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画电影日本沉没2020制作中
快手上线首部院线电影
《再见啦!母亲大人》概念预告首
电影里的“硬核妈妈”,看着大快
最值得期待的国产电影一览表

快手上线首部院线电影

2020-05-11 14:26 主页 来源:未知
快手上线首部院线电影



一面伴随线下影院陆续开门复业的消息,另一面流媒体平台依然在影视领域跃跃欲试。
 
继字节跳动旗下的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接连上线《囧妈》、《大赢家》等院线电影之后,快手也开始入局,在微博上新注册的“快手影视”在8日发布第一条微博,宣布上线平台首次合作并在线上发行的院线电影《空巢》,并选择在母亲节这一天零点起在快手放映厅独播。
 
 
 
快手抖音的“影视”野心
 
快手第一部电影,选择的是文艺电影《空巢》,影片改编自作家薛忆同名小说,讲述在房间内外,一位空巢老人与保健品推销员、警察之间所发生的温情故事。据导演称创作灵感来自于作家薛忆沩的同名小说《空巢》,该原著小说《空巢》曾荣登“百道网”2014年中国小说百强排行榜首位。
 
该片导演张唯,曾经导演过个人首部电影《北京草原》、《打工老板》等,影片大部分是呈现边缘人群生存状态,相比抖音、西瓜视频选择的合家欢喜剧类型电影《囧妈》、《大赢家》,快手的首部上线电影则对准温情、人文关怀主题,快手平台的官方账号“快手放映厅”也发布多条相关视频为电影预热,还得到广东省委宣传部、深圳市委宣传部的大力支持。
 
然而由于导演、演员团队不具备知名度,加上电影自身类型的原因,目前来看,影片的整体热度还比较有限,相比于已经播出几部电影并获得较大关注度的抖音,快手在影视方面还属于摸索阶段。
 
 
 
不过可以看到,不满足于停留在电影片段传播、表情上线等短视频宣发层面,短视频平台已经开始尝试积极深入布局影视行业,涉及制作到播出,加上疫情推动使得这种趋势更加明显。
 
短视频平台也在上线影视剧延伸服务。前不久抖音与猫眼专业版联合上线热度榜,包含抖音剧集榜、抖音综艺榜、抖音电影榜,覆盖电影、剧集、综艺等影视项目在各大播出渠道的热度,通过平台庞大的日活数据,对影视行业从业者制定宣发策略带来参考。
 
短视频平台入局 搅动影视行业
疫情期间,短视频平台如快手、抖音等流媒体平台的用户增长明显,根据QuestMobile数据,短视频在春节期间的日均活跃用户增量排名第一,超过8000万。
 
 
 
当下,追求增长依然是各大头部短视频平台的目标。一直以来在北方与下沉市场占据优势的快手,为了刺激存量与增长,需要短视频、直播以外的新故事,近来影视方向也成为快手的内容目标。
 
从去年开始,快手在电影方面就有相关动作,9月快手的运营主体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出现变更,新增电影发行、电影制作。
 
在制作类型方面,快手利用UGC优势,主要以“UGC内容为素材”的自制记录电影为切入点,多次推出“纪录电影”。比如在今年4月份,快手就与清华大学新闻学院清影工作室联合发起首部手机抗“疫”公益纪录片《手机里的武汉新年》上线,全片包含77位作者,由112条快手短视频制作而成,全长18分钟。
 
 
 
该纪录电影采用三屏拼接呈现,虽然整体形式还比较特殊,不同于一般的电影,但对于纪录片而言,无疑也具有创新性的参考意义。
 
最近快手又与SMG纪录片中心联合推出系列抗疫微纪录片《心声》,通过网络征集、云端采访的方式邀请全民共同参与,阅读及播放总量超过2亿。去年,快手还曾推出《新留守青年》、《我们以音乐人为生》等微纪录片。
 
预计抖音快手在未来还会推出更多类型影片,甚至可能还会与部分电影项目深入合作,参投、参与发行主流电影也有可能,继续向影视领域扩张业务版图。
 
院转网或成为常态?
随着海外疫情愈加严重,院转网的现象更加明显。
 
也让不少制作方得到利好。以环球影业为例,其跳过院线三个月的窗口期,直接在付费点播平台上线《魔法精灵2》等电影,环球影业CEOJeff Shell表示,仅一部《魔发精灵2》,在不计入营销费用的情况下有望获得7700万美元的收入,对于环球影业来说,要比与院线的合作分成更高,以往与院线合作,只能以五五或六四分成,而院线在分成上占大头。
 
 
 
院转网的明显优势,甚至改变了部分片方未来的放映策略。环球影业CEOJeff Shell就曾公开表示过,该成绩超过预期,在未来电影院重新开门之后,他们还计划将新片们“以两种形式(院线和线上)发行”。
 
疫情期间,流媒体平台Netflix则继续院转网的做法,将派拉蒙的喜剧电影《爱情鸟》和传奇影业的《福尔摩斯小姐》这些因为疫情无法在影院上映的电影转到平台进行首映。
 
由于不可避免会触动院线的利益,平台院转网的做法一直备受争议。早有典型如Netflix就曾为此被置于风口浪尖,甚至一度被冠以“影院杀手”之名。而在4月,北美最大电影院线AMC院线发布声明,称AMC将不再放映任何环球影业的电影,并声明强烈批评环球将《魔发精灵2》直接网络上线的策略,称其不尊重影院观影模式和窗口期。
 
回到国内,在春节期间,字节跳动旗下的抖音、西瓜视频等应用宣布与欢喜传媒合作,该做法也曾引起过不少院线争议,院线甚至还向国家电影局提交请示,呼吁后续对欢喜传媒及徐峥出品的电影作品予以一定程度的抵制。
 
但不可否认的是,院转网对于片方而言,属于在疫情期间将风险降到最低的行为。一方面,由于《空巢》这类影片在院线没有市场,另一方面,在疫情期间,流媒体平台的用户增长明显,成为大部分用户宅家主要关注的应用,影片借助平台的流量优势能够获得一定收益,采取网络发行的渠道也较为合理。
 
不少案例已经让部分制作方看到短视频平台的优势,随着疫情结束,选择院线与线上同时发行的方式或许会越加普遍,对于平台而言,《空巢》或许只是开始,快手未来可能会在影视方面加速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