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电影小井喷后依旧任重道远
盘点最经典的五部爱情电影
电影《蓝月》3月18日腾讯视频首播
昆明电影院已停业50天
《守望黎明的曙光》南通开机

电影投资春节后发展会如何?

2020-03-02 14:02 主页 来源:未知
电影投资春节后发展会如何?

没有票房统计的日子里,网络电影春节档表现如何?
 
以往的每一年,电影票房都是春节档中的重要话题。而今年春节档电影宣布全部撤档后票房数据已经停更,取而代之的影视圈热点是《囧妈》字节跳动合作的院线片“网络首发”。
 
《囧妈》网络首发带来的行业震动是巨大的。本就因疫情而失去春节档这一票房重镇,如今又有春节档中的重量级影片宣布脱离院线在网络首发,院线难免着急上火。而《囧妈》之后,原定于2月14日情人节上映的喜剧电影《肥龙过江》也宣布将于2月1日起在爱奇艺、奇异果TV独播,提前进军“网络春节档”。
 
一边是院线电影进军,另一边其他纯网络电影也在春节档有一个集中的小爆发排播,如《大天蓬》《我来自北京之扶兄弟一把》《异星战甲之青龙》等。目前的2020网络电影春节档内容题材、热度各方面表现如何?《囧妈》《肥龙过江》网络首发后,网络电影市场会迎来突破性变化吗?
 
三大视频平台的网络电影春节档布局
 
《2019网络电影行业报告》中显示,2019年网络电影正片播放量占比分别为爱奇艺56%、腾讯视频29%、优酷13%,可见在过去三大视频平台对网络电影投入有区别。在此基础上,在2020年春节期间,三大视频平台的网络电影排播也各有特征。
 
爱奇艺在数量规模上有明显优势,也有着最丰富的题材类型。刚宣布2月1日《肥龙过江》独播的爱奇艺,在大年初一排播上线了《大天蓬》《我的100分男友》《笑傲神探》三部神话玄幻、青春爱情、探案喜剧题材风格各异的电影,其中《大天蓬》表现较为突出,据猫眼数据截至1月29日,上映5天累计分账已达770万元。
 
初二到初八的排播计划中,爱奇艺还有《锦毛鼠之涅槃重生》《我来自北京之过年好》《超能疯人院》《恩赐2020》《战·修罗》《年兽》以及《肥龙过江》等多部网络电影。
 
不仅在数量上远超其他视频平台,题材也体现了多元丰富百花齐放的趋势。在网络电影传统的热门题材玄幻、喜剧中有多部电影布局,还有青春爱情、主旋律扶贫等题材。扶贫题材电影《我来自北京之过年好》29日上映首日分账73.7万元,位列当日爱奇艺网络电影分账第二。
 
腾讯视频的版块分类中,网络电影内容命名并非是网络电影,而是“自制电影”。可见腾讯视频的网络电影定位更多是投资出品的深度模式,这些网络电影基本都是由企鹅影视出品的项目。
 
腾讯视频大年初一上线《异星战甲之青龙》,初二到初八《古剑奇谭之伏魔记》《钟馗归来·万世妖灵》和军事题材的《悍战》,腾讯视频在春节档显然集中发力于古装玄幻题材。虽然没有分账票房信息,从专辑播放量来看《异星战甲之青龙》已经超过3700万次,超过腾讯视频同期其他网络电影。
 
优酷在大年初一上线了扶贫网络电影系列的《我来自北京之铁锅炖大鹅》,初二到初八还有《3年8班》《外星人事件》《野王》《夺魂异图阵》《暖冬》等,题材分布较为广泛。优酷在2019年12月上线了《大蛇2》,作为此前创纪录的网络电影分账神片《大蛇》的续集,据灯塔数据《大蛇2》在12月累计分账票房达到了2107.8万元,相信这个数字在1月份仍会有可观的提升。
 
