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川》上映3天票房惨淡
陈凯歌回怼李诚儒,《无极》很差
彭昱畅新电影来袭,搭档谐星乔杉
“李成儒们”依旧不配拥有陈凯歌
《演员请就位2》演《无极》陈凯

陈凯歌回怼李诚儒,《无极》很差吗

2020-10-26 11:18 主页 来源:未知
陈凯歌回怼李诚儒,《无极》很差吗


《无极》是一个个人风格比较明显的作品。它有一些和其他商业电影不同的地方。创作者真的挺难抗拒那种诱惑,那种更进一步地凝练自我、阐发自我的诱惑。
 
 
陈凯歌称之为“魔幻”题材电影,我个人觉得,它和其他的魔幻题材电影也不太一样。
 
比如《魔戒》系列电影,它是建立在非常健全、详尽的世界观之上的,如果以文学体裁而论,就是英雄史诗。它营造的世界,在逻辑上和现实世界高度相似,你几乎可以清晰地从现实世界的历史上,找出每一个角色的相似人物。
 
而《无极》走的是另外一条道路,它是高度概念化的,和神话相似。角色的性格和经历都是极端的,角色、事件和关键性的道具都有强烈的象征意义。而创作者借助这些概念化的存在之间的碰撞,试图激发出极致的情感。
 
 
因为强化了这种象征意义,以及概念之间的对抗,导致它的情节走向,完全遵循了一种和现实生活不同的逻辑。
 
比如说,为什么昆仑跑得那么快,为什么倾城的美貌能颠覆国家,为什么无欢内心如此痛苦和扭曲,为什么光明战无不胜?尤其是,满神为什么要给主角以选择之权利,祂何以全知全能?
 
观众可能会觉得很困惑不解,因为现实生活中,不存在这样的一群人物,他们的存在完全不符合现实逻辑。但是在神话中,我们确实能发现力大无穷的大力士,引发战争的绝代美人,罪恶化身的恶神,以及掌控一切的命运。
 
 
影片在技术上,也极力制造和现实世界的疏离感。正子公也画中大面积的红色在镜头中铺展开来,造就了极度豪奢而又纯粹的视觉氛围;角色造型既夸张又醒目,但又自成体系,不同角色身处同一画面中也不显得割裂;音乐和音效自然也是国际知名团队制作,水准在当时算是天花板级别;而角色的配音则带有明显的设计感,无论腔调还是用词都尽可能远离口语。
 
 
凡此种种,都在试图建立一种与现实世界截然不同的氛围,让观众相信这个故事发生在一个逻辑与现实世界全然不同、但情感可以引发真实人类共鸣的世界之中。
 
再加上陈凯歌主笔的剧本,每一句台词都带有明显的个人风格,你说是诗化的文字也好,说是极度抒情的文字也罢,我觉得用一两个概念很难形容这种语句的特性。
 
但是这个电影的完成度也确实是不高。
 
主要是陈凯歌试图让演员表现出极度概念化的仪态和动作感,这对于演员来说是近乎无法达到的要求。
 
比如昆仑奔跑的时候,需要演员传达出极强的动态,不只是风驰电掣,这种速度甚至要挑战时间的法则,这根本不像人能提出的要求。而倾城的美貌,也不是那种“九州第一美人”或者“仙界第一美人”的级别,而是能激发每一个人的欲望,仿若希腊神话中打开魔盒的潘多拉一般,这种美丽不可能单纯通过演员的外貌和妆容来实现,这需要演员对自己的角色具备极强的自信心。无欢的那种罪恶,当然也不能靠筹划阴谋时的夸张笑容,他要真心地对所有美好之物抱有戏谑与不解的态度。
 
 
但这还不算完,在此之上,角色之间又要有强烈的情感表达和深层次的情感共鸣。因为立场上的不同,他们之间的爱情与憎恨,要像高度浓缩出来的化学物质一样纯粹而又极端。但因为他们同为被命运摆弄的人,他们之间又要有一种极深的相互怜悯。
 
一般的仙侠剧,让角色展现出经历千百年的沧桑感和情绪沉淀,已经是一种奢求了。更不用说《无极》中的角色,根本就是概念的实体化。别说观众无法理解这种情感的表现形式,我觉得演员都没法理解,整个拍摄过程中大概只有陈凯歌自己明白。而且他心里明白,但是根本没法用语言表达,只能尽力用意境来牵引演员进入情绪。
 
实际上,我觉得这种以视听语言,表现高度凝缩的概念的思路,根本就是电影技法无法实现的歪路。或者干脆点说,你要以视听语言来实现生物体内荷尔蒙一般的作用,那根本是天方夜谭。
 
所以后来陈凯歌也学聪明了。
 
 
你看《妖猫传》里所有角色在追寻的其实都是一个问题,那就是幻术与真实之间的界限。所以这个电影虽然也被称为“《无极》2.0”,但是观众们很明显地能理解这个电影的意图了。
 
尝试还是要做的。我觉得《无极》本身是个挺好的尝试。我一直的希望就是,有艺术水平的导演真诚一点,没艺术水平的导演规矩一点。
 
现在也确实没到我们公正评价《无极》的时间。我们每一个人的历史包袱都太重了。
 
《无极》处于一个非常特殊的时期。
 
那个时期,商业电影的概念开始在国内形成。创作者们开始了艰难的尝试,试图让更大的观众群体与他们的艺术表达发生共鸣。
 
也是在那个时期,普通观众开始试图夺取电影评论的主动权。之前电影的评论是由报纸和电视里,那些所谓的专业人士统治的。从《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开始,观众才真正掌握了主动。
 
所以现在,大部分人在争论的,根本不是《无极》本身。他们在争论的是观众掌握电影风评这件事的合理性。就好像汉高祖斩白蛇,那条蛇其实无关紧要,但高祖的身份和合法性很重要。
 
我感觉现在讨论这个,其实也不会有什么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