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环节电影公司还应该做些什么
疫情下的"電影劫":流媒體因禍
记得这部电影的人,都不再年轻
电影《请寻找我》的叙事技巧
网络电影备案:系列片占比高达

疫情下的"電影劫":流媒體因禍得福

2020-05-08 09:55 主页 来源:未知
疫情下的"電影劫":流媒體因禍得福


 
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沖擊了全球經濟,娛樂產業自然不能幸免,尤其是被視為“非生活剛需”的電影更是率先被放棄、最后才恢復的所在——想看電影就在家看吧,專屬於流媒體的日子就這樣突然降臨。
 
流媒體火借風勢
 
放眼各國,全世界的影院基本都關了門,即便想開門也沒有片源,包括好萊塢在內的大量新片或是撤檔、延期,或是改為線上點播,按照《好萊塢報道》的預測,今年的暑期檔肯定是“廢了”,損失超過200億美元。
 
這次全球疫情暴發,受沖擊最大的除了實體院線,還有迪士尼、華納、環球等“六大”的傳統終端業務,也就是票房清零,誰都分不到賬了。《花木蘭》《黑寡婦》《速度與激情9》等大片撤檔、漫威宇宙旗下所有作品集體順延,剛剛上映不久的《隱形人》《1/2魔法》等打破窗口期提前上線,甚至像《魔發精靈2》和《史酷比》就干脆直接上線點播,跳過了影院票房,用一種新的方式來評估投資和收益,試圖挽回損失,但迄今沒有透露真正的盈利值。
 
反而是以Netflix為代表的流媒體們,迎來了難得的發展機遇,成為少數在疫情期間“因禍得福”的娛樂企業。據最新數據統計,今年第一季度Netflix全球訂戶猛增1577萬,全球累計訂戶達到1.83億,較去年增幅高達22%。Netflix股價在4月裡連續上漲,最高報收454.8美元,這使得Netflix目前的總市值超過了迪士尼。此消彼長,曾經貴為好萊塢產業龍頭的迪士尼,不僅股價下跌2.5%,還停發了10萬名員工的工資,原本已經退居二線的前CEO鮑勃·艾格也不得不再次出山“救火”。
 
當然,迪士尼也並非無視Netflix的崛起而坐以待斃,集團籌備多時的流媒體平台Disney+已於去年11月12日正式上線,這被視為艾格留下的“最有價值”戰略布局,如今看來確實很有前瞻性。上線五個月吸收全球5000萬用戶,Disney+靠著優惠的月費套餐和更多的獨家資源插足已競爭激烈的“流媒體之戰”,成功收割了大量用戶,只是增長沒有Netflix那麼“驚艷”罷了。
 
目前,Disney+的在線服務除了包括迪士尼、福斯、漫威、皮克斯和ABC頻道的內容,還捆綁了體育頻道ESPN和流媒體Hulu這兩家迪士尼同樣擁有股權的平台,這無疑增加了流媒體新業務的競爭力。迪士尼的強勢本就在於其資源的豐富,除了漫威、星戰這些電影大IP,還有在動畫、兒童和青少年節目上積累多年的家底,像《玩具總動員》系列、《新成長的煩惱》和《歌舞青春》系列,很多都曾在傳統的“迪士尼頻道”陪伴觀眾長大,他們很容易轉為流媒體的用戶。
 
原本迪士尼這些年的布局順風順水,特別是漫威第四階段的檔期都排到了3年后,但這次疫情的暴發打亂了精心編排的日程表,影院和流媒體上的檔期都得調整。畢竟《黑寡婦》《永恆族》以及首部華人超英主角的《尚氣》的啟動,《奇異博士2》《雷神4》的承襲,在時間線上要與《獵鷹與冬兵》《旺達幻視》和《洛基》這種在流媒體上播放劇集穿插,構成一個聯動的網絡。這種讓人眼紅的“宇宙”曾讓迪士尼賺得盆滿缽滿,但碰到疫情這種“黑天鵝”時,也會出現“牽一發而動全身”的困擾,劇組暫時開不了工,后面也難以協調進度,如果新資源接不上,很可能就會影響自家流媒體平台的吸引力。據《綜藝》分析,這段時間Disney+的增量乏力,很大程度就是因為星戰系的《曼達洛人》完結后出現了斷檔,第二季要等到10月才上線,而漫威系的幾部劇集,很可能要面臨延期和拆分的命運,這都不利於迪士尼的流媒體業務和其他幾家競爭。
 
開創者的“進擊”與競爭
 
“在未來幾年中,將有越來越多的消費者購買流媒體服務。”《福布斯》曾預測在線用戶爭奪戰的前景:Netflix在對手的競爭壓力下,仍然保持著增長勢頭﹔蘋果也在自己的流媒體平台上推出了低價套餐和大量原創內容,且可以和他們的手機等硬件綁定銷售,譬如免費提供一年的訂閱服務,這種用戶黏性是其他對手所不具備的﹔Youtube視頻網已經有了付費套餐﹔Hulu和亞馬遜的Prime會員制同樣可以享受流媒體資源﹔本月27日,華納旗下的流媒體業務HBO Max將重磅上線,接下來還有康卡斯特旗下NBC的流媒體平台Peaccok,前景之大,就連搜索引擎巨頭谷歌也對這一領域躍躍欲試。
 
