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放映的线上与线下之争
科幻电影《灭绝》的神反转!
电影有不可触碰的“红线”
迈克尔·基顿加入《闪电侠》电影
经典电影,上乘之作,千万别落下

科幻电影《灭绝》的神反转!

2020-06-26 19:30 主页 来源:未知
科幻电影《灭绝》的神反转!‘




一部科幻片,最有创意的,不是它的科幻设定,而是反转!看半天,你还以为在看悬疑片。
 
这部电影,叫《灭绝》,网飞2018年出的一部科幻片,导演是拍过《春心荡漾》的本•扬格,编辑是写过很牛逼的科幻电影《降临》的埃里克•海瑟尔。由迈克尔•佩纳、丽兹•卡潘主演,前者在包装《蚁人》在内的各种电影里出现,还拿过不少的奖,后者则凭超开放的剧集《性爱大师》而闻名。
 
 
 
你以为这样,电影就好看了?你错了!这部电影,说格局没格局,说视野没视野,惟一的妙处,就是剧情之反转让人振奋,然后看完发现三观已扭曲。
 
因为你发现自己可能会站在敌人那边。而你的敌人,是这部电影的主角。
 
男主彼得,是一家工厂的技术工人。有一个老婆和两个女儿。跟所有家庭一样,彼得经常忙得没时间陪妻女,所以很内疚。这里头有个古怪的地方,就是他的大女儿是一个电梯操作员。这像是未来吗?
 
重点提,彼得最近老是出现幻觉,或者做噩梦。梦见一些炮火从天而降,城市毁灭,很多人都死了。自己和妻子提着枪在街走,两个女儿在街边哭泣。他甚至工作的时候突然晕过去……
 
他老婆艾丽丝很烦这个事,让他去看医生。彼得来到诊所,发现另一个人跟他有一样的症状,于是就跑掉了。他觉得这事儿没那么简单。
 
几家人一起开派对的时候,彼得也不大参与,没事就拿望远镜看天空,还被朋友嘲笑。
 
嘲笑还没结束,梦中的情境就来了。各种炮火从天而降,房子塌了,很多人死了。然后外星人端着枪,跟鬼子进村一样,开始逐层楼扫荡。
 
 
 
彼得带着朋友家和自己一家人东躲西藏,结果跟一个外星人打了一架。外星人被打晕了,彼得搞走了他的枪。发现外星人的科技跟地球人差不多,枪上面只是多了个生物识别技术(这里是个伏笔)。作为技术人员的彼得东搞西搞,最后把枪搞好了,直接作为武器用了。
 
但是朋友家死光光了。彼得一家只好跳下下水道,准备前往自己的工厂避难。
 
没想到晕过去的外星人又醒了,跟着追了过来。在下水道打了一架,结果外星人又被制服了。外星人的头盔被打烂了,觉得有点好奇为啥没有氧气却没死,于是摘掉了头盔。我擦,居然是个帅气的小哥哥,跟地球人长得差不多。
 
这时候我在想阴谋论。是不是某个什么反叛组织,把自己装成外星人的样子在地球上搞屠杀?
 
但是彼得来不及多想了,让外星人抱起受伤的艾丽丝,继续往工厂走。
 
结果到了工厂一看,领导已经安排大家躲起来了,一帮人还拿着枪,准备跟外星人干。大家对外星人找得像地球人也不奇怪,只说拖出去杀了吧,我们赶紧去地下防护躲起来。
 
但是艾丽丝不行了。外星人为了保命,说我能救啊。彼得很着急,就让他来救。
 
结果划开肚子,里面不是肠子和下水,而是一堆元器件。彼得很惊讶。
 
这时候外星人说一句让人震惊的话:“你真的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吗?”
 
 
 
反转就这样来了。
 
原来,现在地球上这些人,全都是机器人,包括彼得一家。人类发展智能机器人,但后来机器人有了感情。五十年前,人类不干了,要把机器人全都灭了。结果机器人就反抗,把人类打败了,赶到了火星殖民地。这地球,就归机器人了。
 
战争结束后,大部分的机器人都选择了清除记忆,重新设定自己的记忆。彼得、艾丽丝和两个女儿,就是这时候成为一家人的。他们只记得自己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并不知道都是机器人。而少数领导者则保留了原来的记忆,只是为了防止人类的反扑。
 
只是我比较好奇。五十年了,大家都不变老,孩子也不长大,难道都不觉得奇怪吗?
 
而彼得之前的幻觉,并不是他看到了未来,而是清除记忆时没有搞干净,五十年前和人类战争时的场景又重现了而已。
 
所以,入侵的外星人才是人类。而抵抗的这些,都是侵占人类家园的机器人。
 
但是看了这么久,我已经代入到彼得一家了啊,我站在他们的立场上啊,觉得他们很惨的,突然就来了场横祸。而编剧和导演也是这样设定的,机器人都在逃命,在保卫家园。
 
可是我是人类啊。抢占了人类家园的机器人,是我们的敌人才对。但是电影的三观是这样的,把观众也带偏了,三观也扭曲了。
 
总之呢,最后机器人没打过人类,只好坐着一列火车驶往了地下基地,并毁掉了桥梁和入口。想必,他们会在不久的将来,重新走到地面来,再次跟人类开始战争,夺回他们的“家园”。
 
 
 
这,到底是谁的家园?人类,还是人类造出来的机器人?我为啥有点同情机器人啊?都躲到地下去了。可是人类呢?不是被他们屠杀,赶到火星上去生活了那么多年吗?
 
所以,这是一部设定老套的电影,人工智能带来的伦理思考,已经是老生常谈了。惟一的亮点,就是反转到扭曲的三观。
 
就这样吧。《灭绝》被认定为一部烂片。你如果看了,也许只是觉得很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