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川》开分9.4,比《八佰》略
《喜宝》豆瓣评分3.4,冤枉它了没
抗美援朝电影《金刚川》首日票房
电影《急先锋》的情节毫无悬念
为何影视作品没有火起来原因很简

《喜宝》豆瓣评分3.4,冤枉它了没?

2020-10-24 10:08 主页 来源:未知
《喜宝》豆瓣评分3.4,冤枉它了没?


“我一直希望得到很多爱。如果没有爱,很多钱也是好的。”这句耳熟能详的对白源自亦舒小说《喜宝》中的女主姜喜宝。
 
近期,备受瞩目的《喜宝》正好在影院上映。但是,影片上映没有多久口碑就跌至谷底。豆瓣3.4,一星差评达到56.5%,豆瓣短评上排名前列的多是批评和讥讽。关于喜宝评分的话题甚至上了微博热搜。那么,我们今天就来说说电影《喜宝》,为何评分能创豆瓣历史新低。
 
 
郭采洁挥不去“顾里”标签,
 
形象与原著不符
 
《喜宝》上映后,收到最大的争议就是主演郭采洁,众多网友认为她的形象与原著不符,演谁都是顾里。她在微博回应道:“我不是喜宝,但我特别懂她,因为懂,所以投入。当我决定要演她时,那种强烈的野心和企图心是和她完全匹配的”,郭采洁表示喜宝就是像顾里那样,是会让人多停留眼神的人。
 
喜宝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有人说他爱我,我并不会多一丝欢欣,除非他的爱可以折现。”
 
“如果有人用钞票扔你,跪下来,一张张拾起,不要紧,与你温饱有关的时候,一点点自尊不算什么。”
 
类似这样现实的语句还有很多,能够看得出,年轻的喜宝有着跟她实际年龄不契合的成熟, 冷酷又现实。从性格来看,小说中勖家几次大事,都是喜宝出面力挽狂澜。勖存姿用果断坚毅形容她,勖聪恕说:“你是我爸爸理想中的儿子。”
 
聪慧、爱财、果断,都是喜宝。
 
 
再提及外貌,在小说里面,聪慧曾对喜宝说:“你有这么大的胸脯?”勖存姿也对她说:“你怎么可以在清晨脸都不洗就这么漂亮!”
 
气质脱俗、身材丰满,也是喜宝。
 
电影中郭采洁,她有喜宝身上的灵气,也演出了那种厌世的空虚与颓废感。但遗憾的是,郭采洁的身形和原著中喜宝的长发、丰满,有一定的出入。
 
在原著中,喜宝是充满了生命力的,她用毫不掩饰的坦诚与野草一般的生命力,激起了勖存姿的爱欲和征服欲。但是郭采洁一出场的打扮过于老成,没有年轻女大学生的感觉。此外,开篇郭采洁躺在纸币满满的地上,有种乱入《小时代》的错觉。
 
 
再例如,喜宝妈妈刚去世,生父就来要钱还债。喜宝将生父推出门外,跪倒在地,也不忘保持“端庄”和“高雅”。可以看出喜宝的“顾里化”。包括电影中喜宝对上门要钱的父亲几处嘶吼,尤其是那句“你害死我了”,让众多观众串戏到“顾里的生日宴会”。
 
观众之所以感受到剧情的突兀,是因为影像处理的过于悬浮,喜宝并不像一个吃过很多苦的女孩子,反倒是像未经世事,被一点点脆弱就轻易击垮的弱女子。因为真正受过伤害的人是沧桑的,对于心中所恨之人态度是冷淡且凉薄的。
 
尽管郭采洁饰演的女主角饱受争议,但张国柱饰演的勖存姿还是可圈可点的,儒雅富贵,将人物的寂寞和狠劲都表现出来了。但除了他之外,所有的配角都过于纸片人,尤其是宋家明这个角色。
 
 
在原著中,宋家明的人物形象是如此:高大,漂亮,书卷气,多么精明的一双眼睛,富家子的雍容,读书人的气质,连衣着都时髦得恰到好处。但是演员的扮相油腻,除了和女主出现在同一个画面之外,感情线丝毫没有展露。
 
