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观众拥抱电影有了新思路
电影行业:有新打法也有新挑战
《逝者》破圈,印度电影的轻科幻
一部描述死亡的动漫电影
塞隆分享《疯狂的麦克斯4》花絮

电影行业:有新打法也有新挑战

2020-08-02 13:59 主页 来源:未知
电影行业:有新打法也有新挑战



        7月17日,上海影城员工对放映厅进行擦拭消毒。摄影师:叶辰亮。图片来源:上海国际电影节官网
 
  新冠疫情的到来,对电影行业带来的冲击巨大。最直接影响的是电影院线,1月23日影院关停,直到7月20日全国影院才开始逐步有序的复工。许多电影的拍摄也受到了明显影响,众多剧组停工,令原本定好的天气、场景都无法如期开工。不少影视公司也面临资金链问题,不少项目陷入停滞。
 
  2020年的第23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就是在全球电影行业都遭受巨大打击的情况下,于7月25日举办,成为2020年中国第一个电影节,也是在今年3月全球疫情状况愈发严重后,第一家举办线下观影、活动的国际A类电影节。众多电影公司的负责人及从业者,都纷纷加入这场行业盛会。疫情究竟给电影行业带来了哪些影响?未来的电影行业将如何重建?这些电影人们都有话要说。
 
  疫情期间,电影公司都在做什么?
 
  影院停工,最直接的影响就在院线领域。一方面交着高昂的房租,一方面又完全没有票房收入,许多从业者都主动或被迫离开。情况相似的,还有院线发行公司,没有影片上映,也就意味着没有任何工作与收入。电影出品与制作公司,或许是整个疫情期间受到影响相对较小的公司领域。但对这些公司来说,影院的停摆和剧组的停工,带来的直接风险也是最大的。
 
  锻炼团队、思考新模式、打磨精品,几乎是这些公司在停摆时不约而同的做法。过去整体“外放”的行业,在疫情期间也在不断向内挖掘自身的潜能。
 
  中国电影(14.530, 0.00, 0.00%)总经理、华夏电影董事长傅若清表示,在疫情期间,中影华夏的影片创作并没有停止,其中包括张艺谋导演的《悬崖之上》,也有与北京文化(7.340, 0.04, 0.55%)联合出品的《我和我的家乡》,还有和阿里影业共同创作的反应疫情期间武汉人民抗疫的影片,都正在后期或创作中。
 
 
  《第一次的离别》剧照。
 
  腾讯影业相对更加注重修炼“内功”。腾讯影业CEO程武就表示,“每一次危机和挑战,可能是一家公司反思自我,进行更好的思考和沉淀,对未来发展打好转危为安的基础。”在疫情期间,腾讯影业出品了一系列主旋律、商业类型片等多部影片,包括讲述建党一百周年的《一九二一》,动画电影《许愿神龙》,动作片《怒火·重案》等。
 
  阿里影业的业务相对更加广泛,有淘票票这样的在线售票平台,也有灯塔、云智等专业宣发平台,还参与出品不少头部影片。阿里影业总裁李捷表示,在疫情刚刚爆发的时候,整个淘票票在3天内要退掉百万张预售票,“退票的过程中,我们为所有电影院承担了退票的资金压力。”在影院等待复工的阶段,淘票票也开发了符合防疫要求的隔座售票功能,并且在这期间,淘票票、灯塔、云智等系统,都全免了影院的服务费和手续费。
 
  直播宣发工具“冲击播”,也在去年逐步开始展现其价值。在7月20日影院复工当天,帮助上映的新片《第一次的离别》进行了非常好的推广,汪涵进行直播的云发布会,只用6秒就卖出1万张电影票。
 
  疫情期间,阿里影业还在准备一个非常重要的项目,就是上海国际电影节的线下展映。早在2月,阿里影业就与上影节开始开会,随着疫情的发展变化,他们一会想全部“云化”,5月又看到线下展映的曙光,6月又说退回云端,最后7月才定下来线上线下同步展映。李捷表示,“开幕前两周,我还在上海市委宣传部开会,领导问我,有没有信心用5天时间把展映办了。我们有300多场展映都是两周内做的决定。”今年的上影节,是既有线上、又有线下的模式,“大概有一半的内容是在云端完成的”。李捷还猜测,“我相信明年上影节就算没有疫情影响,组委会也会把线上当作一个重要的手段,因为他们会发现,线上的效率和触达能力更好。”
 
