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敬明新电影阴阳师定档
希望再开辟一条电影院线
消费数据报告:中国电影“活了”
杜江王千源领衔"救援兄弟团"
《我和我的家乡》票房将破20亿

希望再开辟一条电影院线

2020-10-11 08:52 主页 来源:未知
希望再开辟一条电影院线

10月10日,2020第四届平遥国际电影展开幕,导演田壮壮出席新浪潮大师班,和观众分享他的新片《鸟鸣嘤嘤》、过往创作,以及对当下影市的看法。

拍过《盗马贼》《蓝风筝》《小城之春》《吴清源》等片的田壮壮自2009年的《狼灾记》之后已经多年没再作为导演拍片,倒是作为监制和演员参与了不少片子。2020年,他有一部导演的新片《鸟鸣嘤嘤》,改编自阿城的《树王》,目前电影还在制作中。

“我跟阿城这么多年关系一直很好,其他两个王都拍了,就剩《树王》了。有一阵子我还特别迷恋动画片,想把《树王》拍成动画。我也找过很多人聊应该拍成什么样。后来还是觉得动画片不过瘾,还是得真的树才够有力量,得有特效做。这是十多年前的种子了。

后来也是特别偶然帮人做监制的时候,被问你自己就不想再拍一部电影吗?我说我一时半会想不起来拍什么,有一个东西能拍,但是很难拍,就是《树王》。

今年一月初停的机,剪完了,我也不知道未来会呈现成什么样。想把这个拍好确实挺费力气的。我这个人就专门拍那种不知道为什么拍的东西,围棋和信仰谁也看不懂,但我就觉得挺有意思的,就轴在一个事上了,《树王》这次也是。

它很像我插队的时候,那种天地,你不认识的当地的陌生人,和那块土地上所有东西都是陌生的感觉,到你慢慢接触,跟他们产生和谐、冲突,最终是产生了你自己。我觉得特别有意思。”

谈到当下的电影环境,田壮壮表示,作为导演,他很理解马丁·斯科塞斯反对漫威的观念,也希望国内能有另外的一条院线,相对自由、学术性、小众。

“现在可能因为电影市场需求量太大,对电影本身的态度就渗透到电影里了。很多青年导演自己也会有尴尬、犹豫,是挺正常的。现在我的工作室每周也会讨论一些剧本,都觉得好像还差一点点。现在门槛是低了。

我看马丁·斯科塞斯谈漫威挺感动的,电影可能还是得更纯粹点,更有引领意义,也许我说的不是全部的,但我还是觉得电影于你于我太神圣、太重要了,是我们一生为伍的创作形态,可能要求会有点苛刻。

我听说全国有60多个创投,我真的希望能有另外的一条院线,相对自由、学术性、小众,在每一个省会或经济发达城市里有一家。应该让电影到我们的生活里,而不是我们到电影里去。很多人不是认识电影,是认识电影院。让电影走到世界里去,是今天对中国的文化形态最好的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