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建斌代言《最强王者》电影级宣
疫情下的世界电影业 “裂痕”正
第73届戛纳电影节或将推迟举行
动画电影《比得兔2:逃跑计划》
纽约市长命令全市电影院关门

疫情下的世界电影业 “裂痕”正在发生

2020-03-17 09:52 主页 来源:未知
疫情下的世界电影业 “裂痕”正在发生

  中国观众已经近两个多月无缘电影院,世界多个国家的电影观众,眼下也进入了无法在大银幕上欣赏影片的阶段。随着疫情在全球的蔓延,美国、意大利、日本、韩国等国家电影业或进入“寒冬期”,撤档、延期、停拍、电影院关闭……被按下“暂停键”的世界电影业,迎来了一次巨大的考验。

  原定于3月至5月在全球几个票房重仓国家公映的迪士尼电影《花木兰》,宣布撤档或延期,《花木兰》的导演妮基·卡罗在社交网站发文表示,“我们很高兴能与全世界分享这部电影,但不幸的是,考虑到我们当下不断变化的环境,我们现在不得不推迟《花木兰》的全球上映。”

  《花木兰》是这一时期最受关注的电影之一,受疫情影响的却不止这一部,《X战警:新变种人》《寂静之地2》《比得兔2:逃跑计划》《速度与激情9》《007:无暇赴死》也纷纷更改了公映时间,有的直接从三四月推迟到了年底,这一状况让人想起今年中国的春节档,本来认为有望合力创造50亿元票房的几部春节档大片在一天的时间内全部撤档,使得这个春节档可以用“颗粒无收”来形容。

  《花木兰》改编自中国经典故事,从一开始公布海报、预告片不被中国网友看好,甚至有不少嘲讽的声音,到逐渐扭转网友印象,该片的期待值不断提高,《花木兰》的制作质量以及花费不菲的前期宣传,为它的公映铺平了道路。作为美国之外最大的票房来源地,中国没法公映《花木兰》,带来的损失是片方没法接受的,撤档是必然的选择,但也有声音认为,不久之后中国影院重启复映,观众的报复性消费,或能给《花木兰》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

  但谁又能知道确切的结果?随着疫情变化,有可能各国关闭的电影院越来越多,不排除有的国家像中国这样全面关闭影院,世界电影业似乎从未面临这样的状况,被动地等待,成为没有选择的选择。全体电影人,包括制作、创作、发行等各个渠道的从业者,都不得不被疫情逼迫着去思考,当电影失去影院这个平台时,该如何应对?

  在中国电影市场上,徐铮的《囧妈》从春节档撤出后,选择与网络平台合作免费播出,成为一部“稳赚不赔”的电影,但也因此引来业内抗议,多家院线联名写信抗议,认为这种做法破坏了行业规则,对电影业是一种伤害。《囧妈》由院线转向网络,给院线电影提供了一个新的商业模式,但这一模式并未被其他大片借鉴,撤档的其他几部大片,仍然在等待疫情结束回到院线“厮杀”。院线电影大范围地转移竞争阵地,看来短时间内没法普及,这除了有院线方面抗议阻挡,想必还有其他政策与商业层面的问题未能解决有关。

  在美国电影市场上,院线电影向流媒体的转移之路,也不是那么顺利,马丁·斯科塞斯执导的《爱尔兰人》在Netflix(奈飞)播出,就让很多传统院线经理不高兴,相关的电影创作者似乎对新渠道的敞开也并不满意,但有一种趋势是可以看出来的,流媒体对电影尤其对名导创作的大片的觊觎是无法掩饰的,比如Netflix在抢占院线地盘时就上下其手:力助自己出品的电影《罗马》冲击奥斯卡奖项,起用多名具有好莱坞深厚背景的著名制片人,提升自制电影的产量至每年近百部,签下包括马丁·斯科塞斯、迈克尔·贝、本·阿弗莱克、道恩·强森等多名好莱坞知名导演与演员……Netflix电影对好莱坞的渗透,被认为是“深入心脏”式的。

  疫情无疑会加速世界电影业与流媒体的融和,迪士尼为了增加新片撤档时期的收入,宣布《冰雪奇缘2》《星球大战:天行者崛起》提前在自家流媒体上线,流媒体上的付费电影收费虽然低廉,但用户量的庞大,仍会给片方带来一笔不小的收入,据迪士尼2020财年第一财季财务数据显示,在今年的前两个月,订阅用户就达到了2650万,每位付费用户月均带来收入5.56美元,合在一起是一笔很可观的收入。在北美,迪士尼的流媒体Disney+已与Netflix、Apple TV+形成分庭抗礼之势。随着流媒体带来的收入剧增,必然会促使电影业重新考虑发行格局。

  迪士尼对于已经公映过的老片,也迟迟不登陆流媒体,除了有对传统院线的留恋观念,版权开发的其他收入,也在影响着电影上网播映的速度,毕竟以“院线公映”为核心的电影产业链长达百年,商业模式成熟而且稳固,想要突破传统思维,不仅需要电影业内部的革命,更需要外部力量的推动,这次突如其来的疫情,算是外部力量一种,只是疫情对世界电影业的改变究竟有多大,还有待观察,观众的选择,才是对电影的“最后判决”。

  从中国十几亿人隔离在家的娱乐消费方面来看,已经有不少人觉得,电影院不是必需品,电影却是,没有电影的陪伴,很多人会觉得时间不能好好地被打发掉。但两三个月的时间,确实也没法对观众的观影习惯带来根本性的“摧毁”,疫情结束之后,很有可能影院会爆满,人们涌向电影院,寻找过去一种熟悉的生活方式。这是因为,电影院已经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文化,对于观众来说,去电影院看电影,不只是去消费一部影片那么简单,在以观影为核心需求的消费链条中,还包括吃饭、逛街、购物、约会等一系列动作,这种休闲生活,在线上是没法实现的。

  电影院的生命力与文化影响,是不会受到疫情的根本性冲击的,但对于世界电影业来讲,也到了重视双线发展的时刻,怎样调和院线公映与流媒体播放之间的矛盾,怎样迎合院线观众与网络观众不同的观看与审美需求,都需要重新建立一套不直观却复杂而丰富的新体系,“裂痕”正在发生,这个新体系无疑也会对电影本身带来一些微妙的影响,但有一点是不会变的:电影的魅力永远在于神秘与未知,在于娱乐观众的同时带动观众进行深度的人性思考,只要有好电影在,观众就会永远多一条热爱生活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