  与淘票票同样陷入退票危机的是猫眼娱乐。郑志昊表示,猫眼娱乐在前三天退票数量超过500万张,涉及金额超过2亿。“这六个月,我们持续跟发行方和出品方保持沟通,我们不会因为丢弃一个档期而丢弃梦想和恒心。”
 
猫眼娱乐CEO郑志昊。图片来源:上海国际电影节猫眼娱乐CEO郑志昊。图片来源:上海国际电影节
  郑志昊还表示,疫情期间他们也会反思自己,认为猫眼过去的服务是不够的,“我们要完善对宣发、对产品、对数据、对资金、对流转环节的各种服务能力。我们在反思,有没有可能让猫眼娱乐成为所有行业伙伴的深度合作者?这半年里,我们还做了产品升级,能够有全部网大的分账细节。”影院停工期间,猫眼娱乐也多次做了广泛的观众调研,了解观众回归影院的真实心态。
 
  打磨精品,是猫眼娱乐在疫情期间一直没有停下来的事。“半年的时间里,我们从剧本到制作到各个环节,都没有放弃努力。在宣发和运作(领域),(我们希望进行)数据能力精准的营销,所有努力,都值得我们进一步的深耕。”
 
  疫情期间,光线传媒(13.300, -0.22, -1.63%)主要在对内梳理。董事长王长田表示,他们在疫情期间首先要做的,就是稳定队伍的信心,“2月17日保证防疫安全情况下,(我们)全员上班,(疫情期间)没有裁员、减薪,还招聘了50多位应届毕业生,并推出了员工激励计划。”
 
  光线传媒同样在进行自我反思,对目前正在进行的六、七十个项目再次进行梳理,“我们全面提高标准,比如是不是要像以前做那么大的成本,(许多)剧本也在重新打磨。”在5月,光线有一部新片《你的婚礼》开拍,近期“基本拍完”。已经拍完的作品,也在这段时期内进行重新剪辑,“全面提高标准”。
 
  帮扶投资与合作的中小企业,也是光线传媒在疫情期间的重要决定。王长田认为,“影视行业大部分是中小企业,是整个行业的基础,他们遇到的困难也比大企业多。有的是派我们主要管理者去他们公司工作,有的是派出编剧和项目管理人员帮他们发展项目,并解决资金问题。”
 
  作为国有企业,上海电影集团3月份在疫情期间推出了十亿元的纾困基金。董事长王健儿认为,疫情会加速产业结构性调整,重资产业务,“比如影院、影视基地、主题乐园,会加大兼并收购重组的力度,线下业务会加速和线上的渠道、流媒体进行融合置换,我们一方面加大长三角文旅融合项目的布局,另一方面斥资5亿收购了一家资金出现困难的影视基地,共同推进上海科技影都的建设。”
 
  博纳影业除了出品影片,也拥有自身的院线业务。总裁于冬就表示,在疫情期间,他与博纳影业院线所在的商业业主进行商谈,获得了众多业主的同情,许多业主都在疫情期间给予博纳影业房租全免的支持。
 
博纳影业总裁于冬。图片来源:视觉中国博纳影业总裁于冬。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从创作的角度来说,疫情也给了博纳“更多准备、打磨的时间”。于冬表示,“如果过早开机,(我们)可能缺少时间去打磨。(这段时间)我们没有浪费时间,全部在做剧本。看到疫情影响,我们主动要求拍一部抗疫题材的电影《中国医生》。编剧团队、创作团队在武汉解封的第一天4月8日,就进入武汉采访抗疫一线的医护工作者,还采访了大量的普通武汉市民,都非常感动。”
 
