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丽莲梦露最重要的6部电影
他的电影,15年前拍的值得一看
网络电影疫情下火爆,走精品化道
电影《北京人:人类最后的秘密》
2020年,韩国人也敢拍这种电影!

他的电影,15年前拍的值得一看

2020-06-14 19:02 主页 来源:未知
他的电影,15年前拍的值得一看 



作为中国电影的中坚力量,第五代导演承载的时代影像在不断闪回,让不少观众记住了属于这个群体的语境,个人表达与市场诉求之间互相博弈,最终诞生出来的是一部又一部精品佳作。
 
张艺谋、陈凯歌、田壮壮正是第五代导演中的代表人物,影像与故事在他们的手中散发魅力,观众或许能记住被他们的影像所戳中的时刻,但同样不能忘,有很多坚持自我风格化的从业者,他们或许默默无闻,却也是独特的存在。
 
被称为 “城市记录者”的 黄建新导演正是其中之一,在6月14日,也就是今天,这位在影坛活跃40余年的导演将迎来66岁的生日。
 
 
 
从手执导筒到金牌监制,从现实主义到主流价值, 黄建新在中国电影的背景墙上涂抹了丰富的颜料,转头回望他的电影之路,那可不是几句话就能聊得清楚。
 
知名电影学者 戴锦华老师曾这样评价 黄建新的作品:“是轻松的老都市谐谑曲,平易而略带伤感的温情,普通人的一段不寻常遭遇,或寻常生活中的一份脆弱与困窘。”
 
起始于上世纪80年代, 黄建新的 “先锋三部曲”以超前的意识概念开启了中国电影的实验性道路, 《黑炮事件》《错位》《轮回》三部作品在叙事风格和故事内核上寻求变革,在创作理念和主题表达上追求大胆,如同 新浪潮一般的“荒诞奇情”。
 
 
 
导演 黄建新
 
知识分子特有的气质一直是 黄建新所聚焦的,以 《黑炮事件》为一个切分点,首次独立执导的处女作就显出了 黄建新的锋芒,电影不过是意识表达的工具, 他在故事里隐藏的讽刺批判以及政治隐喻随处可见,个体囿于体制,体制控制你我,社会性的反思成了虚构现实主义的注脚。
 
 
 
一个起源于 “遗失了象棋中黑炮”的故事,在阴差阳错中与阴谋论扯上了关系,卑微的个体陷入其中无法抽身,被调离岗位,被诬陷清白,毫无反击能力的绝望感映照现实, 黄建新在31岁的刚露头之际,就凭借这部韵味十足的作品走向市场。
 
 
 
电影《黑炮事件》
 
接下来的 《错位》与 《轮回》更是把实验影像之路越铺越长,从 《错位》里的 “机器人噩梦”到 《轮回》中的颠覆性隐喻,先锋性的理念都寓于作品之中,哪怕是搁到现如今的电影市场都毫不过时。
 
 
 
电影《错位》
 
80年代的思潮是反思与批判,也是创新与变革, 黄建新敏锐地嗅到市场变化,改革开放之后时代浪潮也在波云诡谲中瞬息万变,而电影正是一个释放自我表达的窗口。
 
从80年代跨过, 黄建新逐渐把镜头对准了城市中心以及生活在城市中的小人物,彼时的“城市片”是悲喜剧的交融,是价值观的激烈碰撞,在他的“都市三部曲”中,有关于批判讽刺的一端在弱化,而故事的质感却逐渐提升,那些与现实生活所对应的片段在影像中掠过, 《站直了,别趴下》《背靠背,脸对脸》《红灯停,绿灯行》中充满了社会变迁下的个体困境缩影,或茫然失措或备受煎熬。
 
 
 
在片场的黄建新(右)与韩三平(左)
 
把复杂的社会关系装进简单的故事里,这是 黄建新自我风格化的表现。在 《站直了,别趴下》的故事中,老实敦厚但性格懦弱的作家高文,与看似正派实则阴暗的机关刘干部,再加上蛮横无理的暴发户邻居张永武,三人之间所爆发的矛盾冲突在步步紧逼, 这样的三角关系中正式映射了知识分子、权力阶层与市场阶层的格局对立。
 
