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线市场复工百天:票房累计12
《金刚川》的硬汉奇招让人泪腺失
澳涞坞电影工作者总会成立
电影《月半爱丽丝》“幸福肥之旅
张译出演的多部电影上映

《金刚川》的硬汉奇招让人泪腺失控

2020-10-28 08:55 主页 来源:未知
《金刚川》的硬汉奇招让人泪腺失控




《金刚川》无疑是当前影院最热,还原70年前那场战争的内容让人热血沸腾。
 
 
截止到10月27日早上,该片票房已达4.1亿,四天四亿的增长速度无疑证实了多平台口碑超过9分的发酵能力。
 
 
这部电影把志愿军战士用血肉之躯搭建“人桥”供主力渡江真实呈现。
 
想一想如今的和平和富足都是先烈用牺牲奠基,叫人一秒泪腺失控。
 
一看班底,管虎+郭帆+路阳联合执导的神奇组合已经让人惊讶得直咂嘴:艾玛,这《老炮儿》MIX《流浪地球》MIX《绣春刀》的打法,有点意思哈。
 
 
但更让人惊叹的,还要数张译和吴京的第二次联袂(《我和我的祖国》、《我和我的家乡》中两人分属不同单元,并无合作)。
 
第一次,是《攀登者》里同样为了登顶珠峰执着死磕的搭档方五洲和曲松林。
 
 
这一次,又成了为了击落敌机掩护我志愿军主力成功通过金刚川到达决战之地的两位炮手。
 
 
在修桥——炸桥——重修——再炸的循环往复中,这对原本可以算师徒的搭档用前赴后继的血性,两个硬汉狠狠的戳在泪点上。
 
有一群明星,却没有一个光环
 
有真实历史背景的战争片,铁血硬核是标准风格配置。
 
从这个角度上说,《金刚川》一开始,确实让人品到一丝丝久违的传统国产战争片的味道:密集的攻防切换,人物对白几乎全是简短直白的战术布置、命令传达、信息传递……
 
 
但就在这密不透风的几分钟之内,迅速让人明白到全片故事的背景与基调:
 
这是抗美援朝战争最后一场决胜之战金城战役的前夕,这一支志愿军队伍的任务是在风高浪急的金刚川上快速搭建起一座简易桥,以便主力部队在战役打响前到达指定地点,完成整体的战略部署。
 
简而言之,我军任务是修桥,敌军目标是炸桥。
 
 
围绕一座桥的攻防拉锯中,从小角度回望了那段历史:受命协助工兵连完成修桥任务的步兵连长高福来(邓超 饰),是个急了就会蹦出满嘴江西话的憨实老兵;
 
 
一心想冲锋陷阵用一腔热血忠勇换回光荣灿烂的勋章的步兵班长刘浩(李九霄 饰),还揣着对朦胧美好爱情的憧憬,却被战争的残忍击碎了梦境;
 
 
在激流炮火中反复组织抢修的工兵连长闫瑞(魏晨 饰),老实木讷,在重复如机械的行动背后,却是最坚不可摧的钢铁意志;
 
 
急着过桥增援主战场的七连连长(欧豪 饰),不多的镜头里有着军人对于胜利的渴求;
 
 
最让人血脉贲张又热泪盈眶的,还是张飞(张译 饰)和关磊(吴京 饰)这两位不惜暴露自己也要击落敌机、为战友们成功修桥渡江提供最大限度的掩护的炮手。
 
这兄弟俩加上李九霄饰演的刘浩,就像是近代的“刘关张”,他们站在了近代的长坂坡上。
 
 
而管虎、郭帆、路阳的携手,嗯,也有点三结义的味道,也有了独特的设计。
 
《金刚川》打破了常见的战争片叙事风格,有一丢丢克里斯托弗.诺兰在《敦刻尔克》里从不同视角呈现一场战争的味道,非线性叙事这种结构上的新意起初会带来一点点晕眩,但找到一些重复画面的奇点后,就会发现深意。
 
细看《金刚川》会发现几乎是当下院线电影最卖座的男演员阵容,但他们都灰头土脸出镜,没谁在意所谓明星光环。
 
张译又蜕变了
 
《金刚川》里不得不说的是张译,在这出剧情里,他饰演的张飞还真有几分三国时期蜀汉名将的威武,连执拗的脾气都有点一脉相传。
 
 
但是千百年后的这个张飞,有勇也有温情之处。
 
被亦师亦友亦兄弟的关磊“赶”到第二炮位上去窝着,张飞首先去清点关磊口中忽悠他的“百余发炮弹”,数来数去只有四十几发,他无奈地笑笑,转头又去帮这老哥们找了根玉米充饥。
 
