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疫情影响的电影业前景如何?
近期口碑最高的国产网络电影
把网络小说大IP改编成好电影
受疫情影响的电影业何去何从?
《黑色笔记本》欢喜首映APP独家上

近期口碑最高的国产网络电影

2020-05-23 14:41 主页 来源:未知
近期口碑最高的国产网络电影



我们每个人在照镜子的时候,都会或多或少的从镜子里看到一点母亲的影子。
 
在童年时不管是母亲给予的爱或者伤害,都会在到达一定年龄后从自己身上显现出来,甚至是有一天可以从年幼的孩子身上,看到属于自己的影子。
 
电影《春潮》就讲了这么一个三代女性在同一个屋檐下共生的故事,在这个故事里展现了那种扭曲的病态的情感纠葛,同时也探讨了原生家庭带来的影响是否能贯彻人的一生。
 
 
 
一个人到中年仍然叛逆压抑的单亲母亲,一个迈入老年自怨自艾掌控欲极强的姥姥,还有一个天真无邪却总能看到家庭不堪的小女儿,这三个人居住在狭小且老旧的居室里,互相排斥,却又紧密相连,这种关系处在一种微妙的失衡状态,谁都想要逃离,又都逃不掉家庭带来的伤痛和影响。
 
 
 
其中将这段病态的情感展现的淋漓尽致的,就是女主角郝蕾饰演的社会记者郭建波。
 
 
 
40岁的郭建波在工作上像她的名字一样刚硬,她是一名理想主义记者,在探讨社会新闻的报社里固守着自己不太合时宜的职业操守,哪怕是曾经的搭档升级为了主编,自己的稿件一次次因为太针砭时弊而被毙掉,她仍然是执拗且清高的。
 
 
 
可等到她回到了那个几十平方米的老旧居民楼,在外刚硬的郭建波又被母亲纪明岚(金燕玲 饰)敲打得筋骨寸断。
 
《春潮》这个名字取得很有意义,春天是温暖的,也是潮湿的,就像是母女间矛盾的情感,这部电影里也到处都是潮湿的化不开的水汽,接连不断的阴雨让老旧阴暗的房子发了霉,宛如这段不健康的关系。
 
 
 
经历过不幸婚姻的纪明岚看起来似乎是一个随处可见的老年女性,她吃斋念佛每日祷告,积极的参加社团活动,和声和气的调解邻里关系,还开展了一段不错的黄昏恋,把老年生活过的风生水起。
 
 
 
她责任心和集体荣誉感极强,害怕社区的表演跟不上趟,主动带领大家去自己家里表演,耐心地安排流程,一次次讲解注意事项,一切都笼罩着一层喜气洋洋的氛围。
 
 
 
但是这股善意和温暖从来不会分半分给自己的女儿。
 
她的女儿郭建波到了家,在逼仄压抑的环境里抽了根烟舒缓,这个看起来慈眉善目的老人立刻变了脸色,用极尽刻薄与讥讽的语气开口:“这么多人呢?还在抽烟!有毛病!”
 
 
 
自家老闺蜜自杀的新闻被刊载到了媒体,纪明岚开口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指责:“这新闻是不是你爆料的?是不是你写的?”
 
 
 
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坐在一起吃上一顿饭,也是半点不安生,夹枪带棒的嘲讽上一句:“我们国家是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这个白眼狼。”
 
 
 
张嘴闭嘴都是:“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人呐!”完全不顾自己的女儿也已经是个中年人的事实。
 
 
 
面对纪明岚这种歇斯底里满怀恶意的咒骂,郭建波的反抗是冷漠且麻木的。
 
 
 
她会在厨房里打开水龙头,阻隔母亲的污言秽语,她会在挨过骂时无声的将烟头按灭在母亲晒好的饺子皮上,她会在母亲殷勤的跟来相亲的男人交谈时,暗中发短信告诉对方:“我也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
 
 
 
这种叛逆且幼稚的反抗方式放在一个40岁的中年女性身上,透露出一种自我毁灭的压抑和疯狂。
 
还有她的女儿郭婉婷,这个女孩的童年在父亲缺失后,又成为了母亲和姥姥争斗的对象。
 
 
 
郭建波在家庭里是沉默的,而纪明岚又过于喋喋不休,她几乎无时无刻不在向外孙女灌输一些仇恨母亲的思想。
 
 
 
郭建波意外怀孕,纪明岚歇斯底里的阻止她打掉孩子,然后企图把外孙女郭婉婷调教成一个听话的“女儿”。
 
这一切不幸的源头,都是因为那个被烧掉一半的旧照片上的男人——郭建波的父亲。
 
 
 
在母女两人的认知里,这个男人的形象有着巨大的分裂。
 
纪明岚说那是一个臭流氓,四处乱搞、还不顾及家庭。
 
 
 
而在郭建波的印象里,父亲是和煦的、温柔的,关心自己的。
 
也许两个人的看法都没有错,错的是那个充满伤痛的年代,一封举报信给这个家庭烙上了永久的苦痛,也让纪明岚把生活中所有的悲痛转嫁到女儿身上,她在透过郭建波去恨那个毁了自己一生的男人。
 
 
 
同样的郭建波也在用毁灭自己的方式去惩罚年老的纪明岚,试问天下有哪个母亲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能找到一份好的工作,找到一个好男人,拥有一个完美的家庭,过上最体面的生活。
 
郭建波偏偏用最无声的方式去反抗,去摧毁自己,也摧毁一个母亲对女儿所有的期待。
 
 
 
直到最后,纪明岚生病垂危之时,郭建波对着医院窗外的玻璃满脸麻木的倾吐完自己四十年的委屈,长达四十年的咒骂、四十年的委曲求全、四十年的折磨,在这一刻倾巢而出,宛如连绵不断的雨水将这个世界冲刷干净。
 
 
 
这是一场长达7分钟的对白戏,郭建波说出了埋在自己心底十几年的疑问:“你总说是父亲毁了你,但是你就那么清白无辜么?”
 
 
 
这是郭建波穿越时空对童年时的母亲的一场质问,也是对将生活的不幸全部转嫁到自己身上的母亲的控诉。
 
从这场戏里可以看出郝蕾这个天才演员关于演技的理解和沉淀,没有歇斯底里的争吵,也没有眼泪狂飙,就只是那么静静的倚着窗户坐着,冷漠的脸上除了麻木,还有玻璃倒影里眼角的泪光,她演出了一个在生活和亲情夹缝中窒息的幽灵。
 
 
 
母女关系,是最特别也是最亲密无间的,每个女孩都曾经在母亲温暖的子宫里居住长达九个月,在这九个月里女孩共享母亲的喜怒哀乐,小小的子宫里有一颗与母亲一同跳跃的心。
 
 
 
电影《春潮》用潮水隐示这段不健康的母女情的终结,同时又是新的母女关系的开始,
 
在影片的最后郭建波选择同自己和解,源源不断的潮水漫过了母亲的病房,流过了无人的街道,最后汇入江河湖海,原生家庭的不幸像羊水一般从母亲的子宫流出,又最后随同母亲的骨灰回到了河流中。
 
 
 
那是母女之间无法忽视的牵绊,同时也是家庭悲痛的丧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