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金都》斩获多项大奖
各环节电影公司还应该做些什么
疫情下的"電影劫":流媒體因禍
记得这部电影的人,都不再年轻
电影《请寻找我》的叙事技巧

各环节电影公司还应该做些什么

2020-05-08 13:25 主页 来源:未知
各环节电影公司还应该做些什么

两会召开的时间确定、五一小长假平稳渡过、全国各地消费活动恢复、各行业复工复产以及返校复学有条不紊的进行、上海迪士尼宣布5月11日恢复、中国香港地区电影院已经逐步开始复工……

这一切都给即将可能到来的影院复工带来了新希望。

越是临近复工,越要认真做好一切的应对,特别对于目前的电影行业,有的公司已经元气大伤、有的公司已经自乱阵脚、也有的公司保住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做好全面准备迎接行业的复苏。

虽然具体时间目前还无法得知,但这并不是紧要,全国上下都在一步一步的积极应对,其他行业成功的复工经验也给电影行业带来好示范,目前仅需要一个机会和一个通知,电影行业便会循序渐进的复工复映。

那么在当前,对于各个环节的每一个公司来说,到底应该具体做些什么呢?

出品、制作公司:真正地深耕内容创作

五一前华谊兄弟定增23亿给予市场极大的信心,他也从某种程度上消除了市场上对于华谊兄弟以及中国电影市场未来的疑虑,无论对于华谊,还是其他民营以及国营影视公司而言,疫情并不能击垮他们。

到了今天,不难发现,国内的民营影视公司,都逐步的真正的回归到内容为核心的理念,大家摈弃野蛮增长和过多的溢价增值。

这也使得手握更多好项目的公司,在疫情结束后能够获得更多的机会,在面对宣传竞争愈发激烈的未来,抢占从立项制作和前沿宣发的公司注定先会从疫情之后得到喘息。

对于目前的影迷而言,大部分观众对于今年待看影片的印象可能仍然停留在春节档的《唐人街探案3》《夺冠》和《姜子牙》身上,或者还有迟迟不能上映的《八佰》和本来定档暑期的《封神三部曲》等,除此之外其他影片大家都很模糊,留给影片的空间确实是非常充裕。

那么对于影视公司而言,未来深耕内容势必是当务之急,观众在后疫情时代,对于影片的消费欲望其实不会改变,但会变得更认真和谨慎,这也就使得以往那种“滥竽充数”和“徒有其表”的影片丧失掉所谓的空间,很多观众甚至面对“免费”的白看可能都无动于衷。而这次全民记忆的“疫情”,更是为更多影视创作提供了素材、情绪、以及时代记忆。

提前做好准备,仅仅列出片单其实是不够的,毕竟大家对于目前的影片内容还是非常有兴趣的,而且在今年观众更多会希望看实际的内容,毕竟在将来的宣发过程中,以往很多的手段都可能会出现限制,比如路演和看片等,都会因为过度的人员聚集而被叫停。

这也就对大部分制片方提出了更高要求。通过这两年的实际经验来看,无论是依赖互联网、还是纯地网发行都有各自的优势,如何调剂分配侧重,是现阶段真正考量制片方是否对手中项目有一个正确的认知。

宣发公司:留下最强的兵,

做好应对所有变化的可能

相比而言,这次疫情对于电影宣发公司来说,更像是进入了一场“冬眠”,通过拍sir的问询和了解,其实即便像近两年电影业绩状况不那么良好的一些大影视公司的发行团队,大家也都没有在本次疫情期间对基层人员做更多的变动和调整,很多公司即便都进入了休眠状态,大家更多希望在未来的复工时期获得更好的转机。

宣发公司本身除去人员成本并没有高昂的硬性产品投入,疫情对于他们来说最困难的在于,回款。而根据了解的是,大家都根据自己的情况做出了一些调整,人员优化也好、调整工资也好。

实际上对于宣发公司而言,通过几年的培养所获得的人才和资源是非常难得的,目前大部分宣发公司三四五月的薪酬都已经调整为各地最低保障工资,这要比全员解散的费用更节约,对于宣发公司和员工彼此都是一种更好的过渡方式。

同时从未来的就业情况来看,绝大多数的宣发公司都会对人员进行一轮精简,用尽可能节约成本的方式把人员配置做到最优化,在往年大家通常会因各自公司的情况做非战斗减员,但在这次疫情期间,非人为和公司自身的因素,会使得一部分人员自动离职,毕竟大部分宣发人员的实际收入在这一段时间都会缩减。

其实除非是彻底不想做下去,或者是手里实在没有其他项目,那么这些公司本身就不应该存在于当下的中国电影市场,疫情只不过是压倒他们最后的一颗稻草,借故彻底离开只不过是他们的接口。