一出市井小民的情景剧,被赋予了社会化的意义之后,让人更加唏嘘其中的现实隐喻,利益博弈之下,其实没有谁能做到完全的清白,这也是 黄建新所要展现的黑色幽默。
 
 
 
电影《站直了,别趴下》
 
被提及最多的,也被众多影迷奉为 黄建新代表作的,那就当属当代 “官场现形记”《背靠背,脸对脸》了,在豆瓣电影页面,这部片被打上了 9.4分。
 
 
 
从中国古往今来的人情社会入手,掺杂着权力与利益的纠缠,围绕着市文化馆代馆长王双立如何斡旋“竞争上岗”的故事,在走向馆长上位的过程中,王双立从玩弄权力到被权力反噬,这其中的意味深长让人后背发凉,一个普通的故事在寥寥数笔中展现了官场百态、人物百相。
 
 
 
电影《背靠背,脸对脸》
 
黄建新是作者风格强烈的电影人,无论是现实主义还是黑色幽默,无论是实验化的浪潮还是市井化的语言,他都能扮演一个冷眼旁观的社会观察者角色——站在一旁看清人间百味。不同的三部曲为黄建新区分了不同类型的作品风格,在“先锋”与“都市”之后, “心理三部曲”也同样凸显了不同以往的艺术色彩。
 
《说出你的秘密》《谁说我不在乎》《求求你,表扬我》正是 黄建新第三阶段的风格更替,从夫妻之间的那点事到对社会主旋律的质疑挑战,从不同人物性格跳跃到不同类型故事, 变化了的是时代印记对于电影语言的表达,而不变的始终是生活质感。
 
 
 
电影《谁说我不在乎》
 
象征与隐喻是黄建新作品标志性的语言,比如 《黑炮事件》里偌大的白色会议室,背景墙上巨大的黑白时钟,那种泾渭分明的突兀分离感,正是 非黑即白的呆板,指的是那个时代,也是生活在时代下的人。
 
 
 
又比如 《背靠背,脸对脸》中对于当时计划生育中妇女结扎的直白讽刺,把最痛的痛点直接摆上台面才最显有力,那句经典的 “人呢,政治上觉得不行了,在生活上总得找点儿精神安慰吧”更是一针见血道出真相。
 
 
 
当然,谈到 黄建新就不得不提 杨亚洲,这位在他身边做了近10年副导演的搭档,同样也表现出了高涨的创作热情。在两人手中诞生的作品,都是现实主义题材的延伸,比如 《背靠背,脸对脸》《红灯停,绿灯行》《埋伏》,关注小人物与社会底层是他们相似的出发点,甚至在 杨亚洲后期的作品中,仍然能若隐若现看到 黄建新的影子。
 
 
 
早年的黄建新(左)与杨亚洲(中)
 
黄建新导演具有知识分子的文化自信,但却很少把理想主义寓于作品之中,相反 在他的作品中更多看到的是善恶并行的普通人,生活在灰色地带的人物一直出现在镜头里,时间越往前推,他的作品理念就越加丰富,那种善恶分明的人反倒很少出现,或许这是他对人性细致的洞察。
 
 
 
犀利的风格化慢慢被磨平了棱角,特别是新千年之后,导演身份慢慢转变为监制、制片人。在转变之中,他献礼了 “建国三部曲”(导演《建国大业》《建党伟业》,监制《建军大业》),又接连监制了叫好又卖座的 《智取威虎山》《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去年国庆档由他担任总制片人的 《我和我的祖国》也爆火了一把,在市场上取得了十分优异的成绩。
 
 
 
在主旋律电影类型化的路上他不断寻求突破,褪去过往的锋芒之后,或许这将成为他新的追求。
 
这是“不散” 第1127 期 原创文章,一碗水端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