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两只老虎》,为何越解释越
《寄生虫》下真实的韩国电影产业
耽美小说《撒野》影视化了
电影行业:损失全年票房或超20
这个超长假期让“宅娱乐”成为下

电影《两只老虎》,为何越解释越糊涂?

2020-02-13 15:23 主页 来源:未知
电影《两只老虎》,为何越解释越糊涂? 

要说最近被讨论最多的电影,那显然就是李非导演的《两只老虎》了。

虽然这只是李非导演的第二部电影,但是因为葛优、范伟、赵薇、乔杉、闫妮、潘斌龙等主演拥有着极高的知名度和极强的号召力,而且作为贺岁片的“急先锋”,显然人气和热度是巨大的。

可是观影之后,很多观众觉得该片的故事情节太过“不可思议”;叙事逻辑根本“不够合理”;葛优、范伟、赵薇等主角的年龄“成谜”;更令人费解的是越多看影评人们的解释就越糊涂

这是怎么回事呢?

无它!唯李非用了“超现实主义”拍摄手法耳!

超现实主义是一种西方现代文艺的流派,兴起于二战后的欧洲。其最早在文学领域盛行,之后逐渐往绘画、音乐等艺术领域渗透。上个世纪二十年代,法国先锋派电影人发现了电影的照相本性和蒙太奇等技巧,开始尝试性地使用超现实主义开始拍摄电影。影评届普遍认为,杜拉克的《贝壳和僧侣》是第一部超现实主义电影,但真正的“奠基之作”来自于路易斯·布鲁埃尔的《一条安达鲁狗》《黄金时代》

由于超现实主义不再讲究剧本的逻辑性和合理性,难以用美学和道德标准进行评判。更多地只是凭借一幕幕的影像展现,以画面感直接给观众带来视觉上的冲击。所以,它并没有(也不能)形成正规的流派!比如,韩国导演金基德(代表作《空房间》、《春夏秋冬又一春》等),国内导演毕赣(代表作《路边野餐》、《地球最后的夜晚》等)都曾使用过这一手法拍摄。

但是,超现实主义也有非常大的弊端:首先,不过多地仰仗剧本势必会导致剧情缺乏理性、经不起推敲;其次,难以用美学和道德进行评判势必会引发争议;然后,电影元素过多地使用象征、隐喻、意象势必会导致观影困难。最后,人性的刻画是“剥离开来”的势必会让观众觉得太过残酷不适应。

举几个例子,当初《一条安达鲁狗》在巴黎首映的时候,路易斯·布鲁埃尔和达利只能躲在荧幕后面,因为观影途中观众不断地仍东西;而金基德更是被韩国观众扣上“非主流”导演、“疯子”导演的帽子;国内毕赣导演的两部作品,也成了“墙内开花墙外香(国内受欢迎程度远远比不上“小众”的欧洲)”的典范。

然了,《两只老虎》毕竟只是借助了超现实主义这个拍摄手法,它的本质上还是一部商业故事片。但是用超现实主义去解析这部电影,却是非常有助于我们理解这部电影。

幻觉和想象:超现实主义梦境

《两只老虎》由李非导演,葛优、赵薇、范伟、乔杉、潘斌龙、闫妮等人主演,讲诉了一个“低配”绑匪遇上了“极品”人质,威逼不成,反被人质利诱,替人质办了三件事的故事。

影片开始张成功(葛优饰)被余凯旋绑架。此时观众们已经开始有疑问了:葛优怎么这么年轻呢?两个属虎的男人怎么就这么巧合地遇见了呢?两人的名字“成功”和“凯旋”不就是一个意思吗?张成功被绑架之后为什么不报警呢?余凯选为什么在挟持的时候要给张成功松绑呢?

如果“理性”地看,这完全在现实世界中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它就这么“真实”地发生了!这看似毫无逻辑、魔幻荒诞的设置,恰恰却正是超现实主义的精髓:将电影的剧本和剧情的逻辑性和合理性在“现实”中忽略;将角色的性格一分为二地剥开(成功——凯旋);将人物放进时空(时间)中来回转换(今天的余凯旋就是明天的张成功,明天的张成功就是今天的余凯旋)。但是,导演是怎么找到现实和超现实平衡点的呢?