进步与不足:春节档网络电影的突破有限
 
从以上的春节期间排播作品来看,读娱君认为值得肯定的是,网络电影的确逐渐脱离了粗制滥造、题材单一的标签,有着更广泛多元的内容题材和更大的制作投入产出水平。但这些进步大都是随着市场逐渐成熟,资本投入逐渐稳定扩大而产生的“修修补补”,主流网络电影并未有令人眼前一亮的标志性创新作品出现。
 
春节档前后扶贫系列网络电影《我来自北京之扶兄弟一把》《我来自北京之过年好》《我来自北京之铁锅炖大鹅》先后上线,播放成绩和成片质量都有一定的惊喜。这证明了网络电影早已突破了固有的题材受众群体,在主旋律题材上甚至可能有超乎预期的完成水平。
 
玄幻、怪物题材一向是网络电影的重点领域,但在以往,劣质的特效水平和随意的编剧一直为人所诟病,也是早期网络电影风评较差的主要原因。从2020春节档网络电影客观来看,头部作品的特效水平都有了不小的进步,甚至还有不少称得上亮点的特效镜头出现。
 
如《大天蓬》开头孙悟空与天兵、天蓬的打斗特效在打击感和动作设计、镜头的张力上,相比几年前的网络玄幻电影就有明显进步。《异星战甲之青龙》同样在开头设计了一场大场面战争戏,巨蛇怪物和各有特点的反派角色轮番登场,特效水平不错,镜头运用上也有了一些院线片的感觉。
 
现阶段的网络电影,非常像过去六套大量制作的“电视电影”的水平——既非粗制滥造,也没有太多辨识度和艺术价值,在演员表现的打磨上除了主旋律题材较为重视外,玄幻、怪物类网络电影的演员通常仍是以夸张的表情和肢体语言为主,成为弹幕中的主要槽点。
 
从热度来说,整个春节档中也没有出现真正意义上的“出圈”作品。虽然因为疫情原因电影院春节档消失,但网络电影端受制于作品硬实力不足,并不能真正接过2020年电影春节档的接力棒。
 
短期承压,但网络首播不会破坏院线价值
 
 
有分析提出网络电影的发展拐点或许会因为本次春节档消失而加速。院线与网络渠道边界模糊是早已出现的趋势,但纯网络发行,现阶段对大部分院线电影而言仍然不会是最佳选择,更多是迫于无奈。
 
《囧妈》为什么能够实现网络首播?据欢喜传媒公告,字节跳动为与欢喜传媒的一系列合作支付了6.3亿元,按照院线分成比例计算和《囧妈》的竞争力来看,其出品实际收入很难高于这一数字。另一方面,《囧妈》为字节跳动带来的不只是一部春节档电影的首映权,还有特殊时局下为平台带来的空前热度和大众好感度,无形的推广价值不可估量。
 
显而易见的是,并不是每部电影都能这么运作——如《唐人街探案3》此前据传成本高达13亿元,而正常的网络电影播出模式要么是会员付费、要么是单片付费,对于春节档这样高热度电影来说意味着极高的盗版风险,更重要的是以目前的视频平台定价水平,绝难单独以网络渠道支撑起一部十亿投入电影的商业预期。
 
读娱君认为,很长一段时间内,院线与网络并重仍然是主流,两者之间的窗口期也会根据电影自身成本和定位的不同而有所区别——院线体验更为重要的进口大片,特效电影仍然会维持较长的窗口期,而对于一些受影院体验影响较小,成本也不高的电影来说,网络端会变得越来越重要,它们与那些纯网络电影的区别也会越来越模糊。
 
所以说《囧妈》一例是字节跳动、欢喜传媒的神操作,但也并非能动摇院线格局的根基。
 
但《肥龙过江》等“后春节档”电影改至网络渠道首播,很可能不会只有这一部孤例。在疫情未见明朗时,后续档期中的中小成本电影很可能跟随上线网络端:因为自身原定档期受到疫情影响,市场恢复正常后又要面对春节档复出大片们的竞争,另寻他路的大概率不只《肥龙过江》这一部电影。
 
这是一个特殊的春节档。疫情带来的突变引发了一系列震动,电影院线遭受重创。但相信疫情过后,反弹的观影需求会超出行业期待的,至少所有的电影从业者也都希望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