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公司现金流大失血,纷纷易主
夏衍影视文化特色街区开工
影视行业,目前是挑战也是机遇
让人爆笑的影视穿帮,你怎么看
国潮影视IP即将落地悠唐

影视公司现金流大失血,纷纷易主

2019-05-06 09:41 主页 来源:未知
影视公司现金流大失血,纷纷易主

对2018年的寒冷,影视行业记忆犹新。但当下,二级市场最灵活敏锐的资金,已经做出行业回暖的判断。

从A股市场环境来看,影视公司股价已经企稳回升,板块市盈率也从历史低谷爬出。

我们发现:

1、看上去很可怕的巨额亏损背后,是上市公司集中在2018年大额计提商誉,做低业绩,让财报“洗澡”。如此“市值管理”,不地道,但上市公司真实的情况,或许没有看上去那么极端。将商誉风险一次性解决,反而有利于未来公司业绩释放。

2、政策已经开始施以援手。首先,国家电影局发文,支持院线并购重组,新的院线牌照也陆续下发,行业有望进一步整合;而后,国务院也发文支持公司制改建的文化企业上市,鼓励符合条件的已上市文化企业通过公开增发、定向增发等再融资方式进行并购和重组,鼓励文化企业实现融资渠道多元化。

3、市场低迷期,也正是头部企业兼并重组的高发期。从最近的动作来看,除了国资入局,影视公司与互联网巨头的绑定也更深了。华谊兄弟向阿里影业借款7个亿;慈文传媒则公告称与爱奇艺签订新的战略合作协议,拟开展独家或联合其他平台采购合作、定制剧合作,拟成立项目联合运营的合资公司。这样的联合体越来越占据市场话语权,其抗风险能力也较传统影视巨头要强不少。

然而,风险,或许并未完全出清。

在行业“洗牌”的预期之下,如何看清公司的实力与风险,考验投资者的双眼。

我们一看现金流——完美世界、芒果超媒、华策影视、上海电影等9家公司现金流状况良好,但大部分上市公司现金流都出现大幅下降,其中华谊兄弟、万达电影、慈文传媒现金及等价物流失幅度最大。

二看股权质押率——在过去这一年的二级市场股价下跌潮中,许多影视公司控股股东股权质押率风险被骤然放大。

在2018年从央企改制为混合所有制的华录百纳,实控人何剑锋质押率高达100%,控制权岌岌可危。当代东方、印纪传媒、骅威文化唐德影视的实控人股权质押率也达到100%。北京文化虽无实控人,但其第一大股东华力控股质押率达100%,已经爆仓,持股已被冻结。

在平仓风险面前,一批上市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比如骅威文化、中南文化、东方网络、慈文传媒。而以慈文为代表,大股东为缓解资金压力,引入国资救急的不在少数。影视公司背后资本结构中,国进民退的潮流不可忽视。

三看公司基本面——如果说,华谊兄弟、慈文传媒的巨额亏损,更多是因为计提的大额商誉,那么,唐德亏损9.27亿,则主要是因为《巴清传》等坏账暴雷,风险更加实实在在。

更加极端的是这几家:印纪传媒——曾引入《钢铁侠》《环形使者》的印纪传媒2018年大额应收账款成为坏账、资金链断裂、影视项目停滞、大额债务违约、人员大量流失,银行账户冻结……

中南文化——2018年,并购后遗症爆发,不仅计提大额商誉减值、业绩巨亏,此外还涉及违规担保、诉讼缠身,实控人也一走了之,还被上交所认定存在“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等四大违规行为……

乐视网——即将暂停上市,如果没有奇迹,一年后将正式退市。

值得警惕的是,影视公司一季报成绩不算乐观,32家公司中19家净利润下滑,11家净利润亏损,包括华谊兄弟、北京文化、唐德影视、当代明诚等公司。

冷空气还未散去。

2018年报盘点,完美世界、芒果超媒业绩超预期

在统计的A股32家文娱影视公司中,只有8家上市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增长,只占四分之一。其中完美世界利润规模最高,且实现了不小增长;芒果超媒增幅最高。而多达15家公司出现净利润大幅亏损,两家公司被ST,另有乐视网濒临退市。

