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电影小井喷后依旧任重道远
盘点最经典的五部爱情电影
电影《蓝月》3月18日腾讯视频首播
昆明电影院已停业50天
《守望黎明的曙光》南通开机

张艺谋电影镜头里的女人和欲望

2020-02-27 10:00 主页 来源:未知
张艺谋电影镜头里的女人和欲望

1950年出生于中国西安的张艺谋导演,可能是第五代导演中最别具一格的一位。

无论是他的美学镜头,还是他电影背后的人性思考,在电影圈内,都是首屈一指的那一位,而在张艺谋这么些作品里面,最引人注目的大概就是他在1991年与巩俐合作的这部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了。

一,黄土地最出色的的美学电影人!

当初拿到苏童的小说剧本《妻妾成群》时,张艺谋再反复研读剧本以后,首先就做了一个大胆的尝试,那就是将故事的背景江南水乡,置换到了黄土地的高墙黄土之中。

有人反对,不应该对故事原型进行这么大的更改,但是刚刚年轻的张艺谋有自己的美学坚持,他认为,如果不能将故事背景平移到黄土高墙之中,这部电影还不如不拍了。

而后来,张艺谋将这部电影的场景,迁移到了山西乔家大院里面,有黄土,有凛冽,有高墙,有压抑。

第一次观众们看到了这么鲜明的色彩冲击,喜庆的红色,陪着黄土的阴沉,给人一种压得喘不过气,给 人一种高压之势。

当然这仅仅是张艺谋在这部电影里的主基调,在色彩的细节调配处,更显出了张艺谋的美学水平和哲学思考。

比如在电影一开头,巩俐饰演的颂莲穿着白衣黑裤经过红色花轿时,这种现代,与古代的颜色冲击,在某种程度上,也加深了本片的悲剧色彩,那就是在一个夫权时代,所谓女性,最后的命运不过就是成为男人的玩物。

而在张艺谋刻意为之之下,本片的大红灯笼,本片的红色丝带,看起来更像是一种吞人的巨兽,更像是一种吃人的规矩。

将喜庆变成恐惧,将红色变成危机,也只有美学大师张艺谋才能有这样的能力,再加上从小生活在黄土地上的张艺谋对于黄土,对于昏黄色调的运用,可以说本片光是从视觉色彩上而言,就可以成为一部神作!

二,张艺谋的人性思考!

在小说《妻妾成群》中并没有敲腿,也没有点灯,挂灯之类的细节。

而经由张艺谋之手,这些细节,成为了本片最大的亮点。

点灯,成为了得宠,熄灯成为了失宠,而在点灯,熄灯之间,这高院豪宅之中的四个女人,也围绕着丈夫展开了一场大戏。

有人为了这个灯笼死,比如颂莲身边的小丫鬟雁儿,到死都在做梦,有一天自己会成为姨太太,到死都在幻想着自己也会被点灯。

有人为了这股灯笼费劲心机,二太太就是如此,为了点这个灯,又是陷害三太太,又是故意让四太太弄伤自己的耳朵。

有人也对这灯不屑一顾,颂莲起初就是如此,作为一个上过半年的女大学生,起初她是看不上这种点灯,灭灯仪式的,她甚至对管家说了这么一番话:

“老爷有什么吩咐说就是了,干嘛到大门口?”

她觉得没有必要非要弄出这么大的阵仗,她觉得没有必要还要站在门口招呼,可是后来她才明白,这所谓的点灯,就是得宠,这所谓的大红灯笼,就是权势,最明显的一个区别就是谁院门口有灯笼谁吃饭的时候,就能多叫几个菜。

把灯笼变成男权的象征,把灯笼变成了封建高压下的牢笼,也只有张艺谋也这本事能将权力物化,也只能张艺谋有本事将高压,变成可视的细节。

而在权力之下,而在高压之下,颂莲这个原本进步的,原本年轻的女性,也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也学会了争宠,也学会了吃醋,甚至为了得到老爷的宠幸,假装怀孕。

这种人物性格的转变,这种角色心理的变化,其实也真的看出了张艺谋在拍这部《大红灯笼高高挂》时的野心。

不是简单的讲反对封建压迫,不是简单的讲反对夫权,而是在说一个吞噬,而是在说一个人吃人的故事。

三,电影的隐喻与大结局!

《大红灯笼高高挂》作为一部获得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银狮奖的佳作,在很多方面都是值得如今的电影人借鉴的,而这部电影最大的一个特色,就是电影语言的隐晦和内敛性。

其中有几个电影镜头是值得如今的电影人学习的,一个是在佣人偷偷将三姨太送进死人房吊死的时候,颂莲站在雪白的高墙之上,偷偷张望。

我们都知道雪是最纯洁的,而在落雪的时候,有人被谋杀,在落雪的时候,有人被杀死,这本身就是天大的冤屈。

同时电影运用远景镜头,将颂莲这个人物,变成雪地里最渺小的一束,其实也说明了在这个时代,女人对自己命运的无力,女人对于自己人生的无法抉择。

不能决定生,也不能决定死,这个时代的女人,天生就是男人关在笼子里的玩物。

而第二个场景是三姨太死以后,颂莲偷偷将三姨太房间里的红灯笼全部给点亮了,当管家带着佣人,冲进三姨太的房间时,红色似乎变成了一种张开血盆大口的意象,似乎变成了一种恐怖的隐喻。

而最终管家佣人们狼狈的逃跑,其实也说明了杀人的人,终于成为了被杀的人。

在这个时代,在这个高墙院落之中,没有谁能逃过,没有谁能逃脱。

最后一个镜头是,五姨太穿着一身红衣又进了门,院子里又响起了敲脚的声音,而当五姨太问门口站着那位穿着白衣黑裤的女人是谁时?

老婆婆一番话,直戳人心,她说:“是以前的四姨太,脑子出了问题!”

伴着凄凉的歌声,穿着白衣黑裤的颂莲,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在这高墙之中行走,这正印证了当初她对继母说的那句话:

“嫁给什么人由得了我吗?你一直在提钱,就嫁个有钱人把。”;“当小老婆就当小老婆,女人不就是这么回事。”

杀死一个人不可怕,最可怕的是,那个时代,在不停的吞噬着灵魂,不停的泯灭着人性。

虽然后来张艺谋还拍过很多电影,也出过很多佳作,但是很难再有一部电影能像《大红灯笼高高挂》那样,既给人美的享受,还给人人性的思考。

而在这部电影里,我们也看到了张艺谋对于电影艺术的欲望和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