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部分账票房破了千万
拍这部“5.12”电影,动员一个市
张一白:电影行业只是暂时“猫冬
拿下1亿票房的电影依然催泪
讨厌这部电影,因为它是普通人最

拍这部“5.12”电影,动员一个市的力量

2020-05-12 18:55 主页 来源:未知
拍这部“5.12”电影,动员一个市的力量


在他的预期里,这部投资数千万、今年5月12日准点上映、被北京国际电影节列为重点推荐的影片,将唤起举国上下对这段特殊时期的记忆,也将成为自己职业生涯的重要节点。
 
新冠疫情让一切丧失可能。
 
 

 
 
 
2020年3月,万磊在等待电影调色,准备《一百零八》送审。
12年前,“5·12”汶川特大地震期间,在四川德阳什邡市发生了这样一件事:
 
震后的什邡城里多数楼房变废墟,城北千年古刹罗汉寺却神奇地得以保全。什邡妇幼保健院损毁严重,20多个孕产妇和新生儿转移到罗汉寺内。
 
当晚雷雨交加,帐篷飘摇。医护人员与众僧全力保障孕妇在寺院分娩,天快亮的时候,地震后第一个宝宝出生。
 
住持素全大师暂时破除规定,不仅接待孕妇,还允许家属在寺院里烹饪,保证母亲与孩子营养,“非常时期,先管活人,再说泥像”。
 
等到救灾结束,共有108个孩子降生在罗汉寺内。
 
北漂100多万存款投进电影
 
在寺院里降生的108个孩子,正好对应108罗汉的数字。只听完剧本介绍,万磊就毫不犹豫要支持拍摄这部电影。
 
2017年11月,在什邡市出现了一批人,他们带着各种灯光摄影摄像设备来到此处,在之后的几个月时间里,他们动员了整个城市,甚至军队,把它又拉回了9年前的那段让人永远无法忘记时光里。
 
 
画面中的小伙子就是万磊,这是他在影片《一百零八》拍摄现场客串救灾志愿者时,拍摄的照片。他的身份是这部电影的制片人,拍摄一场救援戏的时候,因为外形不错,临时加入电影角色客串里。
 
万磊今年35岁,北漂9年,2011年从沈阳鲁迅美院影视系毕业后,独自跑来北京,攻读北影的电影学专业,机缘巧合认识了如今《一百零八》的导演孔嘉欢。
 
 
导演孔嘉欢与制片人万磊在拍摄现场。
在拍摄《一百零八》前,孔导扮演过各种角色:在夜场做过主持人,当过警察,还做过音乐人,那首脍炙人口的歌曲《家在东北》最初就出自他的想法,后来由网络歌手庞龙给唱火了。
 
9年时光,万磊和孔嘉欢摸爬滚打,从海淀的小作坊,一路高歌猛进,做到了小有规模的影视公司,从拍摄MV、广告到参与投资数千万级的电影。
 
青春都扑进去了,可道路并不平坦。万磊说,影视行业遍地是“坑”,也是巨大的名利场。“如果你是腕儿,拍个片子、办个事儿,不知道有多方便。你要不出名,连小演员沟通起来都费事”。
 
 
拍摄现场,万磊帮忙。
万磊作为制片人,更多时候像是工头的角色,管理上百人、各种事务,事无巨细。在电影行业,千万级投资只能算小投入。身为制片的他,要想尽办法一分钱掰成两分花。
 
剧组龙蛇混杂,做导演和制片,得有控场能力,调度得住所有人,这样才好干活。片子拍不好,首先被骂的是这俩人,“剧组都不听话,片子怎么能拍好。”
 
在很多次拍摄过程中,就曾发生过各种各样的小插曲:曾有剧务头子带的手下多,买道具常抽回扣,有时候不听指挥,万磊总要费尽口舌周旋解决,把各个问题解决,保障影片顺利拍摄。
 
 
拍摄现场。
吃的苦头越多,对成功的渴望就越强烈。这条路上走了9年,终于能制作院线电影,万磊把北漂攒下的一百多万都投进去,一腔血勇,孤注一掷。
 
一年时间精心打磨,《一百零八》作为他们第一部上院线的作品,不论是团队本身还是投资人、演员,包括参与过制作的社会各个角色,对这个片子都充满了期待。
 
片子看到一百遍的时候,疫情来了
 
 
《一百零八》拍摄现场,群众演员自发支持。
“因为所有群演都是汶川地震的亲历者,拍摄地震戏的时候,令他们又回想起当年的情景,很多人都哭了”,万磊回忆。
 
他想起时任什邡市长卿伟转达的市民心声:“十年里有很多人想拍这个题材,没有一个成功的,希望你们这次能成功,只要我们有的,你需要什么,我们支持什么。”
 
