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电影票务平台的发展历程及现
《信条》,这部电影也没那么难懂
我們的故事最需要突破和創新
看最近20年国产电影发展的现状
包贝尔《我的女友是机器人》上线

《信条》,这部电影也没那么难懂

2020-09-09 15:22 主页 来源:未知
《信条》,这部电影也没那么难懂



9月4日上映的科幻动作电影《信条》,并未像其他好莱坞大片那样改档撤档或是在流媒体上播放,而是以电影人的赤子之心力挺影院,携手《八佰》等电影共同助力影视行业复苏。
 
而《信条》作为2020年影院复工后首部上映的全新好莱坞巨制,上映以来收获一众好评。
 
即使作为一名女性,也对这部科幻动作电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再加上此前诺兰拍的《盗墓空间》、《敦刻尔克》、《星际穿越》、《记忆碎片》等电影,虽然烧脑但并不难懂,而且都是影迷心目中的神作、经典。
 
 
因此这次也抱着“诺兰出品必属精品”的心态前去观影。
 
但没想到诺兰也关注了家暴和PUA问题,并借助电影《信条》谴责这种暴行,倒是带给我意外之喜。
 
没想到《信条》也关注家暴问题
 
近年来,家暴问题愈演愈烈,不仅是社会上家暴问题频出,连娱乐圈里也时常被曝出有明星被家暴。
 
比如前有偶像明星蒋劲夫家暴日本女友,后有美妆博主宇芽被前男友家暴。
 
由此可见,家暴不分阶层学历,任何人都有可能成为家暴的施暴者与受害者。
 
可是因为家暴的施暴者与受害者身份特殊,且多为情侣或夫妻关系,因此大多数家暴受害者都没有勇气曝光施暴者,很多人都是选择默默承受。
 
 
 
总的来说,虽然偶有部分家暴事件成为全民热议话题,但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仍有部分家暴事件当事人选择息事宁人。
 
所以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有一天能见到科幻动作题材的电影公然对家暴行为进行谴责,并且鼓励女性勇敢反对家暴。
 
在电影里,反派安德烈以孩子为威胁,强行将凯特留在身边。
 
并且在生活中经常对她进行言语上的恐吓、威胁。
 
哪怕凯特与其他男人见一面、说一句话,都会招致安德烈的报复。
 
当然,多数时候安德烈这个男人并不会直接伤害妻子凯特,而是选择伤害一切与凯特有过接触的异性,间接的在凯特心里蒙上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
 
 
安德烈的这种行为,给凯特带来的伤害难以估量!
 
因为他并不是直接伤害凯特的身体,而是选择间接伤害她的心灵,让她从心里惧怕男人。
 
这种做法,让凯特在很多场合下与他对话时,都像是一个做错事情的小孩子面对声色俱厉的家长质问一般。
 
也像是乖巧可爱的小兔子,为了避免被猛兽生吞活剥,刻意表现得乖巧可爱一样。
 
由此也可见安德烈这个男人的掌控欲与报复心多么强,他让凯特在日常生活中都时常感到惧怕!
 
 
家暴、PUA对凯特造成的身心双重伤害,看得观众也跟着揪心难受。
 
当然,这里不得不提一下饰演凯特的女演员伊丽莎白·德比齐。
 
正是因为这个身高一米九的女演员精彩演出,才将凯特这个角色完美刻画出来,完成从前期对安德烈惶惶不安的惧怕,转变到后期对安德烈痛下杀手的报复。
 
演员伊丽莎白·德比齐将一个饱受家暴与pua控制的女人饰演得淋漓尽致。
 
母爱不因时空逆转减少分毫
 
虽然凯特一度生活在安德烈家暴的阴影之下,但是在男主角出现之前她却从未想过逃离这个男人的想法。
 
或者说,凯特曾经想过离开安德烈,但是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她却无法离开。
 
除了安德烈拿假画为把柄威胁凯特一旦离开便以诈骗为由让她去坐牢之外,更重要的原因则是凯特一旦选择离开,安德烈就不会再让她见到孩子。
 
 
那么还有什么让一个母亲见不到自己的孩子更残忍的呢?
 
