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翻车?新版倩女幽魂遭吐槽
流浪地球点燃票房,2020年靠陈思
扑街系列电影,华语电影无缘五强
一起盘点王家卫的电影世界
当年被骂最多的5部电影

流浪地球点燃票房,2020年靠陈思诚?

2020-05-05 10:06 主页 来源:未知
流浪地球点燃票房,2020年靠陈思诚? 



整年电影市场票房为640亿,虽然相较于2018年全国电影总票房609亿有所提高,且近些年国内票房都是每年都在稳步提升,可这640亿却来的并不容易。
 
票房增速慢、观影人口减少、影视公司危机,2019年的电影市场过的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轻松。政策紧压下资本逐渐冷静,观众审美趋于正常化、理智化,流量不再无往不利。
 
可以看得出来,2019年的电影市场充满了实验、改革、惊喜,如果说这场自我净化一样的革命可以将国内电影行业排毒,那么这样改革前的阵痛是有必要的。
 
 
 
惊喜与寒冬
 
提起2019年电影市场,用的最多的词语便是寒冬。
 
首先就是大量影片因各种各样的问题撤档,诸如《八佰》《少年的你》《刀背藏身》等。《少年的你》最终无声许久之后悄然上映,可这也是少数。《刀背藏身》因为署名、利益分配等问题已经跳票N次,上映无望。这还是我们所熟知的,一些拍摄好的影片甚至根本无缘院线,连名字都没能留下就“胎死腹中”。
 
 
 
除了一些不可抗因素和自身利益分配问题,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便是影视公司的大量关门。据有关统计,2019年影视行业关门的公司高达1800家以上,这已经不是正常水平的数字。这背后既有行业内换血、洗牌的原因,又有影片难产导致没有竞争力的原因。
 
除了这些,票房方面的最终数字较比2018年上升了5.4%,可这个数字比2018年进度缓慢,观影人次仅上半年就下降10%左右,如果不是《哪吒》《流浪地球》《我和我的祖国》的大爆,估计2019年的电影市场真成了寒冬。
 
 
 
可寒冬之中也有惊喜。
 
可2019年同样是充满惊喜的一年。相较于2018年最高单片票房《红海行动》的36.5亿票房,2019年41部国产片破亿,10部破10亿,三部破40亿,最高是《哪吒之魔童降世》的50亿。
 
《哪吒之魔童降世》《流浪地球》的大爆使得这两部电影就占总票房的6分之1,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而且无论是影片质量、口碑、影响,国产片都上到了一个新的层次。也间接证明了,只要你拍的好,就不愁票房。
 
一个行业的发展就是这样,几家欢喜几家愁,有的笑得放肆,盆满钵满;有的哭的心酸、愁云惨淡。
 
 
 
“国货”崛起与水土不服
 
2019年2月5日,《流浪地球》上映。起初这部国产科幻被所有人都不看好,毕竟在好莱坞科幻大片的多年“进攻”之下,国产科幻几无立锥之地。而且多部打着国产科幻崛起、实则骗钱的国产科幻片伤害了很多人的心。技术不过关、没有科幻土壤让国产科幻的崛起难如登天。
 
万幸,《流浪地球》出现了。
 
 
 
这部电影出乎所有人意料,以绝对黑马的姿态杀出,然后一骑绝尘,成为现象级电影,也为国产科幻的从业人员打了一剂强心针。
 
再然后就是《哪吒之魔童降世》,同样是崛起,这次是国漫崛起。
 
 
 
《大圣归来》《白蛇之缘起》都让大家觉得国漫崛起已经不远,且势在必得。我们不怕慢,我们只是怕没有希望,万幸,这个希望来的还不算晚。《哪吒之魔童降世》依旧是黑马,依旧是一骑绝尘,将所有同档期大篇狠狠甩在身后,最终定格在50亿的票房上。
 
导演饺子十年心血没有白费,那个被申公豹变脸镜头逼到辞职,却到了新公司依旧被通知新公司也接了这个项目的动画师心血也没有白费。虽然接下来无论是《姜子牙》《白蛇之白素贞》全都以“命”为主线,让人不免觉得套路统一,可头已经开了,剩下的就是慢慢磨合,我也相信国漫真正的崛起之日绝对不会晚。
 
 
 
在年度票房前十之中,只有《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和《速度与激情:特别行动》两部大IP作品挤进榜单,国产片市场份额高达64%,同时国产佳片不断。
 
国内三大档期之中无一例外都是国产制霸,除了暑期档的《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占着漫威十年结局的情怀和自身过硬的质量之外,剩下的几无一合之敌。
 
2019年年末的《星球大战9:天行者崛起》成为去年在国内市场折戟的第八部好莱坞IP大片,更不要提《雷霆沙赞》《X战警:黑凤凰》这些惨淡的名字。
 
 
 
