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届平遥国际影展“瘦身”
平遥国际电影展对世界作出电影的
电影节告诉你,未来电影看什么
电影《月半爱丽丝》同名主题曲甜
抗美援朝电影《最冷的枪》立项

平遥国际电影展对世界作出电影的回应

2020-10-10 10:24 主页 来源:未知
平遥国际电影展对世界作出电影的回应 


上一届平遥国际影展结束的时候,贾樟柯和策展团队已经想好的今年的主题——“致敬2020”。今年是电影诞生125周年,而100年前的1920年代,是世界电影最活跃,创造力最旺盛的年代。“我们一直是满怀期待,要一百年后,通过平遥国际电影展,向电影史的20年代、实验电影的诞生致敬。”电影展创始人贾樟柯说。
 
但这个计划被新冠疫情打破,停业的178天改变了行业的诸多局面,也给从业者带来新的思考,“作为复苏之后举办的国际电影展,我们要对这一公共卫生事件做出电影的回应。”于是,今年的平遥国际电影展主题变成了“电影,从来不是孤城”。
 
 
 
2020第四届平遥国际电影展海报
 
10月10日,第四届平遥国际电影展正式开幕。虽然因为疫情整体规模有所缩减,但片单惊艳。在“卧虎”、“藏龙”、“首映”、“从山西出发”、“回顾”等5个官方单元展映的五十余部影片中,43.4%为全球首映,88.7%为亚洲首映,中国首映率达100%。
 
如期举办的影展,传达中国电影人的思考
 
“178天,125年”是此次平遥电影展“开幕片映前特别活动”的主题,2020年是电影诞生的第125年,却因新冠疫情被迫停工178天。平遥电影展此次特别采访了场务、放映员、导演、演员、观众等众多电影行业相关从业者,聆听他们在疫情期间与电影的故事,以此致敬那些暂停营业、已经关闭掉的电影院以及停业的电影工作者。该短片将于10月10日晚间和大家见面。
 
“今年2月,新冠疫情突然爆发了, 178天,整个电影业的停摆,这是我们这个行业从未遭遇过的。我翻了一下资料,甚至在战争期间,电影都没有这样彻底的停摆过。”贾樟柯对于今年的平遥开幕甚是感慨,“我们作为复苏之后举办的国际电影展,要对这一公共卫生事件做出电影的回应。从平遥国际电影展如期得以顺利地举办,作出一个回答,它是我们中国电影工作者排除一切困难,拍出好作品,坚持创作,坚持跟世界对话的体现。我想在这样一个历史的关口,我们刚经历了这么大的一个事件,还是应该有所表达。”
 
作为一个电影人,贾樟柯在疫情期间就多次表达这个身份在特殊时期的不可或缺,“现在世界风云变化,处在一个不确定、不稳定期,我们中国电影人仍然用我们的电影,保持着跟世界的交流、对话,传达着我们的声音。平遥作为一个聚焦于非西方电影的这样一个电影展,我们持续的,不中断地发出我们的声音,对新冠疫情所造成的全方位的思考,带来一种思考成果。”
 
 
 
贾樟柯
 
影展策展人万佳欢介绍,本届“平遥之夜特别展映”影片为张杨导演在新冠疫情期间创作的短片《你在远方》,本片讲述了疫情期间一个外卖骑手的故事。而今年的开幕片《烟火人间》,则是一部由手机短视频共创而成的影片,其中有很多是普通人自己拍摄的民间影像,是一份紧扣时代的表达。
 
整体展映规模缩减,青年导演创作增加
 
得益于全球选片团队的专业运作,今年全球的艺术电影产出虽然因疫情大受影响,平遥影展的片单依然闪耀。
 
“卧虎”单元的展映影片,包括第77届威尼斯电影节威尼斯日单元GDA导演大奖的获奖影片《捕鲸男孩》;入围第77届威尼斯电影节威尼斯日单元、Slamdance电影节观众选择奖最佳剧情长片、最佳表演奖的《残留》;威尼斯国际影评人周开幕片《幻觉之书》;获威尼斯电影节威尼斯日单元欧洲电影符号奖的《绿洲》;入围2020年圣丹斯电影节世界电影单元和第70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新生代单元的《雅尔达》等影片。
 
旨在发掘新生代华语导演的“藏龙”单元,此次囊括本年度重点华语新人新作,包括先后入围第73届戛纳国际电影节,第64届伦敦国际电影节及第25届釜山国际电影节的《野马分鬃》,曾获意大利远东电影节白桑树最佳导演处女作奖的《小事儿》、在威尼斯、多伦多收获诸多好评的《不止不休》等等,几乎今年重要的华语青年导演新作都可以在这里一次看全。
 
此外,“首映”单元也包含多部本年度戛纳、威尼斯、柏林电影节的优评作品。第77届威尼斯电影节开幕影片《婚姻连系》,荣获第70届柏林电影节银熊奖最佳导演的韩国影片《逃走的女人》,获第70届柏林电影节银熊奖最佳男演员的《我想藏起来》,曾入围第70届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所有死者》,第70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新生代儿童单元最佳影片《甜蜜的事》,以及2020戛纳之选、深田晃司处女作《真心的符号》等。
 
本次电影展“回顾”单元主题为“南斯拉夫时代塞尔维亚新电影”,精选出9部1961年至1973年间拍摄的塞尔维亚新电影进行展映,其中有4部影片是修复版全球首映,其余5部是亚洲首映;有许多影片都是1992年后首次与观众见面。
 
作为“东道主”,贾樟柯表示,今年影展在规模上做了“瘦身”,但“减量不减价”,还是试图保持高质量的水准。比如去掉了“影展之最”单元, “一到三届这个单元,就是当年度在国际电影节崭露头角,获奖影片的集中放映,因为今年疫情令全球多个电影节停办,今年这个单元存在的基础有问题了。”取而代之的是,平遥影展最核心的两个聚焦青年导演作品的主单元“卧虎”和“藏龙”的影片数量增加了,“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们希望能够保持平遥影展的核心竞争力,保持它助推年轻导演发展的这样一个内在的精神实质和灵魂。”
 
能够在今年这样一个特殊的年份,交出这样分量十足的片单,贾樟柯谈到了幕后的不易。原本许多电影经由海外电影节亮相再来中国放映的信息渠道断了,“因为新冠疫情,国际电影的资讯、讯息的渠道,它是破碎的,每一个影展的选片人,包括我们平遥的选片人,都是在这样艰难的情况下,完全是依靠自己的网络,自己来艰难地进行影片的学术规划。”
 
贾樟柯说,“电影展不是把电影找来就可以,它是需要对全球电影进行观察,平遥电影展是要观察全球影片之后,得出我们的结论,提出我们的策展思想。那现在观察的基础不在了,国际旅行受到了限制,其他电影节展,大量的停办,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之所以能够渡过难关,拿出一份我们非常满意的节目单,是因为我们从第一届的时候,就确定要有自己强大的选片队伍,深入到电影工作者的后期机房、电影工作者的家里面,深入到电影公司里面去选片,而不只是在其他国际电影节选片,不是依靠兄弟电影节展,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既有危机,又呈现出了我们的优势。”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部分是,今年平遥的产业部分,收到了一千多个项目,数量是去年的两倍。“它也反映了创作的现实,就是大家因为新冠疫情,出去拍片量少了,但是电影工作者坐在家里写剧本、出方案多了。”因此,今年的创投项目,最终也在名额上进行了扩容,“平遥电影展跟其他电影展一样,我们都经历了特别多的困惑,疫情带来的困惑阶段,但是我们也是找到了自己的解决方案。” 贾樟柯说。
 
附:展映片单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