  于冬认为,疫情带来的最大影响,是让影视公司单打独斗的时代过去,“(我们要)合作共赢一起面对困难,一起帮助电影行业尽快恢复。”
 
  爱奇艺会员及海外业务群总裁杨向华也表示,爱奇艺虽然是一家流媒体,但在疫情期间,爱奇艺电影并没有如想象中那样获得非常大的观众数量的增长。“疫情开始的时候居家隔离,爱奇艺有一段时间每天观看时长、用户都非常多,但后来电影观看量迅速下降,到了4至6月,观看电影的人数比往年还少。主要是电影院没有电影上映,爱奇艺也没有新的电影上映。”
 
  英皇电影是《悬崖之上》的制作出品方之一,梁琳表示,疫情来临之前,本来只想春节给大家放两天假,结果疫情袭来,整个团队放了70天。“这70天看似放假,却是制片团队最忙的假期,每天都在做复工、停工的计划,要安置几百人回家。”
 
  疫情袭来、院线停工,对专门进行影视发行的北京聚合影联的影响更加巨大。创始人讲武生表示,在他看来,疫情袭来,“前两天还在为(排片的)一个点进行厮杀和协调,突然就什么事都不用干了,这是这个行业过去十多年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令他觉得略有惊讶的是,在疫情袭来、全公司停摆后,主动辞职的员工不到5%,“证明大家的心还在,还有希望。“
 
  电影行业如何复苏?
 
  中影和华夏,作为国有企业,在复工后主动承担起帮助影院复苏的重任。傅若清表示,中影华夏已经开始发放400万张观影券,这对市场有1亿元左右的投放。另一方面,是投放了30多部拥有版权的经典影片,中影华夏承担发行成本,令绝大多数票房收益,完全由影院获取,未来,复映影片的规模将扩大至50多部。
 
  创作方面,中影华夏会在未来出品四部反映1950至1953年期间抗美援朝事迹的影片,纪念抗美援朝70周年。还有反应全面小康的影片《一点就到家》,还会有纪念建党一百周年的一系列影片即将推出,包括《雄关漫道》、《红色起点》等。抗击疫情的《我和我的武汉》,也正在筹备和创作当中。此外,《流浪地球》续集和其他科幻题材的影片也正在开发当中。中影将在3至4年的时间内,精心打磨这些项目的剧本、完善制作流程,提升中国电影工业化的水平。
 
 
  《八佰》海报
 
  傅若清认为,全球电影行业遭遇新冠疫情重创,也是在倒逼全行业改革升级。“很多人隔离在家选择融媒体观看影视作品,融媒体与影院的互补性也多于替代性,两个渠道的交汇于共融能为影视作品构建丰富多层次的消费市场。”他认为,高格式影院的不可替代性更加突出,中影的CINITY影厅也将带给观众其他融媒体无法带来的视听效果和观影感受,《夺冠》和即将在近期上映的《八佰》等影片,都会有CINITY版本出现。
 
  李捷也表示,阿里影业会在未来带来多部新片上映。其中,与中影合作、反映电商脱贫致富的《一点就到家》将在今年国庆档上映。阿里影业联合出品的《我在时间尽头等你》定档8月25日七夕节,《第一炉香》和《拆弹专家2》也即将宣布档期。此后,阿里影业还正在筹备六部影片,大多是现实题材,围绕小人物、真实故事、正能量、大时代背景这样的故事类型。
 
  光线传媒在接下来,也将推出多部作品。王长田表示,反应李大钊生平的《革命者》,抗疫题材《火神山》都在“全面推进”。
 
  猫眼娱乐在后疫情时代,也将推出多部电影。其中一部分是参与出品和发行的,包括《紧急救援》、《反贪风暴5》、《四大探长》,还有正在后期制作的体育竞技题材《起跑》,以及马上在上海开机的《天才游戏》。
 
  上影集团目前跟B站进行合作,在战略上拓宽新的市场。同时,还发布了25部影视项目的片单,包括《一九二一》,共产党宣言翻译者的传记片《陈望道》,反映上海十八大之后变化的《大城大楼》等献礼片,以及5部电视剧集、5部动漫作品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