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烊千玺电影《送你一朵小红花》
系列访谈:我的电影院记忆
推荐几部陈百祥为男一号的电影
谁要来打破电影行业的“彷徨”
这让美国又爱又气的黑人电影

系列访谈:我的电影院记忆

2020-06-12 19:09 主页 来源:未知
系列访谈:我的电影院记忆



【写在前面】
 
2020年的春天,太特别了。等啊等,电影院终于迎来了即将复业的好消息。
 
在影院复业之际,我们特别策划了系列访谈:我的电影院记忆。
 
今天是这个系列访谈的第三十一期,我们邀请了学者刘海波,一起去听听,关于3D电影,刘海波教授和母亲一起的观影记忆。
 
 
 
刘海波:上海电影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高校影视学会微电影专委会副主任,上海市电影评论学会副会长,上海市戏剧影视理论研究会副会长。
 
 
 
藤井树观影团独家对话刘海波
 
Q:藤井树观影团 A:刘海波
 
Q:你最近一次在电影院看电影是什么时候?和谁一起?看了什么电影?
 
A:今年1月中旬,拍到一张附近影院福利票《只有芸知道》,这个片子已经下档了,但是影院搞活动,VIP会员免费观影。我看电影都会在自己的研究生群里招呼一声,这个片子放映时学校已经放假了,但有个学生还没走,于是我又多买了一张票,一起去看了。
 
 
 
Q:你最近一次在电影院哭/大笑的经历?
 
A:我泪点比较低,笑点比较高,但《我和我的祖国》里既有眼睛湿润之处,也有会心一笑之处。印象中也被《只有芸知道》感动落泪。
 
Q:你是否有过排队买电影票的经历?请详细讲述~
 
A:排队买票肯定是在互联网之前的经验,印象比较深的是1990年代在大学礼堂里看电影,每回都得抢票。不过最难忘的是有一回学校附近的一家电影院放映录像带,名字太诱人,叫《与麦当娜同床》。
 
当时麦当娜大概是仅次于迈克尔·杰克逊的世界级歌星,而且素以性感泼辣著称,所以我们一帮同学打仗一样去抢票,人挤人,最后抢到了大概是深夜场。
 
但是我们几乎在电影院里都睡着了,因为这是一部麦当娜巡回演唱会的纪录片,歌听不懂,也不感兴趣,偶尔舞台上有麦当娜穿着丝袜的暧昧舞蹈动作出现了,影院里的观众都会跟着片中观众一起尖叫,我们也借此醒醒盹。在电影院看录像最痛苦的经验是屏幕太暗了,是种折磨。
 
 
 
Q:你对礼堂式电影院(影院改建为多厅之前的样式)还有印象吗?是怎样的记忆?
 
A:我的主要观影记忆几乎都是1990年代在学校大礼堂里的,除了像《大话西游》《霸王别姬》这些档期电影会进入大学礼堂卖票放映之外,印象更深的是看录像。当时我们学校图书馆有个影音室用两台电视放录像,像《查泰莱夫人的情人》这些类似禁片都是在图书馆的电视机上看的,一样卖票,一票难求。
 
 
 
还有就是我们年级有个搞竞走的体育特长生,他竟然承包了每周四晚上的学校大礼堂,用投影放录像,屏幕太暗,所以在我们那个能坐2000多人的大礼堂里,只有大概三四百个座位是有效的。我们同学里有他的老乡,可以提前知道片目,也可以走私人关系搞到内部票,所以看了好多国外的片子,其中我印象最深的是《与狼共舞》,很震撼。
 
但让我记住的梗不在片子,在当时有个同学生病了,他的爸爸去照顾他,也跟着我们去看了。这位爸爸是个老革命诗人,他当时对我们这些大学生看这些东西很担忧。
 
 
 
我们学校那个礼堂太大,两边有很多支撑的柱子,如果不幸买的座位在柱子后面,那就倒霉了,不是歪着身子,就是要站到别处去看。
 
后来,我有机会在这个大礼堂的舞台上演出和演讲过,换个视点看礼堂,对它的庞大还是比较震撼。去年我时隔20年重新回到母校开会,这个礼堂竟然基本没有变化,只是舞台两侧的革命标语被遮盖住了。如果有谁想拍50-80年代的电影,我推荐去这里取景,完全不用美术加工,连座椅都还保持着几十年前的。
 
Q:让你印象最深刻的电影院是哪一家?为什么给你留下了这样深刻的记忆?
 
A:除了我母校的大礼堂外,上海影城的巨幕厅、和平影都的IMAX厅都很棒,我曾经在和平影都的IMAX厅陪我母亲看过3D版的《玩具总动员》,这是她第一次看3D电影,第一次体会IMAX厅,甚至是她多年来第一次走进电影院,那次观影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听我的小侄女说过好多次,说奶奶给她绘声绘色地讲过多次忽然被吓一跳的观影经验。
 
但我印象最深的应该是陆家嘴正大广场的星美IMAX厅,那次我们同事集体观影《阿凡达》,只买到了第二排,所以几乎是躺着看的片子,离银幕太近,有种被吸进去的感觉,加上影片太精彩,所以非常震撼。
 
Q:你看过露天电影吗?对露天电影院是怎样的记忆?
 