不用多想,当下对公司仍然不离不弃的可不是混饭的员工,而更多是对电影真正充满热爱的人,毕竟即便面临就业压力,电影也未必是所有人唯一的出路,留下的更多还是一种信念和坚守。

宣发公司则更应该重视员工的培养和维系,能挽留的尽量挽救,实在应该淘汰的也尽可能欢送,毕竟留下来对于彼此都比较困难,疫情彻底消散后社会上对于年轻人的就业机会是足够丰富的。

其实疫情带来的不仅仅全是坏消息和负面影响,他也的确是对于中国电影多个层面的洗牌、淘汰和升华,特别是对于需要更多实际能力为依托的宣发行业,他们可以说是疏通上下游的润滑剂和万金油,这一番疫情过后,做好人员调整和精简公司可能都会经历一番升华。

和院线要面临大范围的整合不同,电影圈的人员流动相对更封闭,但人才可能是未来各个宣发公司打硬仗和面临同竞影片品质相同是最大的变量和能够提供最大可能性的因素,在当前掌控好他们的去留是极为紧要的。而一旦复工,这近半年渠道的变化、观众情绪的更替等等变量,都是需要宣发公司第一时间面对和处理的,特别是疫情之后的短暂恢复期,倚重何种方式进行宣发会变得非常微妙。

影投&院线公司:

整合、抄底,做好随时开工的准备

2018年11月电影局并入到中宣部直管,曾计划今年全国银幕数量增长到八万块,试想如果没有疫情的影响,达成此数值应该不会问题。相比于终端影城,这次疫情对院线和影管公司直接冲击并没有那么紧迫。

▲中国电影院线数量增长(图片来源见水印)

根据统计近十年内地院线数量从37条逐步增长到目前的近五十条,影城数量也接近了一万两千家,虽然数值让人振奋,但对管控而言,过多的院线和影管数量会使管理的难度增加。

疫情蔓延势必让一部分影城倒下,也会倒逼一部分不良资产离开影投行业,同时我们通过这次疫情会发现,无论是中央还是地方、无论是电影局还是各级政府,对于电影的重视都是“非同小可”,因此之前总局所制定的方针政策格外重要。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在电影局下发的《关于加快电影院建设促进电影市场繁荣发展的意见》之后,院线整合和收购并组将会成为总局乐见的重要行业方向。

注销影城需要一个过程,但谈收购和整合却要在当前摆到台面上来,院线方自己能够发声和取得主动的能力势必会更强。目前更多的影城仍然是处于观望状态,不过收购和整合势必是大的趋势。

其实对于目前的状态而已,影城所处的商场可能基本都恢复了六七成的顾客流,节假日商业街的人流也开始逐步增多,更高频次的人员接触都没有发生实际的疫情反弹,这可能对于影城方面的确也到了需要做更多实际复工准备的阶段了。

仅从拍sir最近去几个商场和影城的摸底探访,大部分的商场卫生状况其实都已经恢复,但大部分影城区域的卫生状况都不理想。在影城的人员方面,很多影城其实都已经做到极简化,有一些影城目前只保留三四名员工,大院线的影城保留了经理级别的员工。

复工后,很多影城有可能在短期内面临着无人可用的局面,观众去影城都会存在心理障碍,对于去影城工作的人员同样要面临着一样的问题。

同时影城要面临最严峻的问题仍旧是和物业的租金交涉协商,现阶段正好是双方面能够认认真真先把这个问题放到桌面上去谈谈的好机会。

如果六一复工,大家如何去面对?租金是延期缴,还是之后分期缴,还是未来分摊到每个月,还是下一年双方协商不涨价。我们总会在一个“愉快”的氛围内取得一个能令双方面都满意的结果在,我们在这次疫情之中,大家通过合作的方式已经解决了很多非常实际的问题。

在很多年前,曾有媒体抛出一个近乎荒谬的言论,暨“谣言倒逼真相”,通过这次疫情我们看到了信息的公开透明是多么的宝贵,大家肯定是希望“疫情促使进步”,而没有人会希望是“停业倒逼改革”。

对于电影行业而言,特别是面临可能即将到来的复工,做好一切应对才是最重要的,目前中国香港地区电影院已经要逐步开始复工,台湾地区即便在疫情时期也没有完全关停电影院,韩国也会在不久逐步开放电影院,这些也都会给内地电影院的复工复映更好的启示。

只不过想真正的复工复映,需要做的事情更多,需要做的准备也需要更完善,我们已经取得了很多发达国家都不能取得的对疫情的胜利,此番胜利也有我们中国电影人坚守的一份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