 
交火的间隙,他会记得帮闫瑞带去对方心心念念想要的烟叶子,却在闫瑞提到“就剩下你们了”时眼神里闪过黯然。
 
 
枪林弹雨中,他也害怕。
 
但他更吝啬于每一发炮弹,谨慎的性格背后是对悬殊战力装备深深的担心。
 
 
但一个战士踏上战场,就只能战胜恐惧,去面对硝烟战火,去面对敌人的枪炮轰炸。
 
最后的时刻,张飞完全置生死于度外,尤其是吼着秦腔《长坂坡》,此张飞和彼张飞有了共通,舍弃一切对准敌人开火,这种用生命与敌人“做个了断”的孤勇让人动容。
 
“长坂坡前救赵云,吓退曹操百万军。姓张名飞字翼德,万古流芳莽撞人。”一生谨慎小心的张飞,唯一这次不管不顾的莽撞,在血与火中绽放,让人泪奔。
 
 
神奇的是,看完电影很久,你都反应不过来,他是张译,甚至是曾经很熟悉的史今。
 
这些年,张译的作品实在多,但是《金刚川》是彻底裂变的一次。
 
《士兵突击》里的史今是朴实温厚的,《鸡毛飞上天》的陈江河是精明且踏实的,《我的团长我的团》里的孟烦了是混世圆滑的;《红海行动》中的队长杨锐是飒爽英勇的。
 
 
已经演过很多军人形象的张译此次在《金刚川》里塑造的高炮排长张飞保守固执,可这是一个壳,而细细打开才发现有很多层。
 
就算演了这么多个军人角色,也没一个重样的,说一句“百变演技”,绝不为过。
 
张译出演的张飞对每一发难得的炮弹都珍而重之,没有万无一失的把握,他舍不得出手。
 
 
当敌机在头顶盘旋呼啸时;
 
 
当炮火不断摧毁战友们辛苦修建好的渡桥、吞噬战友的生命;
 
 
距离指挥官命令的最后渡河时间越来越近,他们别无选择,没有退路。
 
前赴后继,牺牲自己。
 
 
许多评论都说《金刚川》里的张译已经成精,把一个看似怂懦实则骨子里带着血勇的军人演绎得生动迷人,让“八尺大汉都哭得稀里哗啦”。
 
 
之所以“精”,是因为张译在角色里刻画的层次十分丰富,哪怕是一个咧嘴都是粗犷里带着细腻的分析。
 
因为演得太投入,一个奋力嘶吼的镜头,他一度缺氧晕眩,差点倒在片场。
 
 
张飞这个人物的深刻都是因为张译自己的前期功课做得足,他探访过很多参与过战争的老兵,把这些真实人物的战场经历转化为自己的二度创作。
 
 
张译曾经说演员是需要门槛的,而张飞就可以映射出他对于自己的要求。他自制的“陕西话注音版台词”真的自带语音特效,大家不妨跟着读一读。
 
 
至于最后他唱的那几句秦腔,已经是老底子了,看过《亲爱的》影迷就知道那段凄凉的《人面桃花》。
 
这秦腔在《亲爱的》里面,让张译哼唱出了痛失孩子的肝肠寸断,到了《金刚川》里,却又嘶吼出一夫当关以身许国的慷慨壮烈。不说唱得多好,传神。
 
之前他的所有积淀都可以在《金刚川》的张飞身上折射出来,这个人物就像一个多面体,映射出一个丰满的人。在这出战争戏的英雄群像里,他带着一群人都变得立体。
 
 
吴京的神奇变化
 
张译是《金刚川》的高能,吴京则是惊喜。
 
自从《战狼》之后,吴京就成了出拳必胜的硬汉标签。他饰演的高炮班长关磊是张飞的生死搭档,一个固执,一个勇猛,但都有着格外坚定。
 
 
为了这个角色,吴京早在拍摄时就因为突然变得黝黑又发福而惹来争议,还被调侃“战狼”都放弃了自我要求。
 
 
直到电影上画,才会明白,为了刻画关磊这样一个角色,吴京自己琢磨出不要为了形象保持体形,而是要去契合角色——他用老兵油子浑不吝的保护色,来掩盖自己内心的血性、对战友的关心,可那件又脏又破的红背心上“保家卫国”几个大字还是出卖了他。
 
 
关磊带着所有人发起保卫的段落会让人鸡皮疙瘩立起来,不同于吴京过往拳拳到肉的酣畅感,更多是灵魂里渗出来的敬畏感。
 
 
和张译一样,吴京演过太多军人形象,但是关磊却是最特殊的一次表演。
 
这个人物设定有优点也有缺点。一方面他技术精湛,在装备落后的局面下,能凭借对于弹道及敌机飞机轨迹的精准判断,精确命中目标。
 
 
 
另一方面他有些吊儿郎当,因为烟瘾重违反纪律,从高炮连连长被降职为班长,是个世人看不穿的混不吝。
 
 
吴京在这部戏中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坐在炮台上不动,最多就是调整一下炮口,过往利落的身手没有用武之地。他就试图用眼神和台词打开角色的更深一面,对于功夫明星来说,这是一次努力的自我突破。
 