近几年国内市场俨然成为了好莱坞大片的宝地,不管什么质量,只要讨好中国观众,就有数不清的钱等着拿,多部电影也以中国风、在国内取景为首要标准。可需要看清的是,人家只是为了赚钱,仅此而已。
 
号称是给中国的情书的《功夫熊猫》系列,把中国比喻成熊猫阿宝,赚够了国内的情怀与票房,可很少有人察觉,或者知道了也不以为然,这个救世主熊猫的师傅是北美浣熊。这并不是吹毛求疵,而是我们的文化在人家眼里只是赚钱的工具,就好像知道《变形金刚》在国内票房最高,《变4》甚至将决战场地设在了香港,并且找了一众国内演员。
 
 
 
可这些国内演员演的只不过是所谓的国内特供,即只在国内是这样。只要钱赚到了,又有什么呢?
 
可如今不一样了,我们文化自信了,我们开始输出文化了。
 
 
 
文化自信其实就是综合国力的体现,曾经我们电影工业落后很多,国外大片趁机抢占市场,造成了大部分人童年回忆都是这些大片,所以当那些我们小时候的回忆重启之后都会去补一张电影票。
 
可谁都不是傻子,一次两次可以,次数多了谁看不出来。再者国产片如今类型上各家多样化,质量也能满足观众需求,内容更加本土化。缺乏文化共鸣、只有特效外壳的国外大片逐渐被大家“吃腻”了,便开始水土不服了。虽然在类型上2019年引进大片更加多样化,票房上却再也难以复制当年的盛况。
 
类型多样与多方发力
 
什么样的影片才能引起文化共鸣?举个简单的例子,2019年上映的《阿拉丁》在全球席卷10亿美元以上,成为爆片,可在国内却8天才破两亿,这还是在威尔史密斯的大名之下的结果。
 
究其原因就是这种歌舞片在美国的地位相当于国内的武打片,民众接受度很高,这是他们文化的一种,可这却不属于我们的文化,所以在国内扑街。
 
这就是文化共鸣。
 
 
 
前文提到,文化拼的就是综合国力,而在国立日渐强大的今天,我们虽然也走了很多弯路,可如今却也走到了正规。
 
《上海堡垒》的失利代表流量时代的终结,观众消费趋于理智,流量为王终于不复存在。除了那些国产商业大片,过去的2019年最受关注的更多的则是高质量的精品影片。
 
 
 
如果说那些大爆的商业大片展现的是大众审美,雅俗共赏,那么高质量的精品电影则展现的是文化上线与自我升值。
 
《过春天》《送我上青云》《四个春天》《地久天长》等都是2019年票房不高,却质量过硬的影片,虽然这类小众电影离更多的人去影院看还有很长的一条路,可有关注总归是件好事。这也证明越来越多的目光关注到了质量,关注到了其他类型的影片,关注到了更加高的精神层次。
 
 
 
《少年的你》因为易烊千玺的原因受到关注,虽然是因流量而受益,可产生的对校园暴力的思考与关注还是值得赞许的。流量如果运用好了将会是一个互利互惠的武器,可如果从一开始的出发点就是为了赚钱,那流量的作用就是帮助其扑街更快。
 
 
 
除了题材与类型,新老演员的集体发力也是2019年的重点。老演员方面王景春、咏梅凭借《地久天长》拿下了第69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银熊奖和最佳女演员银熊奖,这也是电影史上难得的影帝影后双获奖。
 
 
 
除此之外,今年大火或大爆的影片的演员全都是实力派,这是一件很让人欣慰的事情。周冬雨在《少年的你》中的表演在《七月与安生》的基础上更上一层楼,易烊千玺先是凭借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获得肯定,又因《少年的你》脱掉了大众对于流量的固有印象与标签。老的不服老,新的冲劲足。
 
再一个就是年轻导演的发力。《流浪地球》的导演郭帆、《哪吒》的导演饺子、《过春天》的白雪、《误杀》的柯汶利等,不是只导过几部电影就是完全是一个新人。可就是这些新人导演,其作品全都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新人辈出,这才是一个国家文化自信的根本。
 
 
 
虽然这些导演短时间内还无法取代第五代导演的绝对的地位,可他们更懂这个时代更懂当下人的想法,有朝一日一定会成为中流砥柱的。
 
2019年的电影市场,有赚的盆满钵满的,例如《哪吒》《流浪地球》,票房口碑双丰收;有频繁撤档导致观众一再失望的《刀背藏身》。有的电影公司大赚特赚,有的惨淡收场;关门大吉。有的演员收获了票房与口碑,回应了质疑,铺平了前行的道路,比如易烊千玺;有的集开启、关闭流量时代在手,比如鹿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