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影响潮水方向的网络电影
印度最贵电影唯美的背后
影视投资的低谷反弹机会来了
电影人抱头痛哭:终于熬过来了
《筑梦之路(暂定)》剧本研讨会

正在影响潮水方向的网络电影

2020-05-16 18:34 主页 来源:未知
正在影响潮水方向的网络电影


2020年,网络电影似乎进入了加速期。
开年四月,已经有近25部网络电影票房破千万。越来越多的口碑影片脱颖而出,圈层爆款开始涌现,网络电影的商业模式愈发成熟。
影院“停摆”,让观众的观影需求从线下向线上转移,这也开启了院线电影和网络电影的一次大规模融合。
观众在融合,行业也在重构。过去几年资本的狂热开始降温,但真正有实力的公司、项目越发受到重视,优质内容可以匹配到更好收益空间……减量提质、脱虚向实的过程中,行业正迈向新的格局。
那么,面对新格局,从业者应该如何抓住新机遇?网络电影里还有哪些待开发的题材“蓝海”?未来的网络电影市场又需要什么样的好内容呢?
 
网络电影市场正在发生巨变
网络大电影发展初期曾因蹭IP现象而被人诟病。但是现在,蹭IP现象已基本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大IP授权作品开始涌现。
在2020年爱奇艺网络电影票房榜上,《奇门遁甲》《鬼吹灯之龙岭迷窟》分别以3192万和2772万的票房分账名列前茅。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改编自天下霸唱同名小说IP,影响力自不必说。《奇门遁甲》也获得了2017原版院线电影的唯一正版授权,原版《奇门遁甲》编剧、制片人魏君子同时担任了2020版《奇门遁甲》的制片人。
 
不仅大IP开始进入,网络电影的制作水准和艺术品质也有了明显提升。越来越多的影片开始按照院线电影标准和流程进行打造,从内容创意、制作生产到宣发规模,基本上已经达到了中等级别院线电影的水平。更重要的是,行业规范化的宣发体系也正在建立。
自2019年7月爱奇艺将网络电影营销升级为“营销分成+联合营销”以来,视频平台对于网络电影的营销不再仅限于站内推广资源和营销分成补贴,而是主动发出营销邀约,直接介入到优质影片的营销全程,为片方提供专项资金、专业团队和头部资源。
这种联合营销的协同作用,颇有些“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意味,不仅有效地培养了片方的自主营销意识,而且改变了行业以往不成体系的宣发打法,帮助片方提升了自身的宣发能力,某种程度上促进了行业宣发体系的建立。
此外,2020年《奇门遁甲》在双平台联播,仅爱奇艺一个平台票房就突破了3192万,总票房更是已经突破了5303万,打破了网络电影票房历史纪录。
行业的变化,不仅仅出现在行业宏观层面,同样体现在行业人群和受众个体上。
在过去,受累于网络电影“劣俗”的标签,网络电影创作者很难出圈。但是随着标杆性作品不断涌现,大众和资本的关注点已经投射到网络电影演员、导演等创作者身上。
从业人员的身份认同和价值认同明显得到改观,大众对于网络电影的接纳度和认可度也开始变高。
网络电影的形象正在修复,而且越来越受到主流电影圈的关注和认可。
 