倍受关注的税务问题,在年报中没有特别明显的影响,一批上市公司利润和所得税都出现下滑。

光线传媒所得税5.66亿,同比大增235倍,主要受出售新丽传媒股份产生投资收益所致,行业监管影视行业补缴税收也有影响;芒果超媒所得税大增跟营收大增有关;唐德利润巨亏,所得税却大增,主要是受到“延递所得税费用”影响,6682万元所得税中,6093万来自延递。

作为去年唯一曲线上市的影视公司,芒果超媒向市场提交了一份高分成绩单。

芒果超媒2018年实现营收96.60亿元,同比增长16.8%;实现归母净利润8.66亿元,同比增长21.03%。一季度业绩也持续增长。虽然年报业绩略低于前期预告,但在借壳重组上市的业绩承诺方面,快乐阳光、天娱传媒等5家打包上市标的全部超额完成业绩承诺。

以芒果TV为核心的互联网视频业务(快乐阳光)是公司支柱业务,贡献了56.07亿营业收入、逾7亿净利润。天娱传媒以1.4亿的成绩实现602.44%的承诺业绩完成率,艺人经纪业务实现突破。

当年湖南卫视将王牌综艺独家输血给芒果TV,业内对于这种模式曾非常质疑:内容库如何支撑得起来?要怎么做大盈利规模?广电能在背后支持多久?湖南广电的第三次市场化改革会成功吗?这一探索中间曾经有过反复,而随着全球视频流媒体竞争格局越来越明晰化,芒果超媒集团作为背靠地方广电的一个整体,独特优势越来越凸显。

一是成本控制。年报显示,互联网视频业务毛利率31.8%,能实现盈利,这在国内长视频网站行业内算是独一份。2019年以前,芒果生态内容开支基本只有爱奇艺的十分之一,而在版权分销方面,几乎能够覆盖内容成本。事实上,爱奇艺去年下半年以来,也开始发力优质内容的分销。此外,快乐阳光、芒果影视、芒果娱乐整个芒果生态内部内容合理的关联抵消,也有助于降低内容成本。

这也跟其内容成本摊销政策有关,摊销周期最长达到5年,有助于空置当期成本,而爱奇艺和Netflix的摊销政策相对更严谨。

二是现金流。芒果多渠道扩张,拥有OTT/IPTV牌照,每个月贡献稳定的现金流。此外,芒果超媒旗下快乐阳光等多家公司享受免纳所得税的优惠政策,加上3000多万的政府补助,对其利润增长助力不小。

中美视频行业的逻辑差异较大,内容的规模优势在中国文化土壤上很难形成,而ARPPU提价空间有限。内容算是最核心的竞争力。在内容监管趋严背景下,芒果TV成长于湖南卫视土壤,在中国政治文化环境下,兼顾政策和商业化。而2018年芒果TV会员大增,也跟其差异化的内容有关。“2018年头部综艺中,芒果TV整体市占率领先,在播放量前十的综艺里,芒果TV(含湖南卫视)占据4部;前20部中占据9部,接近半壁江山。”

2018年,芒果超媒以芒果TV为核心视频平台,实现广告收入24.10亿元,同比增长81%;实现付费会员收入8.40亿元,同比增长114%。2019Q1,芒果TV收入同比增长44.5%,有效付费会员达到1331万。

2019年,芒果将开始更大规模的内容布局,这有助于刺激付费用户数大涨。在年报中,芒果超媒不分红,因为“2019年,预计公司有大量的现金支出用于购买版权和互联网视频的技术升级”。而在2018年,已经增加了11.23亿的版权采购及影视剧投入预付账款,全年新媒体平台运营以及互动娱乐内容制作成本合计也已达到37.5亿,占营业总成本的65%。

在年报里,芒果超媒还将自己划分在视频平台第二梯队,然而随着其内容投入的进一步增长,“小而美”的生意也越来越朝着爱优腾靠近,芒果超媒的牌照、渠道、生态内成本抵消、差异化内容等优势能否为其盈利保驾护航,还是个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