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电影小井喷后依旧任重道远
盘点最经典的五部爱情电影
电影《蓝月》3月18日腾讯视频首播
昆明电影院已停业50天
《守望黎明的曙光》南通开机

《寄生虫》成奥斯卡最大赢家

2020-02-10 15:27 主页 来源:未知
《寄生虫》成奥斯卡最大赢家

爆冷,最大的赢家。
 
北京时间今天,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在好莱坞杜比剧院举行,共计颁发24个类别的奖项。其中,在戛纳电影节上为韩国捧回第一座“金棕榈奖”的《寄生虫》备受关注:在6项提名中,《寄生虫》除众望所归斩获最佳国际电影外,还爆冷拿下最佳影片的大奖,奉俊昊更是勇夺最佳导演的殊荣,再加上最佳原创剧本的小金人,成为本届奥斯卡奖的最大赢家。
 
与当年的《卧虎藏龙》相比,《寄生虫》在复刻最佳国际电影(原名“最佳外语片”)之外,还在最佳影片、最佳导演的核心奖项上更进一步,在20年后为亚洲电影在世界影史上的新里程碑。
 
与此同时,《寄生虫》在北美院线也捷报频传,创下历年来外语片的最佳成绩之一,可谓荣誉和商业的双丰收。以《寄生虫》为代表的亚洲电影斩获高票房,成为国际市场不容忽视的参与者。
 
实际上,抛开最终的获奖结果不谈,单以提名和一系列票房成绩来看,在《小丑》《1917》《好莱坞往事》《爱尔兰人》等种子选手的“光环”中,《寄生虫》在今年的奥斯卡晚会中也尤为引人注目。
 
首先,《寄生虫》同时入围了最佳影片和最佳国际电影,成为历史上第6部同时提名的外语片。此前的5部分别是1969年法语片《焦点新闻》、1998年意大利语片《美丽人生》、2000年华语片《卧虎藏龙》、 2012年法语片《爱》以及2018年西班牙语片《罗马》。
 
奥斯卡颁奖典礼之前,今年提名最佳国际影片的5部作品中,《寄生虫》的声势和口碑也持续领跑,在“颁奖季”中可谓所向披靡。而西班牙名导佩德罗·阿莫多瓦的新作《痛苦与荣耀》,截至12月底已进账385万美元,同样收获评论圈的交口称赞,是唯一足以构成挑战的对手。
 
此外,来自马其顿的《蜂蜜之地》还同时获得“最佳纪录长片”的提名,虽然和《寄生虫》均为Neon操盘发行,但71万美元的累计数字与前两者相距较远。余下的《悲惨世界》(法国)、《基督圣体》(波兰)都安排在2020年于北美公映,在此按下不表。
 
而在奥斯卡前的预测当中,美国媒体普遍认为,除了对最佳国际影片的小金人势在必得,《寄生虫》在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原创剧本等奖项上也颇有竞争力。而《寄生虫》的投资和主创完全来自韩国,属于好莱坞体系的“外来者”,再加上被HBO改编为美剧版的新闻,体现了《寄生虫》的不俗实力。
 
在奥斯卡提名之外,《寄生虫》在众多“前哨战”同样势如破竹,包括第77届美国金球奖最佳外语片、好莱坞年度影评人协会最佳外语电影奖、美国剪辑工会(ACE)艾迪奖最佳剧情片剪辑等,并同时入围导演工会和制片人工会的名单。
 
另外,自10月在北美院线开启点映以来,《寄生虫》凭借“平台模式”持续扩大放映规模,从3家影院到最多时进入620家影院,截至12月底已累计至2263万美元(约合1.55亿元人民币)。
 
除在韩国本土突破千万人次外,《寄生虫》在法国(1194万美元)、德国(388万美元)、越南(287万美元)、意大利(218万美元)、西班牙(216万美元)、日本(205万美元)和墨西哥(201万美元)等国家也表现亮眼。随着《寄生虫》在“颁奖季”中渐入佳境,后续仍有望在海外市场长线续航。
 
而回顾整个2019年的北美影市,《寄生虫》的爆发绝非是孤例,过去人们一直评价称北美观众“不欢迎”外语片,但从去年的结果来看,相比于以往、这一年绝对堪称外语片的“大年”:据统计,外语片票房前10强都跨过百万美元门槛,分别来自日本、韩国、中国、印度和西班牙等国家,尤以亚洲电影的表现更为突出。
 
从单片成绩来看,《龙珠超:布罗利》以3071万美元强势领跑,在年初就基本锁定了年度冠军的位置。紧随其后便是走势稳健的《寄生虫》,将借“颁奖季”的热度进一步提升票房。在同一年中有两部非本土影片突破千万美元,这在北美市场并不常见。另外,《流浪地球》和《哪吒之魔童降世》双双闯进榜单,分列第3名和第8名。除前文提及的《痛苦与荣耀》外,余下五个席次都归属印度出品,足见宝莱坞的集团优势。
 
从制作国家来看,印度电影共有61部,是数量最多的外语影片,合计票房产出为6946万美元。与“一枝独秀”的日韩或“双核驱动”的中国不同,印度仍维持了“多点出击”的优势,多达24部作品的北美收益超过百万美元。这是印度电影连续第三年北美收益超6千万美元,依然在外语片中无悬念领跑;不过,在公映数量首次超过60部的情况下,总票房同比增长率不到1%,如何持续开拓观众来源将是新挑战。
 
日本则以3851万美元的累积票房名列次席:2019年共有8部日本电影在北美公映(含重映),这一数量在亚洲国家中也可谓“稀缺”。事实上,《龙珠超:布罗利》的单片占比就达到89%,是有统计以来票房第三高的日本动画,仅次于90年代末的前两部《宠物小精灵》剧场版。
 
余下统计在册的6部日本电影也同样是动画作品,包括《普罗米亚》(229万美元)、《航海王:狂热行动》(129万美元)、《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红传说》(113万美元)和《代号基亚斯:复活的鲁路修》(52万美元)等剧场版,而在本土大热的《天气之子》则于今年1月上映。
 
韩国则以12部电影和2572万美元的总票房排在第三名,前述《寄生虫》独占88%的份额并将持续扩大优势,本土突破千万人次的《极限职业》则以156万美元位列次席,但其余各片都在50万美元以下。可以看到,日韩两国的票房提升都倚赖单片的拉抬作用,因而具有相当大的“偶然性”,未来亚洲国家间的竞争态势仍不明朗。
 
《寄生虫》成奥斯卡最大赢家,亚洲电影迎来“黄金时代”?
 
最后,2019年共有创纪录的33部国产电影在北美大银幕上映,合计产出2113万美元位列第4名。《流浪地球》和《哪吒之魔童降世》无悬念分列前两名,是今年仅有的两部超300万美元的作品,可见国内逾40亿的成绩在华人圈有着较高的“转化率”。总体来看,国产电影的公映数量在亚洲各国中仅次于印度,但票房产出与特色鲜明的日本和印度差距较为明显,也不敌由《寄生虫》强势领衔的韩国电影。
 
往年在北美票房靠前的欧洲电影,仅有西班牙和法国合拍的《痛苦与荣耀》独撑门面,落后于亚洲国家的商业制作。随着《寄生虫》等作品获得欧美主流奖项的认可,亚洲电影的“黄金时代”无疑值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