A:小时候在老家,主要是看露天电影,不是什么露天电影院,就是村头街心的空地,有时候是村外的打谷场,有时候是街心的小广场。放的都是翻来覆去看了许多遍的老片子。
 
从两三岁到小学三年级我爷爷去世这段时间,母亲带着我们几个孩子住在老家,照顾老人,那是一个非常小的村子,连小学都没有,所以做小学老师的母亲只能在临近村子教书,那时候文化生活非常贫瘠,周边哪个村子放电影了,那里小学的同事会提前安排学生跑来告诉母亲,母亲就会带上我们兄弟姐妹三人走上几里路去看电影,她的好同事会提前给我们拿好小板凳小马扎占好座。
 
有一回电影没放完,突然电闪雷鸣,母亲拉上我们就跑,结果跑到半路瓢泼大雨就下来了。我们没有任何雨具,而且旷野里漆黑一片,那时候乡村是没有什么电灯的。最危险的是必须过一条河,河水暴涨,淹没了一座漫水石桥,那座桥只有两米宽,两边没有栏杆,我们是全凭着经验和勇气趟过的。
 
那时我大概六岁,姐姐九岁,母亲抱着三四岁的妹妹。那真是一次难忘的惊险之旅。我至今记得,那天晚上看的是一部非常无聊的电影,戏曲片《卷席筒》,咿咿呀呀的唱着,席筒要卷起的时候,大风吹的屏幕几乎卷起来。
 
看露天电影的另一个经验,是跑到屏幕后面去,人少,但字都是反的。
 
 
 
Q:你对看早场/午夜场电影的记忆?
 
A:早场看过9点多的场次,大多只有两三个人,很寂寞,有点无聊无趣,因为电影需要分享,所以我常常会抓一两个学生陪着去。
 
我很少看午夜场电影,最近一次是看《色·戒》,当时炒得很热,于是约了一位女朋友同去,大家都知道大陆公映的《色·戒》几乎是一部蹩脚的情节剧,所以那是一次很失望的经验。
 
更搞笑的是,我现在竟然想不起来那位朋友是谁了。或许是一位天主教徒朋友,因为陪她我还第一次走进西藏路的沐恩堂,见识了一次礼拜。
 
 
 
但我永远不会忘记的一次午夜场电影是瞒着父母第一次出门远行时,在南京看通宵电影。因为找不到住宿的地方,酒店要么太贵,要么没有房间。我和同行的同学只好买了通宵电影票,大概放了四部,但是因为一直在打盹,所以是什么片子一点也不记得了,只记得酷热的七月,影院里没有空调,坐在椅子上睡着了会不时出溜下去。
 
 
 
Q:你留意过在电影院里和你一起看电影的人吗?给你印象最深的人是什么样子的?
 
A:一般来说,会特别反感那些不遵守观影礼仪的人,例如聊天、吃东西、看手机、摄屏。
 
Q:有没有过一个人“包场”看电影(整个影厅只有你一个人)的经历?当时是什么样的情况?
 
A:有过一两次吧,因为好多时候我以为包场了,但终于还是又有两三个人走进来。其中有一次是在新世界楼上的华威看《疯狂的石头》,我看过一遍觉得很好,所以推荐给一个朋友看,下午场,而且不是周末,只有我们两个人,后来好像打扫卫生的阿姨一直坐在入口处陪我们看了。
 
 
 
Q:让你和周围大部分观众一起哭/一起笑的电影桥段是?请描述当时你和周围观众的状态。
 
A:好像看葛优、周星驰、黄渤的片子都笑过。最近是看《哪吒之魔童降世》时,我带儿子一起去看的,有时候他特别大声的笑,许多小朋友也笑。
 
一起哭的经验肯定有,比如《无问西东》《只有芸知道》,大家一般都会压抑着哭泣,偷偷抬手去擦拭眼角,所以虽然在黑暗中,你也会知道别人与你一样在流泪。
 
Q:请描述你印象最深刻的一次电影院观影经历。
 
A:我印象最深的一次集体观影经历是看《黑暗中的舞者》,但不是在影院,是在复旦教育超市楼上的学生社团放映厅里,应该是放DVD。放映的前半个小时观众走了一半,都受不了那个甩来甩去的跟拍镜头,戴深度眼镜的比约克也不漂亮,我当时也差点要走了。
 
后来比约克突然开始唱歌,于是留下来,然后就是看了这部电影史上最感人的电影,那真是哭的稀里哗啦。
 
 
 
Q:电影院观影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有没有哪个人生的重要时刻是在电影院发生的?
 
A:小时候在电影院看电影是了解外面的世界,我至今记得小时候《雅马哈渔档》甚至《少年犯》这些南方发达地区的电影给生活在北方贫瘠之地的我带去的大开眼界。如今到电影院观影是种习惯,也是专业所需。
 
 
 
通常所谓电影院里的人生时刻是恋爱吧,我好像没有,年少时期也曾约女生去看电影,但一进去心思全在银幕上了。不过,我曾经有一次,犹豫了大概一两个小时,决定去请我心仪的一位女生去看电影,等我勇敢的去找她时,她已经接受了其他人的邀请,或许因为这一次偶然,我们从此失之交臂。
 
不过,儿子第一次看3D电影是我陪着的,当时他大概5岁,看的是《天才眼镜狗》。此前我们怕伤害他的眼睛,给他渲染过3D电影的负面,所以他从走过影厅黑暗的通道就紧张,后来电影放映没几分钟,他就趴到我身上,说爸爸我们休息休息。看了大概十几分钟,有个镜头是狗狗从摩天大楼顶冲下来,他就再也忍不住了,借口要上厕所,我们就离开了。见证儿子的成长,我想这也是我电影院里的人生重要时刻。
 
Q:你目前最期待在电影院里看到什么电影?最希望和谁一起去电影院?
 
A:《夺冠》《八佰》,张艺谋的三部。最希望和家人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