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潮》:砸烂的那个梨子,没有
博纳影业副总裁黄巍坠亡
IP当初没能拯救中国电影?
易烊千玺电影《送你一朵小红花》
系列访谈:我的电影院记忆

博纳影业副总裁黄巍坠亡

2020-06-13 13:38 主页 来源:未知
博纳影业副总裁黄巍坠亡


        6月11日晚间,博纳影业集团官方微信公众号称,博纳影业集团副总裁黄巍先生,因身体原因长期失眠、心情压抑,于2020年6月10日0时许在北京市朝阳区坠楼身亡。经警方调查,已排除刑事案件嫌疑。
 
 
  据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官方微博“平安朝阳”6月11日中午消息,2020年6月10日0时许,在朝阳区朝外地区一男子黄某(52岁)坠楼死亡。警方经调查,已排除刑事案件嫌疑。
 
 
  6月10日中午,博纳影业发表声明,称博纳影业集团副总裁黄巍于6月10日凌晨不幸逝世,享年52岁。随后,博纳影业公布了黄巍治丧委员会名单,由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担任组长。
 
  此前,据新京报报道,10日凌晨1时许,有人在悠唐购物中心坠楼,市民报警。警方到达现场后,确定坠楼男子为黄巍,当时已无生命体征。
 
  黄巍生前的朋友圈,几乎都与影院相关。4月3日,他说,“别等了,都散了吧!我也考虑做做家庭影院吧”。4月10日,转发“如果不是想逼死影院,总该做点什么吧”。4月13日,转发电影家协会报告,“虽然现在院线的复工还遥遥无期,有72%的观众对院线观影抱有期待”……
 
  在黄巍逝世的消息公布后,导演贾樟柯在微博悼念:“行业之悲”。导演陆川亦表示,“心痛,为黄兄,亦为行业”。
 
  一位与黄巍熟识的人士告诉《商学院》记者:“黄巍人挺开朗的,所以各种论坛也是请他做主持人。”对于网友的评论与猜测,“由于电影院不复工而产生压力”,该人士表示:“肯定不是这个。”
 
  风雨电影院
 
  黄巍是电影行业的老兵。公开信息显示,黄巍是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影院分会副会长,曾任职于星美传媒集团,任星美影院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中影星美电影院线公司董事。
 
  现任北京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中经联盟常务理事、商业地产委员会副主席、中购联商业地产专家委员、亚太不动产学院特约讲师、二十一世纪商业地产研究院特邀研究员、银泰大学特邀讲师。
 
  根据官方信息,自2009年1月至今任博纳影业副总裁,黄巍成功签约、建成并开业了近百家现代多厅影院,拥有深厚的影院投资、建设和管理经验,拥有15年以上电影院产业从业经验。
 
  2019年3月,博纳影业拿到院线经营新政后的院线牌照。在博纳的打算中,2019年,公司有稳定的影院开业计划,未来几年市场仍会保持显著的增量,尤其是在四五线城市,还存在许多市场空白点。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曾计划在2019年底达到100家,这一目标目前仍在进行中。
 
  根据猫眼专业版资料,目前北京博纳国际影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拥有下属影院80家,2019年总票房9.58亿元,观影人次2517.9万,在所有影投公司里排在第8位。
 
  在影院拓展过程中,博纳的机会与挑战分别是什么?下一步,博纳如何布局影院业务?《商学院》记者向博纳影业发送了采访函,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官网显示,博纳影业是国内首批从事电影发行业务的民营企业,深耕于影视行业多年。自成立以来,公司以发行业务为核心竞争力,不断向产业链上游(投资、制作)布局,衍生出主投发行、参投发行、纯发行和纯投资四类业务;同时向产业链下游(影院放映)延伸,为影片发行提供影院渠道支持,成为一家以发行为核心竞争力,具有全产业链布局的电影集团公司。
 
  电影院线在博纳影业整体业务布局中的意义是怎样的?电影产业和电影受众研究者、聚影汇创始人朱玉卿向《商学院》记者分析表示:“在渠道为王的时候,特别是从2009到2016年,对于博纳、华谊,文投控股,以及万达等影视公司来说,院线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没有渠道,没有终端,做内容和宣发就会显得势单力薄,在排映场次上缺乏话语权。所以当时,包括博纳在内的多家影视公司都开始布局终端。此外,从当时来看,终端有稳定的现金流,对于计划上市的公司来说,影院是重资产,是推高估值的重要的因素之一。”
 
  “彼时,布局电影院对内容公司和从事宣发的企业来说是必不可少的一环,但从2017年开始,整个电影行业进入到内容为王的时期,渠道会向优质的内容、好的作品倾斜。从目前来看,终端的优势就没有那么明显了。比如后起之秀光线传媒集团、北京文化、欢喜传媒等都是没有终端的,而这种轻资产模式,对其来说腾挪的空间更大。”朱玉卿说。
 