 
此外,饰演勖聪慧的演员完成度也不高,小说里的勖聪慧是知世故而不世故,能考虑到喜宝的经济窘迫而体贴地让她带一束花来婚宴,而演员呈现出的完全是涉世未深的少女形象。
 
原著遭“魔改”,
 
现世童话惨变教育片
 
除了选角,魔改也是《喜宝》评分低至谷底的重要原因。
 
电影《喜宝》和原著相比,从情节到人物关系再到核心价值观都大相径庭,这让没看过原著的观众一头雾水,看过原著的观众恨得咬牙切齿。
 
 
首先,导演也就是编剧他没有掌握原著的精髓。
 
亦舒的作品绝大多数都是围绕女性来结构小说,因此,他的小说中有着强烈而鲜明的女性意识。在她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许多不同类型的女性形象,有唐晶这样的新时代独立自主的女性,也有像喜宝这样在生存与爱情之间进行选择,对于自身的追求有着清醒认知的女性。
 
在爱情观上,亦舒是个爱情的现实主义者,《喜宝》是一段有关爱情与面包、尊严与物欲的“现世童话”。原著中喜宝是一个有趣且骄傲,把男人当作梯子的女人,她很清楚前期自己和勖存姿仅仅是个交易,只是在最后,她发现钱并不是最重要的,她爱上了勖存姿,但是爱人已经死去,而她也失去了爱人的能力和生命的活力。
 
 
但遗憾的是,电影成功把原著改成一部霸道爷爷爱上灰姑娘的悲凉故事。电影在最后,爷爷给喜宝留下了巨额财富,而后离开了,喜宝因为痛失所爱归还了所有的钱财。本来原著有着巨大悲剧色彩的结尾,现在却变成规劝年轻漂亮女孩不要走捷径的教育片。
 
其次,电影在改编的过程中缺乏细节的塑造,未能很好还原经典名场面。
 
在亦舒笔下的女主是鲜活的,亦舒的小说无论是在情节性还是戏剧冲突,都能给观众充分的审美享受。有魅力的文字语言,无疑能够表达作者的观点,还能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然而,金句太多,在进行影视化改编的时候,很容易因为细节不足而显得捉襟见肘。
 
影片《喜宝》虽然复制了小说中的绝大部分情节,但大多数都是照本宣科,没有丰富的细节串联影片,交代影片的前因后果,因此让观众觉得影片中很多戏都很悬浮,亦舒的名句“名校文凭是女孩最好的嫁妆”、“人们爱的是一些人,与之结婚生子的是另一些人”穿插其中,听上去也只剩下空洞和做作。
 
此外,电影对小说人物关系的魔改,让观众感到匪夷所思。在原著中,喜宝爱上了德国人汉斯,和他在一起,喜宝全身心都觉得舒畅自由。但是在影片中,并没有出现汉斯一角,甚至把这个人直接变成了宋佳明,也就是聪慧的未婚夫,最让人意外的是,影片中几乎没有任何细节来展现喜宝和宋佳明的情感线。最让人惊恐的是,勖先生在影片中杀掉了宋佳明,也是他的女婿,仅仅是因为宋佳明对喜宝动了感情,就让自己的女儿变成了寡妇。
 
再者,电影在改编的时候出现了时空错乱的错觉。
 
 
《喜宝》出版于1979年,书中故事以70年代初的香港为背景,抒写当时香港中产阶级、经济独立女性的爱情故事以及中年女性的迷惘,也在故事中反映了现代香港社会的变迁。
 
然而,电影版的《喜宝》却在年代和地域背景方面,表现得很模糊。勖存姿的家看上去很复古,电话是手摇式的,可桌子和书架却是当下流行的款式,聪慧在北京现代化的办公室里工作,观众甚至能看到宽屏液晶电脑。可尴尬的是,当镜头一转,她竟然和许多北京人民一起骑着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老式自行车上班。
 
总体而言,好的电影改编应该是在重视原著的思想内涵、美学风格的基础之上,对其艺术表现形式进行再创造,电影《喜宝》在影视化改编上是个失败的案例,无法引发观众思考,也无法给观众以独特的审美感受,这也正是《喜宝》豆瓣低分的根本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