观众从线下向线上转移,题材“蓝海”待开发
影院停摆,但观众的观影需求却并未减少,而是从线下开始向线上转移。
对于片方来说,如何为观众提供更加多元化的娱乐内容,补上因为院线缺失而留下的市场空缺和需求空白,就显得尤为重要。
从院线电影票房榜TOP20可以看出,榜单里既有《战狼2》《红海行动》这样的主旋律军事片,也有《哪吒之魔童降世》这样的国产动画,还有《西虹市首富》《羞羞的铁拳》这样的低成本喜剧、《前任3:再见前任》这样的都市爱情片,以及《我不是药神》这样的现实题材和《我和我的祖国》这样的献礼片。当然,也少不了《速度与激情8》《复仇者联盟4》这样的科幻片和动作片。
院线电影市场各类型题材百花齐放,多层次、多样化的观影需求已经体现得非常明显,冷门电影类型也能在市场上找到各自的目标受众。
而无论是网络电影还是院线电影,观众对于故事和类型的需求其实是一致的。所以院线市场的需求在网络电影领域也同样适用,尤其在观众观影需求从线下转到线上的情况下。
令人欣喜的是,今年网络电影多样化的内容已经在陆续涌现。在2020年爱奇艺网络电影票房榜单中,题材类型元素分布正变得更加均衡。其中,既有《奇门遁甲》《封神榜·妖灭》等古装奇幻片,也有《狙击手》《灭狼行动》《特种使命之全城危机》等军事动作片,而且还出现了《辛弃疾1162》《少林寺十八罗汉》这样充满爱国主义情怀的历史主旋律片。
 
此外,关注现实、扎根生活的现实题材也开始升温,从2019年的《毛驴上树》《大地震》到2020年登上票房榜的《我来自北京之过年好》《疯狂老爹》,现实题材的创作潮流正在形成。
但是,这还远远不够。相比于院线电影,网络电影里古装、奇幻、动作片已经非常丰富,但现实题材、喜剧片、科幻片、都市爱情片还严重缺失。这些在院线里早已被市场验证过的题材,在网络电影里却依然是尚未被开垦的处女地。
事实上,院线影史票房前三的《战狼2》《流浪地球》《哪吒》,哪部都不是热门题材,都曾不被市场看好,都是市场上少有的新题材,但是最终都成为了黑马,创造了票房奇迹。《战狼》带火了主旋律军事片,《流浪地球》让大众看到了国产科幻的曙光,《哪吒》让国产动画呈现出了前所未有的爆发力。
在相对成熟的院线市场里,电影人依然在开疆拓土,在开放的网络电影里,创作者怎么能够停滞不前。与其扎堆追逐热门题材,不如开垦题材蓝海。
目前网络电影内容提升的速度,还不能满足大众高涨的观影需求。随着电影院的陆续复业,电影线上线下并行的时代已悄然来临,并将长期并存,这就需要平台和片方共同努力、慢慢培养,提供更加高质量更加多样化的内容来激发更多观众的观影欲望,才能挖掘线上观影更大的可能性。
 
没有大明星、大IP,如何玩转网络电影?
巨头忙布局,强者买IP,小公司小团队似乎竞争力不足,其实不然。
对于正在走向健康成熟的互联网电影产业来说,投资或许有高低,但内容却不分贵贱。大IP、大明星、大制作固然占居优势,但新颖的创意、创新的类型、扎实的剧本也同样可以成为核心竞争力。
事实上,大制作有大制作的优势和压力,小投资有小投资的玩法和策略,传统院线里既有投资上亿的影片赔得血本无归,比如《太平轮》《封神传奇》,也有投资千百万级别的片子赚得盆钵满盈,比如《夏洛特烦恼》《无名之辈》。
在传统电影圈里,每年都有几匹低成本黑马,逆袭了多少大片,更何况更加开放的互联网?
对于大多数公司和团队来说,应该做的是分析自身优势,用专业做出判断、用理性进行投资,而不是盲目地用热门题材来裹挟项目,或者用大投资来为项目壮胆。虽然热门题材看似更容易成功,但热门题材也同样面临着同质化的困境。投资越大制作也相对会越精良,但同时也意味着风险越大,收回成本的压力也越大。
相比之下,新颖的创意、创新的类型、扎实的剧本则显得更为重要。不管投资高低,也无论是否有明星,网络电影都在回归内容本质,故事与题材才是驱动付费与带动流量的核心原因。
事实上,近两年的网络电影市场,也已经证实了这一点。
《陈翔六点半》系列作为小成本喜剧,三部总票房分账超过了6500万,没有大投资,没有大场面,完全靠故事取胜,投资回报率惊人。《灵魂摆渡·黄泉》瞄准了不被看好的“女性向”题材,最终票房分账4548万,口碑炸裂,赢得了大批观众。
3月29日爱奇艺上线的《大鱼》,虽然主打奇幻爱情,但全片没有故弄玄虚,也没有标榜特效,而是徐徐道来,讲述了一个人鱼之恋的凄惨故事,表达出了人和自然命运共同体的环保主题。影片虽然没有大场面、大特效,但故事感人,情感真挚,赚足观众眼泪,如今票房已经高达1341万,呈现出了超强的市场爆发力。
5月5日上映的《双鱼陨石》同样让人眼前一亮。作为科幻片,这部电影投资体量不大,几乎没有大特效大场面,但情节设定非常惊艳,“双鱼玉配可以复制活体”的核心设定和“无限循环、无限复制”故事情节,令人惊叹。
 