幻觉和想象——这完全就是张成功的一场梦呀!

余凯旋绑架张成功之后索要100万,而“神奇”地是张成功“讨价还价”加到200万。现实中余凯旋的诉求是100万,但是在超现实中张成功的诉求是200万——他要用这200万完成三件事。扒姐这样说,有点难理解,我们继续往下看。

第一件事,余凯旋帮张成功向周原(赵薇饰)传话。此时周原明明是要跟张成功表达自己的感受,为什么用用第一人称的视角跟余凯旋说呢?因为余凯旋就是张成功的另一个“我”,他是张成功“超现实”中另一半的年龄、性格、脾气、感情的综合体。虽然被导演(电影)剥离开来,但是他也是“客观存在”的。

同时我们再看周原的戏中戏,忽而宛若少女,忽而步入中年;忽而理性、忽而感性——这个周原就是张成功想象中、幻觉中、梦境中的“灵魂伴侣”呀!同时再结合着彩霞(闫妮)这条线来看,彩霞是不是也是从周原身上剥离出去的一个“我”呢?

再看第二件事去欺负史剑(潘斌龙饰),第三件事去请求范志刚(范伟饰)。前者是张成功自己动手,后者是范志刚把心里话对余凯旋说。这些巧妙的安排,实际上只是为了说明张成功和余凯选,周原和彩霞,范志刚和史剑在“内在”上都是有联系的。他们或是性格上是对方的对立面,或是在情感上跟对方是互补的。

导演用超现实主义手法将幻觉、想象、梦境放进我们“直观”的现实中,建立起现实和超现实之间的纽带,把观众和角色联系起来,从而反思起生活、爱情、梦想的不确定性。说得再简单一点:现实中不存在的事情,放进超现实(幻觉、想象、梦境、潜意识)中,它也是“客观存在”的。这跟心理学家弗洛伊德的“三我”理论,如出一辙!

米开朗琪罗·安东尼奥尼曾拍摄了一部《放大》,这部电影产生了两个问题:感官能否帮我们重新认识世界?真相和幻想之间的界限到底是什么?

这两个疑问放在《两只老虎》这部影片中同样适用——搞明白了超现实主义的真正含义,就能自然而然地得到这两个问题的答案。

超现实主义的“左膀右臂”——开放型叙事和象征、意象

通过观影,我们可以非常直观地感觉到——李非在叙事策略和电影语言的选择上,受到了欧洲电影人浓厚的影响:叙事策略上采用开放型的方式;为了让自己的叙事显得有合理性和逻辑性,大量地使用象征和意象。

电影中,张成功为何被绑架?绑匪索要100万,他为何要给200万?他花这200万“买”三件事情值得吗?他为何要去亲自打史剑?他为何要让余凯旋去跟高原传话而不是自己去?他为什么去祈求范志刚的原谅?

导演的叙事策略是开放式的:张成功被绑架或许只是因为他破产之后的心灰意冷,甘愿被绑架;他给绑匪200万或许只是自己的钱多得花不完;200万“买三件事情”只是有钱人的任性;打史剑、跟高原表白,希望范志刚的原谅......

果真如此吗?只能这样理解吗?或许每个观众的观感都不一样!而其实导演和电影根本就没有告诉我们!

如果单单只用超现实主义的“表”来拍,显然剧情是站不住脚,也经不起推敲的。但是他把超现实主义的“左膀右臂”给运用取来了:用象征和意象不断地提示我们!比如,开始绑在张成功身上的绳索后来被拿掉;比如绑架的场所选在干涸破旧的游泳池内;比如高原的戏中戏;比如范志刚的盲人设定......

——原本经不起推敲的叙事方式,加入了这些象征和意象之后,观众们的想象力一下被激发出来。

这是因为超现实主义只是一个“风筝”,叙事策略只是牵扯着这个风筝的“线”,象征和意象就是这个风筝的“形状和图案”。至于这个“风筝”具体是什么样的,能飞多高、多远,导演和电影把这根“线”交到了观众们自己的手中。观众在脑海中(想象力)绘制的图案越完美,手中的线(理性)放得越多,那么风筝(电影)就能飞得越远——这不正是一部优秀电影的伟大之处吗?思考留给观众,想象留给观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