市场处紧急申请规范院线电影窗口期,保证院线利益。联名院线请求国家电影局紧急叫停《囧妈》在网络上的免费播出的行为,并且取缔电影院以外的各类“零窗口期”的放映模式。

在这份请示中,院线还表示:“如欢喜传媒执意电影《囧妈》互联网免费首播,院线公司后续对欢喜传媒及徐峥出品的电影作品予以一定程度上的抵制。今后若出现类似情形,对于此类影片的片方,院线公司将拒绝与其的所有合作。”

公告并没有宣布欢喜传媒需要支付多少违约金给之前已经达成协议的横店影视,而从法律层面这种行为是否构成违法则尚属于一个模糊状态。此前,《新京报》有报道:据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刘安邦律师表示,此次肺炎还未完全定性,因此从法律角度暂时无法界定为不可抗力或情势变更,可参考非典时期判例。非典时期,大部分合同违约案例并未认定非典为不可抗力,大部分认定为情势变更。

这一系列行为纠纷的背后,折射出世界电影行业都共同面对的问题:院线与网络平台争夺播放窗口期。院线和网络平台都希望占有更多的独家资源,因此也都积极参与进电影的投资和制作。但在中国的电影行业,院线一直是强势方,网络平台的发展还不足以保证电影的收益,因此在《囧妈》之前,中国还鲜少有话题性的电影在网络平台首映的先例。因此,一些观察者也认为,《囧妈》或将打破这一固有的利益链,渗透片方和院线原本铁板一块的关系。

紧接着,腾讯视频和爱奇艺在2月1日网络首播电影《肥龙过江》(原定于2月14日登陆院线),可以被看做是对《囧妈》的商业行为的效仿。

《囧妈》的商业模式复制了Netflix的发展道路?

《囧妈》和欢喜传媒遭到一些抵制和非议并非孤例,美国流媒体巨头Netflix也遭遇了世界电影工业的抵制,比如前几年与戛纳电影节就因为窗口期的问题产生了纷争,以至于Netflix出品的电影一度无法参与一些国际电影节的评选。(2017年,Netflix投资拍摄的《玉子》引发戛纳电影节出台新规,即只有在法国影院放映过的影片才有资格进入金棕榈主竞赛单元。随后,该片又因为想在韩国同步上映,而遭到三大院线的联合抵制。)

也是在2007年,迪士尼也宣布要推出自己的流媒体平台,不再向Netflix提供新内容。欧洲的一些电影院联盟也宣布抵制Netflix。2018年,德国最大的影院协会HDF Kino表示,它和意大利电影院协会一致反对Netflix在威尼斯电影节上出现。该倡议组织拥有620名会员,在德国各地拥有超过3200个电影院,并表示不会在明年年初举行的柏林电影节上欢迎Netflix。

凡此种种,Netflix的发展并没有停下脚步。2018年5月24日,Netflix的股价盘中一度上涨1.8%,市值达到1526亿美元,同时迪士尼的股价则下跌1%,市值缩水至1518亿美元,这让Netflix登顶全球市值最高的媒体公司。(尽管此后,迪士尼还是挽回了局面,依旧雄踞霸主地位。)

2019年1月23日,美国电影协会(MPAA)正式接纳Netflix为好莱坞“六大”之外的第七名成员。这意味着Netflix正式获得与六大平起平坐的地位,其他六大是迪士尼、华纳、派拉蒙、环球、索尼、20世纪福斯等传统电影巨头。这一天的到来,既理所应当,又让人有点回味不过来,因为Netflix的发展实在太快了。

1990年代末期,Netflix以线上影碟租赁服务起家,此后转战流媒体平台视频服务,都获得巨大成功。在大数据的帮助下,他们推测政治悬疑剧会获得高度关注,所打造的《纸牌屋》让其在原创领域声名鹊起。不仅如此,此后Netflix进军电影市场,依然获得了极大的成功:不仅收获大众市场的追捧,在一些顶级电影节也有奖项的斩获,不论是《罗马》还是《爱尔兰人》抑或《婚姻故事》都有Netflix的深度参与。

非常时期的非常手段,抑或一个新时代的开启?

在中国,由于特殊的影视业管理方式,网络平台的发展一度滞后。2005年被称为中国在线视频行业的元年,在这一年前后,优酷、土豆、我乐网等视频网站纷纷涌现。传统的视频网站经过几轮洗牌和重组之后,依然没有特别好的盈利模式。但是随着互联网巨头的进入,整个网络视频行业基本呈现优酷土豆(阿里)、腾讯视频、爱奇艺(百度)三足鼎立的局面。而此后,B站、快手、抖音又将三足鼎立的局面搅动得更加复杂。

纵观国内的平台,爱奇艺无疑是最接近Netflix的,不但积极开发自己的网剧和总体,爱奇艺影业也深度参与到院线电影的制作和开发之中。但是,也有人说,中国的在线视频网站都陷入了“囚徒困境”。

内容始终是视频网站的基石,用户对网站的黏性完全是基于是否有吸引人的内容。这促使视频网站不得不持续地投入资金购买优质内容,来维持用户的保有量。目前,视频网站还是在做渠道,自制内容只占很少的一部分。随着版权费用的持续增长,成本端给视频网站以非常大的压力。与此同时,视频网站变现方式单一,几乎所以视频网站都以广告收入为主要收入。而中国还没有形成付费观看的潮流,各大网站的会员费虽然在增加,但依然无法跟上投入的速度,收支不平衡。

于是,视频网站形成典型“囚徒困境”,均不投入是最优解,谁都不会亏损,但也无法收获额外流量和未来变现。而且,一旦你的对手开始加大投入,你就得承受损失流量和未来变现机会的风险。这就迫使陷入“囚徒困境”的竞争者不得不争先恐后地投入资金。

抖音的火爆,让字节跳动成为流媒体平台的一匹黑马,虽然仅是一个短视频平台,但在创立之初,字节跳动就有意识和电影产业进行深度合作。据介绍,抖音已经成为了电影宣发的重要阵地。电影官抖的播放量和互动量、是否上榜抖音热点、在抖音电影榜中的排名都成为了电影宣传的重要考核维度。在2019年,抖音电影内容累计播放量达到280亿,影片覆盖率达到95%。除此之外,抖音在剧集和综艺的营销上面的成绩也令人咋舌。

此次,欢喜传媒和字节跳动在《囧妈》这部影片的合作,可谓是中国电影业的一个拐点性事件。尽管一些业内人员认为,这种尝试仅仅是特殊时期的一个特殊事件,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不会成为主流。中国影视的管理制度、原创内容的生产力不够等,都会制约流媒体平台上的电影作品的生产。

但是,我们也不难看到,在未来随着5G等信息技术的发展,流媒体平台必然会深刻地改变我们对电影观看的理解,也会进一步重塑电影美学的定义。不论视频内容是否有一个叫做“电影”的名词囊括,我们都已经进入一个全新视觉观看时代。

以一个严格的标准,《囧妈》当然算不上一部好电影,最多只能用平庸之作来形容,播出后甚至招致不少差评。但是,这部电影引发的电影行业风暴,究竟会产生什么样的持续性影响还有待进一步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