《双鱼陨石》制片人徐蕾在接受采访中表示,“一千多万做一个硬核科幻片我们是撑不住的,我们擅长的不是这个,我们分析后觉得不如把整个团队比较擅长的长板尽量拉到最长,于是就选择了靠剧情取胜。”事实证明,这样的选择是非常明智而且成功的。《双鱼陨石》告诉我们,科幻片也可以“小而美”。
在《双鱼陨石》中,我们既能看到“彭加木神秘失踪事件”的影子,也能感受到一丝致敬《恐怖游轮》的味道,影片中不仅充斥着神秘、悬念、诡异、震撼给人带来的观影快感,而且还有关于“我是谁”这个哲学命题的探讨,有人性在极端环境下复杂性的呈现,还让人感受到了父爱的伟大。影片开放式的结局,也留给了观众更大的解读空间。目前豆瓣评分6.8,口碑爆棚,后续长尾效应强劲。
 
从以往的成功案例可以看出,没有大明星、大IP,其实还可以追求故事上的“新奇巧精轻”。“新”指题材必须有新意,不落俗套;“奇”指故事情节有奇特之处,出乎意料;“巧”指叙事风格巧妙,让人眼前一亮;“精”指制作精心,经得起推敲;“轻”指影片风格轻快,不牵强、不夸大。
如今的网络电影市场,已经进入一个新的阶段。线上线下的观影需求正在融合,网络观众已经在升级换代,并且逐步形成一个相对成熟的、庞大的观影群体。而随着市场和观众的成熟,网络电影也正在经历着蜕旧变新的转化,内容标尺也在随之变化。
接下来的网络电影市场必然是多元而且包容的,既撑得起大投资,也容得下小成本,既是古装、动作、奇幻的天下,也会有越来越多的现实题材、都市爱情、喜剧片、科幻片等后来居上,吸引更广泛的受众,开辟更广阔的战场。
如果说过去几年大家对网络电影的关注还停留在概念探讨、类型关注的话, 2020年最让人欣喜的就是,网络电影已经进入了评价体系的探讨、故事价值的发掘以及良好行业秩序的构建等更深层次的规范,这也预示着一套符合网络创作规律和主流价值观的评判标准和价值体系,正在建立。
虽然今年的网络电影确实类型丰富且成绩喜人,但还远远未到盲目乐观沾沾自喜的时候。高票房并不等于高质量,热闹一时的众口喧腾不等于历久弥新的回声嘹亮。
这就要求,网络电影创作不应只着眼于票房的获取,更不能故步自封无视观众日益提高的审美诉求,而应该回归电影创作本身,着眼于价值的表达和情感的传递,着眼于故事的推敲打磨和人物的精雕细琢,创作出更多观众认可的正导向作品。
只有这样,才能改善创作风气,重塑内容生态,扭转网络电影整体的行业形象和观众口碑,推动网络电影产业进入一个正向循环。也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破圈层、拓市场,为网络电影的未来带来更广阔的增量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