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电影“后劲不足”该如何续航
菏泽电影院在平静的等待复工
电影产业:深挖洞、广积粮、坚持
讲好抗击疫情故事 为中国电影加
票房惨淡,口碑极好的14部电影

菏泽电影院在平静的等待复工

2020-06-17 12:24 主页 来源:未知
菏泽电影院在平静的等待复工



 

电影院一直是市民休闲娱乐的选择之一。对于市民而言,闲暇时光的光影交错是生活中点缀的亮色。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出于防控需要,与绝大多数行业一样,电影行业按下了“暂停键”。时至今日,菏泽各大电影院的银幕,黯淡了4个多月,依然在等待亮起的那一刻。
 
菏泽影院的复业时间虽然仍未定,但是,为了减少损失,影院和员工纷纷开始自救。
 
戛然而止的电影院
 
暂且让时间回到2020年1月20日,距离春节档还有不到四五天,相比往年,今年的电影院还要忙碌一些,电影院工作人员对2020年的电影市场充满了乐观和期盼,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春节档前期的准备工作。
 
忙碌,在大年廿九戛然而止。
 
这一天,《夺冠》《唐人街探案3》《姜子牙》《囧妈》等春节档影片接连宣布撤档,菏泽各家电影院被弄得措手不及。
 
但是,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他们从售票工作转变成了退票工作。
 
“前期大年初一的票已经预售了近50%,随着一些电影的撤档,不少已经预定的市民要求退票,我们只能一边做解释工作一边进行退票工作。”昨日,市中华路一家电影院工作人员向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回忆道。
 
“春节档是我们最忙碌的时候,也是一年工作的重中之重,电影的突然撤档很意外,但当时以为情况不会太坏。”这位工作人员回忆道。令人遗憾的是,更坏的事情还在后面。
 
1月24日,市文化和旅游局通过官方网站、微信公众号等渠道发布《关于暂时关闭菏泽市文化、文博场所的公告》,暂停全市文旅系统所属文艺院团所有文艺演出活动,所属演出场馆、影剧院暂时关闭,暂停组织、承接文化文艺演出活动。
 
曾经那么绚烂的大荧幕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暗了下去,没有排片电影没有观众,只有无边的黑暗陪伴。
 
菏泽电影院至此拉开了歇业的进程,只是,谁也想不到,这一歇业到现在已经4个多月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歇业还在继续。
 
票房从千万元到归零
 
“这几年,菏泽不断发展,市民对电影的需求不断增加,尤其是每年的春节档,不光是一票难求,个别好时段的电影票价格还会上调,仍然满足不了市民的需求。”昨日,菏泽电影院从业人员于博明说。
 
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梳理阿里巴巴官方APP平台公布的2019年票房大数据发现,2019年正月初一当天,全市电影票房达到316.64万元,总出票数达7.44万张;整个春节假期,我市总票房达1069.52万元,总出票数达26.28万张,放映8804场次。
 
往年票房有多么灿烂,今年的票房就多么惨淡!
 
“今年的票房前期预约还是比较好的,我们几个店一共预约了十几万影票,但那几天全部退票了,接到文旅局通知后就开始歇业,今年的春节档票房基本为零。”菏泽中影星美国际影城负责人李欣欣向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诉苦。
 
据了解,中影星美国际影城在菏泽市区共有4家门店,包括和谐店、大剧院店、茂业店和君临国际店,这几家都是市民经常去的门店,但在疫情之下,所有门店都是零票房、零收入。
 
同时,春节档的损失对于电影院意味着全年的损失。
 
“一年中,电影院火爆的时段只有那几个节点,其中春节档是重中之重,春节档基本上占全年的三分之一。好的时候,春节档一天就可能相当于平时一个月的售票量。”李欣欣告诉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从现在的情况而言,春节档已经过去了、“五一”档也已经失去了,对于全年而言,重点的节点已经过去大部分了。
 
裁员,无奈之下的选择
 
歇业后的电影院,除了影响市民平时的生活方式外,受到最直接影响的就是电影院从业人员:电影院被迫裁员,员工无奈之下离职另找出路。
 
“原来,我们差不多有80名员工,现在只有40名了,裁员也是没办法的选择,毕竟,电影院没有任何收入。”李欣欣无奈地说,房租、电费、员工薪资无不都是钱,只有支出没有收入,公司不得不裁员。
 
“现在,我们保留的都是一线必要岗位的员工,毕竟设备还需要维护,其他不必要的岗位员工等开业了可以再招,现在员工的薪资也下调了,只能领70%。”李欣欣说,从负责卖票的员工,到检票员、场务,这些在影院最常见的一线员工已经离职多半,但管理、放映、营运等岗位保留了至少一位员工,以随时等待复工复业。
 