據專業數字研究機構范豪斯去年底的統計,74%的美國網民已訂購了在線流媒體服務,未來他們平均每人還有望再新增1.6家平台,這就給新入局者預留了不小的商機。針對新增用戶的調查統計顯示,23%會首選迪士尼/福克斯的流媒體平台,11%會選擇華納兄弟或蘋果的流媒體。
 
據數字電視研究公司預測,到2025年,全球5家流媒體平台(Netflix、亞馬遜、蘋果+、Disney+、HBO Max)的總用戶數將達到5.29億人,其中Disney+的全球用戶將超過1億,然而從這次疫情發展來看,這塊蛋糕怎麼吃還有變數,反而是完全依靠流媒體業務的行業先行者Netflix,目前的優勢更加鞏固,有一家獨大的趨勢。
 
對於宅在家中的人來說,差不多的套餐價格,Netflix、Hulu這樣在流媒體平台上開拓多年的純線上品牌,在商業模式和技術引導上是首選,至於資源什麼的,以后可以再補充嘛。Netflix首席內容官泰德·薩朗多斯日前在接受CNN採訪時表示,Netfilx在新節目的儲備上很超前,會一次性完成所有的劇集,即便疫情未來再持續幾個月都不會擔心斷貨,除非到了下半年劇組還沒法開工,那估計就得指望動畫片了。
 
Netflix目前資金充足,福利自然也不錯,譬如其設立了1.5億美元的基金,幫助那些因為疫情暴發而無法開工的影視產業人員,其員工能領到2周的薪水,盡量讓那些不便上班的人在家辦公,保持生產效率。更關鍵的是,經歷過這次疫情之后,Netflix的這種制播方式有可能徹底改變了人們的娛樂習慣,流媒體或許真會取代傳統院線和電視台,成為用戶娛樂消費的首選。
 
當然,被迪士尼和華納等競爭對手“辣手斷貨”的傷疤還在,Netflix的當務之急還是存資源,甭管是原創還是合作,“胃口”都很大,也一直在全世界范圍內尋找合作者。在歐洲,Netflix剛剛與著名的藝術電影和院線品牌MK2簽下了合作協議,擁有了一大批法國作者電影的線上版權。4月24日,第一批法國經典、新浪潮大師特呂弗的12部作品上線,其中包括《400擊》《最后一班地鐵》這樣劃時代的影片,此外還有克洛德·夏布洛爾、雅克·德米、克日什托夫·基耶斯洛夫斯基等更多歐洲名導的作品,將在年底前陸陸續續地登上流媒體,甚至連早期的查理·卓別林和當紅的加拿大金童澤維爾·多蘭,也因為MK2擁有版權而一並變成了Netflix線上片庫裡的“優質尖貨”,這一步棋也讓之前高呼“大數據”的流媒體平台,逐漸擺脫之前過於迎合大眾的商業定位,開始進軍更高端的藝術領域。
 
而原創的腳步,更是Netflix甩開Disney+的“壓箱底”戰略,或者說是當年《紙牌屋》一炮打響后的既定方針,不至於像喪失漫威宇宙和《老友記》版權那樣再被“掐脖子”。這次疫情中Netflix原創獨播的紀錄片《養虎為患》就獲得了6500萬人次的點播量和不錯的口碑,動作片《斯賓塞秘密》的點播量更是高達8500萬,像《驚天營救》也有“錘哥”克裡斯·海姆斯沃斯這樣的大牌擔當,論場面設計不輸傳統院線片。
 
Netflix的野心更在於全球出擊,歐洲、拉丁美洲、東亞、印度等地區都有合作原創項目、增設當地制作中心,像《王冠》這種“不是英劇的英劇”,已然打破了地區文化限制和創作習慣,甚至馬德裡的Netflix新分部,還在籌劃《百年孤獨》這種諾貝爾級別的名著改編,毫不掩飾對各國語種觀眾的“誘惑”和藝術領域的觸及。
 
Netflix當然也不是高枕無憂的,除了Disney+、HBO Max、Peacock等新勢力的追趕和媒體帝國的劇集,還有一些更新穎的硅谷+好萊塢“雜交產物”在發起挑戰。譬如4月6日剛上線的Quibi短視頻網站,資源就不再是抖音那種草根、網紅上傳的搞笑視頻,而是由好萊塢專業團隊打造的“微電影平台”,其創始人是深諳好萊塢商業之道的迪士尼前董事長杰瑞弗·卡瑞伯格,手下就招攬了不少IT精英和電影營銷人才。憑借卡瑞伯格的人脈和對手機流媒體的看好,斯皮爾伯格、湯姆·克魯斯、“巨石”強森的新片都有望在這個新平台上線,投資不菲的原創資源,除了技術上承襲美國影視業的專業水准,還按照現代觀眾的習慣切分成10分鐘一集的“快觀影”,提供橫屏切豎屏的全新感受,Quibi這種概念更激進的流媒體平台若能成功,不僅是對電影制播模式的又一次突破,也將從群雄逐鹿的流媒體戰場中分得一杯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