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先锋14天票房不到3亿
《夺冠》没拍的,这部电影突破了
电影《我和我的家乡》研讨会在京
国内电影市场在加速全面复苏
最好的国产战争片,却只收了2.

《夺冠》没拍的,这部电影突破了

2020-10-13 18:59 主页 来源:未知
《夺冠》没拍的,这部电影突破了

  在国庆档大火的《夺冠》引发了影迷圈的强烈议论,截止落笔,《夺冠》的票房近7个亿,获得的票房或许多少有点不尽人意,这样一部极高国民关注度和话题度的电影足以在沉寂已久的电影市场激起千层浪。近期在电影学院的《沙鸥》、《女篮五号》的学术放映活动同样也引起了对女性体育题材电影的广泛讨论。

  我很少关注体育题材的电影,但却被今年年中的韩国电影《棒球少女》的独特性所吸引。

  提及韩国的体育强项,我第一时间想起跆拳道或者射箭,棒球在我国基本上没有接触而经常会被我们所忽略。棒球在韩国而言,总体上是男性所垄断的体育项目,提到职业棒球选手从来都不会想起女性。

  而本片讲述的就是作为一位高中少女朱秀靭是如何打破偏见与刻板印象一步步艰难的成为职业棒球选手的故事,看完本片就与当下的《夺冠》产生了强烈的对比,最明显的感受就是,有关女性体育题材的电影可不止《夺冠》一种拍法!

  

  相比《夺冠》以1981年的女排世界杯决赛,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对阵美国女排,2016年在里约奥运会四分之一决赛的三场激烈比赛串联起来讲述中国几代女排的故事而言,《棒球少女》或许“ 缓和”许多。

  没有惊心动魄的比分追赶,有的只是个体打破枷锁所要跨越的重重滞碍。

  性别似乎成为了朱秀靭通往职业棒球运动员之路所具有的原罪,只有当一个领域的成见与刻板达到一个透明天花板般难以突破的程度,性别才会成为讨论的优缺点。当一个棒球运营机构找到朱秀靭, 想邀请她加入管理层时的说辞是 “ 女人这个性别,一直以来对你而言是缺点 ” 。

  与《夺冠》中女排一代人所呈现的集体与国家的相联系、奖项斩获与国家实力相结合的家国叙事不同,《棒球少女》从一开始就摆脱家国民族的宏大叙事,只将视角对准个体,与民族、集体主义并无关联,它是关乎个体的个人主义、反菲勒斯中心主义的。

  

  朱秀靭作为一个女性,想要成为职业棒球运动员的阻碍并非是单一的性别所带来的,而更多的是来自多方面的因素。

  其一是原生家庭带来的压力。母亲是一个注塑模具车间的清洁工人,父亲失业在考地产经纪人资格证,家里还有一个五六岁的妹妹。经济压力的迫使下引起的是母亲对朱秀靭找工作的催促,在母亲看来挣钱才是朱秀靭的要紧事,而非读书更别说是成为职业棒球运动员。

  第二个压力是来自于朱秀靭自身或者是棒球这项运动的硬性要求。想要成为职业的棒球投手,需要达到的球速得维持在150,而无论流多少血和汗,朱秀靭的投球速度只能达到130出头的水平,尽管这样的速度在女生里面是非常突出的,但要想单纯靠球速成为男性为主的棒球职业运动员还远远不够。

  朱秀靭开始规避其弱点,转向练指节变化球,这是一种难度系数极大的发球方式,对于手指的负荷程度极大。朱秀靭每次练完之后棒球上都是手指上留下的血迹。

  

  不说靠举国上下之力,仅靠非人的高负荷和魔鬼般训练这种方式都是朱秀靭可望而不可及的,在注塑模具车间办公室面试时,手里紧握着的依然是藏有破旧帮球鞋的训练包。

  母亲在打开朱秀靭的背包时看见球鞋时已经铺垫了在接下来的朱秀靭的抉择,朱秀靭在一天的车间工作后回家饭都顾不上吃饭就自己去训练,甚至在车间休息的缝隙时间也在练习投球,魔鬼般的训练对进入工作的朱秀靭是奢侈的,需要在一天疲惫的工作后才得以实现。

  朋友韩嫣然在准备升学的新生选拔,长期以来练习的韩国传统舞蹈已经不受欢迎了。在准备了很久的试镜中,仍然受到社会成见的阻碍,考官只看长得漂亮与否,吉他和舞蹈还未得到展示便被淘汰,对于女性在整个社会受到的种种不公的对待在影片中无时无刻不在呈现。

  

  朴教练劝朱秀靭加入韩国女子棒球联盟,将棒球发展成为兴趣而非是职业。而现实却是仅凭兴趣打棒球需要足够的钱。

  同样是在今年年中热播的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在其中的一期节目里,万茜安慰海陆说:我们都是女人,女人是可以帮助女人的,这是来自女性的力量。这种的女性互助很好的体现在本片的两个情节设计中:

  一是好友的安慰。母亲因为反对朱秀靭打棒球而烧毁她的棒球手套时,是好友韩嫣然主动要把她的手套送给朱秀靭。来自朋友的帮助还有教练送的新棒球手套,与朱秀靭从小一起长大的郭东延,在签约职业棒球运动员后送给朱秀靭的护甲油。

  

  二是陌生女性的鼓舞。

  在职业运动员的选拔赛场中,几个男球员的私下谈话也充满着对女性运动员的偏见,当朱秀靭上场时,与朱秀靭素不相识的一位女性打者对她的鼓励也是本片的动人之处,我也感受到了面对社会的偏见,女性之间的抱团取暖。

  

  导演崔俊泰拒绝呈现运动员的形体美,以此来破除从男性视角中审视女性的固有套路,在社会文化的语境之下,女性的形体美通常是通过男性的认同得以完成的,崔俊泰在影片中并不去制造这种认同的前提,而转向对朱秀靭对于自我潜力和对棒球运动执着的表现,展现的是追求体育之路上的女性之美。

  在影片里的朴教练看来,职业棒球圈的秩序和规则是以男性为中心所缔造的。在我看来,《棒球少女》是反菲勒斯中心主义叙事的,朱秀靭作为女性并非是被动接受传统的固有价值和刻板的偏见,而是主动打破偏见的玻璃门,成为个人价值的缔造者,通过揭露社会意识形态中的父权制才是本片的目的所在。

  不足之处在于,影片中对于时代背景下人生存处境的变化只是一笔带过,父亲失业背后的社会原因进行了留白,而信息时代的描写也仅有父亲转向网约车司机这一身份的体现。

  

  相较于《体育皇后》、《沙鸥》、《女篮五号》这样的涉及女性运动员个人爱情经历的影片,《棒球少女》中的创新之处在于电影的“去爱情化”叙述,导演并不俗套般的牵扯朱秀靭的感情线索,这样的叙事策略更加聚焦朱秀靭作为个体价值的实现和对职业意义的追求。

  《棒球少女》在女性在体育题材中做到了一个新颖的表达,没有惊心动魄的运动场景、没有靠运动抓住关注注意力,而是把焦点放在女性成为职业运动员的道路中需要破除的重重阻碍。

  女性在体育题材里的理想表达,就是拥有平等参与体育项目的自由,并在自由参与的基础上得到来自性别差异上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