 
拍摄现场
经过协调,罗汉寺停止经营两个月,全力配合拍摄,费用全免。十二年前的救援物资,上百顶帐篷、上千个铲子、铁锹,原原本本从仓库里找出来。一场特大雨戏,包括政府、公务员单位近万名志愿者报名参加。
 
拍摄地震戏的群众演员都是汶川地震的亲历者。拍摄组事前告知群演们要注意安全,不要惊慌,但进入拍摄状态后大家还是不自主地恐慌、奔逃、哭喊,当年亲历的恐惧一一重现。
 
 
从模拟地震场地出来,一位参与拍摄的老大爷放声大哭。万磊说,他明白演员们难以承受灾难的心情,可这是电影的选择,“事情发生了,虽然给我们带来伤痛,但同时有成长”。
 
 
吴京在什邡罗汉寺(来源网络)
央视电影频道报道,吴京作为志愿者,曾于2008年在什邡罗汉寺素全大和尚的带领下亲自投身抗震救灾,更是见证了部分“罗汉娃”的诞生,他以汶川地震什邡罗汉寺真实见证者的身份在《一百零八》特别出演。
 
吴京配合剧组的工作拍摄了一天。导演孔嘉欢回忆,吴京那个时候还没有做腿部的手术,但在电影里仍要搬一百斤一袋的大米,搬了几袋之后,吴京才说出身体的不适。
 
回到北京,万磊把自己和导演一起关进剪辑房,“片子到后期,我都看了上百遍”。他们卯着劲儿要做好这部电影,赶在2020年5月12日这个最适合且有意义的时刻上映。
 
然而,新冠疫情来了。
 
电影市场未来如何,无能为力却满怀希望
 
 
2020年4月,住在燕郊的万磊一家。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对各行各业都产生了巨大影响,电影行业首当其冲。原定512上映的《一百零八》进入无限延期状态。万磊放了个大长假,陪父母、女儿,看完了豆瓣收藏列表的所有电影,却总是想起自己的《一百零八》。
 
万磊呆在家里,看窗外的景色从寒冬腊月走到阳春三月。拍电影时建了不少微信群,每天都有合作伙伴、群众演员在群里问,“什么时候上映啊”,“可期待了”。
 
 
疫情期间,万磊忙着给影片调色、调音。
2月中旬,万磊提前复工,从住处燕郊到公司所在的高碑店,时间比从前翻了一倍。所有进京人员需要测量体温,车辆排起长龙。有一次,万磊测出体温40度,吓了一跳。交警说,你出来凉快凉快。他哪里知道,那是万磊心急如焚。
 
影片按时登陆院线的可能几乎为零,但身兼投资人和创作者,万磊和孔导依然不想放弃。剪辑、调色、包装、送审,筹备宣发,二人随时关注院线复工……
 
 
在后期调色棚的万磊
3月20日,新闻报道说多地电影院线“顶风”开了几家,团队高兴坏了,当时认为等到4月院线或许就该全面解禁了。过了几天,又有新闻出来,影院全部暂停营业,万磊觉得脑袋嗡了一下,几乎炸开。
 
朋友圈里,每天都有演员、摄影师发话找活儿。原本酬劳不菲的,纷纷放下身段,也不挑剧本了,也不讲价钱了。没人谈什么电影梦,要么回家歇着,要么转身拍短视频去了。
 
焦虑无法脱出,万磊每天在路上打2小时电话,和朋友们说话取暖。车子开进高碑店已经是中午。春日下的京城草绿莺飞,高碑店里一片萧条。
 
 
万磊在拍摄现场。
周围不断有影视公司倒闭的消息传来。偶尔也有好消息——《一百零八》顺利过审,入选今年北京国际电影节线上展播环节,并被列为重点影片。
 
 
2018年除夕,剧组在什邡过年。
这是万磊他们团队用心制作的一部电影,拍摄周期很短,孔导只给自己第一部院线作品打了个及格分。
 
投资的数千万元未来收益如何还是未知数。作为制片人参与的第一部电影遭遇这样的风波,万磊始料未及,也无可奈何。唯一能给人安慰的,或许是电影在经济价值之外,提供给人们的精神价值。
 
 
拍摄现场,电影女主角落泪。
电影是现代社会的象征,融合文化、经济、工业,表达集体意志与个体感受。电影《一百零八》里诞生在罗汉寺的108个孩子,既是苦难的记忆,也是希望的象征。万磊说,“让这样一个历史时期的故事,用影像的方式保存下来,是它的意义”。
 
这也是我们作为观影者的祝愿:感谢有人记得12年前的故事,也希望在12年后,有人记得我们正经历的岁月,记录新冠疫情下的苦难与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