李雨晴从事电影行业多年了,见证过各个票房的火爆和惨淡,但在疫情之下,也只能被迫改行。
 
“不算累也谈不上多轻松,但我一直挺喜欢这份工作。疫情开始时,我还抱有希望,认为只是暂时歇业,可能一个月就好了,但事实恰恰相反,电影院的开业时间遥遥无期。”李雨晴说,最后还是无奈选择了离职。
 
对于电影院从业人员而言,无论是主动离职还是被迫离开,都是无奈但又不得不面对的选择。电影院还可以坚持下去,但员工生活需要工资支撑,还都上有老下有小,有的还有房贷和车贷,面对现实生活想说坚守不容易,毕竟生存不允许也不需要遥遥无期的等待。
 
每月净支出30万元,想说离开不容易
 
和谐广场中影星美电影院是2018年开业的,到现在为止,满打满算也就两年而已。
 
“选择和谐是看重了这边的位置,当时建设这个电影院投资不小,设备加上装修差不多将近两千万元,其中一部分资金还是在银行贷的。”李欣欣告诉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
 
为了降低支出压缩成本,中影星美国际影城虽然已经进行裁员,但每个月的支出仍然相当“可观”。
 
李欣欣给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算了一笔账:“现在,和谐广场已经给了免租政策,但茂业店和君临国际店还没有相关政策,这4个店的房租每个月就要20万元,再加上员工工资10万元,也就是说,每个月净支出就要30万元。”
 
这还不包括一些设备的维护折损和电费。
 
“刚刚就有个员工告诉我,影厅的一个灯坏了,这个灯使用比较严格,需要一定周期就更换,换一个灯费用就要8000元。”李欣欣告诉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长时间不开机非常容易造成设备损坏。现在,每三到五天开一遍所有的机器,包括数字机、服务器、功放、音响在内的所有设备。每次点灯两小时左右,大概就是正常一部电影的时间,关灯之后也要再待机两个小时,才能维护这些放映机器处在正常状态。”
 
电影院不同其他行业,属于前期投资大、回收周期长,尤其是偏重资产。
 
“其他行业说换就换、说走就走了,但电影院不行,电影设备这么多怎么走。投资电影院最大的部分就是设备,这些都没法动。”李欣欣说,“电影院的特殊情况,想说离开都不容易。”
 
市民期待电影院开业
 
电影院暂停营业直接冲击了电影行业,影响了市民的生活方式。
 
在以前,电影院是情侣约会的地方,是家庭举行亲子活动的地方,是心情郁闷放松的地方,是孤寂忧愁排解的地方。
 
“以前和对象总是关注有没有最新电影上映,菏泽这个地方比较小,能逛的地方也不是太多,看电影虽然是个传统项目,但也是经典保留项目。”市民李煜每年都与对象去电影院差不多十几次,平均每个月就要去一次。
 
“餐饮和网吧、KTV都开业了,我感觉电影院也不会时间太长,平时也关注一下,希望疫情好了后,好好地去电影院看一场电影。”很多市民对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倾诉。
 
和谐广场中影星美电影院有自己的观影群,平时在群里发布一些观影信息和活动。
 
“群友都是一些影迷和电影爱好者,经常在群里举办活动。电影院歇业后,群里经常有问电影院什么时候开业的,有时候我们值班也接到咨询什么时候开业的电话,最多时一天能接到十几个。”李欣欣告诉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一些市民的观影需求还是比较强烈的,毕竟,对于院线电影市场而言,观众的观影欲是影院复工的重要基础。
 
影院人从焦虑到期待再到平静
 
在停工的这几个月里,电影院从业人员的心情就像坐过山车一样跌宕起伏。
 
3月19日,中影公布了一批复映片单,让菏泽的电影从业人员一度看到了盼头。
 
但是,随后而来的“所有影院暂不复业”的消息,又让这个特殊群体的心情再次跌入低谷。
 
5月8日,《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关于做好新冠肺炎疫情常态化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国发明电〔2020〕14号)发布,提出可采取预约、限流等方式,开放公园、旅游景点、运动场所,图书馆、博物馆、美术馆等室内场馆,以及影剧院、游艺厅等密闭式娱乐休闲场所,可举办各类必要的会议、会展活动等,这一消息又让影院人燃起希望。但是,具体复工时间迟迟没有到来,让影院人的心又凉了起来。
 
近日,李欣欣带领团队将“电影院”摆上了地毯,只有海报没有电影。虽然摊位吸引了不少影迷,但人们问得最多的还是“影院什么时候能开业”。
 
“我们摆摊并不是为了能够真正卖出去多少,主要让市民知道电影院还在,不让电影院离开市民太远,让市民知道电影院准备随时开业与市民见面。”李欣欣长叹一口气说,这是“自救”,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从停工到现在,中间传了几次复工最后仍然遥遥无期,电影院从业人员也从开始的焦虑期待到现在的平静。
 
“疫情来了,大家都很难,电影院歇业这么长时间,我们也算是见证历史了,现在已经没有别的想法了,随时准备着复工时刻的到来。”李欣欣的话,是所有菏泽电影从业人员心声的坦然流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