更何况,凯特深知安德烈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也不希望她的孩子往后余生也像她一样活在安德烈的阴影之下。
 
不过在遇到男主角之前,凯特作为一个弱女子无法脱离安德烈的掌控。
 
所以她只能委曲求全的生活在安德烈的阴影下,并珍惜每一次来之不易的与孩子见面的机会。
 
直到遇到男主角之后,她才找到借用时空逆转的方法找到逃离安德烈掌控的转机,并鼓起勇气将这个一直伤害她的男人杀死。
 
而电影里女主霸气手撕家暴男的那一瞬间,不要太解气!
 
 
可见母爱不因时空逆转减少分毫,凯特不论是在穿梭前还是穿梭后,其一直都深爱着自己的孩子,并为了孩子能做出自己曾经不敢做的事情。
 
从女主手撕家暴男这条线看《信条》,时空逆转没那么难懂
 
其实从凯特手撕家暴男这条线,也能轻易看懂《信条》,时空逆转没那么难懂。
 
电影中安德烈通过时间转换器之后,他并不可以直接到达过去某个特定的时间点,仅仅是让自身处于逆向时间的状态中。
 
那么在逆向时间里的安德烈如果想回到一年前,那么他需要在逆向时间里一秒秒的呆满一年才可以。也就是说想回到过去的人必须先通过时间转换器让自己处于逆向时间,想回到过去的哪一天就需要在逆向时间呆满相对应的时间,然后再通过时间转换器回到正向时间中,才算是完成了一次时间穿梭,回到了过去。
 
而回到过去的人想要再回到未来,也必须一秒一秒的度过相应的时间。
 
整个过程就像是倒放一部电影,需要一帧一帧的倒放,到达想要的某个时间点在开始正常播放。
 
这也是为何电影里主角几人回到过去找安德烈的时候,需要在海上漂泊一段时间的原因。
 
 
那么根据电影里的设定,处于逆向时间的人需要带氧气,因为在逆向时间里事物都与正向时间相反,而处于正向时间的人则不需要如此。
 
所以电影内凯特先通过时间转换器来到逆向时间内,并在船上的一个充满氧气的空间内生活一段时间,达到指定的时间点之后再通过时间转换器将自己转换到正向时间内。
 
所以这也是她与安德烈都未带氧气罩的原因,因为两人都经历过两次转换,回到了过去并来到了正向时间内,且在船上互相见面。
 
此时这个时间点里有三个他们!
 
 
一个是处于逆向时间,两个处于正向时间。
 
其中处于正向时间的安德烈与凯特,一个是过去的安德烈与凯特,一个是从未来回到过去的安德烈与凯特。
 
这里比较有意思的是,过去的凯特认为未来的安德烈就是过去的安德烈,此时过去的凯特还并不知道时间转换器的存在。
 
而从未来过来安德烈也误以为未来的凯特已经被他用逆向时间的子弹杀死,所以他并未想到在船上与他见面的那个凯特是从未来过来的人,所以未来的安德烈才会被未来的凯特欺骗。
 
正好印证了男主在电影中的那句台词:他以为她死了,但他曾经信任她。
 
 
不过也正是因为安德烈的这种信任,才给了女主手撕家暴男的机会!
 
其实《信条》这部电影带给我的震撼,除了在时间上抛出新的“时空逆转”概念并,为之后与时间题材相关的科幻电影提供了新的思路以外,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诺兰也关注了家暴和PUA问题,并借助电影谴责这种暴行。
 
这里为导演诺兰点赞!
 
可见一个母亲会为了心爱的孩子做出多狠的事,而母爱也不会因时空逆转而减少分毫。
 
为母则刚,无论现在,还是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