  “房租的上涨,人力成本的增加,影院对装修设备的高标准和高要求,使得影院的投入只增不减。加之疫情的重创,影院虽然停业,仍要支出房租与人力成本。目前来看,影院和院线似乎成为这些影视企业的沉重包袱。”朱玉卿表示。
 
  疫情至今,电影院关闭已数月之久。3月中旬以来,有关疫情防控的好消息越来越多,全国多地新增病例持续清零。北京也下发了电影院开业的指导意见。但目前,电影院仍然没能开业。6月11日下午,北京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第六十六次会议暨首都严格进京管理联防联控协调机制第二十九次会议召开,会议强调,要抓好“北京消费季”活动的防疫,强化监管,完善应急预案,严防发生疫情。加强文化体育、旅游、餐饮等行业的防控,细化完善防控工作方案,做好易聚集场所防疫工作。电影院、KTV等密闭式文娱场所暂不开放。
 
  事实上,在疫情之前,影院市场已经走低。资深监制、山西传媒学院电影与电视学院副院长花子向《商学院》记者表示:“从2018年开始,整个影院市场突然走低,2019年上半年形势依然严峻,许多影视公司处境艰难。据花子了解,在一二三线城市,影院的租金比较高,一些公司从前年开始陆续布局四线城市,而成效不大。
 
  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预见2019:《2019年中国电影产业全景图谱》显示:2018年被称为影视行业的寒冬,一到四线城市开店规模减小,关店规模增加。其中,以跑马圈地火拼下江山的星美影城已摇摇欲坠。当下随着票补的退潮,“小镇青年”的票房贡献力开始减退,三四线城市影院数量迎来饱和,对院线公司来说,未来一段时间通过纵向下沉取得竞争优势的路子已经行不通了。
 
  《商学院》记者此前就如何开拓四五线城市市场、如何提振票房、如何强化剧场效果等问题向博纳影业发送了采访函,博纳方面未作回复。
 
  艰难暑期档
 
  1999年,于冬创办了北京博纳文化交流有限公司,这家公司就是博纳影业的前身。2003年8月,博纳影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注册成立,注册资本10.99亿元,法人代表为于冬。
 
  2010年底,博纳影业成为国内第一家赴美纳斯达克上市的电影公司。2015年6月,由于认为股价被严重低估等原因,公司董事长于冬正式启动公司回A大计。在2017年,博纳就递交了招股书。之后,博纳便奔走在回A路上。
 
  博纳回A之路不顺,又猝不及防遇到了新冠疫情。关于疫情对博纳各业务板块的影响以及预计经济损失,博纳方面未回复《商学院》记者。
 
  据AI财联社消息,3月以来,博纳位于北京总部的员工分批次复工,采用发放半薪策略应对现金流危机,“因为博纳不想裁员”,一位知情人士称。因为自持物业,免去了房租成本的万达电影,撑到5月也不得不开始裁员。
 
  2020年春节,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林超贤电影《紧急救援》撤档,目前仍未公布档期。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是该片出品人之一。
 
  今年初,博纳正在筹备一部大投入影片《冰雪长津湖》,准备“大干一场”,因为疫情叫停了剧组拍摄,1800人滞留在了丹东,直接损失合计1.5亿元。这部需要大量雪景场景的电影,耽误了最佳拍摄期,只能等到次年的冬天再启动。
 
  近些年,博纳相继推出多部弘扬主旋律的电影。2019年6月,在博纳影业二十周年庆典的当天下午,发布了由博纳影业集团打造的三部献礼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影片——“中国骄傲三部曲”:《决胜时刻》《中国机长》《烈火英雄》,是众多主流商业电影里颇具代表性的三部。
 
  “博纳在近些年紧跟主旋律,推出系列献礼作品。与此同时,博纳也在做其他类型电影,不过思路并不很清晰。在博纳的作品中,有几个是可以作为其未来发展的方向。分别是《智取威虎山》、《一代宗师》、《桃姐》与《无双》,这四部影片代表四种类型。四种类型把握好,博纳的资源可以得到最大化的开发利用。”花子表示。
 
  5月21日,博纳官网消息,《新封神:哪吒重生》,定档2020年暑期档。
 
 
  “春节贺岁档、暑期档两个大档期,以及国庆档,是票房冲刺的关键时间。目前来看,今年春节档已经失去,暑期档也并不乐观。”朱玉卿分析表示,从最近情况来看,业界普遍认为影院六月份开业的希望比较渺茫。即便七月份复工,在七、八月暑期档最关键的两个月,影院尚处在准备和恢复阶段,一些重磅影片的上映会很慎重,而比较而言,一些小体量的影片又不易调动观影热情。对片方和影院,包括整个电影行业来说,今年暑期档都非常艰难。
 
  “目前来看,疫情后的恢复期将持续一段时间。乐观来看,国庆档可能会有些起色,不过相比去年同期,也会有很大的差距。业界普遍认为,可能到明年春节档,整个观影的生态才能慢慢得到恢复。”朱玉卿说。
 
  对于博纳影院复工、暑期档,以及下一步影院建设,《商学院》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