甚至小到关磊随身带着的烟盒,都是吴京自己从道具库里找出来的。这些细节虽然不打眼,却无形中让人物更丰富、更真实,接上了地气。
 
 
 
吴京的习惯是把所有问题都说得轻描淡写,因为《金刚川》的戏份许多都在山里拍摄,他给自己取了个“阳光小王子”的名头,戏称张译是“张乌云”,玩笑中遮住了每天都要面对爆破戏份,泥巴、石子打在脸上的经历。
 
因为从天到地都有爆破戏份,必须要精准的卡着点,看似吴京这次不必出拳,却要精准走位,这个过程他也只是一句“经验”就带过去了。
 
 
结果也很明显,这次不仅是一些老兵含泪看完全片,一些年轻人也忍不住被雄赳赳气昂昂御敌于国门之外的热血男儿们感动得眼泪潸然。
 
 
王牌对王牌的化学反应
 
虽然《金刚川》里好演员扎堆,但我的眼球始终没有离开张译和吴京,张飞和关磊这样两个特别姓氏的组合让人有了很多遐想,和三国里勇猛的“关张兄弟”异曲同工。
 
但是这种演员之间的默契真的有一种神奇的气场,呈现出战场上真实深刻的兄弟情。
 
 
关磊仗着资历深脸皮厚,硬把张飞赶到位置更为隐蔽、弹药储备更多(其实也就多了那么二十几发)的第二炮位,表面上是为了抢占“打得更爽”的第一火力点,其实是为了把更多的生存希望留给这个一半像徒弟一半像弟弟的战友。
 
 
关磊粗暴霸道背后隐藏的关怀张飞全都明白。关磊所在炮位遭到敌机轰炸,赶到现场的张飞虽早知不妙,但仍抑制不住悲痛、震惊,还有一丝丝不可置信不能接受的茫然。
 
 
战场上的男儿流血不流泪。
 
他默默地接过关磊未完的任务,继续用暴露自己与敌机交火的悲壮,来完成这几乎不可能的任务。
 
 
他已经战到断臂断腿,却坚守在炮位上用最后的炮弹与反复侵扰的敌机同归于尽。对面那个飞行员,正是击中关磊的“仇人”……
 
 
戏里的“关张”兄弟,戏外是“京喜译外”组合,情谊也是匪浅。吴京说张译在《金刚川》是“戏痴”,内心无限的欣赏。
 
他惟妙惟肖地模仿好友总是要求导演再多拍一条,还给对方取了个“张再来”的绰号,“抱怨”对方“逼自己进步”的调侃里也有他们再度携手对于彼此的成全和托举。
 
 
而在张译眼里,吴京是剧组的灵魂人物,他的一声吼可以让所有演员和工作人员都迅速被感染。
 
 
在此之外,兄弟俩的合作中还有竞争和较劲的微妙。因为都演过很多军人形象,吴京和张译早早向管虎导演申请各带一支小分队训练。
 
 
张译和吴京的这种兄弟情其实是男演员最可贵的相处和竞争,这也决定了他们每次相遇都扎中观众的哭点。
 
《攀登者》里,张译扮演的曲松林遇险,在救他还是保住全队唯一的照相机之间,吴京饰演的方五洲选择救下队友,可这却换来了将登顶荣誉看得重于生命的曲松林的怨恨。
 
 
15年后,两人再次集结,带领一批年轻队员重新对珠峰发起挑战。在连番险境中付出沉重代价后,曲松林终于明白了方五洲当年的选择,一句追悔莫及的“我错了”是无需更多言语解释的情义。
 
 
片中的兄弟情又燃又炸又催泪,现实中两个人却走的是互怼互黑的“拆台泄底塑料情”路线。
 
两次合作,张译在戏中的角色都瘸了,吴京毫不留情损他“译哥逢戏必瘸”,然后乐得捂嘴偷笑。
 
 
发布会上,原本个头比较高的张译忽然发现“吴京长高了”,立刻揭发吴京穿内增高鞋“太心机”。刚刚让吴京透出点羞涩,他却话锋一转,称“这鞋不错,我也要去弄一双”,让人哭笑不得。
 
 
总被行动派的吴京在包里塞砖头花式整蛊,张译选择开嘴炮扳回局面:“我像猫,见人就躲;他像二哈,见人就扑。”
 
惹得吴京又恨不得扑过去薅他头发。
 
 
可是明明这么活泼的两个老爷们到戏里则是铁胆过人,完全让人想不起他们现实中的活泼。
 
《金刚川》的意难平,我个人锁定张飞和关磊的生死搭档,用生命照顾最好的兄弟、有坚定的共同步伐,能做到真正的两肋插刀。
 
刀枪无情,人有情,这个硬汉组合在烽火中的情谊真的值得锁死。